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人经历的神奇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前,我好象没听说过法轮功。后来看到电视上歪曲的报道,对我也没产生什么影响,因为我对中共的造假早已了解,根本就不相信了。

后来看到很多人在网上说法轮功非常好,尤其是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还举了很多炼功好病的例子,这些人都是发自肺腑的感激大法师父。每天都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人。也遇到过一个已放弃修炼的人说法轮功不好。我看了觉得可笑,真是什么人都有。

由好奇走入大法修炼

但这些信息让我对法轮功产生了好奇,可就是苦于找不到修炼的人,后来一个亲戚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看了书,学了动作,但当时目地不是自己修炼,而是想在体验法轮功若真好后去教给遭受病痛折磨的嫂子,让她早日解除痛苦。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我抱着这样不好的目地,自然什么也没感觉到。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我突然产生一念:我不再为了别人好病而炼功了,我要为自己炼!就这一念,五月一日晚上炼静功单盘了一小时,过去也就是十几分钟。我第一次感到了大法的神奇。接着跟自己说戒掉小游戏“连连看”、不看“韩剧”,果然止住了。下面就说说以后修炼中经历的神奇事。

一天我去接孩子放学,路上遇到了从未有过的堵车。当我到学校门口时,孩子刚好过来,我俩惊讶的发现右后视镜上竟然有一只漂亮的绿鸟,来回在镜子的缝隙中觅食,我俩很兴奋。当时真怕孩子上车会惊走它,可它根本无视孩子的举动,依然来回啄食。车开后它飞到了副驾驶的车窗上。在行驶中以及等信号灯的停车启动中,它一直是那么悠闲的来回走动。之后它又飞進车里,一会儿落在前面,一会儿飞到后面,这里走走,那里看看,根本无视我俩的存在。我突然闪过一念:关上车窗玻璃。但我马上否定了,并意识到这是对我的考验,因为我以前特别喜欢抓蝴蝶、小鸟、知了、蜻蜓等。我就跟孩子说:“咱今天不抓它,看看它能跟多久。”它又跟了一段路才飞走了。我算是过了一关。

老父亲念“法轮大法好”出现的神奇

一次和几个同事去爬山,因鞋子不合适,脚趾头磨破了皮,很疼。回家后洗脚,怎么也找不到磨破的地方。当时也没悟到是大法的神奇,只觉得奇怪。三姐修炼后也经历了类似的事情。有一次她给玉米上化肥,忘了穿长袖上衣,胳膊被玉米叶划得一道道的,以往第二天胳膊上会出现一条条的红道道。可是第二天她胳膊上什么都没有,邻居也都觉得惊奇。

二零一零年五月,父亲病得很严重,我回去看他。父亲整天昏睡,加上他自己不能翻身,身上大大小小长了七个褥疮,大的象核桃的直径,有的开始腐烂,而且大小便困难。姐姐们用土方给他治着,我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大声念。在随后的很多天,父亲大小便失禁,大便多得惊人,我们就一直忙着给他清理,可是他每天只吃一点点的饭。当时也没悟到这是师父在为父亲清理身体。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所有的褥疮都好了,并且因为治疗痛风而几乎成为“木乃伊”的左脚迅速长出了好肉,速度不可思议!因为我父亲已经是七十八岁的人。大法再一次展现了他的神奇!

姐姐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很想学炼大法,由于当时时间不允许,我就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教他们打坐。三姐夫很快就开了天目,三姐的失眠好了,大姐不仅开了天目,连困扰她多年的晕车都好了……

这条路是师父给我的!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我从老家回来,走的是济青高速。天下着小雨,后来越下越大,真是倾盆大雨,我感觉就象要被淹没在海里一样。

我越来越紧张,心里竟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今天我和孩子说不定要扔在路上了。”但很快我就跟自己说:“我不怕,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能过去。”同时心里求师父帮我。又跟着前面的一辆车,好象有个领路的一样。可是很快前面的车只剩了两个小红点(车尾灯),无法判断与它的距离,一切参照物都没有了。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犹豫着,突然发现前面的车移到了右边大车道上,几乎是同时,我看见了这样的景象:前面两条白线一条路,没有雨,没有水,没有隔离带,也没有其它的路,没有刮雨器。太意外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刚才这个人真傻,这么好的路他怎么不走呢?但很快我就明白了:他眼前没有路!这条路是师父给我的!

我的眼泪马上就出来了,泪水模糊了视线,我抬起左手去擦,突然听到左车轮传出刺耳的声音,吓得我马上放下手抓住方向盘;车继续开,泪水又模糊了视线,我又用右手去擦,右车轮又发出了刺耳声,我又赶紧抓好方向盘,再也不敢擦了。就这样哭着开着,一路上只有我一辆车在跑。

不知走了多远,突然我看到了车上的刮雨器,看到了雨和其它路。就在这时,一直躺在后座上的孩子起来了,对我说:“妈,这么大的雨你可要小心啊。”我说:“雨不大了,刚才那雨才大呢。”路上看到有大车翻到了路下。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悟到雨中的这条路就是师父给我的回家的路!这条路必须走得很正,不能偏离一点点!

一家人都经历大法的神奇

我修炼后,乳腺增生好了,医院治不好的皮肤过敏也好了,最让家人高兴的是我的坏脾气没有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家人的身体也跟着变好了。有一次孩子爸爸把一杯刚开的水倒在了脚上,只是当时疼了一会儿,几天就好了。

三姐的修炼得到了孩子们的大力支持和督促,他们也因此得了福报:大儿子的饭馆生意越来越好。小儿子更是得到了师父的很多次保护,这里仅说两次:一次下夜班骑电动车回家,雾太大,走在马路边上。走着走着突然一股力量让他拐向马路中间,等他拐回来时发现就在刚才拐的前面有一辆大车停着,而他当时一点都没有看见。还有一次他骑着电动车睡着了,车人掉沟里,什么事都没有。现在他只要下夜班,一路上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已经成了习惯。

前面提到的那个嫂子后来也得法了,修的一直半信半疑,很希望能看到一点东西来坚定自己。我给了她几盘神韵光碟,当她看二零一二年神韵晚会时,光盘放出来的却是第五套功法。重新放,还是这样,她以为我拿错了。后来她和我一起在我家电脑上看这个光盘,放出来的是晚会节目。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点化她。她拿回家再看,还是第五套功法!她不相信,又找出家里的一个卖药带的光盘放進去,还是第五套功法!她害怕了,不再放了,心想:原来真的有神呀,师父这样点化我,我要再不悟,那真是不可救要了。当晚,跟家人严肃的说起了这事,家人鼓励她好好炼。晚上炼静功时结印,突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神圣,后来感到腿没有了,只有人坐在床上。

二零一二年三月,我们一大家人聚在一起。晚上,三个姐姐、哥哥、嫂子和我围成一圈在炕上打坐,其他家人在下面坐着。

几分钟后,哥哥突然说他明白了法轮功说的都是真的,接着给我们讲了刚才打坐时看到的景象:很多人一直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地方,人们呼吸越来越困难。这时有人过来说,在不远处有个孔,不仅可以呼吸,还可以出去。一些人跟他去了,一看是真的;另一些人怎么也不相信,继续留在那里艰难的呼吸着。还说了为什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管用,因为这九个字就象是通向美好的钥匙,只有念它大门才会打开;还说在高层次上治那个病简直太简单了等等……哥哥是不修炼的常人,曾是省医院的中医大夫,还当过一段时间的气功师,在我们家很有地位。他的话打消了其他家人对大法的疑虑。

第二天早上,哥哥神秘的对我说:“我看见老师了。”我问怎么回事,他说早上起来打坐,坐着坐着就觉得自己要掉下悬崖了,他很害怕,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说老师救我。接着先出现了释迦牟尼,然后就是师父。我差点掉出眼泪,一切就是这么神奇!可惜的是,哥哥老说自己机缘不成熟,至今没走入修炼。大法化解了我们一家人的矛盾,让我们感受到了修大法的幸福。

我三个姐姐是半文盲。三姐跟姐夫一起学,姐夫教她认字。听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半天一句话的读着大法书,我心里的感动无以言表。只有宇宙大法才有这种力量,让一个快六十岁的农村妇女那么虔诚的认字、学法。二姐基本没上过学,为了学法,采用的办法更让我惊叹大法的威力:她把不认识的字描下来装在口袋里,见到人就问。因为她识字不多,很难用简单的同音字来标注,她就想了很多办法:在字旁画上自己能看懂的图或符号,如“棒”字旁边画上一个玉米(我们老家称玉米为棒子);通过村中某人名字的同音或反音来联想等等……大姐学得也很认真。现在二姐、三姐都能很流利的读《转法轮》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的一天晚上,我和二姐、姐夫以及他们的女儿、十四岁的外孙一起炼第五套功法,孩子坚持半小时后倒在床上就睡了。第二天他告诉我,说他打坐时看见前面还有一个他也在炼功,并说自己象睡了千年以后终于醒了……

我们一家人经历的神奇事还有很多、很多……每当想起这些神奇的经历,我就觉得自己悟性太差,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