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同修误解我的时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我主要做技术方面的项目,有机会接触很多同修。在与同修的配合中,我体会到:如果我们更多的去掉执着、扩大容量、以更理性而稳定的心态去面对问题,就会使大法资源更高效的落实在救度众生的项目上。

现我把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以及逐渐学着向内找来解决问题的经历写出来,希望与遇到同样问题的同修,尤其与也在做技术方面的同修一起交流。

在与我配合的同修中,有一个阿姨,她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前些年做过些小本生意,有点为数不多的积蓄。因为是独居,所以比起家里有常人亲属的同修,阿姨同修做资料有很大的优势。因为在技术上扶持的关系,阿姨同修对我比较信赖。在刚刚认识她的几个月中,我比较密集的到她的家里,教给她不少资料点的常规技术。后来,随着阿姨同修技术的日益成熟,以及我对其它资料点的帮助增加,我就不常去她家了,没想到问题也随之而来了。

有几次,阿姨同修觉得我可能会去她家了,而我到别的同修家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处理好了,一看时间比较晚了,又没有和阿姨约好,所以就没有到她那去。还有几次,因为考虑到应该避免影响常人家属的正常休息,所以下班后就先到了几个有常人家属的同修家,处理完后到她那已经比较晚了。

再见到我时,她收起了往日的笑容,开开门就板着脸冷冷的说:“我看你是不愿意来我这了!你要有这想法,你就跟我直说,别让我在这猜,等猜中了,再说出来就不好了!”“你要不愿意来就别来了,这么晚来,是不是一会就得着急走了?”“你要是不愿意管我这里,就直说,我做不了,就不做了!”……说实在的,在这之前,还没有同修用这样的态度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那天,我表面上比较心平气和的解释了近两个小时,阿姨才把不满的情绪慢慢收起来。可我的心里却很堵很堵,说不出的委屈。平时自认为心态还算比较稳定,真遇到了考验却没体现出来。回家的路上,听着师尊讲法的声音,心中的压抑才慢慢的舒缓了一些。

以后在信箱中,阿姨又写了很多,质问我为什么不爱去她那里了,是不是不想管她那里的事了,去别处那么积极,怎么总也不去她家了,问我一天都在瞎忙什么呢……看了信,我就逐句的把我认为不属实的地方给她解释。当我问她这些事她是根据什么说的?怎么就不能相信我的解释?得到的回答是,这些都是她猜的,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不相信我的解释……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个月,我的心里慢慢发生了变化,感觉有些无奈了,变得真的不太想去阿姨那里了,不愿再重复听她的猜测了,真的不想每次都是先解释、再提醒她要站在法上想问题等等,一两个小时之后才开始解决技术问题。以后,再看到阿姨在信箱中说她遇到了什么问题,我就不再积极的过去处理了,只要能维持做资料,就简单写几句话应付了事。

而我到别的同修家,我感受到的都是同修的理解,总是对我说:“你那么忙,这里差不多了,我再多发发正念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你快回去吧!”我真的有些迷惘了,阿姨同修怎么就和别的同修有这么大的不同呢?怎么能让阿姨不再猜来猜去呢?怎么能让阿姨想事情能站在法上呢……有一段时间,我始终觉得是阿姨同修状态不佳导致了眼前的问题,总是想着如何才能让阿姨同修改变一下状态。

幸亏我有一位慈悲伟大的师父,幸亏我有众多无私奉献的同修。随着不断的通读师尊的讲法,阅读同修们细致深入的交流文章,我渐渐的发现了,这个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根源,就是我要过的关,因为我很难承受住被误解、被冤枉。每当阿姨同修误解了我的话,或冤枉了我做的一些事的时候,我的心就会波澜起伏,耐心就会大打折扣。每当这时候,再想保持稳定的心态、理性的思考、及细致的耐心就很不容易了。总是太在意,不能摆脱来自其中的束缚。简而言之,我的心胸,一个作为大法修炼人的容量,是有些小了,太小了,是该扩大容量了!

再往深层次挖,我不该被带动,从而没耐心、从而影响配合。在修炼中,我的人心就是要在这些方面被暴露出来的,就是要在这当中扩大容量的。我的修炼因素也是在师尊的安排下,在这样的向内找当中体现出来的。

我想,应该是去这些执着与人心、放下自我,扩大容量的时候了。这样才能不被外界环境所带动,心态更稳定而富于理性,才会在那样的环境下,依然能想起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而足够的耐心,以真诚、纯善的心态去提醒同修存在的问题。才会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最大效率的做好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事。

现在,阿姨的状态很难再带动我的心了。我终于能表里如一的,用心底里的微笑面对阿姨同修的心境变化了。阿姨的学法与修炼状态也在循序渐進的提升。她的资料点几次受到各种形式的干扰与冲击,都在我深入与阿姨交流后保全了下来,不断的制作着各种精美的真相资料。阿姨的心态在偶尔有波动的时候,也不再需要大块的时间去消除了,一般几句话的交流,几分钟就能转回到做项目上来了。

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次我深挖自己后,阿姨平和的对我说的一番话:“往后你不用急着、总忙着往我这跑了,我知道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勤看信箱,有问题我能联系上你就行了!”

经过这件事,我体会到,无论是做技术,还是以其它形式与同修配合,表面上看似在帮同修做项目,实质上其中深藏着很多的修炼因素。都是互相帮助、共同提高的修炼环境。明白了这些,都提高上来了,救人的项目也就顺溜了,也许这也是正念破除干扰的一种形式吧。

通过学法与交流,我也挖出了自己“高人一等”的心。我对同修表面上总是很“谦卑”,总是说:我们一起探讨,我们一起研究,我会的这些不算什么,天地行论坛上都有等等。后来意识到,我说出的这些话,基本都属于那种常人式的客套话。潜意识中希望同修觉得我会的不少,还挺谦虚。

发现这个深深藏在心底的人心后,我就一点都不想再留着了,彻底的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现在,再有同修夸奖我的技术、道谢的时候,我会真诚的对同修说:您有您该做的,我有我该做的。我们其实做的都是同样的事,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真的也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谢师父吧!

想起师尊多次在讲法中说过“大法弟子是越来越成熟了”[1]这样的话。我深信,只要能不折不扣的信师信法,精進实修,任何在大法中熔炼的生命都会升华到最终的“成熟”!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