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安锅事件始末的反思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前后,在大连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操纵下,大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主要和中山区公安分局及辖区派出所、金州新区公安分局及辖区派出所,与街道、社区人员,采用暴力、欺骗的手段,绑架了大连市区、金州新区、旅顺口区、瓦房店市及长海县近八十位法轮功学员,导致一名同修被迫害致死,一名同修被迫害致残。仅仅是因为他们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卫星接收器(俗称“安锅”)。

在大连地区七月六日安装新唐人的同修被迫害两周年的时候,我们想把这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写出来,以供同修借鉴。

一、电话监控的内外因素

本次事件的起因是安装新唐人接收器的同修电话被监听,导致同修同时被迫害。

其主要原因就是电话问题。在安装的初期,大家还是能够谨慎对待,大部份时候还是通过一些安全渠道联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地区安装数量突增,这个时候就有些把握不住了,表面上为了节省时间,就直接進行手机与手机以至于座机对打。

如果当时能稳健的把安锅同修及时分开,自己進货,自己安装、走遍地开花之路则是符合法的。

再一个是如果把每一个与整体没有联系的同修,在安装过程中与同修進行交流,或与当地协调同修联系上,使散落的同修归正到当地的整体当中,也不会促成这种局面。

在安装新唐人的过程中,牵头同修没有真正为同修的安全负责,不理智、干事心、轰轰烈烈的心、证实自我、求名的心、利益之心、嫌麻烦的心、欢喜心、显示心、指责同修、强制、当官的心、妒嫉心、骄傲,使得安装同修个人在实修过程中达不到法所要求的标准。

二、可怕的间隔和向外看及不吱声

A同修是我们地区(周边地区)推广安装新唐人最早的同修,也是我们地区推广新唐人项目的协调同修,也是主导有偿收费的。B同修是后来参与安装新唐人的,由A同修教的技术,后来两人因为有分歧分开了(这位同修是主导义务安装,只收取成本)。A同修是当地的主要协调同修,这些年也一直是安装有偿收费的做法。B同修当时也和几个同修一起配合安装新唐人,他们坚持只收取成本,同修就产生了疑惑,怎么安装的价格差别这么大呢?当时我们也看到这个问题了,也多次找同修交流,希望大家能够达成统一,不要有间隔,双方同修都坚持自己的意见。

在这里还有同修的间隔问题,我们的区域有一段时间忙不过来,就请几位同修和B同修来装。等到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等到分手的时候C同修说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大家坐一坐吧,就找一家小吃部,C同修从安装的利润中拿出几十元钱请大家吃顿饭。等到一个星期以后,很多同修都找C同修说:B同修到处说你坏话,公款吃喝、还到外地交流时说你……。C同修当时碍于面子,从安装费中拿钱请同修吃饭,被同修说,C同修当时的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不平衡的心等都出来了。此事也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加剧了间隔。

在这个问题上大家互相之间对同修的怨依然存在。当看到同修证实自我的东西那么强烈,恰恰不是反衬出来我们自己的这方面问题也很严重吗?错过了一次提高的好机会。

三、在赞扬声中迷失

当时那个大的天象变化下、我们地区又有多年的安装新唐人的经历,以及很有能力的推广同修的加盟,使我地区新唐人的推广很快的就打开了局面,过程中世人得救度的效果非常显著,以及相对稳定的售后服务,良好的口碑,在同修中口耳相传,使新唐人的安装出现了良性循环。

当同修看到我们地区新唐人的推广打开了局面以后,同修对我们是认可的,这个过程中我们听到了越来越多的赞扬声,当时没有意识到这种赞扬声对我们有多危险,这应该说对我们每个安装小组的成员来讲都是一个严肃的考验。当时对于同修提出的问题是很难听進去了。

四、挪用大法资源

迫害得以发生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自己脱离了法,去干事了,和实修脱节。每次遇到的问题,都没有真正的去修。该修去的执著心都没有及时修去,使问题积累的越来越多,最后形成了巨难。

还有在钱的问题上出了问题,比如修车的过程中挪用了大法的资金。现在才认识到,修炼有多么严肃,做证实法的项目,对我们的实修要求是很严格的。

转眼两年过去了,在这过程中的坎坎坷坷真的应该引起我们重视了,因为修炼绝不是儿戏,就是严肃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