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有师护 被绑架当天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十几年来,经历了风风雨雨,在大陆这样邪恶的环境走过来了。我多次被邪党绑架,遭受了洗脑班两次、看守所三次的迫害。在那种恐怖的洗脑中,我没有倒下,相反使我修炼的决心更加坚定,信师信法更不动摇。

我就讲讲二零一三年夏天发生的一件事吧。

我经常和同修在本县县城(离家近)或周围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时间长了,有时一问人家说早退了。后来听说比较远的农村集市上做的少,就打算到一个农村的集市上去讲真相,同修说路不熟,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没问题。那儿正因为没人做才需要我们去,那的有缘人也在等得救啊。

七月八日那天该村赶集,我准备了一大书包的真相资料和丈夫(不修炼但非常支持大法)骑电三轮就去了。到了那儿,看到赶集的乡亲还不少,我就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讲,一个人一个人的劝,大家都抢着要三退、要资料。据一当地人说:以前没见炼法轮功的来过,我丈夫记名字,写都写不过来,一会就退了三十多人。我正讲得上劲,有个摆摊明真相的给我使个眼色,我一抬头,警车到跟前了。原来有不明真相的人给举报了,当时我心里很坦然,因为多次跟警察打交道了。就想:警察既然来了,就是跟他们讲真相的机缘到了。在派出所,他们把我和丈夫分开关押审讯。

在我丈夫被非法关押的屋中,警察问:她炼法轮功你为什么不制止?丈夫说:你既然问,我就给你证实一下吧。于是说:过去我家矛盾重重。该警察打断丈夫的话:没问你这个。丈夫说:我是围绕你的话题在说。我们家夫妻间、婆媳间整天打闹,矛盾到了崩溃的地步,经多少人调解无效。她自从炼了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做事,各方矛盾自然就化解了,从此家庭和睦,夫妻、婆媳相敬互帮,日子越过越好,你说我凭什么制止她炼呢?我可不想再过那整天吵架的日子。

非法审问我时,问:你的东西(真相宝扇和真相资料小册子)哪来的?我说:不能告诉你,我说了你们去抓他们,你们又多造业,这对你们不好。然后我就讲: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教人修‘真善忍’,处处与人为善,为别人着想,在社会、在家庭都做一个好人,这样的功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何罪之有?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的犯罪、犯天法。一个警察说:你别给我洗脑?我说:我是种庄稼的大老粗,不会给人洗脑,我是在给你们讲真相,你们明白了大法真相,明白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才有未来啊。你们年轻人没有历史经验,我让你们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从“文革”开始到“文革”结束,那些文革积极分子都被清算,严重的被处决。再说近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骨干薄熙来、王立军都遭报应了吧,你们的职务地位比得上他们吗?咱们县也有几十人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结果遭报了。历史教训太深刻了。今天我们碰到一起也是缘份,我要不给你们讲真相就等于见死不救。最后我又讲:小伙子们,你们太年轻,做事没有后顾之忧,所以邪党才利用你们,“党叫干啥就干啥”,被清算时,他们摇身一变没事了,你们就成了他们的替罪羊,我看你们无知的在毁自己,太可怜了。也许明白那面起作用了,他们无言以对。

上午,丈夫回家了,他们不放我。我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原来最近一段时间讲真相很顺利,起来欢喜心,有时也不注意安全了,有时忙起来学法不入心等等,我发正念一个个清除。下午他们送我到地区看守所,我一路求师父、发正念:我不能進去,还有很多众生需要救度,我有漏也不许邪恶迫害,我有师父管,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去留就交给师父了。

到地区医院体检,血压高,本来我这么多年修炼,身体早无病一身轻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演化的,不让我進去。他们不死心,依然送看守所,到了那儿,看守所又给我量了血压,还是高,人家不收。去的警察去托关系找熟人,门口的所长就是坚持不收,说: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这样的人出了事我们承担不起。无奈,警察只好拉我回去,他们非常尴尬,一人气急败坏的说:没人举报,我们才不管呢。下午六点到公安局,人们都下班了,他们请示后给我们村村委会打电话,叫来村干部把我接回家。

回到家中,我激动的掉下眼泪,合十谢师尊。我修的不好,才让邪恶钻了空子,师父仍然呵护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悟的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