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洗脑班的罪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邢台“610”洗脑班,位于邢台东环路癫痫病医院东行三百米,静庵村村口,原第二看守所西侧。那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高墙铁网,大铁门常年紧闭。多年来,那里摧残了众多法轮功学员,有的人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610”不法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法轮功学员都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610”洗脑班却将他们劫持进行洗脑迫害,强迫他们“转化”,可见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以下部分迫害案例仅是邢台“610”洗脑班罪恶的冰山一角。

没名没牌的邢台洗脑班常年紧闭的大铁门
没名没牌的邢台洗脑班常年紧闭的大铁门
邢台洗脑班的监控装置
邢台洗脑班的监控装置

一、遭邢台洗脑班迫害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案例

◇张广才、张兴芳夫妇在河北省沙河市开牙科门诊,他们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积极向他人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在一九九七年,以沙河市公安局政保科贾起芳为首,就到张广才家非法抢劫了电视机、放像机等一大车个人物品。

中共公开迫害大法后,张广才、张兴芳夫妇曾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六月六日,沙河市公安局刘童林、禹书平等警察闯到张广才的诊所非法抄查,把他家住宅楼的防盗门撬坏,抢走了五百元现金,并把张广才劫持到公安局,拳打脚踢,铐在铁椅子上白天黑夜轮番折磨。八天后,他们把张广才劫持到邢台市洗脑班迫害三个月,洗脑班警察不让他睡觉,限制去厕所,身强力壮的张广才被折磨的皮包骨。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沙河市公安局警察又闯到张广才的诊所,又将夫妻二人劫持到邢台洗脑班。洗脑班警察宋家锡给张广才上背铐,用电警棍电击,还叫嚷着“打死算自杀”。张广才绝食抗议迫害,又遭到洗脑班副校长邱有林的暴力灌食。短短几天时间,张广才被折磨的呼吸困难、咳嗽不止、全身疼痛、夜间时常憋醒。到医院拍片显示肺部有严重损伤。张广才的身体越来越差,洗脑班警察怕承担责任把他退回沙河,沙河市公安局警察又把他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劳教所也拒收,张广才才得以回家。

◇文彩,任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三月去邢台洗脑班看被非法关押的母亲,竟被非法扣押,因她不配合邪恶,警察对她进行打脸、踢、恐吓等迫害,后被强行灌食,输入不明药物,持续迫害十二天,直至文彩生命垂危,向家人勒索三千元后才放回。文彩一周岁的女儿被迫断奶。

◇郝变云,河北省沙河市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邢台洗脑班人员注射不明药物,从此神智不清,丧失生活能力;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郝变云
郝变云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左右,十里亭镇政府十几个人闯进郝变云家非法抄家,本来就穷困的郝家,积攒的买煤过冬的二百三十元钱,被恶徒抢去。几个警察大汉拖着郝变云,又是捂嘴,又是拳打脚踢,将她拖进车内,五岁的女儿在后边哭喊着妈妈,这帮恶徒将孩子也抓起,扔进车里拉走。郝变云在邢台洗脑班被折磨两个月,期间几次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出现心脏病和神智不清等幻觉,逐渐丧失生活能力。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早晨五点含冤离世。

◇王世军,沙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四月,沙河市国保大队警察王建军、侯守红等人到王世军家骚扰,王世军不开门,警察胁迫专门开锁人员强行把门打开,抢走电脑,打印机,法轮功资料等个人物品价值两万元,并把王世军绑架到邢台洗脑班。洗脑班恶徒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犹大日夜灌输攻击法轮功言论。一个月后国保,“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恶徒们又把她劫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王丽华,邯郸国棉二厂职工,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王丽华同姐姐一起进京上访,被二厂保卫科劫持关押在邯郸拘留所两个月,期间,王丽华曾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又遭野蛮灌食迫害。放回后,单位负责人逼迫她放弃修炼,拿工作要挟,王丽华失去了工作。二零零九年三月,当时王丽华已怀孕三、四个月了,仍被国保大队警察王建军、侯守红等绑架到邢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恶徒却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犹大日夜灌输攻击法轮功言论。逼迫她放弃信仰。平时喝的水呈黄色,屋内也有难闻气味,王丽华当时没在意,事后怀疑他们往食物中下了药物。关押一个月,王丽华有感冒症状,洗脑班恶徒害怕,通知沙河国保王建军带王丽华在医院检查后放回。王丽华的孩子出生后,浑身长水泡,多方医治无效死亡,医生说:“看不出什么病因,体内有毒。”王丽华本人在生产期间差点死亡,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才保住一条命。之后经常感冒发烧,出院后加强炼功,身体才恢复。是修大法,使王丽华又捡回一条命。

◇文保芝,任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因证实大法被派出所四名男警察(章固司法局的张海山、民英等)绑架,非法抄家,强制铐手,恐吓等手段进行迫害,关押五十天向家属勒索一千五百元释放。二零零一年因和平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又被警察绑架,用多种手段迫害四个月后向家属勒索六千元放回。二零零四年又被绑架同时抢走大法书籍,约十名男警察把她绑架关押在邢台市洗脑班进行迫害,手段更加残酷,其中有恐吓,打,踢,电击,灌食,注射不明药物,该弟子几次昏过去,后奄奄一息,强制放弃修炼,迫害近两个月后向家属勒索四千元释放。

◇张素荣,临城县北磐石村人,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是郝庄医院的一名医生,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二零零三年春天,她为了向人们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山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临城县610办公室头目李庆山向他家人索要了两千元钱,并非法把她关进了邢台洗脑班。在邢台洗脑班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受了熬夜、恐吓、威逼利诱。可以说一天一个花招的进行洗脑迫害,致使素荣渐渐承受不住,违心地对他们妥协了,就这样他们还不放过,进行所谓的“谈话”威胁洗脑,一步步把她的思想逼到了极限,更毒的是在她的饭中下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从洗脑班出来后,张素荣精神失常,披头散发,整天疯走,很冷的冬天光着脚不穿衣服往外跑,生活不能自理。一位有前途的人就这样被李庆山和中共当局迫害成了废人。

◇王丽娟,临城县王庄村人,曾经营一家饭店。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遭到迫害,二零零四年春天,在家中无任何原因被李庆山及同伙绑架,投进了邢台洗脑班,遭受严重的酷刑。 王丽娟以绝食反迫害,绝食期间被强行灌食(灌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酷刑,有五六个人按住,从鼻子插管到胃里,来回拉动,使人痛苦不堪),熬鹰,不让睡觉。恶徒以此摧残法轮功学员精神意志,用亲情恐吓、利诱等方法,来逼迫放弃信仰。甚至在饭中下药,都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就这样,王丽娟被洗脑班迫害的精神失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大喊大叫,精神控制不住。生活不能自理后,洗脑班把她推给了她家人,家人悲愤异常,投诉无门。后来几次住精神病院。原本善良能干的一个好人被迫害成了废人。

◇赵换平是河北省柏乡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皇历二月初二,被公安政保科警察骗至邢台洗脑班迫害。在那里,整天被灌听邪悟的东西,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四五个人用尽办法不让睡觉,如:抠眼皮、拍巴掌、摇晃身体。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赵换平在集市上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又第二次被关入邢台洗脑班迫害。

二、洗脑班部分恶徒恶行

▼刘丽香,女,河北省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校长。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晚,骆庄乡法轮功学员张贵格被绑架到任县洗脑班,刘丽香、丘有林等每天强迫看侮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刘丽香还说:你们不转化,那你们就在这里呆着吧,反正我们能回家。

二零零二年,刘丽香恐吓唐山法轮功学员王玉船:“不写保证就送大狱判刑”。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四日,法轮功学员文保芝被邢台洗脑班非法关押,文保芝在里面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洗脑班恶人对文保芝进行粗暴灌食,她脸的上部发青,似恶人施暴所致。由于粗暴灌食造成无法正常说话。

二零零五年新年后,邢台“610”头目李保江、洗脑班校长刘丽香下驻沙河督促迫害,沙河警力全部出动,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登门骚扰,有的被反复骚扰。中国新年前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送邢台洗脑班,新年后被绑架的有三十余名被洗脑迫害、巨额勒索罚款,流离失所的弟子被绑架,到目前仍有大量的在家弟子不能回家,流离在外,他们的家人亲友有的都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刘丽香到法轮功学员冯朝女儿居住处进行骚扰。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刘丽香参与迫害宁晋县小枣村法轮功学员李志勤,致死。

▼邱有林,男,四十岁,河北省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副校长。

邱有林
邱有林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丘有林给法轮功学员张广才灌食迫害,他们几个人把张广才按住,一人用刀子将嘴撬开,再用一个大注射器将食物往嘴里灌,并用毛巾堵住嘴,把头往后按,使头仰起来,使食物(奶粉、米汤)在嘴里堵着,吸气时食物就进了气管,无法正常呼吸,非常痛苦。他们还把张广才铐在铁椅子上迫害,强迫他放弃修炼。

恶人邱有林经常逼法轮功学员王丽娟骂师父和大法,不让睡觉,犹大们昼夜轮班熬王丽娟,使得王丽娟精神恍惚,神智有些不清,王丽娟以绝食反迫害,绝食期间被强行灌食,饭中下毒,致其精神失常,多次住院。

在对法轮功学员郝变云的迫害中,邱有林也积极参与,负有直接责任。郝变云几次被恶徒们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回家后,她变得神智不清,丧失生活、劳动能力,且症状日趋严重,终于在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邱有林参与迫害宁晋县小枣村法轮功学员李志勤,导致李志勤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李志勤的儿子李光被劫持到邢台洗脑班。邱有林对李光象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样,强制谈话、施压,目的是让李光写保证不再上告。同时,还要李光交出小枣村村民为李志勤申冤的签名和手印,李光不拿出来,被非法关了一个多月后才被放出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