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妇学大法 改变人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大法。学大法后,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彻底改变了,知道了人应该怎样活着。

我在得法之前的人生观是谁欺负我不行,我不会主动去欺负人,但受了气决不行,一定要报复对方,可以说天不怕地不怕,张口骂街,举手打人,谁也惹不起我。

记得我十六岁时我们全家被强迫从镇上迁往农村。因为是外来户,常受人欺负。我每天入小队干农活挣工分,几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们结成伙欺负我。开始我不做声,她们不但不收敛,反而更甚了。一次我与一女孩过水沟到地里干活,我趁她走单了,就把她按在水中淹她,问她:“还欺负我不?”她吓的够呛,急忙回答:“不了。”我警告她,如果再敢欺负我,就淹死你。她说:再也不了。

就这样,我分别把她们一个一个都给教训了。从此,再没人敢欺负我了。从这以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做人要厉害,否则便被人欺负。

23岁那年我结婚成家了,婆家在农村,一家人常被村里的人欺负。我感叹自己怎么又到了一个软弱的人家。我便下决心要给婆家顶门户,谁再敢欺负也不行,我在村里明确声明:谁再敢欺负我婆家,我把谁脑袋扭下来。

有一次我与一个妇女和两个老头一起干活。休息时我们几个说闲话,由于话不投机,我与两个老头打了起来。这两个老头在村里是谁也惹不起的主儿。他俩拿钉耙,我拿着一把大铁锹,我们对打起来了,这俩个人被我打服了,直说:“侄儿媳妇,没见过你这么厉害的,咱们算了吧,不打了。”我说:“算了就算了!”

平时谁惹着我,我张嘴就骂,骂街不讲重样的,见到打仗的事后脑勺都乐开花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惭愧。

自一九九七年得法后,我的人生观彻底改变了。我第一次懂得人应该怎样活着。不应该打仗骂街,处处占人上风。应讲积德,不造业。平时,我严格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看我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人都纳闷,有的人逗笑的说:“你怎么不骂街了,这下真学好了。”真的,我常常感叹,是大法救了我,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不然,我这一生活的昏天黑地,造多少业啊。

我学大法后,不只是精神境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一身病都好了。

在我得法之前身上有附体,脾气暴躁,遇事不冷静,自己在家中生了气,出门遇到土坷垃都一脚踢飞了,与丈夫天天打仗,因为他不干活,经常喝酒,我气不过,所以家中天天发生战争。他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我面对植物人的丈夫及一屁股的债,真想把他害死,然后我也死。一九九七年得法后,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打消了害死他再自尽的想法。是师父,是大法挽救了我罪恶的灵魂。

自丈夫出车祸后,他又活了五年半,这五年半中,我细心照顾他,他也知道大法好,平时,我也念法给他听,他逐渐清醒了,渐渐会自己表达了,会自己接尿了,一只手和一只腿会动了,直到去世。

二零零四年儿子与儿媳离婚,我给他们带孙子,平时,我偷着把孩子带给前儿媳看,前儿媳有时偷着来我家时,我把她当女儿看,给她吃喝,从生活各方面关心她,理解她,体谅她的艰辛。

我今年六十岁,我由一个在恶党文化中长大的恶人变成一个忍让别人、宽容别人、严格要求自己的人,我深刻认识到:大法真的可以改变人,可以正乾坤。世人如果都按“真、善、忍”做好人,这个世界该多好,我也希望世人都能感知大法的美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