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法院预谋庭审“建三江事件”见证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九日】八月十一日建三江法院预谋庭审“建三江事件”的四位见证人——法轮功学员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和石孟文。这四人都因参与营救被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关押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而遭抓捕。

法轮功学员以公开信、在街上粘胶贴的形式向世人发出邀请函,希望大家关注这次庭审的非法性,届时将有八位律师组团出庭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

图1:贴在街上的胶贴,胶贴写到:“这是一次难得的正邪较量和法律知识的综合展现,八位知名律师将组团出庭,精彩的辩论定会震撼在场每个人的心”。
图1:贴在街上的胶贴,胶贴写到:“这是一次难得的正邪较量和法律知识的综合展现,八位知名律师将组团出庭,精彩的辩论定会震撼在场每个人的心”。

图2:“建三江事件”中的律师和家属向青龙山洗脑班要人
图2:“建三江事件”中的律师和家属向青龙山洗脑班要人

此案件的一位代理律师说:我很奇怪,建三江事件一共抓了十一人,四位律师拘留后放了,四位法轮功学员却要判刑,他们参与的是同一活动,为什么?这是以身份定罪,不是以行为定罪,仅从这一点上讲,也是违法的。

制止迫害者无罪,真正有罪的是实施迫害者。法轮功学员无罪,有罪的是中共迫害者。

“建三江事件”起因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位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同江市境内的建三江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后院的院子,曾经对外名曰“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即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亲历青龙山洗脑班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聘请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要求释放仍被囚禁的法轮功学员。建三江当局不但不作为,却于二零一四年三月末大肆抓捕多名律师和几十位维权人士,四名律师受到酷刑,外界称之为“建三江事件”。律师等人相继获释,但与律师同时被抓的七位法轮功学员中的四位面临非法庭审。

“建三江事件”的真正起因是什么?就是为了制止中共利用洗脑班黑监狱的形式无法无天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自二零一零年四月至今,被青龙山洗脑班非法监禁、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近百人,他们被非法拘禁、酷刑折磨和洗脑迫害,拘禁期限少则数日,多则长达七个月。

“建三江警察迷恋酷刑”

在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死里逃生的法轮功学员霍金平,就曾于二零一二年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七个月,受到抠眼睛、蜡烛烤、打滚针、熬鹰,不让睡觉等折磨,直至奄奄一息。霍金平为抵制洗脑班的“转化”一直绝食,身体非常虚弱。

图3:霍金平在青龙山洗脑班关押期间被送医
图3:霍金平在青龙山洗脑班被关押期间被送医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从中午到晚上,青龙山洗脑班警察金言鹏又象被魔鬼附体似的,疯了一样往死里打霍金平,拳打脚踹,不分部位,一个猛拳把霍金平打到床底下,又拽出来用脚踹,连续打了一个多小时。

霍金平的脑袋被打肿了,脑皮一按一个坑,耳朵也肿的老大,整个脸及浑身青紫,肋骨处被踹的不敢喘气。当时霍金平只穿一条单裤,在阴森冰冷的黑窝内,他冷的直哆嗦,整个人象个冰块似的。白天被逼着灌输洗脑,晚上也不能睡觉,连续三天二宿。

五月二十三日,恶警金言鹏和周景峰二人同时出手,失去人性的凶狠残暴。二人同时前后夹击,同时踹霍金平身体的同一部位,他们同时后退几十步,又同时起脚向前跑,猛踹霍金平的身体,当时霍金平五脏六腑被震的撕心裂肺的痛苦,第二天霍金平翻身也翻不了,裤子也穿不上了,腿肿的老粗。

图4:霍金平插了六个月的管
图4:霍金平插了六个月的管

霍金平绝食六个月只换了三根管,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到最后的时候,霍金平瘦的皮包骨,仅有七、八十斤,已不像人样了。青龙山的恶棍没了办法,怕死在里面,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他们给霍金平五百元钱,把奄奄一息的霍金平送回了家。

霍金平坚持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一直没有被“转化”。在建三江事件报道中,律师有这样一句评语,说“建三江警察迷恋酷刑”。

制止迫害,没有罪

这样的酷刑迫害、黑监狱关押,不该被公之于众,不该受到监察,不该制止吗?制止迫害的人有罪吗?没有。是中共指使和执行迫害者有罪!

在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元凶纷纷落马遭恶报的时候,建三江法院还要对“建三江事件”的四位见证人进行非法庭审,实是不智之举;希望所有参与的人员保有良知、审时度势,不要给自己的将来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