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血债累累 海南省副省长谭力遭恶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接受调查。虽然谭力“落马”的表面原因是在中共的内斗中败下阵来,其实和苏荣、万庆良一样,是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谭力,男,生于一九五五年,现年五十八周岁,重庆人。曾任四川省郫县县委书记,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广安市委书记,绵阳市委书记。二零零九年三月,谭力从四川“空降”海南,担任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二零一二年五月起担任现职。

作为前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马仔,谭力卷入了周永康贪腐集团多宗罪案中。二零零四年底至二零零九年三月前,谭力任中共绵阳市委书记。绵阳市多名老干部多次举报谭力从市政工程中获利。谭力还被指与“黑老大”刘汉有瓜葛,交情匪浅,有金钱往来。今年五月二十三日,刘汉等三十六人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在湖北咸宁市中院宣判,刘汉一审被判处死刑。

由于谭力当年对四川省广安市、绵阳市迫害法轮功负有主要的推动作用,血债累累,其主要犯罪事实如下。

一、在四川省广安市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谭力二零零一年三月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担任邪党四川省广安市委书记。在其任广安市市委书记期间,追随邪恶集团,疯狂对当地学员进行迫害,导演了无数人间惨剧。谭力将迫害法轮功视为首要任务,积极操纵、指挥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讲话攻击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广安市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多次表示要“严打惩治”法轮功,会后动员近十万名干部、党员等收听收看该报告及以电视、报纸等方式来灌输民众仇恨法轮功的思想。

在其它地区一年的劳教,在广安这里往往改判为三年,加重迫害。二零零四年一月,该市公安局因大力迫害法轮功被省政府标榜为“先进”集体,谭力被大肆宣扬为全市“干部典范”,为迫害推波助澜。

数百名大法弟子被无辜非法关押、劳改、劳教,三千多名大法弟子被分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强制洗脑(广安市华蓥市武装部招待所“法制教育基地转化班”,该市参与迫害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残酷,情节极其严重),造成许多大法弟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直接给他们及其家人、亲属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魔难;被酷刑虐杀的大法弟子至少有两人(曹平、李新奇)。

二零零四年,谭力假借纪念邓小平百年诞辰为由,下令该市街道四处挂、贴诽谤法轮功的宣传画和标语,毒害广大民众,并绑架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许多人后来被非法劳改和劳教。谭力还指使当地办洗脑班,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洗脑班折磨,致使几人致残。

鉴于谭力涉嫌操纵、指挥广安市迫害法轮功,对广安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谭力主政广安市邪党期间,被迫害致死的部分广安市法轮功学员案例如下。

案例一:酷刑折磨,曹平被迫害致死

曹平,男 ,四十岁,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法轮功学员。曹平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狱中惨遭迫害,内脏被打伤,二零零三年五月,被家人接回,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被迫害致死。曹平全家有六人修炼法轮功,均遭过当地警方抓捕关押迫害。

曹平
曹平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警察绑架曹平后就对其拳打脚踢,其中一警察叫赵勇,他用木棒狠狠打击曹平的全身,当即就把曹平的左脚打断,经医院检查,膝盖骨被打碎,经医院石膏包扎后仍被关押在县看守所,三个月后伤势仍未痊愈,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吉良和警察赵勇等人在看守所提讯时,把曹平吊起来,残忍的用棍棒拳头毒打曹平的全身,这次又将曹平的左手打断。这两次不仅把曹平的手脚打断,还造成曹平的内脏严重损伤,身体明显消瘦下来。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法院非法判处曹平有期徒刑四年,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将曹平关押到四川德阳监狱。在德阳监狱,狱警对曹平施以各种酷刑,如在炎热高温天气下,罚曹平在烈日中举着双手站立,手脚还不准动,曹平因此经常晕倒在地,稍不如意,警察便指使刑事犯对其毒打,不仅如此,还私扣曹平的饭菜,每顿饭都是食不果腹。就这样长期的酷刑,曹平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样,到二零零三年五月,家属见到他时只剩皮包骨头了, 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晚上十时,曹平含冤去世。

案例二:吃不饱饭还要被毒打折磨,李新奇被迫害致死

李新奇,男,六十岁,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方坪乡长河村法轮功学员。李新奇是当地有名的好人,由于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当地警察竟将他全家四人(妻子陈世碧、女儿李天蓉、儿子李天国)全部抓进广安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将他家中值钱的财物全部抢光。在长达一年多的非法关押中,他们每天都过着吃不饱饭还要被毒打折磨的日子,致使六十岁高龄的李新奇日渐消瘦后全身浮肿,继而流黄水,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含冤去世。

二、在四川省绵阳市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谭力双手沾满了善良的大法弟子的鲜血,却得到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的赏识,被迫害法轮功首恶之一周永康一手提拔。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担任邪党绵阳市市委书记。一上任,他马上将其在广安的行恶伎俩实施在绵阳,就下令在绵阳各区办洗脑班,将大批绵阳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其上任不久,绵阳市就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劳改、劳教;中国新年期间分发诽谤大法的小报,令街道和乡镇当政治任务挨家挨户散发;部署邪恶之徒在当地报刊上诬蔑大法;在绵阳各地张贴、悬挂污蔑大法的宣传画和标语;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北川县绑架了绵阳六位法轮功学员,后来,这几名学员全部被判重刑。

鉴于谭力不思悔改,继续操纵、指挥绵阳市迫害法轮功,对绵阳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谭力主持绵阳邪党期间,被迫害致死的部份绵阳法轮功学员案例如下。

案例一:江乙蓉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江乙蓉,女,绵阳市国营华丰公司职工,她于一九九七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所患的多种疾病均在炼功后不久痊愈。中共恶党一九九九年迫害大法以来,江乙蓉因向世人讲述被迫害真相,被绵阳市国保大队、涪城区工区派出所、工区街道办事处多次绑架、关押、抄家、强迫洗脑。

江乙蓉曾经在讲清真相过程中被华丰公司保卫处派人跟踪;该公司保卫处处长李昌华伙同工区派出所恶警,把其绑架到工区派出所,并非法关押进拘留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江乙蓉被绵阳市涪城区工区派出所所长罗锐、指导员罗秀敏、恶警高平,再次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出现肝硬化、肝腹水,全身浮肿等中毒症状,江乙蓉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去世。

案例二:姜益云被恶警活活打死

姜益云,男,五十九岁,江油市太平镇农民,家住蒋家巷。几年前,姜益云为强身健体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事事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是邻里皆知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冬,姜益云到北京上访,后被绑架、拘留,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从此国保、警察经常上门骚扰。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日上午,江油市几名国保突然闯入姜益云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并对姜益云进行殴打,大约十一点钟将其非法强行押走,又于下午六点多将姜益云放回家,再于晚上九点多将姜益云再次强行抓走,当时有不少目击者。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姜益云被关押期间,遭恶警暴力毒打,最后被活活打死。恶警为了掩盖杀人事实,将姜益云遗体丢在死者住家附近的小树林里,制造自杀、他杀的假相。

五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多钟,有人在树林里发现姜益云遗体而报警,公安局、派出所都到现场勘察验尸,死者头部、脸部严重受伤,颈部还有一条勒痕,全身伤痕累累,围观者无不触目惊心。姜益云的家属最后到现场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亲人遇害。当时其家人怎么想不到一直被警察关押的亲人会被发现死在这里。

案例三:冉亨炳遗体两耳发乌,嘴角流血

冉亨炳,男,七十六岁,江油市交通局总调度。冉亨炳的儿子冉通毅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被江油国保绑架,十五日下午,国保警察罗刚和另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察找冉大爷,说到公安局问几句话。冉大爷考虑到自己的儿子还在看守所,就随着他们去了,结果也被关入江油市看守所,于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冉通毅仍被非法关在江油市看守所,看守所不让亲人接见。

冉家人发现冉大爷遗体两耳朵发乌,法医检查尸体时,嘴角还在流血。第二天,警察将冉家其中一个儿子叫到中坝镇,强迫签了字,解剖尸体并火化。冉亨炳老人被抓进去的那几天,不分白天黑夜,冉家的房前屋后都有几个人守着,围着房子转悠,而且威胁街坊邻居不得吭声。

三、一条黑路走到底,终究未能“笑到最后”

据明慧网,其实早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绵阳市法轮功学员就正告谭力,立即停止一切迫害大法的犯罪行为,将功赎罪,弥补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巨大伤害,留给你悔过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如果一意孤行,跟着邪恶政治流氓集团一条黑路走到底,只有在不久的将来在无休止的痛苦中偿还迫害大法时造下的罪业。

谭力的遭恶报不出善良人们的意料。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不都是已遭恶报了吗?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天理报应是迟早的事情。只是那些还受邪党谎言蒙骗的人们,快快清醒吧!你想想,四天前还以省委常委身份出席会议的谭力现在还能从心底里发出“微笑”吗?

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期间,时任邪党绵阳市委书记的谭力“一笑走红”,在民众悲恸时刻,不合时宜的几次露笑,被网友称为“微笑书记”“谭笑笑”。谭力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毫无人性的一路微笑一路升迁,加重了自己的罪恶,苍天有眼终遭恶报。“微笑书记”终究未能“笑到最后”,只剩照片上的欢颜给尚未清醒的人们留下善恶有报是天理的思考。

谭力
谭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