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手机讲真相的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目前在我的救人项目中,手机是我最好的救人法器。那么我是在什么情况下遇上了手机,和怎么样用手机救人的呢?

一、做事有为事难成

五年前我从黑窝出来,同修告诉我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脱离正法進程七年的我,听到这消息感到既紧迫,又陌生,不知从哪里开始做,又不知哪种救人项目更合适自己。

有一次在明慧网上看到了一篇如何用手机讲真相救人的文章,当时看了对我触动很大,觉的用手机的必备条件与要求都非常合适我。为什么呢?因为我是做生意的,经常外出购物,有时一坐车来回就八个多小时,在这个时间段里,如果用手机救人的话,既安全又省时,无形中把救人的大事就溶于我的生活中了。因此见到同修就打听手机的事,因为同修说了,救人的手机不是一般通用的手机。巧的是在我认识的同修里没有一个做手机项目的。不但没找到手机,甚至有同修还指出我心性没到位,还达不到做手机的层次。但是我听不進同修的劝说,还是一意孤行,就想要手机。要手机的执著心越大,师父越不安排,几年下来也没找到手机。

二、无求而自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想要手机的欲望也慢慢的淡化了,几乎想不起来了。在这无为的状态下,师父给我安排了。在去年年底,同修给我送来了一部用手工操作的手机,另加一部专改串号的手机。当时我那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同修耐心有序的一步接着一步教我操作方法,我认真的听着学着,在师父的加持下,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学会了。学是学会了,但心里有些顾虑与恐惧。因为几个月前我认识的好几个同修,因手机问题被绑架并非法判刑。在自己法理不清的情况下,无形中也受到了影响。

第二天,我非常急切的,掺杂着恐惧与顾虑的心情,带着打语音的手机和改串号的手机,还有几张手机卡上路了。虽然我平时做事大大咧咧,这次不敢半点马虎。因为同修教我的过程中,经常强调注意手机安全的重要性。

现在回想当时的状态还真有点可笑。在一个地铁线上打几个,就下来再换另一条线,不停的打,不断的换,带着这种不纯不正的心态做事,效果可想而知。几小时打下来听完的只有两个,都是听不完整或听几句,甚至一听就挂了。在地铁上还有一个最大的弊处信号断断续续,有时对方还在听信号就断了,几天打下来都是这种状态。心里感到很失望,原来用手机救人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费了好多时间,没几个听完的,想想有些泄气了。

晚上打开明慧网,正好看到一篇用手机救人的文章,文章中提到他刚开始打手机也碰到象我类似的情况,文章中的大概意思:不管世人是否听完,哪怕只听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或法轮功,也值得。因为他听了就有大法的信息。还举例说:有不少同修千辛万苦的挂上了法轮大法的条幅,有些还没等世人看到,就被邪恶破坏了。但挂条幅的同修不被邪恶带动,持之以恒的挂着各种大法真相条幅。这打电话比起挂条幅不是更轻松吗?

看完同修的文章,我马上意识到,师父看到我想放弃打手机的想法,及时的用同修的文章点化我。我心一定,没有理由放弃,再难我也要一做到底。想起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到的“脚踏实地的、踏踏实实的、象个大法弟子一样的完成好自己该做的事。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在历史上怎么给你记载你浪费的这些时间?哪一件事没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败。”[1]

三、正念正行,做事顺心

师父在讲法中经常提到,多学法,学好法的重要性。要想做好三件事,首先要静下心来多学法。因此我就每天入心的多学法,加强发正念。刚好放年假在家,我就上午学法,发正念,下午或晚上出去打语音电话。

正念来自法,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状态完全改变了,恐惧和顾虑心一扫而光,我脑子里什么杂念都没有,只有一念打好电话,多救人。在正念正行的状态下,听完电话的人特别多,甚至有的听了好几遍,有的还叫身边的人来听,大声的叫着:是法轮功打来的。有的在电话中不停的说,我入了团或戴过红领巾,有的是同修接到的,还给我回了短信:同修好样的,加油啊!

这一切对我的鼓励太大了。

四、师父巧安排,遇上智能机

有个远方的同修也想做手机项目,来到我家,打听能否买到手机。我说凭我的能力买不到,要看师父是否安排。第二天,遇上一位同修,打听她买手机的事,同修说:她认识能买到手机的同修,而且是最新最好用的智能机。我马上叫她约时间带我们去。她说:刚好明天是学法日,那位能买到手机的同修也会来。

我们第二天就与这位同修碰面了,向她说明了来意,同修爽快的问我要买几个,我想了想,觉的这么好的救人法器应该推广给身边的同修。我就说要七个。同修点头答应。并当天把我们带到公园教会操作方法。

由于自己做事马虎,考虑不成熟,一开口就买七个,给同修增加压力,而且自己还没有完全操作熟练的情况下,推广给同修,这是对法、对同修不负责任的行为。我的心性有问题,做出来的手机也出现问题。可打语音的,就不能发彩信;可发彩信的就不能打语音。如果语音、彩信都可用,那么对方听完语音就死机,没听完的才会自动接下去。真是搞的我哭笑不得。过程中遇上几位也做手机项目的同修,帮我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最关键的还是没解决。

有一次遇上了教我做第一个手机的那位同修,交流中我向她诉说了买的智能机,操作不顺的事。同修说,她也不懂智能机。把我带到另一位比较精通手机技术的同修家,经过这位技术同修的指导与帮助,不但解决了手机的各种难题,还让我更進一步的学会了手机的操作方法。借此机会我再一次的感谢同修们对我的耐心指导与帮助。

经过几个月的实践操作,我现在操作手机可以说是非常熟练了。这个智能手机非常好用,不但发彩信,打语音效果好,还可以自动搜集手机号,又不耽误原来的救人项目。因为智能手机是自动打语音的,放在包里或口袋里都行,手里做你该做的事,发真相光盘、送破网软件、送神韵晚会光盘、面对面讲真相都不受影响。出去购物做常人的事也照样進行。

我现在是两部手机一起做,手里拿着手动机,包里放着自动机,并带上真相光盘或神韵晚会光盘,如果没有碰到面对面讲真相的,我基本都插上耳机(选择P3用的那种耳机),因为插上耳机听有很多好处,听多了,面对面讲真相的题材也丰富了。原来在路上碰到陌生人不敢讲或不敢送真相光盘的,现在也突破了。旧观念和各种人心也少了。最明显提高的是,正念强大了。

举例说:以前我明知道那几个联防队人员是610派来监视我的,我一直不敢当面揭穿他们,现在我堂堂正正的把他们给揭穿了。邪恶被曝光了,自然也就不敢再来了。居委会的书记和主任,经常有意来观察我的动向,我也敢对他们讲三退,送《九评》了。虽然他们不敢要《九评》,但从此也不再来打扰我了。以前开机要坐车到另一个县城去做的,现在我可以在本地步行或骑车去做了。原来只能两、三张卡开通做的,现在可以八到十张卡一起开通做了。以前不敢用手机直接劝三退的,现在我也敢做了。当余额所剩不多时,我还直接打语音或发彩信到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各当事人,打的他们胆战心惊,一接电话就挂,甚至不敢再接,对邪恶起到震慑作用。

总而言之,自从我做手机后各方面明显的提高。但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相差很远,特别是同修在第九届法会文章中提到,在家就可以大量的不停的打语音。这是心性与层次的问题,我现在还远远达不到那种境界,不能学样,只能悟到哪里做到哪里。但是我相信,有师在有法在,只要努力去做一定会做的更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