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入集体 找回“修炼如初”(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中,我经历了得法初期在集体修炼环境中的熔炼;以及离开集体后表面上也在修,但实际被人的观念所带动,为人间各种琐事奔波忙碌,走到危险边缘却不自知的路;随后又因法理不清,带着各种人心出去发资料,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遭到迫害的沉痛教训;还经历了近三年来,再次溶入修炼集体,使自己不断溶于法中,一次次洗净、再洗净;一次次归正、再归正。

师尊又一次讲到“修炼如初”[1]。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使我深深的体会到:集体修炼,是我们心性提高与升华,做好三件事的最好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我学会了怎样修炼,如何向内找,协调与配合,知道了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不断精進着。

第一部份:对集体修炼环境的感悟

一、得法初期,集体环境对我的熔炼

师尊讲:“大家集体炼功形成一个环境”[2],“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2]

我是一九九五年六月得法的,那年三十四岁。由于自幼受无神论的毒害,从不相信气功,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上班后又长期在邪党部门工作,受党文化毒害较深。对另外空间、轮回转世等概念,更无从知晓。

一场大病的降临——“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使我走入修炼。得病半年,四处求医医治无效;炼功一星期,我这个“危重病人”精神饱满的上班了,经检查各项指标均正常。不到半年,连小时候得的中耳炎、低血糖、经常头痛和终生无法治愈的月子病,都不翼而飞。人不能理解的现象,我亲身经历了;大法的超常法力,在我身上展现了。我被折服了!我喜悦、兴奋!见到所有的亲戚朋友、同事都会激动的告知,让他们分享我的快乐。从那时我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无论刮风下雨,风吹日晒,生活节奏多么紧张,坚持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每天与同修切磋一天的收获,久久不愿离开。另外,单位还有二十几个同修,隔一段时间,也会组织一次交流。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只要有集体学法、炼功、法会我都会参加。在集体修炼环境中,大家相互提醒着,相互勉励着,平时的一言一行,更能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得到了熔炼,心性在大法修炼中得到升华,我深感沐浴在师恩浩荡中的幸福。

二、不重视集体环境的惨痛教训

师尊讲:“我记的你们当初得法的时候啊,大家一看到这法,特别是我讲的那三部份人的前两部份,看到法之后真的是那个心情,简直太高兴了!太好了!终于找到了!人千万年的轮回等待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那时生命深处的感受使你什么人心都能放的下,下定决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那个兴奋的心情使人精進。可是时间一长渐渐的就没那感觉了,人的惰性啊,人的各种观念,在社会上的杂乱现象面前,对人都构成了各种引诱干扰,所以有句话叫“修炼如初,圆满必成”。”[3]

回顾自己跌跌撞撞走过的十几年的修炼道路,得法初期那股精進的热情,是在一九九七年因为搬家又调离工作,尤其是离开了集体修炼环境后渐渐失去的。失去了精進的意识,失去了正念,脱离了集体,却没能察觉。因为在我心里,一直认为自己天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是非常坚信大法的。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由于懒惰心、怕心在作怪,找借口更没有再到炼功点,每周的《明慧周刊》等资料也是其他同修帮助取。二零零五年初,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又急于做事,带着人心出去发资料而被抓,并被非法劳教,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二零零六年回到家中,那种孤独无助,那种失去了根的感觉使我的心好痛好痛。直到二零零九年,家里也不敢放任何大法的东西,请了师尊的宝书《转法轮》也不敢放在明处,东藏西藏。由于自己的状态,导致家人怕心也很重。有一次,我临出门把书忘在了桌子上,丈夫回来后,劈头盖脸跟我来一通。平时经常与家人较劲,不冷静、急躁,遇到问题就发火,魔性膨胀的越来越大。在这种状态下,我的身体也出现了病业假相,浑身奇痒无比,越痒越挠,身上多处挠的溃烂。到后来挠破的地方,就像豆腐一样一碰就裂口。一向较注意仪表的我,出门不敢伸手,见人要躲躲闪闪。心性更不用说了,魔性又一次膨胀到了极点。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正念就是起不来,往往都是证实法的事不去做吧,心里搅动着很难受,去做吧,强烈的人心阻碍着我,身心疲惫。比二零零五年被抓前的状态更加糟糕。直到二零一零年,这个状态都挥之不去。学习了师尊二零零九年连续发表的几篇讲法,我的内心在强烈的撞击中。“我要去学法点,我要去学法点”,这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多次闪过。师尊看到了我的愿望,又一次给了我机会!

三、重新溶入集体中,找到根本执著

终于,我鼓起勇气来到了学法点,见到了自己多年未见到的同修。看到同修们精進的状态,做资料,发光盘,面对面讲真相,协调配合。知道了从一九九九年来一直为我们打印资料的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年同修,在邪恶压力那样大的时候,每周都为几十名同修提供《明慧周刊》,师尊经文发表后,有时要连夜赶制。我被深深的震撼了,这差距太大了。我扪心自问:这些年我是怎么修炼的呀!大法弟子都在为什么而奔波,我在忙什么?从学法点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无法言表。惭愧、悔恨、自省呀!复杂的内心交织在一起。我静静的盘坐,细细的思量着,猛然间我感到了一股力量,我要请大法书,我要系统的学法,我要溶入集体。

写到此,泪水使我一次次看不清电脑的屏幕。因为我深知,自己有了想“参加集体学法”的这一念,师尊就给了我机会,再次让我走進并溶入集体。也正是从这一天,我又从新归正了自己,真正走在了正法路上。师尊呀!谢谢您!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定要迎头赶上!我开始坐下来查找自己。师尊讲:“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对法本身还不能坚定是修不了的。不要把你常人中的职位看的太重,不要自己感觉学大法会不被人理解。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2]

我悟到,自己的成长恰是在党文化形成的年代。从小喜欢唱歌,但都是党文化的内容,上班后又在邪党部门工作。长期在这套邪恶的善恶标准,思维方式和话语系统中被浸泡,却全然不知。虽然修炼初期身体得到净化,感受过大法的超常,但因党文化的毒害,又加之自幼胆子小。当邪恶迫害大法后,在怕心的驱使下,为保住在常人中人人羡慕的职务,保住温馨的家庭,让求安逸心、自我保护的心起了作用,滋养了邪魔。没能从理性上认识大法,一手抓住人,一手抓住神,这个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这颗强烈的人心,挡着我徘徊在修炼集体之外,没有珍惜好师尊安排的这个环境。

师尊讲:“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4]师尊还讲:“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5]

通过在学法小组系统学习师尊的讲法,对照自己的经历,我悟到:离开了集体,我们的一思一念很难保证在法上看问题,长期不在法上看问题,就会导致小问题、大问题、更大问题的出现。教训呀!我内心深深的绞痛着:离开集体修炼环境的教训太惨痛了!我深刻感受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任何时候的修炼人都不同。在这特殊的年代,特别是在大陆这样邪恶的压力下,如果大法弟子只是在家炼功,不敢走入集体,各种人心就不能尽快去掉,也很难得到心性的提高与境界的升华;而不去溶入集体,到这个环境中去魔炼自己,师尊所讲有关配合的法理就不能体悟和做到,更不可能形成整体。只有走進并溶入集体,在同修们协调配合的各个项目中,去精進实修,才能在这片净土中去洗净自己,才能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兑现史前誓约。现在,在这个集体环境中,正念越来越强,向内找实修自己,做事越来越顺畅,证实大法的项目越做越到位,跟师父回家的信心越来越坚定。师尊呀!我又重新回到了集体修炼环境。这感觉,这回家的感觉。真好呀!师尊,我一定要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