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要找的“灵丹妙药”

更新: 2017年07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十八年了,深深地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大法给予我的太多太多了。走上修炼这条路,这是我一生最正确的选择!在修炼中的感悟很多很多,用尽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局限于能力的表达,现摘取几例与大家分享。

一、遇大法脱苦海,百病皆消

我从小体弱多病,结婚后因做人工流产,患上了较严重的妇科病,长期腹痛、腰疼,不能用力,严重时行走、站立都困难,连喝水的暖壶都拎不起来。中医、西医、针灸、偏方都用过,效果都不好。医生也说,该病顽固不太好治。因久治不愈,体质越来越差,毛病越来越多,后又患了低血压、心脏病、结肠炎、胃炎、肾炎、神经衰弱等病,长期失眠,身体极度虚弱,生活基本不能自理。整天泪水洗面,苦不堪言。为了治病,家人带着我四处求医问药,长年住院、治疗。非但疗效不佳,而且药物的副作用越来越大,一吃药就胃疼胃胀,饭吃不下,还拉肚子。一九八六年,作为中国中医研究院的研究课题,我住院治疗半年多,效果仍不理想。从此,我对医治失去了信心。为了活下去,我又走上了练气功的路。

我练过好多种气功,还专程到外地找气功师调治近一年。刚开始感到病情有所缓解,以后效果就不明显了。稍有劳累,病情就加重,再后来又增加了新毛病,又住進了医院。所有的办法都用过了,我也绝望了,天底下没有能治我的病的灵丹妙药。我再也无法忍受病痛的折磨了,我也不忍再让家人为我操劳了,我想到了轻生,想彻底解脱。

就在这个期间,一九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在北京国贸大厦开办了,邻居告诉我博览会上有一个气功师非常厉害,很多病不用动手,看一看就能好,让我也去试一试。我将信将疑的去了国贸大厦。那里有全国各地的许多气功师、名医等都设置了摊位展示各自的能力。但大部份展位稀稀疏疏的没多少人,只有一个展位人多的排着好几行队,在大厅里非常显目。我过去一打听,说是法轮功,治病效果很好。我也就跟在后面排上队。一会儿听见前面的人说,今天的号已经挂满了,只能挂明天的号了。当时我心里想,有名的气功师我也见多了,估计都差不多,明天还得来一趟,挺累的,索性放弃算了。忽又听人说还有气功师带功报告的票呢,我就买了一张,参加了法轮功师父的带功报告。

在报告会上,师父讲的内容和我过去听过的气功师讲的完全不一样。师父讲了:“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1]也就是说,在生命的轮回中,人生生世世都在造业,是自己的业力促成了自己下一世,这一世的困难、痛苦、魔难、缺钱、多病都是业力所致。师父讲:“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1]师父又告诉我们:“气功就是修炼”[1]。师父说:“为什么有人长期练功就不好病呢?气功是修炼,是超常的东西,不是常人中的体操,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1]师父的话,句句震撼我的心。会上师父还为全体参会人员整体调整了身体。短短两个小时,我感到自己身心变化很大,平常坐两小时我会吃不消的,而那天不仅没觉的时间长,还特别有精神,而且思想观念也发生了质的变化。过去我一直认为上天对我不公平,现在我明白了自己今生的多灾多难,正是在偿还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师父讲的太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灵丹妙药”。

但是,当时对大法的认识还是很肤浅。由于治病心切悟性差,从报告会出来,我还追着师父让师父再给我调整身体(每当想起这些,我就觉得脸红),师父说:“你不是挺好的了吗?你去天津参加学习班吧。”就这样,我随即参加了在天津举办的为期八天的法轮功学习班,亲耳聆听了师父讲法。

师父讲:“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1]“可能大家听到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1]

在学习班上,师父为我彻底净化了身体。从此,我再没去过医院、吃过药,没请过病假。我和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真是师恩无量,穷尽语难颂啊。

二、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保护着弟子

第一例:

我家住在二楼,窗户上没安装防护栏。二零零六年夏天的一个夜里,丈夫在单位值班不在家,只有我和女儿在屋里睡觉。凌晨两点多钟,正睡的深沉的时候,我耳边突然响起了电话铃声,朦胧中想是谁大半夜的打电话呢,接着就睡过去了。过一会儿,电话铃又响起来了,这一次我就醒过来了,看看身边的女儿正在熟睡,心想是哪里来的铃声?是我在做梦吗?可是声音那么清晰。不管怎样吧,既然醒了就去趟卫生间吧(平常夜里我不起夜)就在我起床时,隐隐约约看到窗帘似乎在动,心想,可能是外边刮风吧,我下意识的向窗户走去,就在我掀起窗帘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白色半袖衬衣的男人脚踩在我家窗户框上,正在低头往我房间里钻。我掀窗帘把他吓了一跳,他连滚带跳下了楼,从院子后门翻铁门跑了。这声音把女儿惊醒了,我告诉她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说是师父保护了我们,女儿连声说:我信,我信!

这件事情当时并没有害怕,过后想起来,越想越后怕。假如当时我先去了卫生间,假如当时我晚一秒钟过去,他就進来了。当时房间里只有我和女儿睡觉,防盗门还锁着,深更半夜進来一个男人,会发生什么事情,后果真不敢想象。是师父救了我们。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热泪盈眶。师父啊,您为弟子操了多少心,在弟子现有的层次中是很难想象的。

第二例:

在我修炼大法不久,我的弟弟看到我的身体变化,也看了大法的书,觉的很好,于是与弟媳也一同走進大法中修炼,俩人分别患有的关节炎、类风湿关节炎,很快不治而愈。

不久在一次出车途中,与一卡车司机同行至××城市一路段时,卡车在前,小弟在后,因是半夜,有点犯困,迷糊的一瞬间,忽然发现车前一障碍物来不及躲避,慌忙中连人带车坠入五层楼房高的深沟中。小弟从车内爬出后第一意识就是给单位打电话,转告老板出事了,再想说别的已断线了,事后才得知这里是盲区,平时也没有讯号。前行的卡车司机发现后面同行的小弟没跟上来,便返了回来,这时小弟已从沟中回到了路面。于是俩人乘坐卡车走了约二十公里找到了一电话亭,联系了老板处理相关事宜,返回单位后,因小弟满头都是玻璃碴,同事们很担心非要让小弟去医院检查,结果全身无伤痕,处理头上的玻璃碴时,掉了很多头发,但没一小块玻璃碴伤着头皮,虚惊一场。而他所开的那辆高级车基本报废。

小弟的经历验证了师父讲的:“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真是佛法无边,神威超千古啊!

第三例:

二零零三年夏季的一天,我骑自行车上班,走在半路,突然迎面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男青年,他车速飞快,我来不及躲闪,直接撞上我,把我的车向后转了大半圈倒下,我被甩出去背朝下倒在马路上,当时感觉背部好象断裂了,不能正常呼吸,但神志清醒,心里想“师父救我”。当时围观的人很多,有人往起扶我,有的抓住撞我的人,说要让他送我去医院,我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像是一个外地民工,他也吓坏了,脸上头上都是汗,当时我还不能说话,用手示意把他放走。这些人开始指责我:“把你撞的那么厉害,你把他放走,你怎么办呀,最起码得让他带你去医院呀!”稍微缓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好多了,我告诉在场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身体很快就会恢复,不会有问题。再说,这个小伙子好像是个外地人,出门在外也不容易,就让他走吧。人们带着赞成或不解的表情慢慢散开了。

有一个人搬着一个凳子走过来,让我坐下,他说:他是附近修车的,他看见撞我的全过程,撞的挺厉害的,你怎么能让他走呢,最起码得让他带你去医院呀,现在撞出什么毛病,将来有什么后遗症,你得让他管你呀,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我说:“我修炼的是法轮大法,是超常的佛家功法,绝对不会有问题。我们师父教导我们修炼的人必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什么事都要先为别人考虑,要宽容、善待遇到的所有的人。”他说:“你真是个好人。”但又不解的问我,你说的法轮功是不是电视上说的那个烧人、砍人的功?我说:大哥,你被欺骗了,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是江泽民出于妒忌和政治目地,指使罗干等一些追随他的人,诋毁、抹黑法轮功、欺骗世人的造假宣传。我说,你看我会杀人吗?他说,不会,不会,你是少有的好人,法轮功太好了,能教育出你这样的好人来。共产党的官太坏了,贪污腐败,做坏事,就会欺骗老百姓。然后,他主动帮我修好撞坏了的车,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不要钱,我今天白给你修,我说,非常感谢你帮助我,我们修炼的人决不占人的便宜,钱我一定要付的。他说,我要给别人修,就是三十元,那你就给我二十五元吧。我说,那我就给你四十元吧,多的部份作为我对你的感谢。然后,我就骑自行车上班去了。一路上,撞车后的不适渐渐消失,我知道又是师父为我化解了。

第四例:

刘大妈现已年过八旬,自幼家境贫寒,因出生于农村,受男尊女卑的世俗影响,孩童时就涉入了家务和农田活儿的劳作,根本没有机会上学读书。因劳累成疾,不到三十岁就百病缠身,吃药打针已成了家常便饭,拖累了全家人。直到大法洪传,他的几个孩子相继得法,走入修炼,老人家也跟着炼了起来,身体反应十分强烈,常常浑身发热,但因不识字不能看书学法,心急如焚。心里默默祈求师父加持,她也要学法。结果,在夜间睡梦中,常常感觉金光闪闪的大字在她眼前闪现。醒来方便时,家中关着灯,但一睁眼家里红光一片,墙上、地上就象电视飞播字幕一样,全是金色大字。渐渐的老人学法的欲望越来越强,一天打开《转法轮》一书,先是让孩子们陪读,三个月后,老人学会了第一讲,之后能够通读《转法轮》,再后来所有大法的书籍包括新经文都能通读,并能领会其内涵,通过学法炼功修心,老人早已告别了打针服药,身心发生了彻底改观。

与刘大妈相邻的还有一位王大妈,现已年近九旬,在她的儿孙学法受益后,也跟着修炼起来,也是没读过书,却能通读大法的所有书籍,包括周刊、周报。老人家的身体也发生了质的变化,还来了例假。三件事照做不误。

大法福泽于每一位信仰者的无比美好道不尽,说不完。真是谁信谁悟谁得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