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病业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我身边两位六、七十岁的女同修,都是修炼多年的老弟子,平时三件事做的都很好,表现的挺精進。前些时候这两位同修经历了一场类似的病业关。

一位被大家称为大姑的同修,突发胃痛、呕吐,没来小组学法。此后再没来参加学法,说是吃啥吐啥,还吐白沫,人也变的消瘦,肚子鼓胀,眼球发黄。同修去她家,跟她一起学法,帮着发正念。不久,大姑就住進医院。

我到医院,见大姑正躺在床上输液,精神还好。我告诉她:一切都是假相,别承认它。我又说:您应该把自己交给师父呀,怎么把自己交给医院啦?她说:我明白。我又问她还吐不吐?她告诉我,吃医院的饭就吐,家里送来的吃了不吐。我说:那就是不让您在这呆了。

大姑出院了。学法组暂定她家。我一進门,看见大姑躺着,闭着眼,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一同修告诉我,大姑出院前做了一个小手术,给胆向外接了一个小通管,手术完她痛苦的直喊“妈”。三天后,大姑离世了,前后不到两个月。

另一位是另一个学法组的张姓同修。开始胃痛,前半个月一天只吃一碗方便面,吃了就吐,吃的东西不往下走,不吃还难受。后半个月只吃小米粥,一天一碗,还是吃了吐。不吃东西就吐白沫,吐出的东西有时还带有小白片样的东西。肚子鼓的很大,胀的晚上都不能入睡,病业期间几乎没睡过觉,一个月就瘦了三十多斤。

同修正念很强,向内找自己修炼的漏,为什么被旧势力迫害的这么重?她每天三点五十分炼功。一炼功,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的剧痛,身上出冷汗。五套功法从头到尾都如此,停下不炼就不痛。她想,这是旧势力毁我,我不承认它。不让我炼功我偏要炼!病业期间,一天都没停了炼功。每次炼功就象一场正邪大战,多痛苦我也不停,就不让它得逞。每次炼完功,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

同修说,我每周两次集体学法,一次是在自家,一次是在同修家。我从未间断,难受的咬着牙我也去学法。救人的事我也没停。救人急啊,师父着急,我能躺在床上不出来吗。只要我能起来我就出去救人。我穿一件宽大的防寒服,遮住我鼓胀的肚子。戴上帽子,不让人看到我变黄的眼球。

那时正逢过年,张与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没力气走路,她就扶着个小三轮车出去,一天还能劝退十来个人。实在走不动路了,就拿个小马扎,扶着墙出来给楼前楼后的邻居们讲真相做三退。哪有人堆,她就往那里一坐。没想到特别顺,讲一个退一个。发光盘、小册子、护身符,各类真相资料人们都接受,还有人主动索要真相资料。她没怕心,也无人举报。左邻右舍几乎都退出了邪党、团、队。张同修说:我想,这就是我该救度的一方众生吧。

记得一次病业反应严重,那天后半夜她去厕所呕吐,一下子栽倒怎么也爬不起来了,呼吸困难,象是就要死了一样倒着气,但意识清醒。她心里说:我不走,师父领我我才走。我三件事还没做完,还有很多人没救,做完三件事我跟师父走,旧势力甭想拖我走。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天快亮了,她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同修们知道后都要来陪她,她告诉大家不用了,我有师父陪我,师父时时刻刻看护着我呢。

历经一个月的痛苦魔炼,正念闯关,如今张同修完全恢复正常,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