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吉令被沈阳第一监狱迫害 头部重伤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据可靠消息,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阳第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邹吉令,因拒绝洗脑及被强制“转化”,被狱方关押到“高戒备区”(十九监区),遭各种酷刑折磨,邹吉令的头部被重伤,留下一道约二寸多长、口子很深的伤疤。狱方为掩盖其罪恶,一直不让家属接见邹吉令。

目前邹吉令仍在监狱高戒备区,生命处在危险之中。

以下是邹吉令被中共非法迫害的部份事实。

全家同修大法 幸福美满

一九九八年,邹吉令和妻子、女儿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修炼后,邹吉令严格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规范自己的行为,戒掉了在常人社会中养成的不良习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使他从一个满身陋习、脾气暴躁、思想狭隘的人,变成一个心胸豁达、严守做人道德、善待他人、身心健康的人。疾病缠身的妻子和女儿修炼后无病一身轻。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美满。

一家人被迫害妻离子散

邹吉令因做法轮功真相资料,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清除中共流氓谎言对广大世人的毒害,救度世人,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被大连庄河市兴达公安分局(公安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警察对他使用各种卑劣的手段,对邹吉令威胁、恐吓、辱骂、逼供,企图找出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的线索。邹吉令保护同修,拒绝配合邪恶。流氓警察使尽招数无获,便开始酷刑折磨邹吉令。在一个被称作“队长”的警察指挥下,一个外地口音的警察和一个患有强直性脊椎炎的警察,将邹吉令双手铐上后,使用高压电棍电击手铐,见未达到他们所要的效果,就开始电击他身体敏感部位,包括口腔、面部等部位。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在残酷折磨下,邹吉令仍不配合邪恶。一名警察又将邹吉令的裤带抽下来抽打邹吉令,裤带被打断了,邹吉令依然不配合邪恶。警察又改用“蹲马步”来折磨他。那位外地口音的警察与另外一名警察对着邹吉令的小腿和腰部狠劲地踹,后用电棍对准这两个部位狠命地击打,邹吉令两小腿变成黑紫色,那个队长在一边指挥,该分局局长不一会儿就过来看逼供的结果。从晚间九点,一直折磨到后半夜一点三十分。邹吉令被摧残得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直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被送进医院抢救。凌晨四点左右,邹吉令苏醒过来,趁警察睡觉之机,邹吉令走出医院大门,脱离魔爪。邹吉令走脱后被大连市公安局与当地不法之徒合谋非法通缉,妻子姜秀英和他女儿被迫流离失所,女儿从此被迫失学。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日,姜秀英在传递法轮功真相资料的途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而被绑架,遭刑讯逼供,姜秀英被迫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后被庄河市新华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两年,送进大连教养院。一家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

再次落入魔爪 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邹吉令走脱后,居无定所,后漂泊到东港市打工。二零零九年,在丹东市政法委、“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操控指挥下,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张振喜)与东港市公安局(局长王尚庆)联合,在丹东、东港两地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出动三百多人蹲坑、巡逻、跟踪,在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几乎在同一时刻,一群警察入室抢劫,绑架了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和六名家属,最小的不到十岁。

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七点左右,以丹东国保支队警察张振喜、沙月霞、杜国军等人为恶首,东港市公安局与东港市国保大队王润龙、高峰、林永全,刑警大队警察马德信、孙鹏翔、姜龙文;东港市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于明亮、王辉、白颜庆、邹吉贵等丹东、东港多名警察破门而入,在东港市内的吉安小区院八号楼一楼(邹吉令的住处)暴力绑架了邹吉令。当晚警察在邹吉令的住处继续蹲坑一个晚上,企图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

次日早晨,一群警察非法入室进行抢劫,抢走邹吉令现金六万八千元,抢走激光彩色打印机一台,价值二千八百元;彩色喷墨打印机三台,合计价值四千五百元;激光打印机两台,合计价值两万二千元;手机至少三部,合计一千元左右;光盘约三万三千张左右,价值三万八千元;二百箱复印纸合计二万元;六百元大裁纸刀一把,小裁纸刀一把九十元。摩托车一台,价钱三千元。同时被抢走的还有大法书籍《转法轮》二百本、《各地讲法》若干本、《九评》书籍一千二百本、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刻录机两台、库存彩色喷墨打印机多台、空白光盘若干、刻录好的光盘若干;还有其它各种耗材等,合计价值总额约在十三万八千元左右。家里所有能看得上眼儿的东西全都被他们抢走,包括电饭锅、液化气罐、邹吉令的衣物等。警察杜国军、王润龙等当晚将邹吉令绑架到东港市大东公安分局对他非法逼供。邹吉令因不配合邪恶,被流氓警察暴力摧残、两拇指铐在一起长时间吊铐、用火烧他的鼻子、不让睡觉等各种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三月,邹吉令与其他同日遭绑架的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提交东港市检察院。负责构陷伪造事实的丹东国保支队张振喜及其邹吉令的家属届时从北京聘请律师为其无罪辩护。律师去东港看守所会见邹吉令,要求核对迫害事实,东港市公检法在丹东、东港两级“610办公室”与司法部门的操控下,阻止律师会见邹吉令。后得知是因为当时邹吉令被他们刑讯逼供、酷刑折磨的身体留下伤痕,害怕律师揭露他们的罪行。直到数日后,律师被允许见邹吉令时,仍可清楚地看到邹吉令手腕上被手铐吊铐过的伤痕。

丹东国保支队和东港市国保大队合谋构陷伪造事实,与东港市检察院合谋(检察长王颖兰,公诉科长马光远、办案人曲红玲,)将邹吉令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邹吉令的家属届时聘请北京律师为邹吉令无罪辩护。东港法院办案人、刑事庭副庭长李新田(多次参与迫害,至今执迷不悟)以各种借口搪塞,阻止律师辩护。

同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东港市法院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非法庭审邹吉令。旁听人员都是东港市公检法、“610”与丹东国保支队与丹东市“610”人员,法轮功学员不许入庭旁听。邹吉令家人只许入庭四人。

法庭上,邹吉令揭露了自己遭受的酷刑折磨,北京律师李长明、张传利以雄辩的事实和充份的法律依据,把东港市公、检、法为迫害邹吉令而合谋捏造的事实与罪名一一驳回,揭露参与迫害人员对邹吉令刑讯逼供、执法犯法的恶行。在律师无懈可击的辩护面前,流氓法官、流氓检察官无言以对,非法庭审以休庭告终。律师要求追究参与迫害邹吉令所有人员的刑事责任。邹吉令后被非法诬判十年,同年十月被劫持到沈阳监狱城——辽宁沈阳第一监狱五监区非法迫害。

拒“转化”遭非人折磨

邹吉令于二零一零年十月被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后,因不放弃修炼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接受中共非法洗脑,被辽宁沈阳一监五监区警察残酷折磨,其中包括关小号。“小号”(小黑屋)是中共邪党监狱为折磨不服管理的刑事犯人而设的暗无天日的地方。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开始后,这里变成监狱强制转化、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在这里,流氓狱警对拒绝转化、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手段无所不用,令人发指。

原辽宁沈阳第一监狱的“严管队”被曝光以后,后改名叫“高戒备监区”。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开始,辽宁沈阳第一监狱恶党党徒、流氓狱警为捞取名利,该监狱非法关押的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劫持在这里,实施各种非人酷刑手段转化这些法轮功学员。所采用的酷刑手段已知有如下几种:

1、上大挂:即将法轮功学员的手和脚劈开,吊起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2、绑老虎凳(老虎铁椅子):警察利用三次入监犯人孙有财(四十多岁)折磨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按坐在老虎凳子上,而后将法轮功学员的两臂向前方抻直,强迫身体向前倾,再把两手分别铐在老虎凳两侧的扶手上。期间,恶犯人还要用筷子或塑料梳子用力地上下来回刮法轮功学员的肋骨,这样长时间的摧残。少则几天几夜、多则白天黑夜的折磨一个月,直到承受不了妥协为止。多人腰部被迫害致残。

3、牙签支开眼睛。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一闭眼,就用牙签扎眼皮,或用牙签挑眼皮。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或牙签)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4、将辣椒籽儿往法轮功学员的眼睛里塞,或者往小便头里塞。

5、用棉签戳耳朵,戳鼻孔,把油笔芯折弯后从鼻口一侧插进去从另一侧窜出来,

6、电刑。同时用几根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法轮功学员,专门电击生殖器等身体敏感部位。

7、多种酷刑同时实施。警察穿着棉皮鞋狠毒的踢法轮功学员的头部;毒打一顿之后,将其扔到雪地里冷冻;身体冻僵了之后,再弄回来用开水烫;而后再同时用几个高压电棍电击全身。经过这些非人的酷刑折磨,致使法轮功学员皮肤溃烂。

8、用打火机在肋骨上反复揉搓;用冰块冰冻睾丸。

9、强迫法轮功学员在炎热的夏天穿着棉衣,坐在小板凳上,戴着耳机,听高音喇叭里播放的诬蔑法轮大法的流氓谎言。

10、不让吃饱,殴打、谩骂。

被关在监狱高戒备区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看到邹吉令的头上有约二寸多长、口子很深的伤疤,一头灰白头发,身体已被摧残很瘦弱。邹吉令家人在二零一一年九月、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二零一二年四月监狱看望邹吉令,均被狱警拒之门外,不许接见。狱政科长周东华宣称:不转化就不能接见。事实上,辽宁沈阳第一监狱拒绝邹吉令家人接见,真正目的是在掩盖他们将邹吉令迫害致命危的罪恶。

据悉,邹吉令至今仍被非法关在这个“高戒备区”里残酷迫害,生命处在危险之中。

在高戒备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有:
监狱长王斌, 手机15698805188 ,办 89296100
警察宋长德, 手机15698802700
警察鞠胜春,办89291960
警察方志国,办89292390
警察严宝方,办89292021
教育处副处长刘世刚,手机15698801388,办 89296248
警察闫天翔,手机15698803155
教育处处长丁泽
一监区长李维国
警察金旭,二、三十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邹吉令被沈阳第一监狱迫害-头部重伤-302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