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我去掉了怨恨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生小孩前,我身体很好,过月了不生到医院去检查,拥挤的交通车急刹车人摔倒了一片,我在中间过节站着脚前有一大包袱,前面倒的人坐在包袱上,没砸着我。我虽是孕妇还常给老人让座,自己从未娇惯过自己。

生小孩时要强不了了,伏天在婆家坐月子无人照顾,第13天时,天闷的我感到要中暑,怕死在家里也没人知道,就起来用热水擦擦身子,开开窗门,睡着了,一夜大雨,穿堂风把雨水淋在我腿上,腿象穿了盔甲一样,掐一下不知疼,头、手也肿起来了,找回来婆婆看一眼却说:受风了,满月就好了。28天时,把我送回娘家,无人过问。受风坐下的病一直折磨我,满月后住院治疗期间医生用祛风药太猛烈,差点要了我的命。孩子百天后,医生让我出院另找高人治疗。

我一直在寻医—问药—用药中循环,虚弱的身体抗不住药力,越来越差,病也增多了,乳腺结节性增生、眩晕症、低血糖、低血压、颈椎病、胃病、喘不上气、腰疼、浑身冒风,站立十分钟腰象折了似的就想躺下,上班后经常晕倒在拥挤的交通车上,幸好常跑通勤的职工中有医务人员,又是找座、又是擦汗、又是简单处理,我总算活过来了。病痛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生活,记忆力也减退,这对上進心很强的我打击很大。由此我对老人、丈夫的积怨也越来越深,恨的我不敢想,一想就牙根抽筋儿。为什么我命这样苦?自己无能的时候竟无人伸一把手,从来都是我付出。

一、明法理 去掉怨恨心

我从小自立,处处事事不依赖他人,尊老爱幼,吃苦耐劳,身体却栽在坐月子上,我恨我的家人没有人性、恨老人没正事儿,恨丈夫不知心疼媳妇。在家里我开始破罐子破摔,你别惹我,反正我也这样了,我不好,谁也别想好,一时家庭战火纷飞,打人骂人是常事,我是在外面情绪还好,一见丈夫的面,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这么善良的人,今天落到你的手里,都是因为你……

气恨使乳腺结节性增生加重,在医院手术切除结节后,病理切片结果为:乳脉结构不良。医生告知:如发展能癌变。我顿时如五雷轰顶,这还活着有啥意思,夫妻感情已不存在,身体又这样了,我想到了死。可是孩子这么小,她爸不知道关心人,我把她带到世上来,不把她培养成人就这么走了,怎么行?再说自杀我也得找个地方,死在家里她俩怎么住?死也不行,我的腿在精神压力下都不好使了,想走都走不动,真没办法还是硬着头皮活着吧!

病痛使我忽然思考一个问题:我病的根源到底在哪儿?如果我的心能静下来,不再狂躁,有一些病会减轻,气是百病、万病之源,我以前不这样,现在为什么要钻牛角尖?

一天,我出去办事,遇到一位大法弟子在给一有缘人讲法轮功修“真善忍”,打动了我的心,我忍做得很差,我如果能忍……我上前很虔诚的说:如果有书,能给我请一本吗?

三天后,我请到了《法轮功》宝书,一看封皮,我的心狂跳起来,莲花上坐着炼功的人,正是三天前我在清晨睡梦中看到的来到我床边弯腰看我,使我大声打招呼惊醒的久别的亲人,我一气儿把书通读两遍,我全明白了:世间一切都有因缘,人生只有修炼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其它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我所经历的苦难,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跟别人没有关系。

法理讲的很清楚,欠债不还能行吗?我的积怨瞬间消失无踪影,身体的变化奇迹般出现了,当天身体就象气球一样往起飘,往日沉重的病体,真不知道没病是啥滋味了,在夜深人静的楼上,我高兴得跳了两下。

二、返本归真路上真幸福

第二天,我停止一切用药,一大早拿着宝书来到炼功点跟着辅导员学炼动功,十几分钟的路,身体轻的一阵风就到,炼完功后一阵风就回来了。晚上炼静功,我不会盘腿,散盘还象叉子一样,坐在楼里的大门口,老学员教我打手印,刚一闭上眼睛,我就象孙悟空一样呼呼的往上长,我不知长到哪里,睁开眼睛一看,还坐在地上和大家一样高,再闭上眼睛还这样,后来通过认真学法和同修交流,知道是大周天通了。炼完功,才看到门下边距地有3厘米高的大缝子,我坐在那里暖融融的,竟没感觉到有风,这功法太神奇了,再看炼功的同修,个个慈悲祥和,平易近人,法轮功真是人间的一块净土。

开始丈夫不理解我天天往炼功点跑,有时给他爷俩做好晚饭学法时间就到了,来不及吃饭又跑了,后来他去了几次炼功点,看到楼区里各层次、男女老少众多的人都在炼法轮功,也就不管了。

我身体好了、心态好了、有时间就多干家务。他下雨天还到炼功点门口接我、给我送伞,一个周末,我看下雨就在点上和同修多学一会儿法,他竟在门外等了两个多小时没有打扰我。我对照法,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结婚后他分担的洗衣服的活,我主动洗,他也再不用给我熬汤药、拔火罐、按摩腰、腿了。

原来我小孩身体一直不好,经常住院。我刚得法时,她住了一次院,十几年来没吃过一片药,一次,班里学生都传染上了腮腺炎,她没事,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