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大 修去执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日】我是零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十年了。在我身上,师尊不知道付出多少心血:魔难中的点悟、正念中的加持、精進中的鼓励,慈悲中带着威严、焦急中带着无奈……在我这一世,从有了记忆就知道师父在管着我,后来我才明白,我是注定要得法的,我的生命就是要回归大法的。

(一)小小神奇事

五岁的那一年,刚刚有了记忆。爸爸的单位离家不远,有一天,我在大门口玩儿,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来到我身边,伸手递给我三个金黄的大杏,我愣愣的问:给我吃的吗?那个奶奶慈祥的说:是给你吃的。我很快吃下三个大杏,罕见的、稀有的、金黄的大杏,可真甜啊。然后,跑回家告诉妈妈。等我和妈妈回来时,奶奶却不见了。

四十多年来,那一幕反反复复的出现在记忆中。上小学的一天中午,因为妈妈做饭迟了一些,为了赶时间,吃完饭赶紧往学校跑,在穿越铁路的那一刹,由南向北一列货车飞驰而过,一只大手牢牢的抓住我的后背,把我拖离轨道。当列车飞驰过去,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但是,那只大手的力度至今还感觉的到。

三十五岁那年,有一天觉得左边膝盖痒痒的,用手抓来抓去,低头一看,一个万字符清晰的展现眼前,就在这一年,我得到大法了。

(二)以法为大 证实大法

得法前,我是个利益心很重的人,上市场得花少钱买好菜,吃一点亏都难受。曾经只因为被骗了二两菜钱,掰断了人家的秤杆。得法后,在利益心的割舍上,可是一点也不含糊的。那真是剜心透骨,但是我知道自己是干啥的。

二零零八年,爸妈有个新的打算,因为年龄大了,想在五个兄妹中选一个归伙。按理说,选择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最小的,又单身。可是,因为爸妈手里有一定的积蓄,还有一栋七十平米的楼房,位置又好,所以大姐和姐夫非要爸妈跟她过不可,说是轮班也轮不到我。当时我心里很难过,因为如果那样,将意味着以后我就无家可归了。

怎么办呢?因为我是在正法时期得法,一下子分不清是个人要过的关,还是旧势力的迫害,但是师父法中讲了,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也争不来。于是把心一横,顺其自然好了。爸妈没意见就行。最终爸妈就归了大姐。归伙后时间不长,大姐的女儿生孩子,于是大姐就去哄孩子了,姐夫在外地做生意。这样爸妈就由我来照顾。大姐偶尔回来,待不久又走。名义上是归了她,实际上是我在照顾。

我想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孝敬父母天经地义,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二零一一年,父母在一百天内相继去世,大姐拿着一张纸跟家里人念,说是爸爸留下的遗嘱(当时我不在场),念完就撕掉了,说是爸妈的遗产(三十多万)都归大姐所有。大嫂说大姐念的遗嘱是假的,邻居听说此事,也为我打抱不平。我想这些都是往起勾我的心,我决不上当。证实法才是重要的。我平静的说:要不是修大法,我是不会让步的,今天让大姐托大法的福吧,所以我不会和她争的。

安葬爸妈以后,大姐俩口子都去女儿家定居了,临走前,大姐决定房子由我来住,但是房租还是要交的。并且说别人多少钱,我就多少钱。我当时心里很不平衡,觉得忍让她也够可以了,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可是转念又一想,不平衡不就是物质吗?有物质就得去。师父说:“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1]

现在我还住着这套房子,每年给大姐七千元的房租,有时心里还会翻出不好的念头,总是觉得不平衡。一天,突然间有一念:如果她不是大姐,你会不平衡吗?当然不会。那为什么呢?因为她是姐姐嘛。我明白了,原来还有人的情在作怪。那就去掉吧。

前不久,大姐俩口子到这边来办事,在我这住了一星期,我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接待他们,凡事为他们着想,慈悲的对待他们,包容他们的一切不足。临走的前一天,大姐夫对我说:我上学的时候,学过“慈悲”这两个字,但是不懂是什么意思,今天在你身上我明白了。我真佩服李洪志(先生),能把你改变到今天这个状态,真是太伟大了。

我默默的微笑着,众生对师尊的钦佩,对法的认可,不就足够了吗?我还要什么呢?

(三)兑现誓约 助师正法

助师正法,个人理解是:帮助师父做一切正法中的事。那么一定是按照师父所要的标准去做,无条件去圆容。

得法后第二年,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开了一朵小花,负责周边十几个同修所需的真相和周刊。有时间和同修一块去发《九评》。后来由于做事心和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在看守所关押了六十二天,后转到洗脑班关了四个月。回来后,大量学法,重视发正念,明白正法修炼的严肃,下决心以后做好。

我自己开了一个小店做衣服,一边做生意一边讲真相、劝三退。有时也协调一些事情,其它证实法项目需要,我也参与。后来我学会了安装新唐人接收器。初期的时候觉得很难,因为是女孩子,害怕不能胜任。可是一想到本地需要这方面的同修来做这件事,外地同修来一次很不方便,费用也大。于是就想要突破人的观念,木兰不是从军了吗?穆桂英不也挂帅了吗?正念一出,就得到师尊的加持。从此这双摆弄绣花针的手端起了大电锤。

开始往平房上做还好,可以两只手拿电锤往里钻,后来往楼房做就不太容易了,因为只能一只手拿电锤,侧着身体才能打進去一个螺栓,几个螺栓打完,全身都是汗。楼层再高,有时会害怕,就在心里求师父,很神奇,有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用的力,很快就做好了。胆子也越来越大,现在成熟多了。

同修的配合也非常重要,有的同修不但自己安了新唐人,亲属也给安上了。很多不修炼的常人因为看了新唐人而改变,由原来的不理解变为支持,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

当然,不尽人意的也有。最令人痛心的是:有时费了很大劲做好了,第二天就被同修拆下来了。说是门上贴了纸条,邪党不让安。有的说没有时间看、有的说安了家人也不一定看、还有的说家人不让安、有的因为怕不敢安、差钱的也有……

我就在想:同修都在讲助师正法,那么我们首先要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你是一个神,你发出那一念都会改变你周边的环境,你才能做成你要做的一切,你才能真正做到助师正法。那么你的观念都是人的时候,你能做什么呢?看来关键是我们自身,作为一个王、一个主首先应该怎样去认识?如果我们都能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去想一想师父所要的、众生所等待的,才能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