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缇萦”救父被绑架 身陷囹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古有“缇萦救父”感动汉文帝赦免有罪父亲,今有弱女探视无辜蒙冤父亲却身陷囹圄,这可是发生在当代中国、发生在石家庄市、发生在你我身边的活生生现实!

听闻父亲在监狱饱受折磨、身心每况愈下,生死难料,23岁的唐山女子卞晓晖去探视,监狱却不让接见。二零一四年三月,卞晓晖去在石家庄监狱门口彻骨的阴霾中以柔弱之躯打出横幅,仅仅是“我要见父亲”最人之常情的几个字,即被中共警察绑架(现场图片如下),并于八月二十一日遭石家庄市桥东区法院非法庭审,面临冤狱。

卞丽潮的女儿卞晓晖为救父亲在石家庄监狱门口举起横幅“我要见父亲”。

卞丽潮的女儿卞晓晖为救父亲在石家庄监狱门口举起横幅“我要见父亲”。

卞晓晖要求探视父亲,却遭到监狱百般无理刁难,警察以虎狼之势围住弱女。(图:明慧网)

卞晓晖要求探视父亲,却遭到监狱百般无理刁难,警察以虎狼之势围住弱女。(图:明慧网)

卞晓晖今年二十三岁,刚大学毕业。她的父亲卞丽潮今年四十八岁,是唐山市开滦第十中学教师,他曾患有的原发性心脏病、高血压,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痊愈,直至被绑架身体都非常健康。卞丽潮是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卞丽潮二零一二年二月被中共警察绑架,同年七月被法院以制作神韵光盘、海报为由,非法判十二年重刑,在石家庄监狱被迫害致病情危重。

卞晓晖与妈妈周秀珍为了营救家人,不断奔走呼吁,向社会揭露石家庄监狱对卞丽潮的迫害。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母女到石家庄监狱探望卞丽潮,又遭到监狱拒绝。周秀珍被气的进了急诊室,母女俩晚上一直在监狱。三月四日早晨,卞晓晖一人在监狱门前打横 幅,伸冤。

卞丽潮的妻女不畏强权,揭露当局对亲人的迫害,多次呼吁外界关注,使得唐山公检法、与石家庄监狱方面恼羞成怒,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石家庄国保警察绑架了去监狱要求探视的卞晓晖;次日,唐山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她母亲周秀珍。周秀珍被非法关押在唐山第一看守所,女儿卞晓晖被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

据悉,从今年三月十九日到四月十四日,卞晓晖被关押在没有床板的监舍内长达二十五天。她拒穿号服、拒戴手铐,律师多次会见均被石家庄第二看守所拒绝。卞晓晖的律师这样评价她:卞晓晖是我见到的最勇敢的九零后人权捍卫者,零口供,不做任何妥协,大义凛然,毫无惧色。

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八点半,石家庄市桥东区法院对卞晓晖非法开庭。卞晓晖的三位辩护律师为王全璋、郑建伟、兰志学。三位律师在庭审到十点时愤然离庭。卞晓晖有心脏病的小姨,在律师出来后不久也气愤离开。桥东区法院就在没有律师、没有亲属的情况下,对卞晓晖非法庭审至十一点。

此前,卞晓晖的母亲周秀珍在八月五日也遭唐山市路南法院非法开庭。她被控把丈夫卞丽潮被绑架、判刑、警察私分她家现金十二万元的消息发布到网络上。非法庭审时,周秀珍申请人民陪审员(民决员)参加合议庭,法庭不允许。她的律师胡桂云和王全璋当场退庭,控告唐山市路南法院合议庭组成不合法。

卞晓晖一家三口都陷入冤狱;陪同她探监的陈英华女士竟也入狱,目前生命危急。自称“现在是中国历史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共,掌握全部国家机器,却害怕一面小小的横幅,绑架欺凌孝父弱女。

卞丽潮一家,以及千百万以“真善忍”为原则修身养性的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的迫害就发生在身边。十五年来,法轮功学员被抓捕,被虐待,被活摘器官,无法通过正常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他们不得不上访、发传单、光盘讲真相,澄清世人的误解,揭露迫害者罪行;而这些,也都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说真话,不伤害任何人,一切都没有超出“喊冤”和“澄清事实”的范畴,这本是最基本的人的权利。

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公开声明指出,天安门自焚案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面对确凿的证据,中国代表团不得不噤声。IED的这个声明被记入联合国官方的记录。

2013年12月12日,欧盟议会通过了谴责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决议案,让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上。中共一边在极其邪恶的迫害法轮功,一边在极力掩盖迫害真相,但罪恶早已在国际曝光,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耻辱,也是世界文明的耻辱。

在世界舆论压力下,中共宣传媒体表面上对法轮功的攻击诬陷处于低调,暗地里却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2014年1月至6月,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2926人;被非法诬审、诬判的法轮功学员有413人;被迫害致死的至少49人。这是一些每天都在增加的滴血的数据,是对我们每一个人良心的拷问,不要冷漠对待身边的罪恶,不要拒绝真相。

二战期间,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政策,曾一度被成功掩盖,大部份人不相信逃出集中营的“第一证人”弗尔巴向全世界首次揭露纳粹集中营罪行,致使犹太人惨遭毒害。世界都在为此反思,前车之鉴,不可重蹈覆辙。我们不能再一次等历史过去后才做反思。再次呼吁大家认清中共的邪恶本性、认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长期持续性残酷迫害,发出正义的声音,协助制止邪恶,明辨是非,为子孙后代奠定美好的未来!

中共黑手制造“大案” 卞丽潮被绑架判重刑命危

2012年初,中共国安、国保机构通过监控手段,得知有法轮功学员从事光盘盒生意,于是将此事策划、运作成一件迫害法轮功的“大案“、“要案”。2012 年2月25日早晨,河北、辽宁、山东等十几个市、县的所有国保、“610”派出所警察,按照通讯监听查获的法轮功学员名单,统一行动,同时绑架了100多 人。

卞丽潮是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警察在抄家时,发现卞丽潮家中有做生意还未来及存银行的十几万元现金,抢走之后开假单据,诱骗卞丽潮的妻子签字,称其为法轮功资金,一为构陷“证据”,二为侵吞霸占,据为己有。唐山市路南区国保大队的警察对卞丽潮进行了残酷的刑讯逼供,他很快就被折磨出现高血压、心脏隔膜堵塞(心绞痛),视力急剧下降等严重病症,体重下降到不足六十公斤,晚上前胸后背很疼,每天都疼醒。警察们还以他妻子和女儿的安全威胁他。

家 人为卞丽潮请了律师。2012年7月26日,唐山市中级法院庭审卞丽潮,卞丽潮及其辩护律师均以铁的事实,有理有据的逐一驳回了公诉人的所谓指控。而且公 诉方提供不出任何证物。然而,名叫王健的“法官”竟然在卞丽潮与律师讲述事实进行辩护时,二十余次当庭打断他们,试图强行混淆视听,此人甚至公然威胁律 师:“你在为谁辩护?!”最终,法院对卞丽潮非法判了长达十二年的重刑,将他劫持到保定监狱关押。

卞丽潮身体当时已经十分不好,妻子、女儿多次赶到保定监狱要求见卞丽潮,却屡遭狱方拒绝。但坏消息不断传出:保定监狱派四个狱警带着三个犯人每天“包夹”监控、折磨卞丽潮。母女俩遂聘请律师,向河北省监狱管理局递交了会见申请,同时针对非法阻止会见的违法人员启动法律程序。

2013年1月6日保定监狱悄悄将卞丽潮转移到石家庄监狱。石家庄监狱恶警为迫使卞丽潮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狱中折磨他,三九天把他关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每天五个人“包夹”,晚上不让他睡觉。由于残酷的迫害,致使他出现了严重心脏病、血压高、视力几乎失明。

2013年4月22日下午,妻子周秀珍终于在石家庄第四监狱见到卞丽潮,卞丽潮的状态令人落泪,他见到妻子第一句话竟是:“秀珍……每一次见面都可能成为诀别……”

由于卞丽潮的心脏病症状日益加重,周秀珍要求石家庄监狱让卞丽潮保外就医。周秀珍和女儿卞晓晖赶去保定监狱索要卞丽潮的体检报告,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狱政科科长石至勇等拒绝提供,下令手下对母女俩大打出手,并叫来保定市五四路派出所警察把俩人抓到派出所。派出所指导员一味谩骂,连笔录都不做,后来把她们赶走。

2013年6月17日,卞晓晖和母亲周秀珍再一次探监,发现卞丽潮的情况更不好了,心脏缺血、心脏前壁梗塞、心脏侧壁梗塞的症状十分严重,随时会猝死。

周秀珍、卞晓晖母女俩一方面加紧请律师向石家庄监狱和石家庄监狱管理局提交保外就医申请,一方让公众关注卞丽潮受到的令人发指的迫害,卞丽潮的遭遇引起了当地民众的义愤,唐山数百人联名呼吁并按手印,呼吁当局释放卞丽潮。对此,中共监狱及其幕后黑手大为惊恐、恼怒。石家庄第四监狱恶警将律师函当场撕毁,后来母女多次要求探视,但狱方不再允许母女俩探视,并封锁卞丽潮病况消息。

2014年3月3日,听闻因监狱持续非法虐待折磨卞丽潮,卞丽潮生死难料,母女俩再度来到石家庄。正巧周秀珍的好友陈英华女士也来石家庄,三个人一起到石家庄监狱,又被无理拒绝,周秀珍急火攻心,病倒在地,在第二天回唐山等消息。卞晓晖在好心仗义的陈英华陪伴下,继续找监狱要求见父亲。一直到3月12日,监狱方依然对可怜女孩的正当要求蛮横拒绝,万般无奈之下,卞晓晖在监狱门口打出了“我要见父亲”的横幅。

3月12日下午5点左右,警察在卞晓晖租房处绑架她,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同一天,曾经陪同卞晓晖去石家庄司法局和监狱管理局反映情况的陈英华,在准备离开石家庄之际,在火车站被绑架。妈妈周秀珍听闻后欲从唐山赶来,被扣押在唐山看守所。至今为止,三人仍被非法拘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