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静海县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天津报导)天津静海县日前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一位是许风义,约在两个月前被绑架,一位是外地法轮功学员都风光,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在静海县集市上发真相资料时,被便衣绑架到西域派出所。两人现均情况不明,望知情者提信息。

天津静海县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从一九九九年至今,至少有三十多人被非法劳教过,好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中。以下是几位被非法判刑的静海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简况:

◇张金水,男,城关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被静海县城关派出所与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五月二十二日被静海县法院非法庭审,没通知家人,警察出示假证据,被张金水驳的哑口无言,庭审进行不下去了,草草收场。但所谓法官仍强行判张金水十年重刑,劫持到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关押。张金水是家庭主要经济支柱,其上有八十岁老父瘫痪在床、下有上初三的女儿,家境十分困难。

◇张丽芹,女,城关乡胡家园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被静海县城关派出所与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五月二十二日被静海县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张丽芹家境更是悲惨,丈夫任东生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港北监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家中只剩儿子和七十多岁的婆婆相依为命。

◇王艳茹,女,静海县法轮功学员,在银行工作。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静海县公安局局长李宝成指使西城派出所绑架了正在上班的王艳茹。当时王艳茹是身穿行服工作服被从单位直接推上警车,警察还强迫她丈夫打开家门进行抄家。据知情人透露这次绑架是有预谋的,因在此之前银行已实现安排了接替王艳茹工作的人。王艳茹后被非法判七年重刑。现应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刘嘉玲,静海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任东升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酷刑示意图:地锚,遭受地锚酷刑时,双腿之间的角度达到130度,双腿撕裂般的疼痛难忍,把两只手铐在一只脚踝下的地环上,手脚紧锁。另一只脚紧紧铐在另一个地环上。
酷刑示意图:地锚,遭受地锚酷刑时,双腿之间的角度达到130度,双腿撕裂般的疼痛难忍,把两只手铐在一只脚踝下的地环上,手脚紧锁。另一只脚紧紧铐在另一个地环上。

任东升,男,约于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天津滨海监狱遭到非人迫害,期间被关小号折磨,数次遭受酷刑“地锚”折磨;常被恶人抽嘴巴、打脑袋,有一次恶人将他打倒,并再用鞋踩住他的脚趾使劲碾,直到把他的脚趾甲碾掉。恶徒给他戴手铐、脚镣,故意把饭放在地上,让他用嘴叼。有一次恶人甚至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任东升非法关押期满,港北监狱和静海县“六一零”相互勾结,有把他转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一周后,当老母亲去洗脑班接儿子回家时,发现任东升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据任东升老母亲回忆,早在任东升被非法关押到期前八个月时,滨海监狱就不许他的家人接见,但是到了最后一个月,监狱却意外的允许家人见他,老母亲见到任东升时,看到任东升话语不多,精神还算正常。但是一个月后,老母亲却从洗脑班接回了已经疯疯癫癫的儿子。任东升回家后,一直处于时而清醒时而疯癫的状态,披散长发,不知洗漱,经常走失,还常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用刀挑着兜子到处走,或者把屋子翻得乱七八糟。夜间他经常突然惊醒,大喊着:我不怕你。一听到有人提起警察,他马上就显得非常害怕,自言自语的说他得赶快逃走,不然的话,警察不会放过他的。于是就会走失几天,睡在路边地头,而后蓬头垢面的回来。他清醒时告诉母亲:我要不放弃修炼,他们(恶人们)会把我打死。他还告诉母亲,恶人们曾给他吃过一种白色药末,却告诉他是“板蓝根”。城关镇派出所警察还到任东升家所谓了解情况,任东升立刻显出非常害怕的样子,任东升的老母亲悲愤的对警察说:你们把他害成这个样子,还不肯放过他。

多年的迫害,给任东升一家造成巨大伤害。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现只剩下孙子与奶奶相依为命。这个在魔难中长大的孩子,目前靠打工挣钱养活年迈的奶奶、疯癫的父亲,还要去看望仍在遭受牢狱迫害的母亲张丽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