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讲真相的项目中修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最近,苗栗地区有愈来愈多年纪较长的同修加入了网上讲真相的项目,每个星期专程搭火车,冒着艳阳,步行好长一段路,不远千里的到点上学习技术,觉得很触动!常人花钱买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多半是为了跟上潮流、满足欲望,而大法弟子突破年纪、经济、距离……种种困难,就是为了救人!身在其中,向内找,我渐渐的修去几多人心执着。

在第一次前往台中基地学习网上讲真相技术之前,我身体出现了病业假相。当时原本要临时取消行程,但是同修妈妈告诉我,我必须走这一趟,邪恶愈干扰,愈代表这件事的重要性和必须性。我很谢谢师父的安排以及同修妈妈的交流,庆幸自己那一天没有放弃机会,现在才能有机会运用自己对电脑的基本认识,协助同修,提供相关的技术支持。

透过网上讲真相的项目,我看到了很多自己的执着和未修去的人心。在初期,我采用先和对方交朋友套好关系,等时机成熟,再切入讲真相的策略,担心太过直接的切入真相,会把对方吓跑,所以总是聊天聊地,就是没有聊到真相,花很多时间在经营常人式的友谊,而往往在告诉对方真相,并劝三退的关键时刻,对方就把我封锁踢除了。这样的状况,让我感到很无奈,也很受伤,开始有消极的想法出现。在不断的向内找之后,察觉了自己的不正,害怕别人不能理解自己,想用情来帮助这件事,从法理中悟到,情是最不可靠的,我应该抓紧时间,正气凛然的把真相带给他。害怕曝光的是邪恶,而大法弟子就是要化被动为主动,把握一切机会,赶紧将真相带给他们。我应该要智慧的引导对方,而不是被对方的话题牵着鼻子走。

曾经因为安逸心,跟名单里的人打声招呼后,就将他们搁在一边了,想说下次再深聊吧!结果不久后,帐号被封了。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或许那些人就这么一次得救的机会,却因为自己的安逸心,把他们耽误了。其实,每一位和我接触的人,都是自己的一份责任,不能例行公事般的、马马虎虎的对待。

有一次,同修对于我解答的电脑问题不甚满意,然后当着我的面,对着另一位同修说了质疑我的话,当下同修的话直接贯穿我的脑袋,有点无奈,又有点不平,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但后来,找了找自己,原来一直以来,在做事的同时,会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努力和成果,很在乎别人肯定自己的能力,而当同修质疑我时,正好触动到了我这颗隐蔽的心,原来自己有这么重的名利之心。我悟到,救人心要纯,不管在哪一个环节,都必须抱着证实法,而非证实自己的心,才会有更大的救人力度。

初期讲真相的过程中,自己常常愈说愈来气、愈说愈激动,打字的力道也愈来愈重,就差没有跟对方打上一架。得法前,家人形容我是家里的“武则天”、小霸王。得法后,知道暴躁、没耐性这些负面情绪都是后天养成的,不是真正的自己,要排掉它、分清它。但在遇到不讲理又表现粗俗的网友时,霸道的性格又翻了出来,当考验一次又一次实实在在的摆在面前,正是提供了我一次次去掉魔性的机会。渐渐的,我开始能用理智、平和代替暴怒的魔性。

有一次,和一位表现轻浮的年轻小伙子讲真相,他说要他退党,那我能给他什么条件?起先我心里又来了气,心里想:要救你,还这么嚣张!随后,我赶紧排掉不好的思想念头,告诉他:“一个溺水的人,还向对他伸出援手的人谈什么条件?捡回的那条命就是最好的条件了。”然后,小伙子二话不说的退党了。在我的经验中,讲真相不是一场辩论赛,非要争个脸红脖子粗、谁输谁赢,唯有“善”才能把人救了。

有时候,我们会顺着自己的喜好,选择讲真相的对像,对于凶神恶煞的面孔,或是恶言相向的网友,敬而远之,有分别心。从法中明白,喜欢、不喜欢都是“情”,带着“情”做事,就无法纯净。人心的判断也说不准,总有这样的例子:表面上凶神恶煞的,最后明白了真相退了党;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说不动他。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到:“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在神的眼里看,生命是同等的,阶层是人类社会划分的。”

从师父的法中我悟到,我们挑着条件、挑着人救的背后是人心在起作用。進来的众生都是有缘的,我们只有救人的份。恶言相向的网友,至少提供了对话的机会,反而能让我们一层一层破他的壳,不断的从他障碍的地方跟他讲真相,很可能到后来就扭转了他的观念,因此而得救。

(全台向大陆讲真相学法交流会稿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