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警察强行对法轮功学员抽血、按指纹、签字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自六月中旬,辽宁义县政法委召开对全县法轮功学员重新登记上报的会议,没有搞成。八月初,义县公安派出所警察、社区街道人员以查户口为名,频繁到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家登记、记电话号、签字等进行骚扰。

到了八月中旬以后,义县公安派出所警察几乎是动用大批的警力、每次七人到十人,单独突袭的方式,闯入法轮功学员家或单位,说什么:“要建立法轮功学员数据库、备案。”强行抽法轮功学员的血、按指纹、签字等。有的学员家和单位,恶人短时间去了六次;有的还欺骗八十多岁的老法轮功学员;有的还牵连到家人。

近一个月时间,辽宁义县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义县公安派出所警察强行抽血、按指纹、签字,另外有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无理强行抽血、按指纹、签字骚扰没能得逞。

九月十二日上午十点三十分,义县义州镇派出所所长杨舟带着警察李刚等十人,闯入女法轮功学员罗香银工作的城关乡八里堡小学,对校长说:“要找法轮功学员罗香银抽血、验血型等测验和按指纹、签字,建立数据档案。”校长不配合说:“罗香银不在,家有事没上班。”杨舟不相信,对手下的警察说:“把所有的教室和能藏人的地方都给我搜一下。”结果,真没有搜到人,只好走了。离开学校大约二十来分钟,杨舟对手下的警察说:“咱杀他个回马枪!”返回了学校,再搜一遍,还是没有搜着。在八月份,他们就曾多次给罗香银打电话骚扰被拒绝。

九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多钟,义县义州镇派出所一帮警察闯入女法轮功学员夏国芬家,扬言说:“被拘留过的都得备案,必须按手印、采指血、签字,不然就带走。”夏国芬当时就和他们争执起来。警察依仗着来的人多,说:“你不配合,抬也得把你抬上警车拉走,那时你再想出来就不容易了。”夏国芬丈夫怕夏国芬再受迫害就配合警察逼着夏国芬配合,因当时正是中午做饭,夏国芬给警察讲真相,警察不听,警察说:“我们不怕遭报应。”结果在家人和警察配合逼迫下,强行对夏国芬采了指血,按了手印,签了字。夏国芬于二零零四年曾经被义州镇派出所恶警王占林、杜强绑架,在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一天 。

八月初至九月初,义县义州镇派出所警察,先后六次闯进法轮功学员吴玉红的家和单位(家和单位各三次),因人不在家,单位也没找到,最后竟找住宅区的门卫,核实一下该法轮功学员住几单元,几楼,门牌号,家里其他人的情况及电话号,走了。

九月的一天,义县义州镇派出所所长杨舟给法轮功学员李凤田打电话,让他来义州镇分局一趟,验血型,当时被拒绝。

一天,义州镇派出所警察闯进西南街法轮功学员陶孟家,要强行抽血,没能得逞。

九月四日,义县九道岭镇派出所所长刘祥军带着警察闯进星星屯村法轮功学员高桂秀家,说要抽血化验。高桂秀说:“我的血是随便抽的吗?”没配合。

九月五日,义县九道岭镇派出所所长刘祥军带着警察来到法轮功学员高文秀家,要抽血。高文秀就给他们讲真相。没让抽。这时,刘祥军就给所里说是跟高文秀说好了的那位警察,埋怨说:“你没说好叫我们来干啥?人家不抽,结果白跑一趟。”

九月初的一天,义县前杨乡派出所几名警察闯进沙河子村法轮功学员杨素珍家,他们一进屋还没开口,杨素珍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同时给他们讲真相。之后,警察让杨素珍配合抽血。杨素珍说:“我身上的血你抽啥呀?都啥时候了,你们不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哇?”警察听后走了。

八月十一、十二日,义县前杨乡派出所警察宋维祥等人,到马家屯村两名夫妻法轮功学员张宝、陈素华家,以及中泥村法轮功学员李广兰家, 强行对三名法轮功学员按指纹、抽血。同时宋维祥等人到后泥村法轮功学员刘成家骚扰,刘成没在家

八月十来号,义县城关乡派出所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李世军家,要强行抽血,没配合。

一天,义县城关乡派出所警察闯进桥北一位八十多岁老法轮功学员家,骗其抽了血。

八月下旬,义县城关乡派出所警察闯进关帝庙村法轮功学员陈桂兰家,当时陈桂兰不在家,他们又骚扰了陈桂兰的女儿、姑爷等六位家人,进行威胁。

同时,义县城关乡派出所警察,在一个月内,又先后闯进该村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强行抽血,均遭拒绝。

八月二十八日,义县610成员马宇,将电话打到义县九道岭镇某村法轮功学员陶文龙家,让陶文龙来县610一趟验血。陶文龙没有配合,将电话撂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4/辽宁义县警察强行对法轮功学员抽血、按指纹、签字-298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