入冤狱十二年 原复旦大学硕士生在沈阳监狱被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原上海复旦大学在读硕士生张公华,二零零零年六月为法轮功到北京上访,被校方强迫休学回家,被迫流离失所到沈阳打工,二零零二年七月遭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十五年,在辽宁省沈阳监狱遭到酷刑、奴役等残酷迫害。目前三十九岁的张公华被迫害出肝肿瘤,沈阳第一监狱不许保外就医。

沈阳第一监狱从二零一二年春天开始,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高戒备监区监区长金旭的直接参与指挥下,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其手段包括:上大挂(将手脚劈开吊起),坐老虎凳,长时间一个姿势体罚,用牙签支开眼睛不让睡觉,不让吃饱,殴打谩骂,灌辣椒水,往眼睛里喷辣椒水。用棉签戳耳朵,戳鼻孔,把油笔芯折弯后从鼻口一侧 插进去从另一侧窜出来,冬天穿着皮鞋踢打头部,打后给扔到雪地里冻着,用开水烫,同时用几个电棍高强度的电击全身,致使全身皮肤溃烂。伤痕累累,用打火机在肋骨上反复揉搓,用冰块冰冻睾丸,用电棍电击生殖器等等禽兽般惨无人道。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张公华(男,湖北省阳新人)于二零零三年四月被劫持到沈阳市第四监狱,其后被转至沈阳市第二监狱十四监区、六监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又被转入沈阳第一监狱八监区,二零一一年非法关押到九监区。以下是张公华自述。

校方非法关押、强制休学,被迫流离失所

我一九九九年七月向复旦大学校党委反映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真相,被校方非法劫持在一宾馆一个多星期,意图谋转化我。我于十月去北京上访,又向上访办写了一封信,但信还没递出我就被上海驻京办不法人员抓走,复旦大学早在我来北京的当天晚派两人乘飞机去“劫”我,在驻京办把我押至学校,非法关了我三个多月。

新年快到了,学校诱我可怜的老父亲来劝我“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被校方强行休学一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再次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讲真相便被恶警绑架,期间不愿报姓名地址,被大兴县看守所关一天,被青云路〔名字不一定准确〕迫害一天一宿,回到上海被关进看守所一个月;校方派出所又伙同便衣们骗来家长及湖北省阳新县的警察和地方镇长等,逼我“转化”签字;我的答案不合他意,被遣回家乡。我不愿意放弃我的信仰,更不愿意配合他们,在回到家的第二天被迫离家出走。我走投无路,告别了伤心欲绝的家人,我不仅深叹:我热爱的祖国已经变成了地狱。

在沈阳被劫持、遭酷刑

我无奈之中跑到东北的沈阳打工,打工期间对好奇的人们讲讲我的来历,讲讲我的体会,又到大连、抚顺等地跑市场。后来我和一刘姓中年法轮功学员租一处房子。他也是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刚从教养院出来。不料刘在看望女儿时被警察跟踪。

二零零二年七月五日我回来后,被抚顺公安局一处(国保支队)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五天五夜不让睡觉,一天三至五次毒打、上绳(上绳留下伤痕现在未散)。一个三十多岁女恶警编一篇“讯问记录”,逼我在一张只写炼不炼、会不会上网二个问题的纸上留名,我吞鞋钉抗议,它们说没事,并来一大肚胖子趁阴暗处猛击我腹腔。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抚顺第一看守所狱医见我伤痕满身,不想收此“象死人一样的犯人”。然而,据看守所所长后来透露:公安局长担保,死了不怕。恶警给我打上脚镣、背铐,并派犯人边殴打边看管,不准我盘腿打坐。我在看守所被灌食十三天后又换至另一号房继续迫害,一个月后不堪凌辱,再次绝食绝水六天,以表示对迫害有信仰者的抗议,却又遭强行灌食,直至食道出血……邪恶的狱警竟然指使犯人给我灌浓盐水、辣椒面水等等,导致我便瘀血数日。期间,我并被戴上重镣,背铐,不准上厕所,不准洗脸刷牙,不给冬天衣服,数日后又诱骗我绝食,再绝食时又遭毒打,犯人被株连。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几分钟庭审,枉判十五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狱警突然把我拉去所谓“审判”,不准律师到庭,不予辩护机会,对刑讯迫害置之不理,开庭不到几分钟,拿出早已打印好的判决书点名分发,我拒绝签字,他们说代替签字效果一样。

我十日内上诉,无人受理。从二零零二年抚顺市顺城法院(审判长唐铁军)以“上网”为根据,非法判我有期徒刑十五年以来,四年申诉没有音讯。我问政府和法院:我怎么邪,我的受害人是谁?对我的违法绑架、毒打、强行执行监狱改造依据何在?法律何在?均无人解释。

在沈阳监狱遭身体、精神摧残

二零零三年四月将我绑架至沈阳市第四监狱,由政府指派关系犯人迫害我(关系犯人是家属找关系干条件活的犯人,犯人迫害我们有效果的话,会得特殊立功奖励)。这是迫害死张志新的地方,现又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有警察说:“这有什么奇怪?”我坐着闭眼,被管事犯人汪广菘殴打,张震等犯人组织一轮又一轮的“教育”开会讲话,不背监规就强迫坐竹条板凳。我们被逼做奴工,捡冰棍棍。吃的食物被好使犯人瓜分一回后剩下的给我们,时常看到菜中有苍蝇、老鼠粪。

二零零三年,我被转至沈阳市第二监狱。家属存的钱被狱方挪用,找了数回后莫名其妙的返还。成本不到一元的超市卡换了三个,每月交十元,又另开张一超市卡费带押金六十元,后来超市黄了,没有退押金而且家属存的钱也没了,无人问津。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四年,我拒绝做奴工,被管事犯人辱骂;我绝食,被强行灌食,进食系统被损坏,吐个不止。数日后体力不支卧床。每天只能少量进食,卧床七十多天后,二监狱原十四监区警察赵继东,暗地逼犯人吴大明为首,张立新为协助,私设刑堂,办狱中狱,设学习班,把我架到一板上平躺,并利用其他人吃饭之机对我毒打,我喊不出来,被其他人发现才救了一条命。

为恢复身体,我晚上起来炼功,管事犯人魏国强、张震等前来推打,并奉命“专政”看管。我不服从,十四监区以影响秩序为由把我弄到橡胶六监区,派出两个关系犯人陈海涛(此人被橡胶六监区犯人称为“胎里坏”,此犯自称为警察的兄弟),另一犯人夏荣(此人以强奸自己女儿的罪名,被判十五年),此二犯日夜监视看管我,逼我绝食,陈犯见我行动不便,趁机骗我卡钱买烟,警察以调查不清为由搪塞,不久陈犯,夏犯得到政府奖励减刑回家,狱方私设文字狱,多次从我处抢走手抄教人向善的好书,却歪曲邪教有害气功,至今,橡胶七监区还保管着一些被抢走的书,我也因此受警察的训斥、怒骂。

被迫害致命危

进入二零零七年,狱方以各种隐蔽的方式迫使我认罪,并强迫我做奴工、背监规、剪光头等等,甚至个别野蛮警察不允许我正常锻炼身体。另一方面却推脱说:监狱是执行机关,你们有没有罪,我们不管。他们在执行权力时代表政府;而在维护法律的公平与正义时,他们就不代表公安警察,把责任踢给法院;而法院又推给检察院,检察院推给公安警察,反正他们是一环套一环地回避责任。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转沈阳第一监狱八监区。二零一一年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九监区,张公华狱中被迫害出肝肿瘤,监狱不许保外就医。

请海内外的各界人士关注这位始终坚持信仰,无辜重判的复旦硕士生张公华,请您的伸出关爱的手,大家一起帮助呼吁救救这位法轮功学员吧!

参与迫害的监狱人员
电话区号024
狱长刘世刚: 89296248、15698801388(主抓教育处)
教育处处长丁哲: 89296177
教育处副处长闫天祥89296171、15698803155(出谋划策、具体实施者,其人爱好书法)
教育处: 89696169、15698801577
监狱长王滨: 89296100
政委金鑫: 89296101
企业法人刘国山: 89296105(监狱奴工生产,对外称沈阳中际服装有限公司)
狱政处处长史英: 89296161、15698801866
狱政处副处长文化存89296221、15698802168(出谋划策、具体实施者)
狱政处副处长白宏义89296211、15698802737
会见室主任罗伟:89296210、15698800338
各监区负责人:
八监区:
杨文华: 89296295、15698802310
狱警大队长曲光: 89696279、15698801397
柳耀龙: 89696294
九监区:
监区长韩兆军: 89696316、15698802599
狱警大队长徐天祥:89696259、15698802444
刘峰: 89696249、1569880213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