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政府官员和单位领导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我在这里讲一讲自己上门讲真相的三则故事。

一、县委领导出善念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底,身患重病,无药可治,在家等死时,经人推荐,抱着治病求生的目地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很艰难的看了两遍《转法轮》后,我的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身重病全好了,我能去上班了,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可是江氏流氓集团不顾亿万民众身心受益的事实,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单位领导在县委的巨大压力下要我交书,说法轮功是×教。我听了很气愤,心想书上明明教我们做个好人,我的病确实全好了,这是事实呀。怎么会有这么天大的奇冤呢?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要亲自去找县委书记说清楚。

当天晚上,我就去了书记家(因为我原来当厂长时,县委书记在我厂驻过点,对我很熟悉。)。见了他,我就说:“我原来工作认真负责,吃苦带头,不谋私利,年年被评为先進个人。由于劳累过度,身体透支了,得了一身重病无法解脱,生不如死,痛苦不堪。我就学了两个月的法轮功,一身重病奇迹般地好了,我原来脾气坏也变好了。可现在又要打压我们,这是为什么?”他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是上面布置下来的。”我说:“一定是上面搞错了。你不要参与打压我们,还要保护我们。”他说:“我也只能是尽力而为。”我又说:“法轮功的书是我买的,救了我的命。这是叫我们做好人的宝书,无论怎样我都不交出去。”他说:“不交就算了,我明天跟政法委打个招呼。”

他的夫人问我:“法轮功这样好,怎么个炼法呢?”我就当场做动作给他们看。她看了后说:“挺好的,你以后就偷偷地炼,别让人看见就是了。”看得出来他们当时就对法轮功有了正见。

二零零一年,我被迫害关進了看守所。有一天,看守所所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里对我说:“县委书记很关心你,亲自打电话来,说你一直是我县的先進模范干部。因为有病才学法轮功的,叫我们不要打你,生活还要照顾好。”所长接着说:“生活上我们给你改善一下,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好吗?”我说:“谢谢书记的关心,也谢谢你的关照,善待法轮功,你们会有好报的。”

二零零四年,我到县委组织部找部长要求办理退休。部长说:“你坐下来,我正想找你谈谈呢!”我坐下后,他接着说:“你单位已打了报告,要给你升职正科级,经组织部门考察后,一致认为你条件合格。但在评审时,政法委那边不同意签字,说你一直在炼法轮功,并没有转化。你现在如果能表个态,写个保证,我们再做做工作,你的正科级马上就可以批下来。不然你当一生的先進就这样退休,那真是太亏了。”

组织部长原来跟我的关系也很好,他说的话是出于真心的。我说:“谢谢你的关心,但是这个保证我不能写。因为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李洪志老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能背叛大法呢?”我就跟他讲你为什么两年多没见到我呢?是因为我病得快要死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学法轮功的。学功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起死回生了,没吃过药,打过针就全好了。

他很认真的说:“啊!原来法轮功这么神奇?这么好哇!怪不得那么多人学,一直坚持不放啊!”

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做个好人修心向善的,江泽民是出于个人妒嫉才迫害法轮功的,七个政治局常委当时六个都不同意。是他一意孤行,这件事将来一定要清算的。你不能相信谎言,不能参与迫害。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最后我说:“我学了法轮功身体好了,心态变好,工作认真,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在工作上和经济上领导都很放心,按理讲升个正科级是应该的。但是现在打压法轮功,政法委拿级别来卡我,我不会上当的。我们修炼人看淡名利,我宁可要炼法轮功,不要正科级。”部长说他很理解我,尊重我的意见。后来在办退休手续时,他把我的工资提升了三个大级,表示是对我的补偿,在那样严酷打压的环境下,他顶着压力支持大法弟子,也是他明白真相后的正确选择吧。

以上两位领导,通过我上门面对面地讲真相,都能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后来都得了福报,不久就都提拔高升了。现在都是省政府主要部门的领导了。

二、公安局退回保证金

我因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公安局国保大队将我绑架关押。当时要定一年半劳教。在师父加持下,我正念正行,加上同修的正念支持,和家人积极营救下,一个月就出来了。但是我先生在国保办案人员的欺骗下,背着我交了六千元的保证金,说是在一年内未出事,就退还。

一年后,我去要保证金时,他们说我在一年内离开了原居住地,没有向他们作汇报,现钱已上交国库了,退不回来了。我认为这是无理抵赖,是对我经济上的迫害,我就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去政府机关单位讲真相。

我写了控诉书,讲了我为什么要学法轮功,后来遭迫害的情况。复印了十几份,送到县委、政府、人大、政协四大家办公室,还送到公、检、法、司等十多个相关单位。我送一处讲一处,让他(她)们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唤起他(她)们的善念良知。第二次我再去时他们就说:“法轮大法好来了。”有的领导给我找相关的政策法规,有的打电话找公安局领导直接要他们给予解决。

对于公安局我更是每个局长和相关科室都找遍,以要保证金为理由,主要是讲法轮功真相。

有一天上午八点钟,我到法制科,進门时,办公室的一个女会计正出门办事。到十一点多钟回来,看到我和两位科长讲得很投入。她就指着两位科长说:“你们听她讲了一个上午,还不回去吃中饭,莫不是也想跟她学法轮功吧?”副科长说:“听她讲法轮功这么好,当然想学啊,我还想约你一起去学呢!”他们几个人同时都开怀地大笑起来了。

第二天,我去法制科时,科长跟我说:“那笔钱,并没有上交国库,而是办案人员当作奖金分了,我们已责令他们退还,如不退就作违纪违法处理。”

对于直接办我案子的公安一科(也就是国保科),我更是多次去讲大法的真相。有时还带些预言和遭报的真相资料给他们看,对他们触动很大,最后经办人如数退还了我的保证金,并在口头上向我做了赔礼道歉。

明白真相的科长不想再迫害法轮功,主动要求调换了工作。指导员(专门承包迫害我的人)不但退了党,退休后还带公安内部几个老同事修炼法轮功。到现在,我还定期去送资料给他们,让他们在公安内部传九评和真相资料,使大部份公安人员明白了真相,为救度众生开创了一个好环境。

这几年,他们都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了。有一次,有人举报发资料的学员,要他们去抓。他们抓来后,只是简单地问了几句话,就放她回去了。

同时,他们也不愿意替六一零卖命了。(六一零是江泽民在当年迫害法轮功的六月十日专门成立的类似“文革小组”的临时机构,由当年集党、政、军极权于一身的暴政头子江泽民自己的心腹所组成的非法机构,这个六一零机构直接凌驾于中国法律之上,甚至完全凌驾于宪法之上,并延伸至层层级级都有六一零,以“撤职”相要挟,长期要求全国各级领导听从和配合六一零迫害以及镇压法轮功)。六一零主任来找他们一起去迫害法轮功,他们都推说没有时间,并把很多真相资料给六一零的人员看,后来六一零主任也辞职不干,去开办私人养猪场了。

三、单位领导退了党

二零一一年,我县六一零逼着单位领导到省城找我,要把我送省洗脑班去迫害。当时并没有找着我,我知道后,就想我原来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大部份都明真相,做了三退。现在机构改革,单位合并了。领导大部份是新调来的,因不明真相参与迫害,将来是很可怜的。我有责任要救他们,我要抽时间专门去单位找领导讲清真相。

我去后,他们感到很吃惊,可能心想找你找不到,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局长马上找来了副局长,政保科长,人事科长,办公室主任共五个人,将我围在局长办公室里。从局长起,一个个都针对我发言,说我顽固不化,学什么法轮功给他们增添了麻烦。单位因为我评不上先進,干部职工拿不到奖金,工作忙还要抽调人员三番五次去找我。六一零人员吃、喝、玩乐都是单位出的钱。现在单位经济困难发不出工资来等等。并威胁我,要开除我的工作,花的钱要在我工资里扣除。无论他们说什么,我一点不动心。心想你们说的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们讲时我就一直对着他们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背后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心想一定要讲清真相救度他们。

等他们都说完后,我就说,你们都说完了,现在也听我说一说。我说:我原来一直是这个单位优秀干部,为这个单位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的,由于劳累过度身体搞坏了,一身重病,无药可治,痛苦不堪。这里的老同事都知道,后来学了法轮功,病全好了。法轮功不但治好了我的病,救了我的命,还教我做一个好人,使我思想境界提高了,这十几年我未生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从未来单位报销过一分钱的医药费,也从未报销过一分钱旅游费、修理费、补助费。总之没有增加领导的任何麻烦,也未干涉过单位的任何工作。(这在其他的退休人员是绝对做不到的)现在六一零找我增加你们的麻烦和开支,是江××流氓集团非法打压法轮功造成的。宪法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他是违宪的,他打压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最后都要清算的。共党历次运动最后都平反了,参加迫害的人都得到了报应。法轮功是佛家大法,对大法弟子的犯罪,将来报应更惨。

我举出了我地区原来两个六一零主任都遭报,英年早逝。我县两任六一零主任都出了车祸。还有一个年轻公安警察因迫害大法弟子三十多岁猝死在浴缸里的例子。另外,我县还有一个局原来有十个人学法轮功。在单位协同六一零严重打压下,九个放弃了修炼。到现在九个人都做了各种手术,花去了二、三十万。该局局长得了胰腺癌,花了六十万元,还是死亡了。请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参与迫害法轮功,为自己留下后路。现在好多人都在看《九评共产党》,在网上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有一亿几千万了。而且四川汶川地震三退的人都保了平安。我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有缘在一个单位,我就要告诉你们真实情况,使你们有一个正确的选择,一是不反对法轮功,不迫害大法弟子,相信法轮大法好,二要退出党、团、队,将来大灾难来的时候,使你们和家人能够平安留下来。我是真心为你们好,我不是单位的麻烦,而是单位的福星啊!别的单位没有大法弟子,没有人告诉他们真相,将来大淘汰时是很可怜的啊。

听到这里,他们一个个默不作声的走了,最后只剩下我和局长了。局长说:“我还有事,你回去吧。”我说:“我愿你工作顺利,步步高升,将来有一个好的前程,我把你的党团队用(未来)化名帮你退了吧,只要你点个头,内心想着脱离它就行了,我们真的是在救人。”他笑着说:“好吧。”我为他的正确选择而感到高兴。

从局长办公室里出来,办公室主任叫我把单位分给我的东西带回去。我就趁机劝他三退,他问我你今天讲的都是真的吗?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不会说谎话的,不信你自己上网去看看吧。我从包里摸出一个破网软件给他。他说好,但三退的事要保密。我说请你放心,肯定保密。这样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其他的三个人,后来我在街上碰到时,又分别劝退了,这次去单位讲真相,使五个领导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还解体了邪恶对我的迫害。从那以后单位就再未配合六一零对我進行任何干扰了。

其实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因篇幅有限,写到这里,不当之处, 请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