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的修炼经历

更新: 2017年03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女儿净莲七岁了,是一名大法小弟子。

我家原来只我一人修炼,净莲的出生就在证实大法。因我曾被确诊右侧乳房得乳腺癌,整个右侧乳房烂空脱掉,谁都认为我活不了了,通过学法修炼,整个右侧乳房又从新长出来了,这时小净莲出生了,而且见孩子正常吃奶,周围的人才确信我是真的好了。我经常给她听法,没事经常看《洪吟》,现在她能背下来五、六十首。我一直没给她吃过药打过针,小小年纪竟也闯过很多次大关。她的承受力很大,坚信师父坚信法的信心,让身边的同修看到经常说,我最佩服净莲了,有时连大人都赶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小弟子。

净莲从小开始就特别知道尊敬师父,有水果总是先拿到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吃,还经常给师父上香磕头,无论在哪看见师父的像马上叫着师父,然后就双手合十跪那磕头。大法书也从不乱动,看书就洗手。经常和我讲在学校小朋友欺负她也不和小朋友一样,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虽还没正式上一年级,现在只是学前班,但因经常学法,《转法轮》中只有很少的字不认识,而且修大法开智开慧,她特别聪明,幼儿园的老师经常管她叫天才,并且经常当着别的家长夸她。

我有一次见老师和别人都这么夸净莲,回家后就把唐诗的书拿来叫她背,没想到她从头背到尾,几乎一字不差,连作者名字都记的很清楚。我也很惊讶,四岁的孩子有这么好的记性,我都从来不知道,我也从来没教过她,我只教她学法了。每次老师和我夸她时,我就趁机和老师讲真相,告诉她净莲是因学大法才这么聪明的。

因是生活在农村,村里四、五、六岁的孩子都在一起玩,净莲四岁一上学不几天就当上了班长。她经常和小朋友讲大法好,有时故意把小朋友带回家让我讲真相。记得一次她把小朋友带回家边讲真相边找来一个护身符说:你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我身体多好,从没吃过药打过针,那个小朋友也说可不是嘛,我妈妈也常说你呢,一面答应着一面说这个护身符的颜色不太好,她说:“要不把我这个给你吧。看你这个多好看哪,我都给你留了很长时间了,因为咱俩好我才给你的,要是别人我还舍不得哪。”那个小朋友一听就高兴的戴上了。

净莲很小就知道自己看书。记的有一次我在那干活,她自己在认真的读《洪吟》,有不认识的字就老问我,我就烦了,她一看就把书一放说:“我不学了,将来我要是修不上去就怨你。”我一愣,就说:“凭什么怨我?”她说:“我想学法我还不认识字,问你你还不愿意,你说我这法怎么学吧?”我一听是这个道理,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跟她一起学法。她学法很认真,有时拿书的小手都攥出了汗,一点不敢走神,怕跟不上行。

净莲闯病业关

净莲从一出生开始师父就管她,一岁时有一次哭闹,她爸爸不修炼就给她吃药,没等吃手一抖就掉在地上,因药粒小找不到也就算了。还有一次,她哭不停,她爸爸非要抱她去医院看病,而且开了许多中药熬,熬好后刚要吃,有同修找有事,因女儿才一个多月只得由他爸爸抱着去,结果把药丢在了出租车,回家后我对丈夫说药丢了可能是不该吃,丈夫不信说我还有呢我再熬,他费了半天的劲熬好后,净莲醒来就去拿药给她喝,谁知一拿杯,杯底一下子掉了,药全撒了,丈夫气得直蹦,后来也想可能是师父在管不让吃,药也没了,结果净莲也好了。还有一次,净莲还不会说话,但他爸爸强行给她喂药时,她假装吃了,等她爸爸走后就一歪脖吐了出来,我赶紧偷着擦掉。有一次她爸爸还没等走她就吐出来了,叫他爸爸看见了,她爸爸说:“啊你每次就是这样糊弄我的,你玩我呢。”

到了两岁时,女儿开始懂事就自己闯病业关。因丈夫不修炼老怕孩子发烧烧坏了,便经常和我因孩子吃药的事大吵。有很多次因净莲高烧烧的太严重而且一连几天了,也不吃不喝我心里也没底了,丈夫就强行抱去医院打针,结果净莲出乎意料的拼命抵制,坚决不打针,任凭他爸爸怎么哄骗都不好使,什么好吃的也不要,他爸爸强行按着往头上扎完点滴后,她就大哭大闹,不停的喊叫着“我不打针”,拼命挣扎,并且叫我“妈妈我不打针!”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她在说“妈妈你明知打针不好,你自己都不打还给我打!”两瓶一共打了三个多小时,净莲就不停的哭闹了三个多小时,外面下着小雨,我和她爸爸也得抱着在外面走,实在没办法就用两腿夹着她在地上打着滚打针,嗓子都喊哑了,她一直抵制到最后。

第二天我劝丈夫不要给净莲打针了,丈夫坚决不听,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今天净莲不会那么闹了,没想到闹的更厉害,他爸爸使什么招都不好使,净莲就是不吃那一套,坚决不打针,哭的旁边的人都说话了:“这孩子要没大毛病就别给打针了,哪有这么哭的,病不坏这哭不也哭坏了吗?”医生也说没见过这样的孩子。丈夫这一次是真的见识了净莲的厉害,跺着脚喊着:“小崽子,你给我记住,我这辈子再也不给你打针了。”

净莲闯过了打针这一关,通过听师尊的讲法不两天就好了。丈夫从此不再动给她打针的念头,有时发烧通过听法几天也就过去了。

我经常用摩托车驮着她到周围讲真相。她每次难受时她爸爸赶紧拿钱让我带着她到街上去讲真相,回来每次都好了。记得有一次净莲又不舒服了,几天不吃饭了,我领着她在百货大楼溜达,并不断的叫她喊“法轮大法好”,她总是有气无力的小声说,我不断的叫她大点声、大点声,结果她突然大声的喊起来“法轮大法好”,我真是吓了一跳,商场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朝我们这边看。经常是我骑车驮她边走她边在后面喊“法轮大法好”或唱大法弟子的歌。

在净莲三、四岁时有一次发高烧,烧的很厉害都好几天了,而且越来越严重,还浑身长满了米粒大的小疙瘩,连脸上头皮都是,净莲难受的直流泪,她爸爸这回急了,和我大吵,买了退烧药非要给她吃,大有想要和我干一仗的架子,我这时只得坐在床上发正念,丈夫开始哄净莲,买各种好吃的给她,让她把药吃下,可是不管怎么哄净莲就是不吃药,丈夫急了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就大声骂她,并且问她是谁不让她吃药的?她说是我自己不吃的,问她为啥不吃,她说这不是病,是业力出来了,如果吃药压進去将来不还得出来吗?她爸问是谁说的?她说是我自己说的。她爸说:“不吃药你就别哭。”她说:“我疼,你还不让我哭哇!”丈夫本想冲我来,见女儿这么说没办法,就强行给她灌,女儿是坚决不吃,灌進去就吐出来。两人连喊带叫的,药也没吃成,丈夫无奈去给她买奶去了。一场暴风雨过去了。

我深深的感到修炼的严肃,真是修炼谁也代替不了,连我这个当母亲的也帮不上忙,必须得自己扎扎实实的达到标准才行。女儿这时走到我身边说:“妈妈,我爸爸气坏了,给我买奶去了,妈你发正念真好使,我现在不疼了,明天你再给我发一次我就好了。”我说:“是你自己正念强,师父就帮你了。”第二天我记的她的话又帮她发一次正念,她果然不再烧了,也不那么难受了。但身上的疙瘩开始干裂、发痒,我见她实在难受时就用温水给她泡,然后问她好点了吗,她说好了。到了第三天我又问她好点了吗?谁知她立即大声说:“什么叫好点了?我好了。”我看到她并没变化的腿,一下子悟到说:“对,你是好了。”不两天她真的好了,但全身都脱去一层皮。我曾有四次实在挺不住了,女儿太严重了,一次她拉肚都脱水了。还有一次,牙床肿,她说:“妈妈我牙没了。”我一看牙床肿的比牙都高。还有一次整个小手指烂的化脓了,我要领着她去医院,她自己是坚决不去,就说她没事,有师父管她。

结果通过学法、听法、发正念,最后都好了。周围的人都一次次亲眼看见了大法创造的奇迹,我的大女儿从七岁到二十一岁也没吃过药打过针,身体特别好。有的人说你不服不行,人家真好了,信大法,两个孩子都百毒不侵了。

丈夫见女儿一次次坚信大法竟真的都好了,也相信了大法的神奇,并经常和别人讲,不少人都来要护身符回家给孩子戴。有的家长还叫孩子在假期来我家学法。

净莲特别愿意做讲真相救人的事,她从小只要我一说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她从来都让我去,没有一次不让的,有时她爸不高兴就说,你走孩子谁看?净莲马上说,我自己玩,不用你看,她爸说那你就自己玩吧。

我经常领她出去讲真相,她特别聪明总是给我创造机会。我们出去贴不粘胶我就抱着她贴更高一些,打语音电话我俩一人听一个耳机,边发着正念,有的没听完就挂了,她就很失望,而有的听完了,她脸上就露出欣慰的笑容。记得她刚刚六岁的正月十五晚上,利用看灯的机会,和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去街上发神韵晚会光盘,那天真是人山人海,当我和别人介绍晚会时,别人正在犹豫,没想到净莲竟也在旁边帮着稚嫩的说:“阿姨,你看看吧,可好了。”那人一听就笑了,说:“这小孩还知道说让看看哪,行,听你的阿姨就看看,谢谢你了。”那天还下着雪,天很冷,我竟忘了,一直领她在外面发了几个小时光盘,和同修借着灯光我突然看到净莲的脸上有一个鸡蛋大的白圈,我一下子惊叫起来:“哎呀,净莲你的脸咋了?”小净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猜到她的脸有问题不正常了。她的正念特别强,悟性也好,马上安慰我大声严厉的说:“没事呀,修炼人有师父管怕啥的。”我一听马上清醒过来说:“对,修炼人有师父管没事、没事。”我把她领到家,那个白圈越来越大。到家后才知是冻的。脸开始发烧通红,我赶紧求师父,并帮她发正念,给她听法,第二天就好了,但我特别佩服她在关难来时的正念。

女儿今年七岁了,风风雨雨的也过了好多关,我有时把握不好的事情就和她商量,她也经常会站在法上和我交流,并提醒我。我有一次把握不住心性和她爸吵架,她偷着劝我说:“妈妈你是修炼人,爸爸是常人,你别和他一样的。”

去年我因把握不好,把她修炼的姥姥送進医院,净莲对我说:“妈妈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再怎么说姥姥也是个修炼人,是你尽力了,你帮不了可以去找别的同修来帮忙啊,你也不应该把她送到医院里去呀。”我听了很惭愧。她姥姥来我家,净莲竟然劝起她姥姥来,说:“姥姥啊,你都修这么多年了,你是一个老大法弟子呀,你现在还老打针,你已经掉在沟里了,你得赶快爬起来呀。”她姥姥说:“我咋爬呀?”“你就悟呗!”“我咋悟呢?”“你看书,看看书上是咋写的,悟不明白就去问问别人,师父咋说的就咋做呗。”我在旁边也在看净莲咋回答。心里暗暗佩服她说的对。

净莲和我去做讲真相的事从来不跟他爸爸说,怕他爸爸担心,以后不让我带她了,白天怎么讲他爸爸不管,就是不让晚上出去。前几天我们借着上街玩的机会领她出去发放真相光盘,结果回来太晚了,他爸爸担心,不知去哪了,就到处找。我们一進屋,就和我们大喊大叫:“去哪了?”净莲就说:“你喊什么?我和妈妈上街了。”“上街去这长时间?”“啊,我们溜达溜达就黑天了,再说了,你从来都不领我去玩,妈妈领我你还不让?”他爸爸说:“我不是不让,你们早点回来呀。”就这样一场风波过去了,女儿到我屋来偷着说:“不能让爸爸知道,以后他该不让我去了。”

净莲从小到现在一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长大,我在净莲两、三岁时就曾经问过她:“你修炼应该感谢谁?”她笑着说:“我第一应该感谢师父,第二感谢妈妈,第三感谢爸爸。”我暗暗佩服两三岁的孩子能有这样的悟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