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更新: 2019年08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四年一年,在省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的操纵下,石家庄公、检、法依然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公安随意绑架,法院以走过场的“庭审”形式冤判法轮功学员,强行将这些善良的人送入监狱、看守所等地。中共人员在所谓的节假日敏感日骚扰法轮功学员,连八旬老人也不放过。北京两会期间,石家庄当局出动大批警力和社区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陆续上门登记、照相、搜查等,周边的数十个市县就有300多学员被骚扰。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四年河北省石家庄地区被非法判刑和庭审的就有20人,仍被关押的有27人,两名学员在长期的骚扰迫害中离世。下面记述的只是石家庄地区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四年被迫害的部份情况。

表1、男女比例
表1、男女比例

表2、各法院判刑及庭审的人数
表2、各法院判刑及庭审的人数

一: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表3、石家庄市及各法院对6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姓名  迫害单位  判刑期限 被非法关押地  法官 公诉人 
贾志江  正定县法院  五年六个月 唐山冀东监狱   
高素珍  正定县法院  四年六个月 河北女子监狱   
张 云  鹿泉法院  三年半 河北女子监狱   
马素瑞  鹿泉法院  三年 河北女子监狱   
戴会英  晋州法院  三年 唐山冀东监狱   
陈田奎  桥西区法院  一年 在石家庄一看(已回家)  赵静 景明月 

二:法院庭审走过场,检察院审案玩忽职守

表4、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14人
姓名  迫害单位及责任人  现被非法关押地  公诉人 
李宇新  长安区法院  石家庄二看  长安区检察院赵状涛 
阎瑞敏  桥西区法院郑君茹  石家庄二看  桥西检察院景明月 
杨会州  桥西区法院  石家庄二看   
张英同(平山)  桥西区法院  石家庄二看   
田淑梅  长安区法院法官王旭  石家庄二看   
何俊荣  长安区法院法官田殿英  石家庄二看   
张金锁(灵寿)  灵寿县法院  灵寿县看守所   
杨焕平(行唐)  桥西区法院法官李立新  已回家  桥西区检察院闫红艳 
杨细辰(赞皇)  赞皇县法院  赞皇看守所   
卞晓晖(唐山)  桥东及长安区法院非法开庭三次   二人均在石家庄二看   
陈英华(浙江) 
池文秀  裕华区法院  取保,已回家   
王晓峰  桥西区法院  取保,已回家   
张灵雪  鹿泉市法院  石家庄二看  主管检察官王浩 

迫害案例:

▲石家庄鹿泉监狱一级警司张云被非法判三年半

鹿泉监狱一大队财务科会计张云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初因向世人讲真相,散发真相台历被诬判三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五监区。张云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和唐山开平劳教所,两次到期后都分别被送到鹿泉市洗脑班、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遭受迫害。

在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恶警耿行军、周益林等人为强迫张云写“四书”曾一下午四次对她施暴,逼迫她骂法轮功师父、逼她写保证,动用各种刑罚如:上绳、胶皮棍打臀部、电棍电手、胳膊内侧、腿等。有一次,恶警裴××抡起胶皮棍猛打她已经肿起的臀部,臀部被打成紫黑,逼其放弃修炼。被拒绝后,三个恶警又对张云实施上绳,上完绳后,他们又问写不写,耿行军又将电棍插入张云后背的绳中,绳子几乎被勒进肉里。

在唐山开平劳教所,张云因拒绝接受洗脑,被罚站、罚蹲罚跪、拳打脚踢,寒冬挨冻、酷暑曝晒、不让睡觉、高压电棍电击、上绳等迫害,恶警魏涛有次冲着张云的太阳穴、脸部大打出手,打得张云昏死过去,又被踢醒。中队长王平扇张云的耳根部,扇得头晕目眩,几次被打得不省人事;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在石家庄洗脑中心,张云曾被连续熬了两个七天七夜(中间只隔一天)。九月三日那天,张云几次出现头晕的症状,恶人不让坐着,把凳子拿走,两个犹大监视,让张云不停的走动,到了后半夜张云被熬得昏死过去,摔在地上。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恶警孔繁运、袁书谦,还有三个门卫按着张云灌了半斤多白酒,并将师父的法像塞在张云脚下、座下,把笔强塞在张云的手中,几个人攥着张云的手在纸上写诬蔑师父的话。八月被送到石家庄市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关押,期间遭到连续十天的围攻“熬鹰”,最后张云绝食抗议才作罢,不久又被单独隔离在小单间,被恶警找来卖淫人员等看管,张云一直绝食反迫害。

二零零九年春天,因散发真相传单,张云被绑架到河北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因张云不配合所谓的“转化”,狱警刘娅敏、侯俊梅教唆普教犯人张会清、程晓娇等二十四小时轮流监控,用胶带粘住张云的嘴,强行把头发剪得乱七八糟,张云一度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鹿泉市的马素瑞和张云一起向世人传播真相,散发法轮功真相台历,被抄家,劫持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后被鹿泉法院非法判刑,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做奴工。

▲淳朴善良的家庭妇女高素贞被冤判4年半

长安区肖家营法轮功学员高素贞是个淳朴善良、厚道实在的农村妇女,孝敬父母、管教孩子,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给孩子还盖了新房,高素贞的淳朴和实在,是乡邻有目共睹的。因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声援释放正定的李兰奎事件,即700手印事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现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十四监区。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因“台历架事件” 相继遭到桥西区或长安区法院非法庭审的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有的已经回家,有的依然被非法关押,如杨会州、阎瑞敏、张英同、李宇新、田淑梅等。有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在石家庄被公安绑架,也都是以走过场的形式被非法庭审。

▲桥西区法院走过场“庭审”清正廉洁的好税官阎瑞敏

闫瑞敏因患有严重的腰椎盘突出,给工作和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一九九八年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时时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很快变得无病一身轻,腰椎病不治而愈。

在当前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今天,税务局收税人员苛卡拿要纳税人的财物已是司空见惯。修炼法轮功的闫瑞敏廉洁奉公,当客户请她吃饭,送购物卡等物时,一律被婉言谢绝。有一次,一个纳税人的发票出了问题,晚上到闫瑞敏家送礼,闫瑞敏指着会客室墙上挂的“德”字说:“我炼法轮功,讲真善忍,你看我家墙上写的‘德’字,人要重德呀!我收了你的礼,会失去德。只要不违反国家政策,我会在政策范围之内照顾你的。” 那人听了这话,知道闫瑞敏真的不会收礼,笑着把礼品拿走了。

就是这样廉洁的好税官,却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凌晨六点,被突然闯入家中的石家庄栾城县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抓捕,并且家中大量物品被抄走。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期间,栾城公安分局罗织材料,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非法起诉,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上午对她非法庭审,整个过程都是以走过场的形式对待。

▲检察官玩忽职守李宇新一案:“公安的案子怎么递上来的,检察院怎么诉”

石家庄三省汽车养护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李宇新为人正直、厚道,受过世母亲的影响,修炼了法轮功,之后人变得更加随和善良,乐于助人。工作中不吃回扣,不为难客户,为老板持家,重视企业信誉,诚信敬业,深受大家的好评。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的“台历架事件” 中被长安区公安非法抓捕,后被长安区检察院起诉。

检察院的职能是对公安部门终结案件的案卷材料、证据依法审查,并听取辩护人、受害人的意见。当李宇新的卷宗被送到检察院后,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要求核实证据、分类拍照、让受害人辨认,然而公诉人赵壮涛却称自己休假、办案单位侦察人员不好找等借口拒绝提供实物证据。紧接着,赵状涛擅自把案卷递到长安区法院起诉。有位检察官还公开宣称“这类案子公安怎么递上来的,检察院怎么诉,我们只过过手。”这种玩忽职守的工作作风让李宇新的家人非常气愤。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长安区法院针对此案非法开庭后,李宇新的律师和家人毅然向巡视组控告长安区检察院玩忽职守,要求公诉人赵状涛回避。

▲无视国际人士的关注——石家庄当局庭审拿钱买旁听

石家庄桥东区法院和长安区法院曾先后三次非法庭审陈英华和女大学生卞晓晖,并且花钱买旁听,其过程违法且荒唐。开庭时,四、五十人的旁听席上坐满了法院安排的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这些人根本不认识陈英华,甚至开庭前都不知道庭审的内容。而作为当事人的亲属却被拒之门外,连陈英华哥哥委托的加拿大友人麦克及翻译更不许旁听。

一年来,陈英华的母亲黄金玲及家人在加拿大紧急呼吁,引起加国正义人士的关注,受黄金玲和儿子委托特地赶来的加拿大驻中国领馆工作人员麦克。西拜及其翻译两次庭审时均被拒旁听,尽管他们事先向多次法院提出申请,也未能如愿。

中国的人权状况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中共石家庄当局不但不自我反省和重视,反而在庭审时调动大批警力,虚张声势,法院周边戒备森严,到处是警察和警车。陈英华出庭时,因体力不支有生命垂危的迹象,但法庭无视陈英华的情况,执意坚持庭审。庭审中,律师受到故意刁难、恐吓、多次被打断发言,不许律师做无罪辩护,拒绝律师依法提出增加陪审员的要求,引起律师愤然退庭。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唐山市大学生卞晓晖因营救身陷囹圄的父亲卞丽潮,(卞丽潮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石家庄监狱被迫害致病情严重)双手展开一副“我要见父亲”的横幅而被绑架,陈英华因用手机拍摄了卞晓晖被监狱警察围攻的过程而被胜利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至今。

一个女孩儿要见狱中的父亲是天赋人权,然而这简单基本的要求却遭到了中共石家庄当权者的打压。支持正义的加拿大总理哈珀对此事给予关注,在访华期间向中方高层官员要求释放黄金玲女士修炼法轮功的亲人。

▲六旬农夫如何破坏法律实施?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石家庄灵寿县慈峪镇派出所副所长田炳江等四人突然闯到张金锁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大肆翻抢张金锁家中的私人物品,抢走5000多元现金并将六十多岁张金锁绑架,关押在灵寿县看守所。

张金锁的妻子身患乳腺癌,术后没钱化疗,在绝望中度日如年。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后身体越来越好,并且能够下地干活,操持家务。张金锁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也开始了修炼。二零零零年冬,张金锁的一双儿女在一起煤气中毒事故中意外身亡,在如此沉重的打击下,夫妇二人只因修炼了大法,凭着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坚信,才在这场巨难中闯了过来,张妻因修炼大法而延长了近二十年的寿命,这是周边父老乡亲有目共睹的,可中共当局竟连信仰这么好的高德大法都不允许,天理何在?

张金锁的女儿张青英为父亲请了律师为父亲辩护:中国宪法规定人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一位六旬农夫究竟是如何破坏法律法规实施的?女儿呼吁释放六十多岁的老父张金锁。

三:中共两会及敏感日大面积骚扰法轮功学员

每到节假日或敏感日,中共石家庄当局各区域公安统一行动,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骚扰。

二零一四年二月下旬——中共两会期间,石家庄公安出动大批警力和社区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陆续上门骚扰,各区域片警按统一要求入室搜查、拿着黑名单挨家挨户现场录像、做笔录或登记签名,有的直接敲门,有的以查水表骗开学员家的门,不报姓名、不亮身份,称上面要求要入室拍照、录像,要法轮功学员在表格上签字保证,证明他们确实上门来过了。有的学员不给开门,恶警长时间按门铃不走或打电话威胁,还说什么不能在门上贴带有“真善忍”“积善人家”的对联。

据不完全统计,被骚扰的学员仅裕华区一域就有五十多名,石家庄市区及周边数十个县栾城、高邑、灵寿、平山、辛集、无极、正定等至少有300多名,连八旬老人和残疾人也不放过,世人感叹道:“××党的统治竟然脆弱到这种地步了,真的该完了。”

三月八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新华区西苑派出所片警王记书(警号005534)指导员王继军等人闯到十八中学宿舍吴志丹的家中。吴志丹的父亲吴斌于去年十月份刚刚过世,当时家中只有吴志丹的母亲及妻子。王记书要录像、拍照、搜走大法书籍,吴志丹的母亲张明霄不让拿,遭到殴打,被打晕在地。吴志丹的妻子上前阻拦,也遭警察殴打。这些人在吴家乱翻、乱拍照,还抢走一些大法书籍,两个mp3。

长安区河东派出所五名警察,分别闯到文化厅宿舍,骚扰七十来岁坐轮椅的残疾老人庞淑芳,以及民航宿舍年近七十岁且身体处于半身不遂状态的刘明娴老太太家,说为了“两会”维稳,逼迫老人写所谓不修炼等荒谬的保证书,被老人严词拒绝,咄咄怪事,中共维稳竟“维”到了半身不遂的老太太头上。

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裕华区东环派出所民警李润来、杨春燕、党艳蕊、曹立新到法轮功学员孙涛家骚扰,碰巧本人不在。孙涛原来的老婆婆瘫痪在床多年,奄奄一息,但老人听觉没问题,头脑清楚,以为民警这次又是来抄家抓人的,受惊吓第二天病情急剧恶化,高烧不止,没有多久就离开了人世。在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也是东环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护理母亲的法轮功学员卢冉,并将其非法劳教一年,致使正在医院治疗已经好转的母亲突然离世。事隔两年,东环派出所再次作恶,明知孙涛家有病人,也知道孙涛家里的电话,还肆意上门骚扰,造成老人的含恨离世。

三月二日至五日期间,石家庄市南高营派出所警察闯到北高营法轮功学员马风才、闫胜吉家进行骚扰、拍照。然后闯到法轮功学员何俊荣家照像,把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都拍照并全部拿走。当时何俊荣没在家,警察就拍完照后等着到家,然后把何俊荣抓走。三个弟弟到处找人,最后知道被关到石家庄第二看守所。

值此文发稿之际得知,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时,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李新乐带领裕华公安分局大批警察,闯入裕华区青园街六十六岁的吴进虎家,非法抓捕六人:吴进虎李明芳、宋秋霞和张文英(七十六岁)等六人。同一天,长安公安分局绑架了煤机小区的肖风琴、荣国花园小区的杨正洪,并对这些学员进行抄家。

遭受长期高压骚扰迫害因病离世的有霍俊梅、张文景两名学员。

表5、二零一四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二零一四年被绑架仍在石家庄看守所、拘留所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十九人   石家庄二看:阎瑞敏、张英同、杨会州、李宇新、田淑梅、何俊荣、李明芳、吴金虎、宋秋霞国琴、刘桂珍、米俊英、王媛 、于宝萍(国安绑架)石家庄一看:新乐市一男青年 灵寿县看守所:张金锁、 行唐看守所:韩军平、老杨、 赞皇看守所:杨细辰 
  二零一四年曾被非法绑架的已回家的三十名    石家庄市:池文秀、王晓峰、包静峰、周景华、吕风莲、田秋霞、罗智慧、高爱荣、穆清兰、宋丽英、梁老太、刘敏罗、张文英、候娟娟、肖风琴、杨正洪、杨焕平(行唐)、 灵寿县:吕秀莲、薛丽 辛集市:杜建领、马青、王永军、陈建军 正定县:张秀联、杜艳玲 无极县:刘敏从、孙更素 井陉翼凌机械厂:朱爱萍、仇丽华 井陉县:梁拉科 
石家庄学员在外地 被绑架三人  郑宝灵(在北京)马玉杰,武杰(秦皇岛看守所) 
外地学员在石家庄 被绑架关押的二人  陈英华、卞晓晖(二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