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获健康 江友香遭八年牢狱折磨(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抚州市南城县法轮功学员江友香,在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坚持信仰,坚持不断的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还被非法判刑三年。

江友香
江友香

以前满身是病 修炼大法身轻心宁

江友香生于一九六八年,自小身体就是小病不断。读初中时,因为路远没时间吃早饭,经常饿着肚子上学,小小年纪就患上了胃病,糯米、红薯、芋头一类的东西从不敢吃。十五、六岁时,又得了支气管炎,一咳嗽就要吃药、打针。因身体虚弱,每年都要中暑。背部经常感觉有冷风灌入,早早就要穿上棉袄。生女儿时又落下了月子病,漏尿、痔疮、两眼酸痛。江友香人长的漂亮,又泼辣能干,平时总是争强好胜,个性偏执,得理不让人。满身的病痛和固执的个性让她感到人生活得又苦又累。

一九九八年五月,江友香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坚持炼法轮功五套优美简单的动作,坚持阅读《转法轮》等法轮功的书籍,不断要求自己同化“真善忍”的法理;渐渐的,满身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就全好了,浑身上下感到特别轻松,心胸也由狭窄、固执而变的宽广、会换位替别人着想。三十岁的江友香内心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舒畅。

劳教所酷刑摧残 人间地狱几经生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中共对法轮功血腥迫害的红色恐怖笼罩全国。十二月,江友香抱着向政府讲清真相的诚挚之心,踏上了去北京的依法上访之路。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被关押在南城县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于二零零零年二月被送入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月底的一天下午,劳教所的科长邓俭和队长杨某(女)等一行人,气势汹汹闯进监室,邓俭将江友香从双层床的上铺硬拽下来,狠狠地摔在门口的草地上。当时,江友香看见“江铃”公司年轻的工程师章迎枝被悬空吊铐在走廊的窗户上。随后,恶警们将江友香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关入禁闭室,连续挂铐三个昼夜,不让睡觉。江友香双腿肿胀,双臂麻木失去知觉,两手腕被勒伤。满脸凶相的吴姓所长(女)吼着威胁道:“你们不好好写‘保证’,就给你们判刑,把你们拖到楼上吊起来铐!”江友香等人依旧本着善心、耐心向警察陈述法轮功被冤枉迫害的真相,得到的却是冷冰冰的话语:“政府说你们是邪的,就是邪的;不许炼,就不能炼。”寒冷的冬季里,她们四人被关在禁闭室里达半个月时间,只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为了抵制迫害,江友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开始了绝食抗议。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江友香被长期四肢固定铐在床上,大小便只能用盆子在床上接。劳教所的付姓医生(男)充当了邪恶的流氓打手,每天揣着手铐、掂着警棍,在各个监室大摇大摆地巡回监控,动辄打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四月五日下午,江友香从省监狱医院抢救回来,劳教所从别的大队调来了几个凶狠的男性吸毒劳教人员,对江友香进行强制野蛮灌食。四月二十六日,调来三名女吸毒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对江友香进行监控。五月十一日,劳教所号称“打人快手”的大队长李某(男)从江友香的衣服口袋里搜到了几篇手抄的法轮功经文,李某便抓起一大串钥匙朝江友香的脸上抽打,江友香的整个脸部顿时火辣肿胀起来。五月十二日,李某听从旁人的诬陷之词,揪住江友香的头发暴打一顿,随后狱医付某又将她铐在床上。

到五月中旬,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已连续绝食数月之久,许多人的生命已处于奄奄一息的垂危状态,劳教所的恶人却在预谋着新一轮的酷刑高压迫害。五月十三日晚七、八点钟,李大队长、王俊征大队长和狱医付某等五、六个恶人,手里攥着警棍、拎着手铐,杀气腾腾地冲进了江友香的监室。恶人令她面壁而站,勒令、逼迫她放弃信仰,江友香断然拒绝。满脸暴戾之气的李大队长便抡起胳膊猛扇江友香的耳光,噼噼啪啪地抽打声不绝于耳,江友香的脸部瞬间青肿,鲜血顺着嘴角流淌下来。紧接着王俊征大队长又抡起警棍,狠命抽打江友香的臀部。随后,这群恶魔又窜到下一个监室行恶,整栋楼里,只听到警棍“咚咚”的沉闷抽打声、恶警的暴戾狂吼声和法轮功学员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连续几日如此重复的残暴折磨,使劳教所仿佛成了一座阴森恐怖、令人窒息的人间地狱!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劳教所将魏小妹、赵雪梅、闻秋霞等几个心狠手辣的吸毒人员组成“巡逻小组”,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巡视监控法轮功学员。她们用恶毒的下流话咒骂、用数个铁衣架拧成的铁鞭子抽打法轮功学员,猖狂恶毒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在那段残暴血腥的日子里,还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暴力摧残:九江市的欧阳盛琴被毒打致惨叫救命,鹰潭市的李亚萍被暴力扭断手臂,南昌市的江兰英、刘兆琴、普玉仙等被摧残送医院抢救,刘海莲被毒打致休克,高金凤被折磨致精神恍惚,丧失人性的恶人还用牙刷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下身……

二零零四年一月份,江友香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南城县国保大队绑架,大队长邱应良在酷刑逼供时,竟一把抓住江友香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悬空拎了起来,江友香的整个头顶霎时火辣辣红肿起来、头部疼痛难忍。被非法关押在抚州市看守所期间,江友香遭到殴打,一个死刑犯人用膝盖顶撞她的腰部,一个女警狠命扇她的耳光。年关将近,在家人的一再请求下,国保大队人员欺骗江友香的丈夫签字担保,假惺惺办理了“取保候审”。家人兴高采烈,忙着采购年货,期盼着一家人能度过一个团圆的新年。腊月二十八日清晨,七、八个国保人员闯进家中,将没穿外衣的江友香直接绑架去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江友香的老母、丈夫和女儿的身心顿时掉进了冰窖,满心的喜悦瞬间变成满目的凄凉……江友香的老母长期压抑、思念女儿,于二零零六年痛楚离世。

大年三十,万家团圆,江友香却在离家数百里的劳教所里被铐在床上、插管灌食。在暗无天日的劳教所里,江友香又度过了漫长痛苦的三年岁月,每天被迫从事十多个小时的强制奴工劳动。

三年冤狱历经苦难:奴工、小号、洗脑……

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晚上,江友香探望一法轮功学员时,在该学员的家门口遭南城县国保大队人员绑架并被抄家,后被异地关押于东乡县看守所。她绝食抵制迫害,遭看守所的乐姓所长双手狠命掐住两腮,同时被七、八个男犯强行按在木板床上强制灌食。在江友香的持续绝食抗议下,才将她转回南城县看守所,与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一起。

在没有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南城县法院对她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的秘密开庭,江友香被强制戴上手铐,手腕被磨破出血,至今还留有伤疤。南城县法院罔顾事实,对江友香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新年前,江友香被强制送往省女子监狱迫害。刚进入女监,就被关入小号遭到残暴的强制洗脑,每天被逼阅读诽谤法轮功的书籍、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被剥夺睡眠至深夜二、三点。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逼昏死过去,从医院抢救回来再高压围攻迫害。

省女监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每天从事十多个小时的强制奴工劳动,须完成与年轻刑事犯人同等的奴工生产任务,没完成就要被罚站、关小号、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江友香以前在酒厂工作时,手脚特别快,被称为生产能手,可她在女监也被繁重的奴工劳动压迫的喘不过气来。在包装“天堂伞”时,经常短时间内出货、赶货,商标不能贴错、花色不能弄错,整个人精神高度紧张。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长期的奴工劳动迫害致脱相变形,江友香的同乡、六十多岁的敖桂英被折磨晕倒在地,另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不堪重负、整个人弯成九十度的驼背却还被逼完成奴工生产任务,江友香的身心也在三年的强制奴工劳动中遭到严重摧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