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药物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采用上百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残酷迫害,其中药物迫害,是众多迫害手段中的一种。

以下是河北省迁安市四位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经过,这仅仅是中共罪恶的冰山一角,已凸显邪魔本性。

例一:白雪霜遭打毒针致残 

白雪霜,女,五十三岁,河北迁安市迁安镇公平村人。在邪党十五年迫害中,白雪霜曾多次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白雪霜遭警察浦永来等三人绑架,到公安局后,浦永来打白雪霜嘴巴,直到打昏迷为止。后又被非法关押到迁安市看守所四个多月。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脸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脸

在看守所期间,因为不背监规,看守所所长王鹤营使劲将她踹倒在地。宋艳荣用鞋底子打她嘴巴。还有一次,看守所所长惠志江将她双手吊在铁门上用皮带(好象工业用传送带)抽打,恶狠狠抽了她三皮带,当时打得白雪霜喘不过来气,抽搐,不会说话了,白雪霜晕了过去,身上全都打黑了,他们把身子已经直挺挺的白雪霜架到屋里,人缓过来又把她带走,又给她戴上死刑犯戴的重型脚镣,还让她戴着脚镣上下爬楼梯。在后来的日子里,警察经常把她吊到铁门上,不让睡觉,多次挨打嘴巴,强制长期戴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白雪霜开始绝食反迫害,曾多次被野蛮灌食。有一次,警察彭明辉、“610”头子杨玉林、看守所所长惠志江、看守所恶狱医陈学,把她的手脚用手铐铐在床的四个腿上,狱医陈学带四个男犯人按着她注射不明药物,使用的是兽用的大粗注射器给白雪霜打毒针,白雪霜当时立即感觉眼睛好象看不清东西,昏迷,而且失去记忆,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药物迫害致使白雪霜严重残疾,造成肌肉严重萎缩、皮包骨、体重从一百七十斤下降到六十多斤,眼睛失明、根本就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瘫痪在床有两个月的时间,家人用被子等东西把她倚好。就是这样,自己倒了自己都没有任何意识。两个月后才会爬一点,爬还都爬不稳,经常趴下,身体好象没有骨头一样。
十四年过去了,白雪霜走路仍然不稳,吐字不清,记忆力减退,腿、脚、手都不好使唤,生活需要人照顾。

例二:闻庆芳被打毒针,腿脚致残

闻庆芳,女,河北省迁安市建设局职工,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闻庆芳遭到多次迫害。最严重的就是二零零六年这一次。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国保大队的邪恶头目彭明辉,警察王士武、哈福龙及另外一名警察(姓名不详、大劳动号头子)突然非法闯入闻庆芳的家里,将她绑架到看守所,并非法搜家,同时抢走她女儿中考学习用的电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在看守所,闻庆芳绝食抵制迫害。大概在绝食的第八、九天时,一姓李的指导员说请示国保大队怎么办?就在第二天,闻庆芳被叫到医务室,看守所副所长代军华与邪恶的狱医陈学带领六、七名犯人按着闻庆芳强制输不明液体,输到二十分钟左右,闻庆芳开始四肢疼痛难受,接着五脏六腑象被摘一样疼痛,一瓶液输完,又过了十分钟后,闻庆芳的右腿、右脚没有了知觉,不会动,同时伴有剧烈疼痛,疼的直说胡话。就这样,闻庆芳走着出的监室,输完液后,一个犯人把她背了回来。从此,她生活不能自理,一名犯人主动伺候闻庆芳,一直到她回家。

七、八天后,闻庆芳的右腿肌肉开始萎缩,右脚没有知觉,并伴有剧烈疼痛,而且腿骨总感觉贴满了冰块,还钻心透骨的凉,右腿的一侧凹进去一条沟,骨头都凸出来了。头、右上半身子和右腿都僵硬,并往后背,整个人向后弯曲。同时,她一直口干舌燥,怎么喝水都觉得还是渴,疼痛的说胡话,越到晚上越疼。在输完液的八天之中,一个犯人每天至少四次到监室观察闻庆芳的状态,叫着闻庆芳的名字,问问渴不渴,想不想喝水,一看闻庆芳有回应,就离开。在这种情况下邪恶之徒还继续迫害她。

到第二十八天,家人来看闻庆芳时,她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整个右腿、右脚面临残废,家人非常着急,四处奔波。在这种情况下,看守所狱医陈学等人把她拉到医院检查,医院都不给检查,他们又把她拉了回去。看守所这才放人,家人也把闻庆芳拉到医院检查,当地医生说这是中枢神经坏死。

例三:七旬王桂华遭受药物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桂华,河北省迁安市张都庄村妇女,今年快七十岁了,她曾多次遭中共人员骚扰、绑架、拘留、非法关押洗脑班。

大概在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左右,王桂华被绑架到洗脑班,当时那里已经有三人被非法关押:周秀霞、张立芹、刘玉华。洗脑班主管头目叫杨玉林,因为炼功,王桂华遭到任小青打,任小青用他的膝盖顶王桂华的大腿,顶的都肿起来了,蹲都蹲不下,还用拳头打王桂华胳膊和前胸,都打青了。

洗脑班给法轮功学员的食、饮水中偷偷下药。二零零四年六月份的一天,王桂华、周秀霞、刘玉华等四位法轮功学员的眼睛都突然视物不清,相隔一米看不清对方的眼睛,大白天伸手看不清五指,墙上的大字标语也看不清,并感觉腿麻、脚麻。王桂华二零零四年腊月回家后,整一个月的时间都感觉从肚子、腰一直往下到脚腿都麻。周秀霞至今还腿脚麻木,视力很低。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五年皇历十一月初,王桂华再遭绑架,被非法关到洗脑班。到了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一日,王桂华开始绝食抗议、反迫害,绝食期间遭野蛮灌食。杨玉林每隔六、七天进到王桂华的屋里一次,每次进屋都搧比他年长二十来岁、身体虚弱的王桂华两三个嘴巴,有时还采头发。一个多月后就开始给她输不明药液,三人按住王桂华,从交警大队调去的姓张的小伙子,拿来绳子想把王桂华绑上,有人说不让,他这才没绑。杨玉林当着王桂华的面,恶狠狠的对他的手下说:“如果胳膊不让输,就往脑袋上输,就拿她做实验。”至少输了两天的这样的药液。

王桂华瘦得皮包骨,生命危在旦夕,有一天,杨玉林又跟手下的人说:不用让她写保证书了,也不让她烧书了,让她吃点饭就让她回家吧。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王桂华吃完饭被释放回家。然而她回到家后,下半身开始麻,脚、腿麻的很重,一直麻到现在。大概从二零一三年后,又出现全身麻,全身沉,全身的骨头节都响,全身骨节松,全身肌肉硬。二零一四年开始,大腿变形,大拇脚趾和木头一样僵硬,腿肌肉失去知觉,腿很沉,腿变形;上半身子也很沉,内脏都感觉硬。背部、腰部很难受,脑袋迷糊,看不清东西,走路困难。

例四:女教师张立芹被逼喝药流产

张立芹,女,河北省迁安市杨团堡中学英语教师,多次被绑架,迫害初期,她曾被非法关在洗脑班长达四年之久。二零零八年五月再次被绑架,警察们酷刑折磨她三天三夜,用电棍电的她全身都是大泡,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张立芹被非法判刑七年半。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张立芹的丈夫来看她,夫妻住在一起,一个月后,张立芹发现怀孕了,呕吐不止,只能喝点水。有一天,张立芹端起水刚要喝,邪恶的“610”头目杨玉林就叫她到楼上去,回来后,张立芹端起水杯将水一饮而尽,杨玉林奸笑着问张立芹:“水有什么别的味道没有?”张立芹说:“没有味。”杨玉林又恶狠狠地说:“你怀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吗?没门!你是斗不过我的。”说完大笑起来。

第二天,张立芹肚子疼的很厉害,然后下身开始流血,连流数日。期间,恶人们还强迫张立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里跑,跑完后让她用凉水给他们洗衣服。一个幼小的生命还没出世就被迫害死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