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条件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回顾自己修炼历程,自己修的很不精進,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现将自己部份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有不妥当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

一九九六年八月底,经同修多次劝说,我终于决定修大法了。当天晚上打坐,把X功宗师给我的一些“法宝”和另外空间生命给的许多东西都还了,他们不走说给我了,说不要了就不要了。于是,我把所谓练出的丹和一些东西也送给了他们,他们走了。只有X功宗师不走,他说:“我对你下了很多功夫,你说走就走。”他在那儿不停的说我,屋里还有两个怪物来与打斗,还有一个日本武士骑马挎刀也来了。屋内墙上法轮显现出来一道金光将我罩住,不停的正转反转使邪恶伤不了我,我缩的小小的坐在身体里,似睡非睡的。它们折腾了一夜,天快亮了,两个怪物说:“他明天就要去那个谁哪儿了(它们不敢叫师父的名字),我们没办法了。”那日本武士说:“我有办法”。看到它上天了,于是其它的都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来到炼功点,我就看着辅导员,跟她一起炼功,动功刚炼完,就开始下雨了,我知道是那武士干的,看到有的同修衣服被打湿了,心中很是过意不去。炼静功看到了很多漂亮的景象和另外空间的星球,也看到了站在乌云上的日本武士,旁边两个怪物说:“我们这下没办法了。”只听那日本武士说:“我再看看。”接着说了一句令我至今难忘的话:“我们没办法,他自己就能让自己不炼了。”炼完功,走出院外,看到路上有很多雨水和树枝,有的人对辅导员说:“刚才下了很大的雨,树枝都断了很多,风刮的人都站不住,你们还在院子里炼功呀!”可我们在院子里只感到小毛毛雨而且一小会儿就停了,一墙之隔竟是两种景象,让人不可思议。

得法后,在单位严格按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多替别人着想,连续七年被评为先進生产者,车间主任在一次开会上说:“车间要有几个象小X这样的(炼功人),我这车间主任都不要了,我就放心回家睡觉了。”

二、迷途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我当时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一天早上,一同事问我还炼吗?因为在家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说有人问我一定要说不炼了,于是我顺口就说“不炼了”。刚说完就听空中一个声音说:“第一次”。当时还想咋回事,什么第一次。

又过了几天,另一车间一位同事问我:“你还炼吗?”我说:“不炼了”。对方哈哈大笑。这时我听到空中说:“第二次”。同时我也第一次看到师父巨大的法身,师父看了我一眼,“哎”叹了一口气,背对着我走了。

此时我就象从空中掉下来一般,四周狂风大作(都是另外空间的景象),顿时就迷失了方向,同时也看到一条船被狂风吹的快要翻了……

三、進京

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到二零零零年,全国各地许多同修進京上访,留下了不少可歌可泣动人心弦的故事。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也决定去北京,因为是第一次一个人出门,到了晚上十一点,心中突然恐慌起来,这火车往哪儿开呀!去了干什么呀?此时精神都有点恍惚了,这时忽然看到本地一负责人,穿白色背心大裤头,端着一缸子水走到了我跟前说:“我到前面去了,有什么事就叫我。”恍惚中我“嗯”了一声,就睡着了,睡了很久,慢慢醒了,我还在心里想:这位老叔,我走的时候,他还说不走,结果他也来了。过了很久不见同修过来,我才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到了北京,出了火车站,一下就如同一个常人一样,大法法理全忘了,只知道自己是个炼功人,心里只有怕,怕被抓,怕挨打,怕失去工作,怕父母操心,怕这怕那……

七月为弥补上次的不足,我决定第二次去北京,这次戴上手抄的《洪吟》一路上不停的背,到了北京又如同第一次一样,啥都不知道了,不过这一次明白了,我真正放不下的是自己,其它的都是借口。

二零零一年,外地同修与本地同修交流如何走出去,并讲述她们去打横幅没有被抓被打的想法,当天去当天回,那段时间:《明慧周刊》上也有许多这方面的交流文章,使我深受启发。于是,六月底,我在家写好横幅再上北京。

快走到天安门广场了,我想休息一会,就坐在路边突然背后出现了一个警察,用对讲机指着我说:“小伙子,你干什么的?”我一惊,心想还没到地方也还没有准备好呢!于是嘴上说:“我路过的”。说完就走开了,那警察说:“你决不是过路的”,我没管他就走了。此时,脑中出现了一幅画面:《西游记》中孙悟空让猪八戒巡山,碰到银角大王,银角大王问猪八戒:“你是去西天取经的和尚吗?”猪八戒说:“不是,我路过的”,银角大王说:“长嘴大耳的分明是猪八戒。”猪八戒说:“不是,你认错人了。”真羞愧,我修炼了这些年,怎么开口和猪八戒说的一样,是不是怕心重的遇到这种情况都这样说呀!

这一惊吓,来时的勇气一下没了,怕心又出来了。东走西走离开了天安门广场,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到没人的地方打横幅行吗?反正都是打横幅,为什么要给常人看呢!我觉的不对,打横幅就是让众生看的,让众生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师父是被冤枉的,于是我打车返回天安门广场。离广场还有一条街突然看到广场上五彩缤纷、五光十色的,各种亭台楼阁非常壮观,简直就是天国世界。哇!这么好的地方,怎么以前来时没有看到过。当我到了广场上突然另一幅景象出现了,广场上到处都是各种刑具,连空中挂的都是铁链子,阴森恐怖,黑气压顶憋的人喘不上来气来。看着广场上到处都是武警和警车,我再次退了下来。走到人民大会堂边上,这里可以看到天安门城楼,心中想不走了就在这里吧!

就在准备打横幅时,看到一位长春同修,她对我微笑了一下,说到广场那边去,然后就走了(后来回家才知道她没到北京),离我十几米处有一个武警,我对他发正念:你得走,要不然我没法打横幅。他象接到命令似的,快速朝天安门方向跑去。不知怎的,突然又不想打横幅了,又开始犹豫了,来的时候,同修(母亲)在我出门时对我双手合十并说“祝你成功”的景象突然显现在眼前,我立刻从怀中取出了横幅。

这时,看到空中出现三尊佛,其中一个说:“你见过大法弟子到北京打横幅的吗?”我说:“没见过”。“那你听说过吗?”我身边的同修来过北京的都说她们没有见到打横幅的,此时记忆中连看到真相光盘中大法弟子打横幅的录像都象被抹去了一样,我确实没听说过。这时他们说:“既然没有,那你打横幅就是破坏大法,你要承担你所做的。”这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向我,似乎要被压垮了一样,我把心一横,心中说了句:如果没有打横幅证实法的,那么我就做这宇宙中第一个,如果我破坏法了,我愿承担我做的。说完打开横幅,高高举过头顶。此时,有十几个游人从我面前走过,看到横幅,有笑话的、有害怕的、也有伸竖起大拇指的……

瞬间三尊佛不见了,另一个声音说:“你不是第一个打横幅的,很多大法弟子都打过横幅,你做的太晚了。”我心想:“确实有些晚了。”这时看到师父在看着我,眼前又出现一架天平,左边写着“大法弟子”四个字,右边盘上写着我的名字,左边压的很低,右边高高翘起,在打横幅的时候两边平了,我知道我做的太差劲了,都不够“大法弟子”的称号。突然眼前一黑,双腿一软我差点晕倒,我赶快把两腿挺直,这时从身体内倒下去一个黑色的人形,相貌与我长的一样,紧接着又有二个倒下去了,身体象虚脱了一样,我心想决不能晕倒,那样会给大法抹黑的。这时看到一队小鬼抬着三个人在庆祝,边走边说:“打死一个,吓死一个……”(以上都是另外空间同时发生的景象)

这时,听到另外空间一个声音说:“看你旁边的老头干什么去了。”本来旁边有一个老头在看我横幅上的字,却突然朝人民大会堂跑去,边跑边喊:“这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我想他走我也走吧!收起横幅装進手提袋走到路边一棵松树后,又朝刚站过的地方看了一下,一辆依维柯警车已开了过来,那老头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车上下来一个警察朝老头大喊“人呢”,警车随后开走了。

从打横幅到离开,前后不过几分钟,却犹如梦境一般,令我不敢相信,也感到这件事象过去许多许多年了……

四、讲真相 劝三退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大法弟子开始了劝三退。过去讲大法遭到迫害,因为看到的真相资料多,又因为直接关系到自己,不讲清真相就没有生存环境、没有立足之地,所以格外用心,一般人都能讲明白。可到讲三退就被难住了,关键还是自己人心多,不理解这件事,总怕别人说我们搞政治,虽看了一些关于讲三退方面的文章,但还是对有些问题认识不清。直到师父的几篇经文发表后,看到与同修的差距后,才开始讲三退,讲的过程中也发生了一些神奇的事。

有一次给一位女士讲三退,讲了很多,但对方就是不退。我心中特别着急,心想这怎么办,我知道和有的人分开后再就见不到了这个人了,突然想到了师父,这时眼前出现金光闪闪的几个字“就是为你好”,于是我对她说:“我就是为你好”,说话语气不重,但感到这几个字熔入到我的身体中,不知怎的讲完这话,我的眼泪掉下来了,一瞬间许多往事浮现在眼前,吃了那么多苦不就为这事吗?自己这边发生了变化,对方也答应三退了。

还有一次给一个回民讲三退,刚讲完,对方突然说,昨晚做梦阿訇就跟我讲的这些,你怎么和他讲的一样,我退。我听后心中感谢师父的帮助。

刚开始传播神韵光盘的时候,心中还在疑惑,讲真相能起到救人的作用,让常人看神韵光盘能起作用吗?因为心中的疑惑所以没有怎么传播。直到看《明慧周刊》上许多同修交流这方面的文章,我才觉的自己错了,掉队了,不该用人心想大法的事。随后向周围人发放,看过的人称赞非常好,确实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就应该听师父的,师父让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只有这样才在法上,用自己的人的认识去做大法的事就不在法上,同时也是危险的。

修炼十几年来,发生了许多事情,自己一直不精進,一直没向法会投稿,这是第一次投稿,其中有许多不足,望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