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法院徐宏仁、潘淑琴陷害数十善良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从来没讲过法律。

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中,辩护律师在提到“良心”二字时,辽宁省凤城市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潘淑琴竟当众说:“你别跟我讲良心。”

当法轮功学员郑重告诉法官“对‘真、善、忍’的迫害是对人性的侮辱”时,身为凤城法院刑事庭庭长的徐宏仁竟报以嘲笑。

中共迫害法轮功近十六载,实质是又一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政治迫害运动,根本没有任何合法性与合理性,司法系统完全沦为中共迫害民众的工具。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从罪名到刑期都由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内定。因此,在非法庭审过程中,法官常常咆哮公堂,甚至公然叫嚣对法轮功不讲法律,不许律师提人性与良知。

一、至少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出于妒嫉非要镇压法轮功,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各级政法委“六一零”操控公检法疯狂迫害坚信“真、善、忍”的好人。原凤城市法院刑事庭庭长徐宏仁、现任副庭长潘淑琴,从迫害之初就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四年末,徐、潘组织合议庭诬判法轮功学员至少三十五人次,其中三人被迫害致死,五人仍在狱中遭摧残。具体分年度统计情况见下表:

2002年-2014年凤城市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迫害统计表(不完全统计)

年份人数被非法判刑人员/非法刑期被迫害致死人员
20027冷冬梅4年、张艳芹4年、朱忠国5年、姜凤丽4年、隋桂芹4年、崔泽福4年半、张福清4年
20031李世文4年
20043蔡淑芹3年、张盛琴3年半、孙凤清3年半
20052姜军3年、温景松4年半温景松
20064马育新5年、刘英梅3年半、佟淑芳3年半、李芹4年李芹
20082王书清3年、赫平1年
20092刘银凤3年、冷冬梅4年
20104梁运成3年、吴娟3年、孙忠琴3年、曲山林3年曲山林
20111焦琳3年
20123戴玉芝1年、高广俊3年
20132刘成军2年、王莉1年半、范晓盛3年
20144王莉1年半、金彪3年、卢俊3年、姜凤丽3年
合计35 3

二、至少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折磨致死

十六年持续的迫害,中共极力封锁有关法轮功的消息,许多不为人知的罪恶行径在掩盖下秘密进行,太多的迫害真相难以核查。现已确认凤城市至少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因被非法判刑导致离世,还有一些调查中的迫害案例,待核实、确定后公布。

◇温景松被凤城法院强判四年半,几经折磨后含冤离世

温景松
温景松

温景松,男,凤城市蓝旗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凤城市红旗镇派出所门广军等恶警突然闯入温景松家,未出示任何手续、证件就开始抄家,连房顶上的烟筒都没放过,在没翻到任何所谓的“证据”的情况下,将温景松戴上“背铐”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刑讯逼供。次日,温家人到红旗派出所要人,结果全家遭恶警绑架。后温父和温妻被非法劳教二年,温景松被凤城法院秘判四年半,先后被劫持在凤城看守所、沈阳大北监狱和本溪市溪湖监狱迫害。温景松在狱中被折磨致肺结核复发,咳血、吐血,被隔离关押。二零零六年八月,温景松已奄奄一息,监狱怕担责任,将他“保外就医”放出。回家后,温景松仍被恶警不断骚扰、恐吓。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温景松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八岁。

◇曲山林被冤判三年,“保外就医”后离世

曲山林,男,六十七岁,原凤城酒厂退休工人。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曲山林与本市四名法轮功学员驱车去白旗镇,路上遭白旗派出所曹德君等恶警绑架。十二月八日,凤城法院徐宏仁等以完全捏造的“证据”枉判曲山林三年。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曲山林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关在小号里迫害。恶警把曲山林用特殊的刑具铐在墙上,戴上脚镣,将他衣服纽扣拽下来,裤裆撕开,在刑具和低温的作用下,人不长时间就手足麻木、腰酸背痛、浑身僵硬。七、八天之后,曲山林被转押沈阳东陵监狱,遭到更加残酷的折磨,被迫害致胃癌,送进医院做大手术,胃被切除三分之二,生命垂危。二零一一年底,沈阳东陵监狱为推脱责任,将其“保外就医”放回家,当时曲山林已经骨瘦如柴。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曲山林在大连市儿子家含冤去世。

◇李芹被诬判四年,流离失所六年后离世

李芹,女,六十三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李芹与本市两名法轮功学员去凤城市大堡乡散发真相资料,返回途中遭警察绑架,后被劫持至凤城看守所。恶警对李芹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她,拽住她头发狠命地往墙上撞。李芹绝食反迫害,遭狱医王长春等人多次插鼻管野蛮灌食,最后鼻孔、食道肿得插不进去管子,血管干瘪扎不进去针,看守所怕出人命将李芹放回家。后凤城政法委六一零预谋再次绑架李芹,李芹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凤城法院徐宏仁、单文等捏造所谓的“罪名”对李芹下达了诬判四年的判决书。

二零一二年正月,李芹结束漂泊六年的生活,回家照顾老伴和儿子,刚回家一天,凤城检察院就打电话催她去“结案”。在巨大的压力下,李芹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突然离世。

三、被非法判刑后遭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典型案例

三十五名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所谓的“转化”,狱中都不同程度地遭到了恶警或恶警指使的犯人恐吓、侮辱、谩骂、诱骗、洗脑等各种精神摧残,以及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原凤城法院法官梁运成,曾在辽宁大连市监狱遭恶警指使的多名犯人用钢针扎手指头、塑料袋套头毒打、泼辣椒水,在本溪监狱被大字型固定在“抻床”上折磨六十天;原凤城市增压器厂优秀销售员焦琳,曾在沈阳东陵监狱被绑在“死人床”上数十日,耳朵被打变形,嗓子被砍哑……

◇朱忠国被冤判三年,妻子突发心梗撒手人寰

朱忠国,男,五十八岁,凤城市鸡冠山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鸡冠山镇政府于春洪、片警马国权伙同两名打手闯进朱忠国家,逼朱忠国放弃信仰,被朱忠国拒绝,恶徒一拥而上拳脚相加,于春洪一边打一边咆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再说炼就活活地打死你……打死算白死。”朱忠国被打得遍体鳞伤,劫持到凤城拘留所囚禁,后被凤城法院诬判五年,送沈阳东陵监狱迫害。

朱忠国被绑架后,家中扔下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妻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女儿。妻子项福萍不仅要抚养孩子,照顾老人,还要承担农村繁重的劳动,恶警又多次上门骚扰、恐吓,使项福萍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身体日渐消瘦。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四日,项福萍突发心梗含冤而去,临终都没见上丈夫一眼。

◇张福清陷冤狱四年,遭酷刑:封口、毒打、马步站桩、拖拽

张福清,女,六十岁左右,凤城市赛马镇法轮功学员。张福清在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后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张福清被非法关押四年中始终坚守信仰,被转换多个监区迫害。恶警强制她蹲着、不许动,至下半夜二、三点,还逼着她“马步站桩”。由于她拒穿“劳改服”,被打得满脸青肿,几近丧命。打手夏涛用脚踹她,把鞋底都踹断了。

一次在大会上恶警侮辱法轮功学员,张福清站出来大声喊:“我们没有犯法,我们不是犯人。”这时七、八个恶人一拥而上,对她拳打脚踢,并把她嘴封上,手绑在背后,拽着脚往楼下拖,半张脸都拖没皮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回监所后白天坐小板凳,晚上站在厕所不让睡觉,又折磨了两天两宿。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优秀潜艇兵、劳模陷冤狱四年,被恶警纵容犯人毒打致重伤

李世文,男,六十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李世文原是海军潜艇兵,在部队表现出色,多次被评为优秀士兵,曾立三等功。一九九一年回地方后,被分配到凤城市石油公司工作,在单位工作出色,曾多次获奖,一九九七年被评为丹东市劳动模范,同年被评为凤城市石油公司先进工作者。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李世文在贴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恶警绑架,后被凤城法院徐宏仁非法判刑四年。在法庭上,李世文拒绝签字并正告徐宏仁等法官:“对‘真、善、忍’的迫害是对人性的侮辱,是犯罪。”众法官不以为然,反而嘲笑他。

二零零三年七月末,李世文被劫持至本溪市监狱,恶警指使犯人多次殴打他,罚他“坐板”(一动不动地盘腿坐着),关“小号”等,李世文经常被打致重伤。恶犯钟兆峰边打边说“我一直打到你出去”。李世文向警察夏洋投诉,夏洋却说:“他打你,你打他”。李世文说:“我们法轮功学员不打人。”夏洋说:“你不打他我怎么管?”在警察的纵容下,恶犯变本加厉地迫害李世文,将他折磨得几乎精神崩溃。

◇幼儿教师被冤狱三年,遭恶警、恶犯扒光衣服冻虐

刘银凤,女,六十二岁,凤城市红旗镇法轮功学员,原土门水库幼儿园教师。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刘银凤在红旗镇讲真相时,被红旗派出所鞠春波等警察绑架。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凤城法院对刘银凤秘密开庭。开庭那天,旁听席上空无一人。刘银凤讲述事实真相,为自己做无罪辩护,法官徐宏仁无话可说,只是重复一句“你说的话我听明白了”,嘡,敲一下小锤。后刘银凤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日被秘密劫持至辽宁女子监狱。当时刘银凤已绝食很长时间,身体非常虚弱,腿部还长了肿瘤。

刘银凤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七监区,由两个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因她拒绝写“五书”(即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保证书、认罪书等),被罚站,昼夜不许睡觉,不许闭眼,不许蹲着,否则拳打脚踢。三个恶徒围着她,暴打她的头部,打得她耳朵失聪,嘴和脸都被掐破、掐肿。

刘银凤拒绝戴胸卡(犯人的标志),被恶警指使犯人一脚踢在胸口上,刘当即倒地,恶徒扯头发将她拽起来,把她的头发扯掉一把;刘银凤拒绝穿劳改服,被扒光衣服殴打,并打开门窗冻她。刘银凤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用胶带缠住嘴,抬进小号迫害。

◇善良农妇被诬判四年,“六一零”恶徒法院门前上演文革丑剧

隋桂芹,女,六十一岁,凤城市宝山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六日,隋桂芹与本镇法轮功学员去东汤镇散发真相资料,遭东汤派出所警察绑架。六个月后,隋桂芹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开庭那天,凤城政法委“六一零”恶徒、警察拿出邪党文革时的整人手段,将隋桂芹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拉到法院大门口,强行挂上牌子,用大喇叭广播,污蔑、侮辱他们,让过往行人观看。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隋桂芹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每天被强迫做超负荷的奴役。有一次队长刘屹立用电棍把隋桂芹电的脖子上都是大泡,反复地电,直到电昏过去,刘屹立用脚踢她,还说她装死。后来隋桂芹被折磨成严重的肺结核,不能干活,被关押在监狱医院,直到冤狱期满。

隋桂芹回家后,才知道公公天天对着太阳磕头,盼她早点回家,一直到去世,也没见上儿媳一面。家里开的油坊也倒闭,欠了很多债。

◇孙忠琴陷冤狱三年,遭酷刑:木块砸手脚,竹板敲头、钻腰,浇凉水

孙忠琴,女,六十一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孙忠琴与本市法轮功学员曲山林等乘车去白旗镇,路上遭白旗派出所多名手持枪支的警察伙同社会流氓绑架。十二月八日,凤城法院徐宏仁等以完全伪造的“证据”对孙忠琴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孙忠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把孙忠琴关进一间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黑屋里,逼她“转化”。恶警指使犯人用竹板敲她脑袋,拽住她的头往铁床管子上撞,把她手和脚按在地上,用木块狠狠地砸,用木棍抽她的腰、臀部,用穿着旅游鞋的脚(只有恶警指使的有打人权的犯人才可穿此鞋,其他人都得穿布鞋)猛踢她的眼睛、小腹和小腹以下部位,孙忠琴的手、脚、头部、脸部、眼部肿起很高,全变成黑色。恶犯还用竹板狠命钻她的腰部,疼痛难忍。孙忠琴头晕目眩、呕吐,浑身无力,十多天直不起腰来。恶犯还把她衣服扒光,,后怕别人看见,,让她穿上一套单衣服,冻得她全身发抖。恶犯经常把窗户打开冻她,往她身上浇凉水,拖进水房往身上泼冷水,并用拳头打她头部和身上各个部位,用脚踢等。孙忠琴经常穿一身湿衣服,一直靠体温焐干。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恶警队长刘秀娟咆哮:“你不转化,就叫你的女儿来抬你的尸体!叫你没一天好日子过,生不如死!”孙忠琴一连数天被罚站,不让睡觉,数次晕倒在地,被恶犯抓住头发拽起暴打。孙忠琴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用胶带封住嘴,整夜都不给打开。因孙忠琴拒绝所谓的“转化”,恶警一年时间不让她与家人见面。

四、潘淑琴诬判多位善良人,五名法轮功学员至今身陷囹圄

中共打着法律的幌子迫害法轮功,实际毫无法律程序可循,对法轮功学员是随意抓捕、肆意关押、敲诈勒索、刑讯逼供、偷偷庭审、秘密判刑。所谓的公开庭审只是走过场,法官成了法盲,在正义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面前,凤城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潘淑琴常常是无话可说,草草休庭。

◇律师:警察办案违法;潘淑琴:违法你找公安局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凤城市法院借口金彪在QQ空间收藏并点击有关法轮功的帖子,对其进行非法庭审。开庭前,审判长潘淑琴对金彪的辩护律师设下了几个“不许提”:不能评论刑法三百条合不合法;不能评论法轮功是不是×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律师直言:“我查遍了所有的法律,至今还没看到有哪一条法律把法轮功定为邪教。”

公诉人唐金凤以金彪的上网日志作为“证据”对其非法指控,律师反驳:“公安机关窃听、偷看公民隐私,这本身就是违法的。”潘淑琴当众耍赖:“违法你找公安局去。”令律师哭笑不得。

几天后,金彪被秘判三年,潘淑琴既没通知金彪家属,也没通知律师。家属得知消息后欲上诉,潘淑琴称上诉期已过,判决生效,就这样非法剥夺了家属的上诉权。

◇律师:我得讲良心;潘淑琴:你别跟我讲良心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凤城市法院对姜凤丽、卢俊两位农妇非法庭审,借口是姜凤丽送给人一张翻墙软件,卢俊在QQ空间粘贴法轮功真相。三名北京正义律师到庭为两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刚开庭时,律师以信仰冲突及庭审本身的非法性为由要求法官、公诉人回避,潘淑琴很恼火,退出法庭,随即返回继续庭审,但并未从法律角度给律师一个合法的解释,只说:“请示过领导,领导说可以审。”

姜凤丽在法庭上说:“我原来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道德也提升了,爱帮助别人,与乡亲邻里和睦相处,我亲身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功在世界上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只在中国大陆被迫害。”

律师辩护道:“我的当事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她的家庭因多次迫害导致破裂,一个孤苦伶仃的农家妇女,把‘真善忍’信仰当作她唯一的精神支柱,然而就连这一点点精神依托都不许她有!别把这么善良的农村妇女非得往政治上拉,她想当总统吗?她有枪有炮吗?这种类似文革的运动,把好人妖魔化、丑化,扣上大帽子,以刑法来惩罚的做法是极其荒唐的。”

这时姜凤丽哭了,现场的很多旁听者在落泪,法官、公诉人低下了头。

律师讲述事实真相时,多次被潘淑琴无理阻止,律师说:“我受聘于我的当事人,就要尽职尽责。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我也必须讲良心、说真话。”潘淑琴居然当众说:“你别跟我讲良心。”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姜凤丽、卢俊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潘淑琴拒绝给家属判决书。

◇焦琳当庭揭露酷刑迫害,审判长潘淑琴装聋作哑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琳开车送本市四名法轮功学员去白旗镇,路上遭当地警察堵截、绑架,焦琳的车被非法扣押。一个月后,焦琳在凤城看守所被迫害致胃穿孔,警察怕出人命让家属将其接回。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焦琳去凤城政法委要车,遭六一零、国保大队恶人再次绑架。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凤城法院对焦琳非法开庭。焦琳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并揭露在凤城看守所遭到的酷刑:恶警唆使犯人对他毒打,用烟头烫,用胶皮管抽,抓头撞墙,往头上整盆整盆地泼冷水……焦琳下颌上全是烟头烫的疤,脚肿得已无法穿鞋,除去袜子,露出溃烂化脓的脚,掀开衣服,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焦琳的亲属和在场的旁听者都流下了眼泪,审判长潘淑琴却无动于衷,装聋作哑,匆忙休庭。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焦琳被潘淑琴等秘判三年。

截至目前,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的范晓盛、王莉、金彪、卢俊、姜凤丽五名法轮功学员,仍被关在监狱里迫害。

十几年来,凤城法院法官徐宏仁、潘淑琴为了权位、金钱,抛弃法律与良知,甘愿充当中共的傀儡,将数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人推进监狱。但是徐、潘二位法官,你们可曾想到如何面对未来?无论你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还是听命于执政党,请记住,关键时刻“上级”不会替你承担任何责任。文革时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没想到后来会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纳粹集中营那些替希特勒效命的护士,也没想到最后会被纽伦堡国际法庭判处死刑,送上绞刑架。

历史是多么的相似,今天这场比纳粹集中营更惨烈的迫害已走向尾声,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谷俊山、苏荣、周永康等中共高官纷纷落马。表面看他们是在中共内部权斗中失势,实质上是迫害法轮功遭到了应有的报应。希望中共体制内那些良知尚存的人们看清当前形势,及早觉醒,远离中共,弥补过错,选择光明的未来。

徐宏仁,原辽宁省凤城市法院刑事庭庭长,二零一三年左右调任凤城法院执行局局长。徐宏仁手机:15841502699

潘淑琴,辽宁省凤城市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办公电话:0415-2277672 手机:1389851986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