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水下作业工程师的修炼缘(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记者紫云采访报道)彼得•艾伯茨(Peter Ebertz)是位具有特殊技能的水下作业工程师,在这个领域他是专家。他看起来不善言谈,但冷静、果断。

他的工作与众不同,稍稍一个小小的错误或疏忽,很可能就会让他的工作人员面临生命危险。他的工作起着主管、监管的作用,必须在工作中全神贯注,不得有半点疏漏。而只有当他浮出水面,呼吸到大海上面的空气,他的心才得以舒展。这时候,他最想的一件事情就是:啊!我好好炼一套法轮功了!

图:瑞典法轮功学员彼得•艾伯茨
图:瑞典法轮功学员彼得•艾伯茨

也许是工作性质决定,他不喜欢抛头露面,人们眼里的彼得总是站在妻子的后面,十分的“妇唱夫随”。他的妻子,布蕾特(Bolette Ebertz),一个从小在瑞典长大的朝鲜族女子,乐于助人,又很健谈,灿烂的笑脸,具足了一位社会工作者的特点。生活中的彼得需要这样的妻子,她能让他紧绷着的心得以纾解。

“我总在她的身后,是布蕾特教我炼的法轮功。”

在二零一四年的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彼得终于浮出“水面”了,人们这才知道,布蕾特身后的彼得已在大法中修炼了十九年。平和、淡定,又略显羞涩,彼得谈起了他十几年的修炼历程。

“我并不擅长表达自己,不论是写出来,还是说出来。我感觉我的修炼过程一直是慢悠悠的。有很多证实法的事情要做,我妻子做什么事情,我就只是高高兴兴的跟着她做。如果她建议我做什么,我就去做。多年来就是这样,我总是在她的身后帮助她。虽然,我也一直在努力成为一名精進的法轮大法弟子……”

听了他的描述,人们的视线自然会落在他妻子的身上。布蕾特,她是早年参加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面授班的学员之一。

十九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五年,海外法轮功学习班在瑞典哥德堡举办,李洪志先生亲临面授。那一次开班,布蕾特参加了,彼得却因出差而没能陪同。当他出差回到家的那天晚上,妻子给他演示了法轮功的第一套功法。太优美了!彼得一看,内心欢喜,立即表示要学。

“我以前对精神层面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因此我也从来没有过精神追求。我的妻子正相反,她在生活中一直在追求精神方面的东西,她尝试过许多功法。法轮功,当她给我演示第一套功法后,我马上就说:我要学这个!”

事情来的就这么奇妙。那时候,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他俩都不清楚,只知道是一种功法。如彼得所说,布蕾特是一个精神层面的追求者。在她所接受的文化教育里,宗教信仰是一门必修课程,一直以来她都在这里面探索。她尝试着寻找不同的路,试图获得一种能够真正安抚心灵的方式。她不停地阅读各种领域的书籍,直至筋疲力竭。后来她停下了。她在想,也许时机还不成熟,机缘未到,就再等等吧!没准哪一天就会有一位导师出现的。那时布蕾特的身体不大好,生活方式也不健康,她抽烟、喝酒。为了改善身体,她跟当地的一位女中医师一起学习气功。也就在这时,那位中医师先找到法轮功,又把她引了進来。布蕾特有幸参加了瑞典哥德堡法轮大法学习班,见到了李洪志师父…… 之后几天,彼得也幸运地见到师父。

那是彼得出差回来的第二天,他跟妻子一起去了法轮功学习班,大家在一起炼功。非常优美的功法,只可惜他迟到了几天,他感觉自己的动作做得不够好,心里拿不准,就往后退缩了。就在这时,他看到师父在一处向他招手,让他進到学员中来炼功。看到师父正向他招手,不知怎么的,他非常窘迫,“嗖”地一下躲藏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真有点尴尬。如果换成今天再见师父,我的表现会大不一样的!”彼得笑了,他说起了那天的事情。

彼得修炼法轮功的机缘,跟他的妻子分不开。布蕾特的情况到底如何呢?

初学法轮功,布蕾特并不了解内涵,她是为改善健康而来的。在学习班的当中,发生了一个意外。那是师父讲课之后,教授第二套功法。

“两手慢慢抬起,头前抱轮,十指相对,两臂抱圆,两掌与眉平齐。”师父发出了口令。这是非常简单的站桩姿势,布蕾特的身体发生了情况。

“我把手举到和眼睛平齐,一秒钟却感觉那么的漫长,我很艰难地在那儿举着手,开始出汗了。我一生都没有出过这么多汗,汗一个劲往下流,流到眼睛里,汗淋淋的。我努力举着手,坚持着,就感到身体里有能量流带动着,汗水在洗刷着身体。”

强烈的身体反应让布蕾特感受到不同寻常,她坚持着。大脑彻底安静了,她甚至不愿意让老学员来指导她的炼功姿势,因为那样会影响她入静,会惊到她,会吓她一跳。可是,另外一种指导方法却让她感觉到了安全、舒适,很慢的,很小心的,她弯曲的大拇指被纠正了,她一点都没有被惊吓到的感觉。她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了师父微笑的面容……

瑞典学员们就是在师父的亲手指导下学习了法轮功,当时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关怀。

“在师父身边,我们大家坐在那里,都很高兴、都很幸福,就象小孩子一样高兴。”布蕾特说。

妻子的反应直接触动了彼得,他相信她。而体质强健的彼得却没有多少体验,他只是静静地分享妻子的成果。那时的瑞典法轮功学员大都很重视炼功,瑞典文的大法书籍还没有出版,能读的只是英文版的《转法轮》,大家对修炼的含义领会得并不透彻。布蕾特不喜欢在室外吃苦炼功,喜欢自由自在。外面有寒冬,有磨炼,家里有温暖,有舒适。布蕾特在家里舒舒服服地打坐炼功。一九九七年,瑞典文《转法轮》问世,布蕾特原本抱着很大的期盼,结果大大失望了。

“我觉得翻译得不好,很难读懂。我之前学过英文版的《转法轮》,没有出现问题,现在这版,很难看懂。一定是翻译出错了!”

除了挑书籍的毛病,还有很多疑问,布蕾特的心被牵动了,这时她也感觉自己不对劲了,她感到不安、烦躁。《转法轮》重点阐述了修炼问题,绝不仅仅是功法那一点点。她隐隐约约感到自己在回避一样东西,到底是什么?她找不到。

一九九八年,美国有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瑞典学员打电话来邀请她一同参加,半个小时做决定,去还是不去?彼得看得出妻子内心的挣扎。

“你去吧,到了那儿,你就知道了大法是不是你真正想要的!”彼得鼓励妻子去参加法会。

这次美国之行彼得没有同行。对于布蕾特,与其说她去开交流会,不如说她是去求救师父。她的心很乱。学员的交流体会对她都不重要了,她听不進去,她疲倦,她心里一直在呼唤师父:师父啊,您怎么还不来?!还不来?!她就这样苦苦地等待,直到法会结束,师父都没有出现。这么一着急,她的身体又出现了反应。

“我感到身体发热,血液循环一圈一圈的,突然有这样一种想法:我怎么这么自大、骄傲?我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以为知道一切,也不认真听同修发言,这是我吗?我是一个友好的人啊,我是很亲切的人啊,我一直对人都很善良的啊,可我现在怎么这样……”

任何一种真正的信仰,没有谦卑的心就不能被救赎。

布蕾特震惊了!她突然发现了自己隐藏了很久的自大与傲慢。她看到身边的同修们都在反省自己,分享修炼体会,而自己却置身于团体之外,修炼之外,她一时感觉好孤独!好孤独!自幼的她就是一个独立的人,凡事靠自己解决,一切的经历都是自己决定的,这个独立的性格已经形成自然,自然地自己都察觉不到独断、自大的成份。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隐藏的东西,她哭了。

法会之后,师父要见欧洲来的学员。布蕾特有很多话想对师父说,她特意找到了前方的座位,离师父很近很近,这样,抬头就能看到师父。

可是,情况完全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她见到了师父,师父就近近地在她前面,她既不敢开口,也不敢抬头。她感到内心惭愧,师父离开瑞典三年了,周围的人都在修炼自己,唯独自己没在修炼中。师父正在和学员们谈如何向内找,如何修炼,如何提升,而自己呢?一直以来还觉得自己不错,之前还在找啊找啊找外面的原因,结果,并没有在修炼中啊!

“我坐在那儿悲痛,我感到惭愧!我哭啊哭啊!一直哭。旁边的学员紧握着我的手让我平静,可是我不能。最后,我努力抬起头来,我看到了师父的眼睛,师父正看着我,我突然感觉有一种思维传感,大脑里传来了师父的声音:‘我慈悲于你,你为何不慈悲于你自己呢?’我能吗?我能原谅我自己吗?”

她顿时震惊了!这是真实的,不会有假。

美国之行回来后,布蕾特彻底改变了。她不但确定了自己追求的方向,也投身在了维护大法的行列中。彼得也一同真正地進入了修炼。

一九九九年,中共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布蕾特思考了很多,她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弄明白了中共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大迫害,最后她也认识到了作为法轮功弟子所要承担的责任。揭露中共的恶行,制止迫害,这不是参与政治,而是在维护大法,唤醒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布蕾特开始向国际社会讲清法轮功真相的旅程,彼得步步相随。

中国人有句话,夫妻重在志同道合。同修一部法,两人都是大法修炼者,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一对夫妻啊!是这样的吗?

“你们可能会认为夫妻两个修炼人在一起可以互相帮助,共同提高,可是在现实中有时却是相反的。我们在一起生活三十四年,彼此太了解对方了,所以在心性摩擦中,我们常常还会把我们自己作为夫妻,而不是作为大法弟子来对待摩擦。但是与修炼以前明显不同的是,心性摩擦过后,我们再回顾时,都不会指责对方,当我们放下时,所有不好的感觉也就都没了。然后直到下一次的心性考验再来。”彼得真诚地说出了心中感言。

电影《自由中国》把彼得推到了前台。这部影片首先震撼了彼得,也让他鼓起了力量,《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

这部纪录影片是由新唐人电视台和美国知名人权纪录片导演麦克•波曼联合制作的,讲述了两名法轮功学员——美国公民李祥春和前中共党员曾铮的亲身经历,反映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肉体和精神的残酷迫害,揭露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制造奴工产品、网络封锁等诸多惊人内幕。此片荣获六项国际大奖,被翻译成十二种语言在全球放映。

“我的想法是,通过这部影片去促成一些讲真相活动,这是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但我并没有准备去承担这个责任。当我被鼓励承担这个责任时,我不确定我是否成熟,我勉强接下了这个责任。我不得不去克服我内心里的各种缺点,比如,求安逸,不能忍,自卑等等……”

这就是大法修炼环境。彼得和很多学员一起合作,每周讨论,互相鼓励,一起突破难关,找到各种能让人们了解真相的机会。几个月的时间,彼得和同修们打开了瑞典政要的大门,影片顺利地在瑞典国会中给议员们播放。他们又通过这些议员联系上了更多的政要,安排了很多次私人放映。《自由中国》在瑞典上层社会引发关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被揭开了,正义被唤起,瑞典开始正面关注中国人权问题。

随之半年后,瑞典国会成功地召开了“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研讨会”。所有党派的议员共同合作安排了这次研讨会,参与人数盛况空前。研讨会后,很多议员在DAFOH(“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的请愿书上签了名,帮助中国法轮功学员免遭迫害。

“每当我看到很多人来看《自由中国》时,我都特别感动和快乐。我们连续两年在阿拉曼多(Almedal)上放映这部影片,很多学员帮忙发传单,在大太阳下面,或者在雨里,经常是一站就好几个小时。然后,电影院里坐满了观众。当人多不能都入场时,我们就额外增加一场,以满足需求……”

无论是在前台还是在后方,彼得工作都是踏踏实实的。能参与证实法的工作,对他来说是机会。因为他看到了法轮大法修炼中的真实体现,每一个学员都在做着看似平凡的工作,大家相互配合。每个学员又象大海里的一滴水,一滴没有力量,而汇聚起来,浩瀚澎湃。他庆幸自己在其中,成为法轮大法弟子里的一滴水。

水下工作没有让他在孤独中暗行,他的心无比敞亮。每当他从大海的深处浮出,他都在感受着升起的辉煌瞬间,那是常人无法感悟的幸福感,旭日霞光,万里归帆,他心无比安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