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全国迫害最严重地级市之一

——潍坊风雨十五年(2)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二)群体灭绝

以“假恶暴”为本性的中共见不得“真善忍”的光芒,掀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群体性灭绝迫害。“对法轮功可以不讲法律”、“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诸多邪恶的打压政策,导致很多善良的人们失去了生命。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地点决不局限于洗脑班,其它诸如有大法学员的各单位、各部门、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等,无论任何地方,采取任何暴力手段都以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达到群体灭绝为最终目的,无数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正信而被迫害致死。

潍坊市迫害严重程度居全国地级市之首。据不完全统计,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186人,被非法判刑182人,被非法劳教1010人。

由于在中共严重迫害和严密封锁下,实际上被迫害死亡和判刑劳教,以及被关进洗脑班和其它场所迫害人数远超上述数字,这场迫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巨大,更是无法统计。

迫害致死严重案例:

潍城区陈子秀三天就被活活打死

潍坊市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法轮功学员陈子秀,女,59岁,去北京上访的路上被绑架关押在潍城区城关街办洗脑班,2000年2月21日上午9时被活活打死。

善良、健康的陈子秀
善良、健康的陈子秀

2000年4月20日,《华尔街日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中共地方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国际广泛关注,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报道而获得该年度新闻最高奖——普利策奖。

文章描述道:“警察用沉重的塑胶警棍毒打她的小腿、脚、后腰。他们用赶牛用的刺棒猛击她的头部和颈部。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陈子秀凄惨的叫声。暴怒的地方官员逼着她赤脚在雪地里跑,要求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这个五十八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报道中据目击证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满了脓和血。她被强迫在外面的雪地里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结果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000年2月21日被迫害致死。

2月22日,陈子秀女儿张学玲和兄弟一起去辨认尸体。她看到角落放着她母亲破碎、浸满血迹的衣服。她母亲的小腿呈黑色。背部有一条鞭痕。她的牙齿被打断,耳朵青肿。陈女士的家人试图控告,但是没有律师敢接受此案。3月17日,陈子秀的尸体未经家属同意即被强行火化。4月23日,陈子秀的女儿因向《华尔街日报》叙述事实真相,而被中共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抓捕。5月1日被释放后,张学玲女士带着五岁的孩子,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用尽了所有法律渠道,想给惨死的母亲讨回一个公道。然而,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不但没有替被酷刑致死的母亲讨回公道,反而在一年后(2001年4月24日),因上访被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分局劳教三年。

潍城区北关玄成喜在政府大院被打死

玄成喜
玄成喜

法轮功学员玄成喜,男,时年61岁,潍城区北关东夏庄人。2000年10月11日,由河湾村书记魏永才等带领潍城公安局一帮人把玄成喜强行拉到了于河镇政府,受到了打手滁永生(镇政法委书记)、陈永华(镇综合办主任)、镇工作人员陈龙山、武装部部长杨某某等人的轮番拷打。其中打手王新民、滁永生把他打昏死之后泼上凉水激醒,醒过来再打。就这样把他活活打死,死时趴在满是泥水、鲜血的水泥地上。玄成喜被活活打死后,有关部门及镇政府严密封锁消息,并控制封锁了玄所在村庄,严禁群众出入泄露消息,在不通知其亲属的情况下将遗体送往火化场秘密火化。

潍坊市棉纺厂王爱娟遭看守所灌食一公斤食盐致死

王爱娟
王爱娟

王爱娟,潍坊市棉纺厂职工,时年43岁。2001年4月3日晚,王爱娟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在坊子区清池镇发真相材料时被坊子公安分局绑架。4月3日,在坊子看守所,国保大队长王全峰、看守所长李金升指使手下恶警把她们摁到地上用脚踩在太阳穴上不让动,一动就狠狠地踢她们的腰部、胸部、全身各部位,打得遍体鳞伤。又把三名法轮功学员绑在铁椅子上,一群暴徒围着她们进行侮辱、折磨、灌食。恶警李金升叫嚷:“把管子多给她们插几遍,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你们有多难受,我就有多高兴。”五天未吃饭的王爱娟被暴徒灌了一公斤食盐,次日早上才把生命垂危的王爱娟送往医院,当晚死亡。尸体已被强行解剖,“610”暴徒把她丈夫叫去看火化,她丈夫知道妻子是被迫害而死,就是不让火化,但被恶警们毒打了一顿,最后于4月8日王爱娟遗体被强行火化。火化时,警方动用了坊子区全体警察戒严封锁消息。

当局为了封锁王爱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将与王爱娟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志莲、宋洪芝劳教。

潍坊市供销储运公司老年法轮功学员曹桂芬被警车撞死

2002年4月26日晚九点,在青年路铁路桥洞南三百米处,潍坊市供销储运公司61岁的法轮功女学员曹桂芬在发真相资料的路上,被潍城区南关派出所副所长王爱之及联防队员于明春等人,驾无牌警用丰田面包车活活撞死。据目击者称:当时那个女的根本没走错路,一辆警车突然冲过来,一下子撞得她口吐鲜血。三小时后,曹桂芬在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去世。凶手王爱之等人至今逍遥法外。

寿光市李国俊惨死在洗脑班

李国俊全家合影(右:李国俊;左:孙读贤,李国俊丈夫)
李国俊全家合影(右:李国俊;左:孙读贤,李国俊丈夫)

2002年4月16日,李国俊在租住的房子里被潍坊恶警绑架,关押在潍坊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12天后,被寿光“610”劫持到寿光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2002年6月初,寿光市寿光镇镇委书记崔××到李国俊家说她现在在寿光“610”洗脑班,跟她丈夫说拿2000元钱便可放人。李国俊的丈夫信以为真,借了2000元钱给了他们等着放人。然而,让她丈夫和家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李国俊在2002年6月5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7岁。

2002年6月9日,李国俊的丈夫惊闻这一噩耗,赶到寿光市稻田镇火化场,看到李国俊的遗体遍体鳞伤,嘴角留有血迹,脚心和身上都象被电棍电过,前身和后背有一些红点点,脚心发白,惨不忍睹。

6月10日(农历4月30日)上午,寿光市的邪恶之徒胁迫李国俊的家人匆匆送葬,当时邪恶之徒心虚,后边跟着3、4辆警车,还不准亲人哭。遗体就这样在寿光市稻田镇火化场强行火化。

高密市刘淑华被迫害致死,曾在劳教所被逼吃大便致精神失常

刘淑华
刘淑华

潍坊高密刘淑华,曾被中共三次非法劳教,遭受夹手指、搓阴道、被逼吃大便、药物迫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13年1月25日含冤离世,年仅48岁。

刘淑华2001年8月在北京被恶警绑架到一个不知名的劳教所,七、八个恶人扒光她的衣服,在她整个头上缠胶带用软胶棒打头,每人端一盆凉水轮流泼了一下午,直到不省人事,再从耳朵给她注射不明药物。刘淑华的耳朵被打变形,精神失常。2008年1月,刘淑华被恶警绑架到王村劳教所,恶人不仅对她夹手指、搓阴道、暴打、罚站、不让睡觉,还逼她用洗屁股、洗脚的水刷牙、洗脸;长期不让她上厕所大小便,她常常只能把小便解在自己衣裤内任其晾干。有一次,刘淑华实在憋急了,把大便解到监室的地上,恶人姜丽霞就像疯了一样逼刘淑华吃下自己的大便,把原本逐渐恢复正常的刘淑华逼疯了,她身体不停抖动、抽泣,每天不停地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经常不吃、不喝、不睡觉。

安丘市宿宝兰被洗脑班迫害致死,抛尸河中

宿宝兰
宿宝兰

宿宝兰,女,37岁,潍坊安丘市石堆镇石人坡法轮功学员。2次进京上访,2次被劳教未收,多次被绑架、关押、遭毒打、洗脑。2001年10月被石堆镇派出所、安丘610、安丘恶警非法闯入家中,绑架到安丘610洗脑班迫害,安丘市610向家人勒索洗脑费1000元人民币,十几天后尸体出现在金塚子乡三合村的小河里,尸体被人发现打捞上来后,村里立即报了案。公安局来人照了像,检验了尸体就走了,尸体抛在河边三天后无人处理,三合村的人当作无名尸埋了。据目击者说:公安在验尸照相的时候,有一警察对另一个警察小声说是炼法轮功的。4年多过去了,她的死至今仍是一个谜。宿宝兰父亲、二妹、小妹也先后被非法劳教,母亲被逼长期流离失所。

安丘市凌河镇李秀珍被济南监狱迫害致死

李秀珍,五十多岁,安丘市凌河镇曹家斗沟村人,生前任红沙沟镇幼儿园教师。

李秀珍生前先后被中共恶警绑架19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7年,被野蛮灌食616次,遭到酷刑十几种。在这样残酷的肉体折磨下,李秀珍拒绝放弃信仰,恶警用电棍电她,她每天被毒打五六次,她绝食抗议!恶警往她鼻子里插上液化气用的管子野蛮灌食。28天不让她睡觉,在李秀珍实在睁不开眼时,恶人就用胶带粘住上下眼皮,有时还用扫帚棒支起眼皮。四、五个人轮流打她。酷刑折磨中,她依然坚持喊:法轮大法好!2009年10月上旬,李秀珍被恶警再次绑架三个多月后,被济南监狱迫害致死,遗体被强制火化。

奎文区郭萍在看守所被灌食致死,丈夫刘培东同时被重判七年

郭萍
郭萍

2001年12月29日晚,奎文区廿里堡派出所所长邱福海、副所长于云良带领多名警察翻墙入室将法轮功学员刘培东和妻子郭萍,以及暂住其家的两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关至奎文看守所进行迫害。

郭萍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野蛮灌食,当场造成严重胃出血,生命垂危。2002年5月15日晚郭萍被送入潍坊第二人民医院,抢救期间还一直被铐着手铐,多名警察把守病房。闻讯赶到的亲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病床上这个两眼黑肿、浑身浮肿、大口吐血、昏迷不醒的人就是那个健康善良的郭萍?两天后,年仅28岁风华正茂的郭萍含冤而去。

当局对郭萍的丈夫刘培东也不放过,在郭萍被迫害致死的当天,潍坊奎文区法院将刘培东重判七年并投入山东省监狱。

“寿光惨案”:李银萍遭性虐致死、王兰香被电击死亡,多人重伤

2001年6月4日,山东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发生了“寿光惨案”。当天寿光市警察在孙家集镇马家村抓捕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警察们无视街上围观群众的指责,光天化日之下,象土匪一样当众撕掉学员的衣服暴打,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送进寿光市看守所。

在山东寿光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毛德兴、寿光市公安局恶警、寿光市看守所所长、王队长等的指挥下,警察们对6位被绑在铁椅子上的法轮功学员使用橡胶棍和电棍往法轮功学员身上、腿上猛抽猛打,满口污言秽语。橡胶棍被打坏了多次,就又换上新的橡胶棍继续毒打,同时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法轮功学员被打昏迷了,他们就用凉水泼醒后再打,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持续了四个小时之久。在不到三天时间里,2人被打死,包括寿光市孙集镇马家村60岁的王兰香和潍坊市畜牧局职工37岁的李银萍,另有多人重伤。

李银萍
李银萍

其中法轮功女学员李银萍遭性虐致死(疑遭轮奸),当时李银萍被潍坊暴徒们将李银萍衣服撕光,电击全身甚至阴部,将她打得全身黑紫,打晕几次,凉水泼醒之后又用电棍电击。其中一个恶徒丧心病狂地说:“弄到屋里弄死算了,我们把你轮奸了!”李银萍被恶警轮奸发生在6月7日上午,被体罚坐了十几个小时铁椅子的法轮功学员王桂荣、刘爱琴、王兰香亲眼所见:“简直太邪恶了,以前光听说,现在亲眼目睹,恶人扒光了她的衣服,还要轮奸她,用电警棍电击下身、乳房,她痛苦的喊叫了一夜。”

60多岁的王兰香老人也被人性全无的恶徒撕光了衣服,暴打得昏迷休克,小便失禁,直至失去生命。据目击本案的受害者说:“6月7日下午,同修王兰香已被电警棍电了一个下午,但60多岁的她仍不屈服。看守所恶警失去理智地换了一个约手腕粗的大电流电棍,一下电在她的心脏上将其电死了。”王兰香被折磨去世后,寿光恶徒为掩盖罪证,直接将她火化。

王兰香、李银萍被打死后,当局伪造假证,让在押人员证明李银萍曾在看守所被打前就吐血,并强行记录,以作逃脱罪责的证明。还对外扬言:被打死的两人是饿死的。不仅如此,潍坊的恐怖组织“610”办公室,又将向社会揭露李银萍被害真相的其同胞胎姐姐,法轮功学员李金萍(37岁,潍坊一中教师)绑架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潍坊监狱医生赵斌被同学诬告,失去生命

赵斌
赵斌

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为了在“名誉上搞臭”法轮功学员,歪曲事实,利用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台等等宣传机器,开足马力的谣言诽谤法轮功。在对全国民众洗脑的同时,也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制造舆论。很多被中共谎言洗脑的人们在迫害中不顾情义,助恶为虐。

赵斌,山东第三监狱(潍坊监狱)医生。赵斌因为对法轮功的信仰,被开除了工作,到上海一家公司打工。一天,赵斌去看望同学韩宝惠,韩是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肺内科主任。赵斌将水果篮委托保安转交给韩。可是韩宝惠后来发现水果篮里面放了一张神韵晚会光盘,不明真相的他竟然将自己的老同学举报了!

赵斌就因送同学一张神韵光盘就被非法抓捕并枉判四年,劫持到上海提篮桥监狱仅46天,于2013年10月19日在狱中因为炼功被狱警指使犯人殴打致死。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