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洪吟》 增强正念和智慧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洪吟》越背正念越足,救人紧迫感越强,讲真相智慧越大。

得法十八年,随着修炼升华,学《洪吟》也从知与识到飞跃,那种感觉既空灵又踏实。这么说吧,我虽没有见过师父可却锦囊在身。迫害发生前,看过几首《洪吟》中的诗词,但不识真经。在反迫害中,会背的诗词,但凡上口正念即出。那时多想有一本纸质的《洪吟》啊,当看到同修把手抄的放在随身包中,就与另一同修做了二十本线装袖珍《洪吟》、《洪吟二》,大家一道来“比学比修”[1]。今年初,常看到修炼心得中引用《洪吟三》中的诗词,自责做常人时尚有背得唐诗三百首的心气,作为弟子竟然把《洪吟三》束之高阁,这一漏还小吗?随即调整学法背法安排,每日晨炼后先背《洪吟》,三本轮流。真的是“身临其境神佛地 心空善念起”[2]。在此仅谈背诵《洪吟》对我用心救人的启发与鞭策。

在三本《洪吟》里,题中带“劫”字的有六首,因容易记混,就集中背。不期然,“洪恩浩荡”强烈的冲击着我,使我看到自己对“劫”的理解还停留在就灾难论灾难的预言境地,师尊那无以言表的洪大慈悲,令我为自己对大劫将至暗自庆幸而感到惭愧。没有“助师救度世间众”[3]的紧迫、慈悲与担当,怎么配称大法弟子,又怎么会用心去做呢。

发真相资料,随机的场所,匆匆一瞥的人,基本上是来去悄悄。也意识到这“悄悄”中并不全是理智,还有怕遭迫害、怕唐突的心,却一直难以突破。从《洪吟三》〈见善〉中明白了传真相的因果及只有善的力量才能使传统回归的法理。我想要做的更好就应该尽可能使人看到为他的善,这有助于解体众生内心对邪党的恐惧。在一轮轮的背三本《洪吟》中,那个“悄悄”竟不辞而别。

一次,看到路边卖豆制品的皮卡,想把最后一份资料放那儿,磨蹭半天豆腐买好了也没机会。我不无懊恼的到数米外整理自行车篓,这时老板娘过来说还差我两毛钱,接钱却不知说啥,机械的随她回去。等她张罗完买卖,我也会说了:两毛钱你还送来,可见是个好人,我这里有给好人看的资料,送给你,唯愿你生活生意都顺遂。她笑着接去。

另一次,在進超市停车场时,一辆外地大卡车在路边卖西瓜,我买完瓜,那俩人自顾忙活。我是有机会放资料的,可是却举着说:大热天出门在外不容易啊,休息时看看这个能解心烦。他们齐说:好,搁那儿吧。以往我会有所顾忌的,因为我的车就在不远处,而且还得待一段时间才离开。可是当时就想堂堂正正的递上《为什么劝你退党》。

当年听说真相币还嘀咕过,那时不知道自己的道德观被邪党塞進了党文化的东西。看到师父说好就做,写在一元纸币上,胆胆突突的夹着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被披露后,滿腔愤怒的我走哪儿都想摔几张“天要灭中共”。

随着修炼的升华,很快归正了心态,我们用真相币不是斗气是救人,应该正气十足的用。常人管真相币叫法轮功的钱,一经流通难以收回。而善的必然是美的,所以我端端正正的用颜色相近的彩笔写“法轮大法好”。构图尽可能讲究,一元到五十元的就横着写在上边框下面那块山头上或云天上,而百元的就竖着写在华表上。

一日,反复吟诵《洪吟三》〈什么是中华文明〉,“中国不是中共 别混淆视听”如醍醐灌顶,中共把视人民为草芥的大魔头像印在不同面值的纸币上,这本身就是对中国人的侮辱;日复一日的進出,只会使世人更加麻木不仁。让它张张都赫然写着“法轮大法好”,这不但是对良知的呼唤,还将是我们曾与正法同在的见证。与几个不曾用真相币的同修交流自己对真相币的认识,她们也开始用了,要我写的,说漂亮。其实我就是这五个字写的美,蝇头小楷,越写越美,心里美嘛。通常,脏一些的钱,我就在下边框之上写上“天要灭中共”,可总也写不好看。一次正要往十元上写时,耳边响起:“一朝邪政东流水”[4],于是我顺着江水从高往低写,后一字比前字低半个间一个,别有味道。

我是炼法轮功的,亲朋、好友、同事甚至院子里的邻居都知道。这早就不是压力了,反而是我张口即讲真相的便利,各种因缘际会我也能讲该讲的。能讲多深就多深嘛。问题就出在这句话上,所以几年来讲的多退的少。一次,给一位爱好文史的熟人讲真相,他抢过话锋云里雾里的来了一通禅论,然后说我这是有为。我说:“打住,我比你明白什么是有为,什么是无为。”于是我朗朗吟诵,他目瞪口呆。我告诉他《有为》、《无为》[5]是我师父写的。轮到我归纳了:如果说揭露中共的迫害,告诉世人天要灭中共的真相是有为的话,那也是我们修炼真、善、忍的必然。他连说OK,叫我注意安全。又是戛然而止,我早就习惯了,也心安。对不信鬼神的、为既得利益胡搅的以及只听邪党灌输那一套的,该讲的都讲了,还能怎样?

背《洪吟》后,心不安了,其实师父早就给了我们讲清真相的钥匙,就在《洪吟三》〈济世〉中。是难,可向内找,讲真相时还是不够纯净,理智不等于是相机行事,应该是不为人心所动的。于是《九评》又从新放到了枕边。上月乘火车,在过道上我起了个话题,人越聚越多,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起当政的腐败、邪恶,有人谈到“6.4”屠杀,我讲了邪党残害法轮功。正是:“大众都知邪党完 戾暴恶行人人谈”[6]。

待人们散去后,发现不对了,我是大众吗?我是有使命的,那就是告诉世人退出邪党才是对自己对民族负责。于是又轻声的与对面青年讲了三退的意义,她报了真名,我说喜欢她的QQ名,回头把退党号传给你,她点头。然后又到各包厢找其他人要联系方式,说回去后赠送破网软件,有名片的都给了我。有一位又跟到我的包厢再聊当今乱象,最后我叫他上《大纪元》的退党服务中心去把自己和家人退掉,他点头。

结语

清晨,置身《洪吟》的意境中,“天地人神事”的真机在胸中转动,真的神了起来的。感觉牵着我跟上正法進程的那根万世结下的缘线变的越来越有质感,走在神路上,唯有精進才不辱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入圣境〉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神在世〉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换地〉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见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