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祥星之残与高蓉蓉之死

——两起蓄意“医疗灭口”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她,被电击脸部六、七个小时,造成严重毁容,消息传出海内外舆论哗然,中共为掩盖罪恶,前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布置,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伙同医院,借口她绝食致死,将她谋杀了——她就是高蓉蓉。

他,因传播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世界第一秀——神韵晚会被枉判十年,引发562手印声援事件,一年中人数增至一万六,震动海内外,成为近年来大陆民众自发联名营救法轮功学员的诸多事件中联名人数最多的一例;然而在河北省保定监狱被伤害致头骨断裂,河北省610直接操控,为达到掩盖罪行,监狱伙同医院谋害,找借口切除了部份视觉,记忆,语言等脑组织,致其脑功能伤残。他就是郑祥星。

为了掩盖罪行,他们不仅仅是隐藏,说谎,也不仅仅打压依法申诉,他们还要通过继续犯罪,来销毁证据,将受害人阴谋害死害残,灭口封口。从中共谋害高蓉蓉与郑祥星的所暴露出的邪恶本性看,已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程度,一脉相承,本该救人的医院已成为杀人谋利的工具。

一、郑祥星在监狱被伤害致头骨断裂,后在医院被蓄意医残

郑祥星被致残案:在监狱被伤害致颅骨断裂的罪行曝光后,民众的联名按手印营救呼吁人数增至过万,郑祥星竟依然被中共开颅致残,蓄意“手术失忆”,险被灭口。

法轮功学员郑祥星,是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十农场一位诚信商人,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是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打打杀杀的小混混,2001年,就在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2年多后,因为打警察被抓,在牢房遇见一位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看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高境界的品行,内心震动,从此走入法轮功修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变得乐善好施,默默做了很多好事,成为口碑很高的诚信商人。

2012年2月,在中共恶徒蓄意制造的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大案——“二•二五”大绑架中,被中共邪党绑架,理由竟然是传播被国际社会誉为世界第一秀的神韵新年晚会。

郑祥星被绑架后,唐山当地及周边民众自发营救,562人在呼吁释放郑祥星的联名信上按下红手印,成为继震动中南海的300手印事件后,又一起民众声援法轮功的群体事件,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栏目专访了其妻孙素云,继续引发了舆论影响。更有民众联署给中共当局写了三封民意书,证明郑祥星是好人,民意书中写道:

“郑祥星确实是个好人”;“我们了解祥星的为人,讲诚信,尤其是售后服务更为可嘉。他做生意多年,由小至今的规模,是他讲诚信、讲良心,讲信誉得来的,他的为人这一带百姓都予以赞扬,都说祥星是善良、助人的好人。为此我们请求尽快释放好人郑祥星。”

面对罪行的被曝光和民众的声援呼声,中共当局不是尊重民意,收敛恶性,而是加大打压,用更大的罪恶掩盖所犯罪行,一边威胁打压声援郑祥星的民众,一边报复性重判郑祥星10年,并异地关押到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恶名昭著的黑窝——河北保定监狱进行进一步的迫害。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庭审过程中,除了家属和法院人员外,法庭内还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中年男子,五十岁左右,长得很黑、很胖,个子挺高。他坐在旁听席上,当律师辩护时,该男子用各种手势动作指挥庭长,阻止律师辩护,因此律师的辩护几次被中途打断。由于这个中年男子操纵庭长的非法行径被郑祥星家属发现,郑祥星亲属一直直视着这位神秘男子,这位中年男子不敢再放肆地用手势指挥法官,法官也看到他们的行径已经被家属发现,也不再看这个男子的手势。这个中年男子还是于心不甘,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把座椅弄出很大的响声,干扰律师辩护。至今不能确定这个中年男子究竟是何许人,竟敢藐视法庭,指挥法官。而令人惊讶的是,法官也甘做傀儡,听其指挥。

最后,当郑祥星戴着脚镣、手铐走出法庭时,被拦截在审判庭外的几百民众响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声,响彻法院,震撼人心。

保定监狱对外炫耀,凡是转到这里来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不“转化”的。在保定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施以暴行,有的甚至被打死、打残。沧州市首饰店老板郭汉坡不明原因致死,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强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折磨成严重肝腹水后死亡;涿州市农民王刚身陷“牢中牢”,酷刑致残,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王刚右腿施行高位截肢,后含冤离世;邢台市李彦生失掉一个手指,还被毒打致脾脏破裂,肝、胆、胃、膀胱等多部位受伤……

果然,在郑祥星被转入保定监狱后不久,就传出郑祥星头骨断裂,被送医院抢救的消息: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郑祥星在被保定监狱暴力“转化”期间,左侧头骨断裂,吐血晕倒。保定“监狱医院”未做检查,明明是头部重伤,却以“胃出血”医治,耽误十五个小时才送至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当时郑祥星已经大小便失禁,瞳孔放大5.5,整个人处于濒死状态。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对郑祥星第一次手术时,明明是郑祥星左侧头骨被监狱迫害断裂,本应在左一侧开颅的手术,然而,保定监狱却指使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对郑祥星两侧开颅,人为的将郑祥星记忆、视觉等部份大脑切除,该医院其他医生看到透视片子后也说,这是(指郑祥星的左侧颅骨断裂)重击造成的。当时就有专家指出,郑祥星左侧头骨断裂,切左侧就可以,对保定医院切除右侧头骨提出质疑。

郑祥星的家属在了解了部份内幕后,在《救命投诉》中指出了六点故意伤害罪嫌疑,包括毫无道理的双侧开颅摘除;莫名其妙,没有必要切开气管,手术后又神智不清,等等,都是条条指向整个所谓抢救其实是一次“未遂”的“有计划杀人”。


被迫害前的郑祥星


被保定监狱第一次秘密开颅后的郑祥星

据医院正义人士透露,第一次未经家属同意的手术后,郑祥星居然活过来了,意识渐渐清醒。保定监狱狱警看到郑祥星慢慢苏醒的情况后,曾经责问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给郑祥星做开颅手术的有关大夫:对郑祥星做手术是不是按照监狱方案做的,大夫回答:是按照监狱方案做的。监狱问:为什么按照监狱方案做的手术,还出现这种情况(指郑祥星苏醒过来),医生回答说:“那只能说是奇迹”。然而残害仍未停止,监狱仍不通知家属,也不到家属指定的医院,仍在监狱关系户——保定第一中心医院自行给郑第二次手术。

这段话让人读了触目惊心,因为它清楚地表明:郑祥星被迫害致颅骨破裂后,监狱对他进行的两侧开颅手术并不是为了救治,而是谋杀!是为了掩盖之前的迫害罪行而进行的蓄意灭口。

民众营救郑祥星的签名

而河北与唐山中共当局不仅勾结医院恶意手术妄图将当事人灭口,还非法抓捕了被它们认为支持帮助了郑祥星家属申诉的法轮功学员陈立武(唐山钢铁公司),党凤玲(唐山家政行业)等数人,制造了唐山今年的3~13绑架事件。把罪恶和恐怖蔓延,制造更多的罪恶来掩盖它们的罪行。

二、高蓉蓉被电击毁容后 又在马三家医院被绝食致死

中共这次对郑祥星的迫害手段和十年前的高蓉蓉被毁容灭口案手法如出一辙:面对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和营救,高蓉蓉被中共制造“被绝食”惨案,光天化日在医院灭口,用更大的罪恶掩盖其恶行。

这是一个被联合国备案的案例,文静清秀的高蓉蓉,是沈阳鲁迅美术学院会计,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点,被辽宁沈阳龙山教养院连续电击致面部严重毁容,生命垂危,送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后高蓉蓉在当地法轮功修炼者帮助下从医院逃出。明慧网于七月七日刊登了高蓉蓉面部被严重毁容的报道和照片震惊世界!该案被联合国列为中共迫害中国人的典型案例。


被电击毁容前后的高蓉蓉

然而,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谴责,中共一方面用谎言来掩盖它们的毁容罪行,迷惑民众说高蓉蓉“被人劫持”,另一方面,对高蓉蓉进行全力的搜寻,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作出迫害指示,经过半年多的全力搜捕,高蓉蓉以及多位参与营救她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几乎人人遭到了中共报复性的残酷折磨以及重刑迫害,就在国际社会的公开谴责和关注下,为掩盖迫害事实,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亲自批示,公安部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性为26号大案,在其后的3个月,中共不法人员以救治为名将高蓉蓉秘密囚禁在辽宁省监管医院,禁止家属及外界接触,先是对外放风,说高“绝食”了,“不行了”,然后编造每天的医疗记录,进食记录,这样,很快,高蓉蓉就在外界高度关注,国际舆论强烈谴责当中,光天化日之下,被“绝食”,被中共邪党残忍的灭口虐杀在医院里。

目前,高蓉蓉的尸体还在,被毁容后再被灭口的事件,已成为中共邪恶罪行的代表性案例,刻入历史,而郑祥星被残害重案引发的联名事件,如今声援营救民众的签名人数已超过一万六,成为近年来大陆民众自发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诸多正义之举中签名人数最多的个案,但已经被迫害致残,失去记忆的郑祥星至今仍未被释放,还面临着被随时进一步以救治为名的“医疗灭口”。

今日大陆社会,当人们震惊于大学生药加鑫为了掩盖自己一起交通醉驾的责任,对一个无辜的年轻女子八刀毙命,残忍灭口时;当人们愤怒于不法商家对曝光和揭露他们假冒伪劣商品的记者编辑威逼利诱甚至雇凶杀人时,可曾想过这一切末世乱象人心魔变的真正根源?如果说那些道德失守的民众还只是在阴暗的角落,在社会角色隐身状态下的一种心存侥幸的行恶自保的话,那么,面对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以及大陆民众的声援和营救,中共流氓集团公然对郑祥星,高蓉蓉,以及成千上万被中共活摘器官法轮功学员的“灭口式”迫害,这种公然把罪恶进行到底,公开用更大的罪恶来掩盖罪恶的行径,则完全是一种对全世界民众的良知的蔑视和践踏,是在挑战人类的尊严底线,其邪恶程度已经超出正常人类的善恶范畴,是不折不扣的残害人类的魔鬼所为。

就在郑祥星被蓄意开颅谋杀却奇迹般醒过来后,面对被曝光的罪恶,保定狱警不止一次念叨“(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死了就好办了”。无独有偶,据说周永康在中共中央会议上,面对活摘罪行被国际社会曝光中共无法收场的指责时,说:“要我说,也简单——死无对证。”

如今,面对越来越难以为继的对法轮功的迫害,骑虎难下的中共魔教为了度过危机,断尾求生,必将也正在灭口消声和寻找新的替罪羊,已经沦为中共阶下囚的周永康,以及在这场对法轮功持续十几年的大迫害中欠下累累血债的大小周永康们,不知是在中共“死无对证”的灭口名单中还是在中共断尾求生的“替罪羊”名单中?

大学时期秘密加入撒旦教,把灵魂出卖给魔鬼——共产主义的幽灵的马克思在其剧本《Oulanem》中写道:“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

中共邪教在这场持续十几年的对信奉真善忍的主流民众的大迫害中,引诱和胁迫了众多的民众参与了这一人类亘古未有的大浩劫,把中国带入了悲惨的境地。

如今,伴随着周永康、李东生之流迫害法轮功元凶巨恶的纷纷落马,上天对这场罪恶的大清算的序幕已经拉开了,而被中共劫持参与迫害的各色人员,面对着的是稍纵即逝的最后的赎罪机会:用真名或化名在海外退党网站声明退出中共魔教,彻底摆脱共产邪灵对自己的思想和精神控制;同时,利用一切机会暗中收集和向海外曝光迫害证据;利用自己还有的一切便利条件停止迫害,揭露迫害,制止迫害;弥补损失的同时,也是在给自己在不久的将来的大审判中将功赎罪。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