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汇区“法官”朱锡伟践踏法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徐汇区法院的法官朱锡伟,是徐汇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职人员,在长达十几年中肆意践踏法律,参与迫害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如李耀华、张轶博、张勤 、柏根娣、姚玉花 、杨亮、王超、陈平、赵丽君、黄巧琴、荣惠君、翟巧英、李美珍等人,如今又在迫害三位七十多岁老人龚乃芳、谷守先夫妇。

龚乃芳已是七十八岁的老人,十年来,她被中共当局反复绑架四、五次,中共人员没有一次出具过法律文书,她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龚乃芳的丈夫已经八十多岁,年老多病,身边没有子女照顾,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老人天天盼着老伴能早日回家。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上午,龚乃芳等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在谷守先家里一起观看二零一四年神韵晚会光碟时,被冲进来的徐汇区国保警察绑架,其中多人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龚乃芳、陈香女、谷守先面临非法庭审。

下面是朱锡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一、枉判李耀华三年半,张轶博一年半,张勤五年

在二零一零年三月,张勤被徐汇法院枉判五年,张勤当庭表示上诉。但是所谓中级人民法院没有按照所谓法律流程而是赤裸裸地“省去”了开庭走过场,直接丢给张勤一个所谓“最终裁定”。

中共为了掩盖假人权真迫害的事实,一般会给家属一个书面通知,告知所谓当事人于何年被“移押”何处。但是张勤的父母自从儿子被非法劫持以来,非但和儿子不曾谋面,当时甚至不知道儿子现在身在何处。

李耀华本有脊椎S型弯曲等多种疾病,因修炼大法,使全身病痛都消失了。但被非法关押后,现发展到坐骨神经和颈椎疾病,进食出现呕吐,血压上升到二百,心绞痛,于今年三月初被送往医院急救,她九十一岁的老父几度向公检法要求取保候审均未果。李耀华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任教的儿子张轶渊曾数次打电话给公诉人徐震辉,反映她母亲的身体状况,按现行的法律经医院检查过后,确认病情严重可允保外就医,但徐震辉却说:“医院说了不算,做决定的是我们。”

李耀华的家属也曾多次打电话给“法官”朱锡伟,得到的回应都是所谓的“依法办理”。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无罪。若依法办理,应当庭无罪释放,可执法机关执法犯法,以莫须有罪名关押迫害。

二、非法判柏根娣、姚玉花六年,上海两老太上诉被无理驳回

上海两位六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姚玉花,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被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六年半及六年,上诉于六月十八日被驳回,维持原判,所谓的“二审”没有开庭。

柏根娣、姚玉花两人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其中柏根娣曾被绑架六次,遭冤狱迫害长达十年两个月。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徐汇公安分局警察以中共开十八大为由, 阴谋在大街上再次绑架她们。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下午两点三十分,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对柏根娣、姚玉花非法开庭,临时由六庭换到七庭,法庭内外如临大敌,庭外便衣来回走动,庭内法警盘查极严,法庭号称公开审理,又以场地小为由,只允许律师与每位当事人的二位亲属入场,也就是五个人,不许别人旁听。

柏根娣生活俭朴,对人和善体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中,柏根娣被非法抓捕六次,遭冤狱迫害长达十年零两个月。其中非法劳教是一九九九年后上海市法轮功修炼者被劳教的第一起案例,起因是上海交大校方认为一些交大学生如此坚持信仰,是受了周围炼功人的影响,怀疑柏根娣动员交大学生去北京上访,因此参与策划了对柏根娣的处罚。在被非法关押上海青松女子劳教所期间,柏根娣被关小号是常事,亦曾被吊铐致昏死;一直被迫高强度劳动,很长时间内,每日劳作超过十八、十九个小时。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姚玉花早期下岗,家庭收入微薄,生活凄凉,得益于修炼的解脱。她曾有两次较好的上岗机会被人取代,她平淡地说:“谁能上岗都是件好事,都是姐妹,何必你我。”事事替他人着想,是姚玉花为人处世的一贯风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她曾进京准备去为法轮功鸣冤,同去者尚未决定是否成行,即被北京警察于居住地绑架,其后四人在警署被迫跳楼,姚玉花多根肋骨骨折、骨盆骨折、血气胸。抬回家后,又小又破的一室户中住进了两位壮小伙——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的联防队队员。两个大男人与这一家男女共居一室半年,女儿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长大……之后警察多次上门滋扰,到单位“关照”,致使姚玉花多次下岗。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为迎中共十八大,徐汇公安分局又一次设谋,在大街上非法抓捕了柏根娣与姚玉花。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柏根娣与姚玉花在一审法庭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持续九十分钟,在这种情况下,律师提议休庭,“法官”朱锡伟不允许,无需听、审,完全走了个过场。最后十分钟把她们押离刑七庭,公诉人草草补充了几个没有证人到庭的“证词”、图片、录像就算走完了程序。其中律师提问“破坏了哪条法律?”等均被朱锡伟阻止,称他“没有这个资格”。当庭非法判决柏根娣六年半;姚玉花六年。

上诉后,二审未开庭的情况下维持原判。

三、枉判王超和陈平

河北保定满城法轮功学员王超因到上海法轮功学员陈平家做客,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遭跟踪绑架;而陈平于二零一三年九月末,在上海家中遭绑架。

上海徐汇区法院本来定于四月十七日非法开庭,四月十五日,正义律师和家属亲友都购买了火车票,决定前往。亲友们有的舍去做生意赚钱的时机,有的推迟盖房子的时间,千里迢迢的想去上海见王超。有的亲属已经在驱车前往上海的途中。律师却被法院电话通知撤诉,取消开庭,律师据理力争,要求书面传达。律师和亲属又不得不退票,造成经济损失,往返周折劳顿。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在徐汇区法院开庭。当律师去见“法官”朱锡伟时,朱不屑一顾地对律师说:“你辩你的,我判我的……”

作为一个“法官”,如此嚣张枉法,其实只是充当了徐汇610系统迫害善良的一个打手,也只是被摆在台面上的一个被人利用的傀儡,可怜可耻。多行不义必自毙。

以下是主要责任人: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法官”朱锡伟
直拨电话:021-6439-1493 021-6439-1493
电话:021-6468-0966 021-6468-0966 转2405分机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188号, 邮编200030
上海市徐汇区检察院公诉科
检察官徐震辉
电话:021-6487-2222 021-6487-2222转2409分机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南丹路40号, 邮编200030
中共上海市徐汇区委
政法委书记林官良
电话:021-6487-2222 021-6487-2222 转政法委书记
上海市徐汇分局“六一零”及国保大队:
“六一零”主任:崔铁军,021-6487-5108 021-6487-5108 转分机:6000
“六一零”国保:王卫星,021-6486-8911 021-6486-8911 转分机:37219
“六一零”国保:严志麟,021-6486-8911 021-6486-8911 转分机:37214
国保大队电话:021-6486-8911 021-6486-8911 转国保处分机:37212,37215,或37217
国保:马自强、丁彩风、张姓(女)
国保处长:苏沪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