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空间场的败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

一梦惊醒迷中人

一天夜里,梦见自己背《洪吟》,背着背着,忘词儿了。去书柜找书,想开第三个门,却打开第一个门,再开,是第二个门,怎么也找不到第三个门。仔细一看,第三个门外面包了好多层布,象层层的床单一样。我意识到是干扰,就开始发正念,一出声发正念,就走出了梦境。

醒后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明显点化自己的梦,那一层层的布隔在我和大法书籍之间,不就是对学法的间隔吗?那这间隔是怎么形成的呢?

师父的法点醒了我:

“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因为在另外的空间一切都是有生命的,业也是一样。当人要修炼正法时,就要消业。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1]

“它会形成一个很大的场,越溢越多。天目越不开,越追求它,这个东西溢出越多,结果把他整个身体都包围住,甚至于它的厚度还很大,带了很大一个场。这个人天目要是真的开了,他也看不见,因为他被自己这种执著心给封住了。除非将来他不再去琢磨它了,完全放弃这种执著心的时候,它会慢慢的散掉,但是要经过很艰苦的很长的一段修炼过程才能去掉的,这就很不必要。”[1]

以前学这两处讲法,我单纯的理解为师父是讲思想业以及追求天目的问题,我又没在脑子里骂大法,我又没过多的追求开天目,感觉和自己关系不大。这个梦让我猛然意识到,所有的执著心不仅直接对修炼人构成考验和伤害,而且,会滋生很多不好的物质,这些败物质堆积在空间场内,长久的干扰修炼人往高层次上修炼。即使产生败物质的执著心修掉了,败物质却还在起作用。

梦中包裹着大法书柜的层层的布就是自己不好的心一次次滋生的败物质。自己长期的不正,导致周围形成一个厚厚的场,间隔在自己和法之间。追求天目都能形成一个很大的场把自己包住,何况平时追求的都是各种人心关注的不好的东西,这岂不是会形成更肮脏更强大的场吗?这场早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在了里面。难怪看法时,总是困,或者不入心呢?隔着厚厚的间隔,怎么能看到法呢?

师父说,“我们大法修炼就是直指人心,修炼就是修人的心。”[2]修炼人对照法往往很容易识破各种执著心,却不容易认识到各种执著心产生的败物质更容易长期干扰修炼。在此,真得好好清理一下自身空间场里的垃圾了。

清除色欲心产生的败物

由于人心繁重,身体状态一直不好,没什么大的表现,却也造成一些影响。比如,四十刚出头,白发多的就依靠染发剂了。还有,牙齿由长期疼痛到根部伤烂,到如今的疼痛且松动,严重影响了正常的饮食。稍微硬一点的东西就不敢吃了。后腰也长期处于疼痛状态,导致炼功时常常刻意去活动腰部,人为的改动炼功动作。这哪象炼功人的样子呢?

某天,突然发现后腰部位有一块皮肤变暗,而且有些发痒,这块皮肤呈现明显的心形。出现在这个部位,我想这是一颗色欲心哪。

回顾自己去色欲心的道路,磕磕绊绊,一直也没能根除这最肮脏的执著心,经常被干扰着,有些行为都成为习惯了。比如常常若无其事的站在窗前,向外观望。很容易看到对面楼窗内的情形。把这种不道德的偷窥当成了看免费电影,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色欲心。经常能捕捉到异性换衣服,甚至洗完澡在室内走动的镜头,有两次居然还看到不挡窗帘不关灯的夫妻之事。认识不到,这是色魔指使人在一步步引我上钩,通过视觉来滋养空间场的色心和色欲。

曾一度从师父的法中悟到,偷窥也是做了损德的事了。下决心,戒掉“偷窥”的瘾好。没多久,又在某些或文字或图片或视频的刺激下,犯了窥瘾,导致只要到窗前就忍不住朝人家观望。

心里也曾一遍又一遍的默念“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3]这段法,可就是管不住自己走向窗前的腿,也管不住投向对面窗口的目光。

经常能闻到自己口腔的异味,被别人闻到时,很尴尬,很苦恼。这时,脑子里常常出现“口吐莲花”四个字。修的纯净的大法弟子真的能做到口吐莲花,每句话都清新感人,都能沁入生命的最本源,都能让生命受到洗涤,从而得救啊。可是我呢,非但做不到口吐莲花,反而满嘴污秽,真的太差劲了!

“情欲满身”[4]不就是人吗?而且还是“贼眼相看”的“邪恶常人”。

有同修谈体会的一段内容让我非常震惊,她说,大家集体学法时,她听别的同修读法时,头脑非常清晰,轮到我读时,她头脑就一片模糊了。听到她说这些,我也回想起,我读法的时候,有位同修困的都得站起来听,是巧合吗?

最近,周围有两位同修被色魔干扰,交流过程中,对照自己,发现自己也曾做过类似过份的丑事,同修曝光自己时,我也跟着羞惭,跟着追悔。同时,对自己长期陷入的困境有了新的认识。从前,我只是一味的“清除色欲”,没有针对“色魔”去发正念。我认为,是色魔滋养了色欲。单清除色欲还不够,必须把给养色欲的色魔根除才能彻底断了色欲的营养源,窒息色欲。

认识到这,觉得自己悟的很深了,已经深入色欲老巢了。继续深挖,却发现,自己光注意外部力量,却忽视了内部空间场里因色欲产生的败物质也是活的,它们也在起着作用,里应外合的干扰我,让我在清除色欲这条路上走的步履维艰,反反复复,悔愧交加。

师父借梦点醒我,今后,在清理自己时,要全面针对色心、色念、色欲、色魔,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败物质進行彻底清理。彻底清除这些败物质对三件事的干扰与间隔。

清除文艺作品产生的败物

师父告诉我们:“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不管他表现的怎样,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脑子这种东西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呢?”[5]

因为我是学文的,又是从事语文教育的,比一般常人更多的涉猎了五花八门的文艺作品,当然,理由很“高尚”,增加文化修养。殊不知,这些披着“高尚”外衣的文艺作品、文学作品潜移默化的把一些败物质灌输到大脑里,堆放在空间场里,抓住时机就对修炼和救人产生干扰和阻碍作用。

文艺作品很喜欢美化“报仇”,把“有仇不报非君子”作为座右铭。我也曾不止一次的沉浸在替复仇者胜利的喜悦中。其实,常人也讲“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况修炼人呢?这种“复仇”情结定会在头脑中形成一种观念,甚至一种习惯。我理解,这就是我们修炼中要修去的争斗心和报复心理。这些心修去了,可还得把长年以来,由这些心产生的败物质清理干净,才能真正在这方面清净无为。

文艺作品还喜欢美化“愁怨”,这种“愁怨”情结也与我们修炼背道而驰。我们修炼人要越修炼越阳光,要“无怨无恨”[6],要“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怎么能愁眉苦脸,幽怨满腹呢?而且,我理解,幽怨、愁怨等等,都是阴性的东西,久而久之,形成的阴性的场可能会招来不好的阴性物质。不能不说自己经常做的恶梦和这种喜欢幽怨的思想没有关系。现在满大街都是骷髅头的装饰,另外空间,师父已经做完,邪恶已无处栖身,那么,它们就指使有阴暗思想的人去设计符合它们的装饰,让它们得以暂时栖身,得以苟延残喘。连儿童的服装都是,真是无孔不入。看到这些,查找自身,必须把空间场里曾经积攒的和愁怨、幽怨有关的阴性的败物质清理干净了。

文艺作品更善于美化“性”,学文的几乎都被弗洛伊德的“泛性论”所触动,弗洛伊德给人的行为,特别是给文艺创作者找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让人们感觉这种低能、低级的行为是美好的,这种露骨的描写是艺术的高境界。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接触了大量的和情色有关的文学作品、美术作品、影视作品等。修炼之后,克制自己不去有意接触,但很难把握界限,有时还给自己找理由,修炼人不怕淫邪侵扰,接触一些无妨,于是,不止一次放纵了自己的欲望,带着好奇心看了大量充斥着色情的文艺作品。常人看了,顶多是一个人被污染了,修炼人看了,影响就大了,也许整个宇宙都被玷污了。所以,必须彻底清除空间场中由文艺作品中的色、欲、情、性等产生的败物质。

除了上述,文艺作品中几乎充斥了邪党的所有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等,看的文艺作品越多,积攒的这些败物越多,清理起来也就越难。所以,我要增加发正念次数,增加清理自身这些败物的项目,必须全面无漏的清理所有执著心产生的败物,败物不除,势必干扰三件事。

从现在起,我一方面不断清除名、利、色、情等各种执著心,还要彻底清除这些执著心产生的败物形成的厚厚的场,从而清除和法的间隔。就象师父讲法时提到的,给钟上发条的人不在了,可是,发条还在起作用。那么,每个层次的执著心修掉了,执著心曾经产生的败物还在,必须把这些垃圾也一并清除。从而溶于法中,更好的同化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人觉之分〉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