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转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我的儿子今年三十多岁了,大法使他从一个任性、追求名利的人,变成一个善良的大法弟子,他对大法和师父充满无限敬意。

儿子在上大学期间,每逢放寒暑假回家,出于好奇都要看大法书,慢慢的,他知道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但是因为中共迫害的原因,他没有全身心的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二零零一年,儿子大学毕业回家,看见客厅里的师父法像问道:你们还炼法轮功吗?我们学校的十几位教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在一个大教室里,天天逼迫他们放弃。我问:你说法轮功好不好?他说:好啊。

也许是缘份吧,儿子经常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和神奇,能感受到另外空间的东西。儿子对师父对大法非常敬佩,教我学电脑做资料,资助同修,还给同事、同学讲大法真相。

由于我没做好,多次受迫害,给儿子的生活和工作造成很大损失。那时当地“六一零”和片警经常干扰他,让他配合“转化”我,他很理性的告诉他们:信仰自由我不干涉。我的亲家担心我炼法轮功影响她女儿的政治前途,让儿子和我们划清界线。儿子态度明确:绝不同意。当时我讲真相操之过急,缺少智慧,缺少善心,没能维持住儿子的这段婚姻。这对我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前些年,中共恶徒对我骚扰不断,多次逼儿子“转化”我,还找到儿子单位领导,说如果他不和法轮功划清界线就不能提拔或重用。后来科室几次要提拔儿子,都被上面压下了。儿子名利心很重,爱慕虚荣,几年来比他小的都提拔了没提他,精神上受打击很大,心中愤愤不平,经常对我发脾气说:我知道大法是好的,但是你受迫害不能影响到我。我说:这一切都是邪党的迫害,我们是无辜的。

其实他什么都懂,可是那时怎么说都听不進去了。我求师父加持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一切不好的因素。

由于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儿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随着社会随波逐流,放纵自己。可是他毕竟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的超常和神圣,慢慢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大法的更多了解,变的理智起来了,把这一切也能看淡了,还时常随我们一起学法、炼功。

两年前,儿子处了一个对像,无论从像貌或性格上都很满意,就在他们要领结婚证时,女方单位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给开介绍信(由于女方工作单位的特殊性,必须有单位的介绍信才能领结婚证),还让女方在大会上做检查。就这样,她终究没能和我们结成这份缘。

儿子当时愤怒无比的说:“我连结婚的权利都没有了,我的家庭没有了,工作也受到影响,我要离家出走。”

我知道他心里很苦,这些年他一直在承受着邪党的迫害,支持我、帮助我,压力很大。

对我来说,那种苦也真是剜心透骨。因为我这些年儿女情一直放不下,经常牵挂着儿子的生活,为情所累,我努力的修心去情,背师父关于去情的经文,可是总不能从根本上清除。

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我平时没有严格要求自己,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当时同修们也给予很大帮助,对儿子進行耐心的说服和鼓励,并从法上使他提高了认识。儿子认识到: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我们的结合也许是一个错误,大法是一切的根本,在选择对像问题上,不支持大法的,是不应该考虑的。这样,他从以前的浮躁中冷静下来,心态变的祥和了,一切都能顺其自然,而且工作也得心应手。现在他真切的认识到,大法对他已经是不可缺少的了,人不修炼是没有出路的。

前两天,科室领导问他:“你妈还炼法轮功吗?”他说:“炼啊。”领导说:“法轮功很快就会合法化的,你看江派的人马都落马了。”儿子回家对我说这事,我说:“宇宙大法谁也迫害不了,江氏集团只能落个可悲的下场!你应该扬眉吐气,法轮功是正法大道!”儿子说:“我要努力学法、炼功,我要得到生命的永远。”

十几年的修炼路,磕磕绊绊的经历太多太多,但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引下,都能坚定的走过来,弟子一定珍惜师父的慈悲救度。用心学好法,遇事向内找,努力修去没有去掉的人心,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