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药物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是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秘密设立的一个“怪胎”,是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黑监狱。十五年来,这个洗脑班为了掩盖其罪恶的面目,几次变化招牌,最初是以“兰州市委党校”掩饰,后转为“兰州法制教育 学校”,后又更改为“兰州市劳教所”,二零一三年在全国废除劳教制度时,又变成“兰州市强制戒毒所”。下面是兰州龚家湾洗脑班用不明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例:

一、对董秀兰的迫害

兰州法轮功学员董秀兰、女、六十八岁,二零零七年七月再次被邪恶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两年。董秀兰成天被关在房里不让出门,见不到太阳,使身体精神受到很大的伤害,睡不好、吃不好,完全失去了自由。

二零零九年期间,董秀兰发高烧、咳嗽十几天,起不了床,头昏头晕,外聘陪员秦红霞给自个喝的姜汤给董秀兰倒了一小杯,让董秀兰喝上,当时也没啥感觉。第二天洗脑班恶警穆俊(女)指使秦红霞熬姜汤给董秀兰喝,并说:“趁热喝了就好了。”晕晕沉沉的董秀兰就喝了,当时就感觉姜汤又苦又麻,不知是啥滋味,与她头天喝的姜汤的味道不一样,眼前就感觉发黑、呕吐,难受的董秀兰就与秦红霞吵了起来:“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秦红霞却说:“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平时因董秀兰不转化,一直谩骂董秀兰的恶警穆俊,这次却跑到董秀兰房里,笑嘻嘻地问:“大姐,姜汤喝完咳嗽好了吧!”董秀兰反问她:“你们为什么这样迫害我?”穆俊回答:“我是好意,为了给你治病。”说完马上转身就走了。

之后不长时间,董秀兰精神出现恍惚,成天呆呆地坐在床上,不停地大哭,眼睛都哭肿了,感觉自己没有活路了,就想怎么怎么自杀。洗脑班明白真相的值班人员看到后,问明穆俊下毒的事后,善意地对董秀兰说:“不要做这样的傻事,好好的活下去,我看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们的事情迟早要有个说法的。”

董秀兰后绝食抗议洗脑班对自己的非法关押、下毒迫害,三天后洗脑班恶警就开始对董秀兰灌食迫害,每天灌一次。灌食迫害七八天后,洗脑班恶首祁瑞军跑到董秀兰房里,劝她吃饭。洗脑班怕承担责任,就让董秀兰在保外就医的单子上签字后,才让董秀兰的姑娘将非法关押两年的她接回家。

回家后,因洗脑班下毒,导致董秀兰眼睛模糊,失去记忆。

二、对刘菀秋的迫害

兰州法轮功学员刘菀秋,女,六十岁,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被西固区中共人员第三次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瘦弱不堪的刘菀秋被洗脑班五、六个恶人五花大绑,拖进电机厂医院,强行抽血检查后,拉回洗脑班,绑在床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当时刘菀秋就感到胃疼、胳膊疼,就问他们打的什么药,西固五零四厂陪员孔庆英欺骗说:是葡萄糖、营养药。刚打完,刘菀秋就浑身难受,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呕吐不止,脸色惨白,难以坐立。

三、对岳菩灵、汪彩霞的迫害

兰州法轮功学员岳菩灵,女,四十八岁;汪彩霞、女、四十六岁。二零一二年五月,她们被绑架到兰州洗脑班迫害。岳菩灵、汪彩霞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洗脑班恶首牟向阳配合城关区“610”,在绝食第四天时,指使医务室人员对岳菩灵、汪彩霞输液,在液体中注入不明药物。

汪彩霞难受得躺不住,心跳得手脚乱动、乱抓,被洗脑班警察温静压住,哄骗说是营养液,一直输了八天。被迫吃饭后,一直咳嗽,吃不下饭,手脚发烧,浑身燥热,后又发冷、怕风,出汗不止,精神恍惚。回家后头脑发昏,经常失忆、思维迟钝。

岳菩灵当时难受的发狂,不能抑制自己,狂躁、乱抓,被输不明药物的第七天岳菩灵浑身发抖,燥热,第二天牟向阳来问:有啥反应。又被输上不明液体后,岳菩灵难受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痛哭,看见人就想掐人,不停地哭,头脑发晕,洗脑班警察温静、陪员孔庆英进来哄骗说:快写(三书),写了就回家。

岳菩灵回家后,思维乱,想不起来东西。一个多月后,牙疼,从牙里流出血水和难闻的药水味,五六天后,血不流了,药味轻了,目光呆滞,忘事、贪睡,一睡就好几个小时醒不来。

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地址:

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 邮编730050 电话 0931-2868792。
龚家湾洗脑班人员:
韵玉成、剡永生、祈瑞军 、杨东晨、牟向阳、温静、杜梅、许志红、罗秀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