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勃利县被非法判刑的10名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五年,对法轮功学员不讲任何法律,任意抄家绑架、诬判冤判。仅勃利县就有1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二人遭受冤狱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已含冤离世;现还有4名法轮功学员正在冤狱中遭受迫害,其中张金库在呼兰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但监狱不放人。

这10名法轮功学员在勃利县本地被非法判刑的有3名,在外地被非法判刑的有7名。男性法轮功学员4人,女性法轮功学员6人,最长的被冤判7年,最短的冤判3年。

一、张桂琴,女,家庭住址勃利镇城西街铁路给水所附近。2000年7月初上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抓回,被非法劳教一年,2000年7月22日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2001年1月20日提前放回。第二次2002年4月24被伊春市美溪公安分局在佳木斯火车站绑架;2002年5月13日,伊春市美溪区检察院非法批捕;10月16日被伊春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被迫害致盆腔、坐骨部位粉碎性骨折,最后呈现骨癌症状,2006年春天让家人接回,不久去世,年龄58岁。

二、王永珍,女,63岁,家住勃利县工会楼,选煤厂退休职工。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为了澄清事实真相,不让无辜的民众受到中共谎言的毒害,2001年12月27日在林口县发资料、贴真相被林口县南山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在派出所,被三、四个年轻警察连打带踢,又坐了一宿半天老虎凳,导致尿都尿到裤子里,也没给吃东西;28日中午送到南山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亲人去看她,把钱交到她手里,被警察强行拿走,后被非法判刑4年。2002年4月13日被送往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

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洗脑,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和书籍,强制听被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报告。两名刑事犯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贴身看管。二大队副队长陶淑萍对她说,你不转化就给你送到山里去。因为王永珍不放弃信仰,家人探访也看不到。法轮功学员在这样一种压抑的环境下身心受到极度摧残。第二大队队长崔红梅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双手被绑吊在上层床的床栏杆上,仅脚尖沾地,整个体重都落在两只胳膊上,非常痛苦。也有的法轮功学员双手被倒绑在床栏杆上,也非常难受。有时也会有男警带着电棍迫害女法轮功学员。崔红梅利用刑事犯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强制灌食。警察向王永珍她老伴和儿子灌输污蔑法轮功的谎言。

在王永珍结束了四年被非法关押后,黑龙江女子监狱姓何的等人还到她家骚扰。由于王永珍被非法判刑,20多岁当出纳的儿子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工作失误,损失了六万块钱,因为母亲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当时儿子对象也不好找。王永珍老伴退休后,开饭店没有帮手,生意也赔钱。王永珍80多岁的老父亲思女心切,忧虑成疾,离开人世,最终也未见到王永珍。

三、马爱乔,女,57岁,家住勃利县城西街,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两次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判刑。2001年12月27日,她为了澄清事实真相,不让无辜的民众受到中共谎言的毒害,在林口县发资料、贴真相,被林口南山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即被警察用铁链子不分青红皂白一顿毒打,后背被打的黑紫,没有好地方,手面青紫肿起来象个大馒头。第二天被关入林口看守所,在2002年4月13日被送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判刑三年。

在监狱期间,由两名刑事犯包夹她,她的一切人身自由都被剥夺,不准学法炼功,包夹人员形影不离,包括上厕所、睡觉。每天加班加点超强度劳动,早上五点进入车间,晚上多数是十点半收工,有时要加班到半夜十二点多,她在监狱这三年里,有好多次为了狱方能按期交货,好多次干通宵。2003年11月她所在的4监区5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强行拖出去在外面冻,早上满天星星就拖出去,一直冻到晚上满天星星才让进屋,她亲眼目睹了有一名齐齐哈尔学员被冻僵硬,警察指使刑事犯把她拖进屋缓过来之后再拖出去冻,马爱乔被冻两天之后,第三天警察杨子峰、王亮用方凳猛砸她头部,把凳子都砸碎了,马爱乔头部被打伤,满地流血,缝了四针。法轮功学员黄丽萍被打昏在地,阎淑芬背部被打伤,发了疯的恶警们象野兽般的向大法修炼者们施暴。大家抱在一起,马爱乔头上的血沾满了褚力的脸,把一旁的刑事犯都吓呆了。然后将马爱乔拖入小号,双手背后用手铐紧铐住,当天晚上警察看马爱乔耷拉着头已经无力抬头,于是将马爱乔双手拿到前胸来铐上,由于流血过多,当时血淌成流,第二天马爱乔就晕迷不醒了,四天以后才苏醒过来,在小号被关押十二天,每天两顿饭,每顿饭半碗糊涂粥,狱方看她没有生命危险了,才让她回到四监区参与劳动,由于她被打的失血过多,跟刑事犯一块上工时走路腿发软,浑身无力。由于不转化,丈夫去两次不让接见。

在马爱乔被迫害的这三年,家人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当时三个孩子最小的才十一岁,孩子失去了母爱,哭喊着找妈妈,学习成绩下降,丈夫既当爹又当娘,家里一团糟。

四、宫淑莲,女,64岁,原住勃利县元明街五委五组。修炼前,宫淑莲是一个被医院判死刑的人,已瘫痪一年多了,由于治病她欠了四万多元的外债,她学大法后,身体神奇的康复,她就能靠卖水果维持生活了,本想逐步把欠款还上,没想到中共人员将宫淑莲绑架,并剥夺了她的自由。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勃利县元明街片警庞伟等经常到她家骚扰,没收她的身份证至今未还。2002年5月7日,县国保大队、元明派出所,开两台车,在白玉刚的带领下,一行八九个人,突然到宫淑莲经营的水果摊,无缘无故把她绑架到勃利县看守所,然后就对她家非法抄家,把家翻的底朝天,把宫淑莲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吓得当时就不会动了。他们虽然没翻出什么东西,但他们还是因为宫淑莲修炼法轮功非法判了她三年刑,在勃利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后,将她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当时宫淑莲家生活艰难,家有五口人,丈夫早已去世,儿子下岗无工作,也离了婚,两个上小学的十多岁的小孙女,还有八十多的老母,就靠她一个人作小买卖维持生活。宫淑莲被非法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后,她母亲受打击后很快离世,至死也没让宫淑莲回来见一面,两个孙女也无人照顾了。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恶警们首先逼她放弃修炼,宫淑莲不会写字,他们就写好转化书,逼宫淑莲签字。然后就用普通犯人监管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让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宫淑莲以前的病灶都反出来了,身体极度虚弱,血压高达220.即使这样,监狱也不放她,一直把她非法关押三年。迫害三年后,她身体虚弱没有恢复,生意也不能做了,无生活来源,无自己住房,居无定所,靠租房住。

五、孙荣孝,男,61岁,家住勃利县城西街。2002年6月14日早8点多,七台河市安全局伙同勃利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白玉刚、610闯进孙荣孝家,先抄家。他们比土匪还凶,乱翻一通,抢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两台速印机,一台誊影机,一台复印机、录音机及一些物品,然后将他妻子辛淑荣绑架走。当日6点多,在孙荣孝下班回家途中,县国保大队孙成义等又将孙荣孝绑架。2002年孙荣孝被非法判刑4年,劫持到牡丹江监狱迫害。

六、黄跃祥,男,71岁,户籍所在地:勃利县抢垦乡三兴(八家子)村,长期居住在七台河市桃山区同仁小区。2003年2月22日被七台河公安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在黑龙江牡丹江市监狱受迫害。2013年不幸在勃利县抢垦乡三兴(八家子)村离世。

七、王淑梅,女,现年46 岁,家住勃利县通天一林场。王淑梅以种植大棚蔬菜为生,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患有严重的肾炎、肾结石、胃溃疡、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其中肾炎严重,到冬天往哪儿一坐,哪儿都是湿的,因患类风湿性关节炎,所以得等到别人都穿夏装了她才能脱棉裤。学炼法轮功之后不长时间,这些病都好了,农活非常能干,家庭和睦,公公、婆婆和他们共同生活。

2008年8月4日下午,王淑梅在县畜牧局家属楼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告发,遭到勃利县新华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被非法劫持在勃利县看守所,2009年勃利县法院非法冤判她7年,执法人员自知此判决是违法行为,在非法开庭时只有6人参加,其中5人是法院的,剩下一人是受害者王淑梅本人,也没敢通知任何家人。

自从王淑梅被迫害之后,特别是被非法判刑送走后,给她老母亲打击很大,一急之下很快离世,王淑梅被劫持到冤狱后,所有的农活都落到她丈夫一人身上,70多岁的公公、婆婆整天愁眉不展,以泪洗面,悲痛万分的儿子及所有的亲人都盼着王淑梅早日回家。

八、王玉霞,女,2014年61岁,家庭住址,勃利镇新城村,后搬迁到上海女儿家,住浦东新区东建路东秀路附近。2011年11月,在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一年。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地点不详。

九、刘凤成,男,44岁。勃利县永恒乡齐心村人,2013年3月29日在依兰县警方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中被绑架,7月31日依兰县法院非法判他5年刑,先是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后转到呼兰监狱迫害。

十、张金库,男,42岁,勃利县永恒乡团结村人,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被依兰县公安局绑架,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恶警白某和杨新华(音)等多人对他进行暴打,牙被打掉,左肋被打成重伤,恶警还用“苏秦背剑”、坐刑椅四十八小时等酷刑折磨他,坐刑椅时,恶警明知道一般的人坐两个小时就受不了,竟然折磨他四十八小时。由外伤引起肺部发炎成肺结核,身体非常虚弱。四月份,看守所怕出人命承担责任,不得不同意张金库家属交一万元钱保外就医。七月十七日早上,依兰法院法官张安克带着三道岗派出所警察,闯到三道岗镇,又将张金库从家中绑架,劫持到依兰县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日非法开庭,将张金库非法判刑五年。张金库被非法关押依兰县看守所,本来就很虚弱的身体,已经二十多天水米不进,人奄奄一息,看守所怕出人命,无奈只好把张金库抬到依兰县中医院。张金库在中医院住院抢救八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被警察全天二十四小时监管,不许家人接见,警察心虚怕人知道真相。到八月二十一日,警察不顾生命垂危的张金库的死活,把不能自理的张金库强行用担架从依兰中医院三楼抬到囚车上,送到佳木斯监狱继续迫害。佳木斯监狱狱警给张金库野蛮灌食。

张金库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被转押到呼兰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在呼兰监狱,张金库生命几度垂危,一直在呼兰监狱医院被迫害。家人数次找各部门营救,呼兰监狱始终不放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