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残酷迫害中坚持信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那是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下午两点左右,我正在长春科技商店购买耗材,突然,一群恶警从我身后扑了过来,有掐脖子怕喊出声的、有搂脑袋捂眼睛怕看见是什么人干的,有拧胳膊的,有扳腿往倒了按的,就这样四、五个恶徒将我这个五十八岁的人掀翻在地……并抢走了价值二万多元钱的商品。

这群恶人有长春市市公安局里的恶警王某、金某、李某及德惠市恶警等,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公开抢劫。事后知道是被德惠恶警跟踪所致。

恶警们将我劫持到长春市公安局三楼,反铐着双手,那个姓金的恶警用竹筷子夹我的指关节,挨个关节夹,把筷子都捏折了,他却说:“这老头手指头真硬,这么粗的筷子都硌折了。”他折磨人就象是在做游戏?那个姓王的恶警给我背铐子,还使劲往上拽,一次次的拽,我被折磨二十多个小时。

转天他们又将我劫持到德惠市宾馆(德惠六一零在那里)進行更无人性的摧残:灌水、套方便兜窒息、踩手铐、拽锁骨、拳打脚踢、把浑身棉衣服用水都浇透了冷冻。他们妄图逼我说出其它资料点,长达八天七宿不让睡觉,一困就踢、就打,惊得心急速的跳。其目地是想叫我在困的理智不清时就说出来,到五、六天后,困的我无法克制,头象要裂开似的疼,心跳的越来越快,浑身无力,我怕真的在困糊涂时说出来,就想:咬断舌头吧,千万不能让救度众生的资料点遭到破坏,给同修带来灾难,可是咬了多次也没咬断,只恨自己不刚强,暗自流泪。现在回忆起来才知道自残是不对的。

那漫长的八天里,在德惠市六一零头目李玉柯授意下,由德惠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队长张庆春(已遭恶报)、恶警王铁军和长春市公安局恶警王某、金某等一帮不法之徒将我铐在靠背椅上,拽着头发把头按在靠背上,仰面朝天,再用脏抹布卷上方便袋勒住鼻子,使我呼吸时必须张嘴,恶警们就拎着大的铝水壶(每壶可装九斤半水)和两个矿泉水瓶子一起往嘴里倒,一边倒着一边噢噢叫着,连续几天灌了好几次。他们看我不时的闭嘴反抗、拼死地反抗,恶警王铁军就用两双方便筷子绑在一起横在我的嘴上,再用绳绕过后脑勺绑住筷子的两端,他叫作戴“嚼子”,使我无法闭嘴,只有双脚能挣扎着乱蹬,他再把我脚脖子绑在椅子的两侧的横撑上,使我一动不能动,这时恶徒们更是大声嚎叫着灌,一点不容我缓气,憋得眼珠子都往外冒,一缓气就把倒進嘴里的水吸進气管里、肺子里,把我呛得从嘴里一阵阵的喷出雾状的血,心怦怦地往外跳,好似跳到了嗓子眼,天旋地转,好像身子在空中悬着。肚子灌得鼓鼓的,装不下了,他们还灌,就感觉小便和肛门在往出淌水(过后才看见是血水),地上淌了好大一片都是血水。可他们还是灌,肺子都呛碎了,每次灌两壶多。心都要跳出来了!每个汗毛孔都在往外淌水,浑身衣服全湿透了。

当时那种求生的本能使我拼命地挣扎,拼命的挣扎,最后,无力的挣扎,还是挣扎着……那些恶警狰狞的面孔和那残酷的酷刑场面……完全暴露了中共邪党的本性!

他们折磨我时,我时不时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恶徒们害怕被人听到知道他们在犯罪,因为那里是宾馆,有住客,就转到晚上迫害。白天浇透衣服打开窗户、门冷冻。

东北三月的天气,风够硬的,风从窗户進来,从门出去,叫过堂风,他们把我放在门、窗之间,寒风刺骨,衣服被冻的邦邦硬,真冷啊!就在我冻得要不行时,却有一阵阵热风吹来,浑身慢慢的暖了,从心里往外暖。全身棉衣浇的水汲汲的,半天儿就从里往外干了,这不是师父在保护我吗?!

到夜深人静时,恶徒们开始对我下黑手,灌完水就套方便兜窒息:套一个袋被我咬开,就套俩、套仨,那个叫王铁军的恶警还在我身边查数,一直查到我身体摊软了不能挣扎时才松开(他们以为我死了),一松开我拼命的吸气,只吸了一口他们立刻又套上,一遍接一遍……一遍接一遍……直到我奄奄一息才罢手;套完袋就踩手铐:把我的双手反铐上,腋窝卡在椅子的靠背上,恶警队长张庆春一只脚踩着铐子链,双手搭在我双肩上,另一只脚抬起来,他整个肥胖的身体重量全压在我的手腕子上,使劲的往下一坠一坠的,坠一下问一句:“嘿嘿!得劲不?”坠一下问一句:“嘿嘿!得劲不?”他“嘿嘿乐着”坠,就象玩似的——玩的很开心,他那“乐”声中夹杂着阴险、毒辣……不停的坠不停的问,铐子很快嵌進肉里,血顺着双手指头流到地上一片。

拽锁骨:还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张庆春,他把双手用力插進我脖腔内掐住锁骨往上拎,就感觉到全身的骨头都脱节了;拳脚殴打没间断过,一次一个警察一拳打在我的前胸上,就听嘎嘣一声肋骨断了,就疼得我不敢喘气,一吸气后背脊骨处就疼得要命;又一掌打在我脸上,眼睛立即就出血了,睁不开了,双眼淌着热乎乎、黏糊糊的血,血淌進嘴里了,咸的。

当时我愤恨的说:“我老伴都被你们打死了!你还想打死我吗?”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忍着剧痛,想睁开眼睛看着他,可睁不开,一睁眼血流的眼珠子都疼,就象有块红色玻璃贴在眼珠子上,但又很刺眼,就紧闭着淌着血的双眼,善意的把脸冲着他在的方向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我老伴也是因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而被绑架的,警察让她出卖其他炼法轮功的,她不出卖,警察就说她不配合而把她活活打死的,尸体多处呈现青紫色的,后背还有三道皮鞭抽过的印……”我给他讲了很多,最后我问他:“你说说,是法轮功的真、善、忍好呢!还是共产党的假、恶、斗好?”他心软了,或许良知被唤醒了,他拿着毛巾一次次的给我擦眼睛冒出的血,他不打我了。

在这么残酷的迫害中,没有师父替我承受、没有师父的保护,我还能有今天?肺子都被灌碎了怎么还能活着呢?这就是师父讲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的法理的显现!

但从那时起,我就非常痛恨警察,交流时谁一提起警察迫害,或者是在明慧网上看到哪个同修被迫害的那么惨,就恨的直咬牙,把这场迫害真的当成了人与人的迫害了。而没有把师父讲的:“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2]这段法悟透,没认识到参与迫害者中也有被蒙蔽的、被谎言欺骗仇恨大法的。而是偏激的去理解:“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2]只希望他们快点被销毁。

通过不断的学法、多学法,才逐渐的提高了认识,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师尊对众生的洪大胸怀:“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3]认识到了这些,我就能理智慈悲的对待参与迫害者,去掉了恨心我就更加精進,特别是有同修被邪恶绑架时,我都能主动的去找其同修家人,动员他们或领着他们去向参与迫害的单位或个人去要人、讲清真相,而且及时的把家人与公、检、法或六一零要人时恶人的所言所行发到明慧网上,同时做成真相传单或粘贴,或给参与迫害者的家属单位、孩子学校邮信,及时的揭露、曝光恶人恶行,有效的抑制了邪恶的嚣张气焰。

二零零八年五月,因同修的丈夫被四平国安特务跟踪,使我们五个人同时被绑架,设备、资料都被抢走。看守所里的恶警与狱霸变着招的迫害,什么活脏就逼你干什么。当时我就想:环境是我们自己开创的,不能消极的去承受。师父在二零零四年就讲了:“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4]怎么办?讲清真相!

我当时被关押在“过度”号,那里的嫌疑犯也多,来、去不断,我就不断的给他们讲,根据每个人的犯罪心理,针对他们每个人的执着去讲,多数都能接受或做了三退。来一个,讲一个,走一个,我就叫着他的名字告诉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们有的说:“唉!唉!记住了。”有的说:“好!好!出去我也炼!”那时我才真正的感到了大法的洪大慈悲!

过了一段时间,身体出现了病态——肺结核,我悟到这是师尊为了让我早日闯出魔窟,给演化出的假相。我就时时的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结果他们真的就领我出去“看病”,一出号门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从走廊一直喊到走出大厅,出去喊,回来还喊,在那种环境下就得这样去证实法。第三次我一出号门还没喊呢,别的号的世人就趴在窗户那喊起来了:“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当我走到大厅时,看到和我一起被绑架的女同修胖姐,发现她很消沉,回来走到女号前我就喊:胖姐!振作起来,闯出去!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

到医院时,有人来围观,看着我戴着手铐、脚镣,我就举起手铐、抬起脚镣说:“你们以为我犯法了吗?没有!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政府在犯罪!他们不让我做好人,是践踏人权!是迫害!是执法犯法!”跟在旁边的警察一再制止,不让我说,我也不管就是说,他们也就不制止了。

后来,我们五人先后相继闯了出来。之后胖姐来看我时告诉我:“那天,你在号门那向我喊话,女号的铺头赶忙跳到窗户那看你,问我这老头是谁,我说是她爸(指我女儿),铺头说,哎呀!太了不起了!从那天以后她就不让你闺女擦厕所了。”。

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6]

修炼就应该不断的向内找,可看看自己还有很多心没去,争斗心、欢喜心、妒忌心、显示心还随时的往出冒。我意识到了,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一定要修好自己,必须在法中归正自己,才能彻底去掉内心的执着,才不愧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