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听师父的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法轮大法的,当时五十二岁,今年七十岁了。因没有文化,不识字,刚开始修炼时只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后来很快就能熟读大法书了,虽然在法理上认识不多,但我就记住一点:师父咋说,我就咋做。

一、苦难的人生

我的老家在山东,我小时候家里比较富裕,是地主,共产党来了之后,我家遭了殃,地被占,家里一贫如洗,还整天挨批斗。因为家庭成份不好,不让我上学,我就在家干活,种地、纺棉花、绣花,家里家外的活我都会干,我总想我要是有文化,一定也能干一番大事业,但老天偏偏没让我有文化。

长大后,我嫁到了东北的一个小镇,丈夫曾是一名军人,转业到地方电业所工作,我因为没工作,丈夫利用方便条件开了一家商店,由于我肯吃苦又勤劳,小店开的很红火。家中先后添了三个男孩,可以说人丁兴旺,是很让人羡慕的一家。但好景不长,因为当时我们镇就我这一个商店,来来往往的顾客很多,当地的、外地的,丈夫是个很招风的男人,还经常出去進货,接触的人很杂,一来二去就和一个外地的女人好上了,回家就和我闹离婚,那一年小儿子才四岁。

我是个传统的女人,觉的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不管他有钱没钱,瞎子还是瘸子,就得跟他一辈子,不能变心。虽然丈夫变心了,他也是一时糊涂,三个儿子活蹦乱跳的,也是他亲生的,他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们娘四个不管吧?我就坚决不同意离婚。可丈夫却鬼迷心窍,被那个女人缠住了,铁了心要和我离婚,我不离,他就到法院起诉我,先后起诉我六次。还经常偷拿店里的东西给那个女人。

大儿子那年十八岁,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眼看要开学了,被几位同学叫去游泳,却不幸溺水身亡,过早的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大儿子的意外身亡对我的打击太大了,丈夫又对我变了心,不想要我和这个家了。我的心都碎了,差点不想活了,也追着大儿子去了。但眼看着正上学的二儿子和刚满四岁的小儿子都需要人照顾,丈夫没良心,我这个当妈的不能不管啊,咬着牙,把眼泪往肚里咽,硬挺着开着小店拉扯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丈夫后来和那个女人有了一个男孩,变本加厉回家闹离婚,把店里的东西都快偷光了,有一次还差点把我打死,是小儿子破门而出叫来了人才把我救了。我得大法后才明白原来师父早就管我了,不然我可能就被他打死了。

从那以后我就把母亲接到家里帮我看店,跟我做伴,一呆就是十多年。两个儿子也都长大成人了,二儿子考上军校当了军官,小儿子分到丈夫的单位当了一名技术工人。而丈夫和那个女人去了外地,一走就是二十多年。我坚强的支撑着这个家,受尽了别人的白眼。过度的操劳导致我的身体到处是毛病——心脏病、胃溃疡、哮喘、子宫切除、肾炎、膀胱炎,总之从头到脚没有好地方。有时我感到生命好像到了尽头。

二、苦尽甘来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六年三月,法轮大法传到了我的家乡,我终于得大法了。虽然我不识字,但我认认真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都听到我心里去了。后来又去学法小组学法,别人读,我就跟着看,看着看着就认识了,可能师父看我心诚,就把法显现出来,是一段一段的显现,后来我就都能认下来了,我终于能通读《转法轮》了!

后来师父的讲法、经文我也都能读了,现在周刊也能看了。我终于明白了我和丈夫的因缘,为什么丈夫这样对我,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原来都是前世我欠的债啊,可能前世我也这样对他了,如果不是师父选我当弟子,我可能就得用命去还了。

在修炼的路上我走过了十八年,这十八年我不敢怠慢,不敢放松,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就跟定师父修炼了。我自修炼到现在,学法、炼功从未间断过,通过学法,我渐渐放下了对丈夫的怨和恨,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两个儿子都顺利完成学业。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师父也没让我缺过钱。我没有工作还是农村户口,如今还开上了退休金。

迫害发生后,我心里很苦,很难过,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怎么会遭到迫害呢?这世道怎么反过来了?我一定要为师父讨回公道。我逢人便讲大法的冤屈,自己修炼大法后的变化。《九评》出来后,师父让大法弟子劝三退救人,我就听师父话,利用各种方式救人,好多亲朋好友都退出邪党组织,认同大法好。

三、善待丈夫,再闯难关

后来两个儿子都先后成了家,我想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可二零一二年初突然传来丈夫得脑出血住院、生命垂危的消息,是我们当地派出所通知我的,因为我一直不同意离婚,法律上我和丈夫还是夫妻关系。当时我想不管丈夫过去对我怎样,现在他得了重病,那个女人嫌弃他、不管他,我就应该照顾他,因为我是修炼人,师父要我做好人,对谁都得好,何况我的亲人。

我坐火车去了外地医院,照顾重病的丈夫,共呆了十八天,正好讲真相救了十八个有缘人,其中有医生和护士。

十八天后把丈夫接回家照顾,八个月的时间丈夫生活不能自理,我细心的照料,给他听师父讲法,渐渐的丈夫能翻身了,能动了,我就用轮椅推着丈夫出去散心,并跟有缘人讲真相,别人都知道我家的情况,对我丈夫说:“你得感谢大法呀!”就连当地派出所所长见到我都竖起大拇指说:“你做的很到位!很到位!”

就在我照顾病中的丈夫期间,家中又出大事。两个儿子先后离婚,二媳妇有外遇,三媳妇脾气暴躁,总动手打儿子,我多次给他俩讲真相,他们都不信,也可能与大法无缘吧。我劝两个儿子别离婚,成个家不容易,能过就凑合过吧,但两个儿子都不听我的。我就想,怎么什么事都让我碰上了,这又是考验我对儿子的情能不能放下。我是修炼人,不能让这些事把我拖下去,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照样学法、炼功、讲真相救人。丈夫在我的照料下活了一年零两个月,安静的去世了。

师父帮我善解了我和丈夫这一世和历史上的恩怨,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根本走不过来。

四、听师父话,配合整体多救人

我现在每天都活的很充实、很快乐,好象没有什么能挡住我修炼。师父一再要我们“修炼如初”[1],我就应该去掉人心,去掉名利情,全身心的跟上师父正法進程。修炼不分年龄大小,不分文化高低,师父就要我们的一颗心。

我早晨炼功学法,吃完早饭就出去找有缘人讲真相,几乎天天如此。为了配合整体,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有时去村屯刚回来,第二天又马上去外地参加法会,根本不把自己当作七十岁的人,每天都很忙。只要是师父说的,我们就必须毫无理由的马上去做,决不能打折扣。

师父要我们找回昔日同修,我就不管春夏秋冬,不管什么天气,有时坐火车、有时坐汽车、有时搭方便车,有时步行几里路,去找掉队的昔日同修。给他们讲师父为了我们能得大法,承受了无数的苦难,给我们消去了生生世世的业力。师父流血流汗就是为了我们能得法回家啊。我还给他们讲正法的進程,讲我们不是一般人,都是不同天体的王,都是有使命的。有的同修家去一次、两次,有的反复好几次,我耐心的一次次给同修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地区有不少昔日同修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

我家住在公路边上,离汽车站不远,经常有许多人等车,还有开车到我门口问路的、喝水的,还有在我家门前施工的等等,所有这些都是有缘人,都是我救度的对像。有时我给他们水喝,有时给他们吃冰棍儿,给他们劳动工具使用,凡是我遇到的人,几句话就退出了邪党组织。

每逢集市,我都早早准备好,去那里寻找有缘人,顺着常人的执着讲,见到年岁大的就夸他(她)长的真年轻;见到年轻人,就夸他们长的真好看、有福气;见到有害怕的,我就告诉他我儿子是军官也得抹去兽印才能保平安。就这样,每个集市下来少则劝退六、七人,多则退十几人。

我无论走到哪真相就讲到哪里。有时在火车站、汽车站、在路上,只要我见到有缘人,我就抓住机会讲真相,绝大多数都退出了邪恶组织。我一般都在世人做完三退后都要嘱咐一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千万别做反对大法的事。”

我已经是七十岁的人,但别人都说我不像,我的头发有白发,我就染黑了,不是为了美,就是看上去更年轻些,出门讲真相我都是穿的整洁一些,把平时不穿的好衣服拿出来穿,为的就是证实大法,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