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呼兰监狱九次剥夺家属探视权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自从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莫志奎被非法关押到呼兰监狱至今,将近一年的时间家属顶着严寒酷暑九次去呼兰监狱要求会见。监狱不但不让会见,还威胁、恐吓、刁难家属、多次报警、给家属录像,挑衅家属请律师、去上级相关部门、去中央巡视组上告。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莫志奎年近七旬的大哥和莫妻等三人到呼兰监狱要求接见。办事警察马上打电话给王晓臣告知莫的家属来了,王晓臣得知后立刻打110报警。

办事警察凶巴巴地对家属说,让上次来的人到你们当地610核实身份开个证明后再来接见,家属和办事警察交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王晓臣进来了气囔囔的拿着矿泉水瓶子使足全身力气往桌子上一蹾,并大声向莫妻吼道:“你干啥来了?不是告诉你停止接见吗?”莫妻说:“干啥停止接见,我们家属有接见这个权利。”这时110警察拿着录像机来了,给家属一边录像一边问家属:“你们想干啥?”莫妻说:“我们就想接见。”莫妻不让警察录像,警察强行录像,录了十多分钟就走了。

家属对王晓臣说:以前你不也不让接见吗?上次来时你报警把我心脏病都吓犯了,回家后很长时间才好。我给你多次打电话你咋不接呢?王晓臣向家属得意洋洋的挑衅道:“抓也不是我抓的,判也不是我判的,送也不是我送这来的。你去告他们哪?你请律师去告,爱上哪告上哪告!上中央巡视组去告啊?”

莫妻说:来一次你也不让见,来一次你也不让我见?我们家来了九次,请律师告你你才让我自己见一次。王晓臣耍无赖地说;“我怎么没让你见呢?我没让你见吗?我就让你见一次吗?我可不只让你见一次。”莫妻说:“我见家人几次我还记不住吗?”

王晓臣继续抵赖。莫妻十分气愤、手指着屋里的监控录像说:“这不有录像吗?你去调录像。”王晓臣被质问的哑口无言。

这时莫大哥对王晓臣说:她(莫妻)也不容易!我们家上有年近九旬的母亲,下有八岁的孙女,这次来时都非常担心莫志奎的身体和处境。昨天晚上老太太一听说要来看莫志奎,因为总是不让见,担心这次看不到,反复去她的房间和她唠叨了大半宿……。八岁的小孙女紧紧的抱着奶奶的胳膊不撒手,非得要和奶奶一起睡,怕明天奶奶偷着走了不领她去监狱看爷爷。她只睡了一个小时的觉。为了不让孙女去,第二天早上怕惊动孙女连饭都没吃就走了(由于来回一千多里地,孩子体质弱经不起折腾,又怕孩子受到惊吓,不让接见心灵受到伤害。)你不让我见我回去跪着跟老太太也说不清楚。莫志奎的身体都这样了你还不让见,如果莫志奎有个三长两短的,咱们搬石头砸天也晚了,你我都有责任……。

莫妻接着要求公开莫的病例和诊断。王晓臣为了快点把家属打发走,只好把监狱医院的院长找来。院长说:很长时间没给莫治疗、没给确诊、也没做任何检查,因为莫不配合治疗。现在莫的身体很瘦。王晓臣当着家属面对院长说:强行治疗。

因为前几次家属和莫志奎通过电话,莫志奎告知家人,说感觉身体不如以前了,现在吃不进饭,左、右肺部还经常疼,医院给拍了两次片子,但不告诉病情,也不告诉诊断,但是从片子上看,他右边的肺子应该是烂没了,看上去一片白,很大的一个洞,基本都没了,左边的肺子也烂了一个洞,但没有右边的严重;腿也不听使唤,两层床也上不去了。家属听了既心疼又担心。

监狱知道莫志奎的身体每况愈下,在今年四月十一日才把莫志奎从集训队医院监区转到医院监区。家属曾找到监狱医院院长要看莫志奎的病历,院长说,监狱的医院是属于乡镇级别的,拍片只能是看出肺结核,由于设备有限不能做CT和B超,所以看不出肺结核到什么程度,要想知道莫志奎的身体状况只能去大医院确诊。院长还说:莫志奎身体状况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

但是“610”王晓臣和集训队队长李友说:莫志奎必须穿囚服、戴手铐脚镣,由家属拿钱才能外出确诊。家属问那得需要多少钱,他们说:如果全身检查得一万元。

监狱医院是一个乡镇级别的医院,连确诊都做不了,如何能谈得上治疗呢?!况且自从九九年迫害以来,中国大陆的监狱和劳教所的医院表面上打着治疗的幌子,实际上是一个阴险毒辣、毫无人性的折磨迫害、虐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黑窝。例如: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而能得到奖金、讨好上司往上爬的目的,往饭里、水里下毒药、强行打毒针,毒针有多种,有的打完当时就疯疯癫癫、全身抽搐、疼痛难忍、难受的乱喊乱叫,不长时间在难以言表的痛苦中死去;有的打完就全身失去知觉不会动了;有的打完毒针后当时没有明显的症状,过一段时间各种脏器逐渐衰竭,呈现各种病状无法医治,有的医生看后说是药物中毒致死。更有甚者把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当成精神病治疗,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把一个原本理智清醒、健康的人给“治”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

监狱和劳教所的医院还给野蛮灌食,灌食有多种形式,有直接插管灌食,管子长时间不换在胃里都长绿毛了,有的管子拔出来时往下淌血;有的把法轮功学员绑到铁椅子上,把身体各部位绑上,指使犯人用手强行掰开嘴灌的、用木管撬开嘴灌的、用开口器(妇科用的)把嘴撑到最大限度灌的,有的牙被撬掉的,腮帮子被捏肿的、下巴被捏掉的、有的头发被一绺一绺的薅掉;有的灌浓盐水、有的灌辣椒水、有的灌芥末油、有的灌粪便、有的灌冰毒、有的灌生玉米面、有的灌奶粉;有的当时就被呛死、有的灌到肺里后当时或过一段时间大口大口的吐血,一段时间或者过几年后换肺结核、肺癌、胃癌等致死。有的监狱指使犯人充当医生叫医犯,残害、酷刑折磨致使法轮功学员致残、致死、致疯。就这样的“治疗”怎能让本人和家属放心“治疗呢”。

家属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下午一点半,家属据理力争要求接见。王晓臣就是不让见。家属要求做法鉴、保外就医,监狱藐视生命、不予理睬一直拖到现在,还不让见人。莫志奎的身体究竟如何家人一概不知。监狱执法犯法剥夺接见权和知情权。

由于王晓臣总是不让接见,莫母盼儿心切,担心儿子的身体,吃不好、睡不好,想儿子闹心和儿媳发脾气;莫的儿子担心爸爸的身体情况、生命安危,思虑过度、精神郁闷。每次莫妻回来后孙女都是扑到奶奶怀里,迫不及待的问:见到爷爷了吗?一听到奶奶说没见到时,孩子带着哭腔说:咋又没见到啊?这次奶奶偷着走了。

原本一个四世同堂祥和、其乐融融的幸福家庭,竟然被迫害成这样!?

关于莫志奎与家人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的相关报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