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的同修希望我们多做些什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日】我曾多次被迫害过,在劳教所、监狱等场所被非法关押过多年,在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本省的,甚至外省的黑窝都呆过。故对里面的黑暗情况比较了解,也对魔难中的同修的想法比较清楚,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最需要的是什么。对被迫害中的同修我格外的留心关注着,无论是过病业关的,还是在被非法关押中的,很乐意给予帮助。我自己在受到迫害时,也得到过很多同修无私的帮助,有的知道姓名,有的就不知道了。我经常想,魔难中的同修希望我们多做些什么呢?

自从黑窝出来后,我也很遗憾的看到周围有些同修对这方面显的冷漠,不怎么关心的样子。有的是没被怎么迫害过的,有的虽然也在劳教所、监狱等黑窝被关押过,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反正迫害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只过自己的小日子,为名利亲情挂断肠。有的受迫害的同修的亲人向国际发出呼吁请求帮助,本地区同一地级市不同县市的学员有的根本连被迫害同修什么时候开庭也不知道。

有一个非常坚定的同修,在劳教所黑窝很坚定,连那些黑窝里的人包括警察佩服他,那些戒毒的提起他的名字都很佩服:十二级台风都吹不倒,多少根电棍都坦然不动。然而在里面时却没什么人来探望过,且有的他家乡的同修都不知他被关在劳教所里。二零一零年我问过他当地的同修有关他的近况,那同修还说他在外面做的如何。后来我被关在劳教所时,才知道他也在劳教所里,得知他长年关在一个房间里,瘦的很,账上面没有钱,买生活用品的钱都没有,有时靠里面的强戒人员周济点日用品,给点榨菜吃多点饭。直到二零一二年我从黑窝回来后,突然看二零一一年的一期《明慧周刊》竟然发现他二零一一年出来后不久就离世的消息。据了解是因出来之前被恶警打了不明针水所致。我真不相信这位同修就这样不明不白、这么年轻的就走了。我想,如果外面的同修多关心关心,过问过问,也许情况就不是这样了。一个同修离世给救度众生带来多大损失,一个同修在世可救多少众生啊。

师父的话似乎一直在我耳边回响: “可是如果真的要是碰到杀人放火的你要是不管,那就是心性问题。你修炼的人,作为一个神也得管这个事情,是不是?”[1]

快要过年了,我又想起师父讲法中的问答:“弟子:值此佳节,请接受全体大法弟子的敬意和感恩。弟子们一定会做好,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师:谢谢大家。(鼓掌)大法弟子还都是在迫害中,你叫我高兴啊我也高兴不起来,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时此刻在中国那些邪恶的劳教所里遭受迫害。心意师父领了。”[2]在外面的同修,我们应该多去关心关心在魔难中的同修,问候探望一下受迫害同修的亲人。我们在外面时间过的很快,里面的同修每分每秒都在煎熬之中啊。

在我被迫害时,得到很多同修及明真相的世人的帮助,真是“渴时一滴如甘露”!当时我在本省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时,当地同修齐往劳教所这边发正念,劳教所警察说進了我的被关房间都感到压力很大,進其他学员的房间都没这感觉。在我被关押期间,他们真的不敢动我一个小指头的。截然不同的是,后来有一次被迫害关在外省的黑窝,邪恶猖獗的很,明摆着叫嚣:就是欺负你怎么样,你人生地不熟的,你家里人来一趟千里迢迢的。你不吃饭就不吃了,饿死了也不当回事。后来我出来后听当地同修讲,与我失去联系后,幸亏及时查找到我的下落,还通知了在北京的同修帮忙查找。我在本省内被迫害时,恶人真是不敢说这些话的,我绝食,他们都会说人命关天的。家里来人,劳教所不给接见,家人同修说:你不让我见,是不是你们打他,虐待他?就这一句话,警察都紧张的很,整个关押期间都不敢采取暴力手段。被严管期间,不准购物,连上厕所的卫生纸都买不到,恶警说用自来水冲洗冲洗就解决了。后来家人同修来接见时,我第一时间要亲人帮我去买点日用品,在旁监听的大队长当时就答应准许我购物,买营养品,加菜、买什么都可以。家人还经常打电话催他们放人。后来我出来后,六一零的头目都说,幸亏你有个姐,那个谁(被注射不明针水离世的同修)就没那么幸运了!

所以有的时候我就在想,邪恶是害怕曝光的,外面同修的一句问候关心,和难中同修的正念抵制迫害是一样重要的。

前一段时间有一篇文章揭露某监狱用酷刑强制一位同修,说他不转化就让他生不如死,用尺子当凶器一个一个剥他的指甲,惨叫声震惊整个监狱。我看到那篇文章后,特意找到了一位从那个监狱出来的同修去问,他被关了十多年了,受尽折磨。我说你家人同修不关心帮助你吗?他说亲人去接见,正念不强帮不了同修,还害了同修,被恶警以亲情相要挟。他那时被恶警折磨,在烈日下曝晒,消瘦且晒的如黑炭般。家人来接见,监狱里的邪恶“六一零”不让见就不见了,亲人也不知去找人。

现在他出来后不久,他妻子(同修)也被非法判刑,送去了女子监狱。他去见他的妻子,开始监狱“六一零”不让他见,他说:你不让我见,我马上找监狱长,再不见马上找省监狱管理局,你们侵犯我权利,我是她丈夫,凭什么不让我见。狱警态度变了,请他坐下来喝杯水,有话慢慢说。后来见到他妻子说:你该睡觉时候睡觉,哪个欺负、虐待你,你跟我讲,我去找他。别的帮不了你,这个我可以帮的了你。他妻子说,她在里面挺好的,没人欺负她。狱警也说不会有这种事的。他说:你不用跟我说假话,这种地方我呆过,她有朝一日会出来的,里面的事她会与我说的,谁害她到时我会找他的。这位同修说,在里面人身安全没有保证,除非在得到绝对保证的前提下,保证说出真话以后绝对不会受到迫害,才敢讲出真心话的。上级检查、外面的人参观,狱警做足表面功夫,花大力气做掩盖。那些邪恶“六一零”、还有夹控,不知听过多少真相了,他们都没人性的了,迫害依然严重,除非找到他的父母妻子儿女同事上下级揭露,才可能有效。我建议除了网上曝光邪恶外,还应向检察院、法院、人大、媒体,通过正常渠道各级政府去检举、去控诉,更加有力的窒息邪恶,制止迫害。

我曾遇到一个国保大队长,初时绑架我时嚣张得很,声称不怕上明慧网、大纪元曝光,后来我去到哪里就揭露他到哪里,一進看守所就与检查身体的医生和警察讲,后来又向检察院反映、逢人便讲,极大的震慑了恶警。他嚣张的气焰不见了,蔫蔫的。到了劳教所,那里的大队长也被我讲出正念了,给我笔和纸叫我写出来,他在我离开劳教所前,还跟我说:点你一条路,你要不就转化,要不就去告他们!

其实邪恶是怕明慧网的,怕的很,他说明慧网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得到的,他们天天看明慧网看的比我们有些同修还多、还要用心仔细的,每一篇揭露他们的文章他们都看的相当认真的。有的同修看明慧走马观花的,他们是逐字逐句看明慧揭露文章的,你有句话说的不准确他都要说你造谣污蔑他们了。然而光上明慧网曝光不够,还要加大力度向当地揭露邪恶及逐级向上反映情况,本人不去写检举信也可以的,要求他们制止迫害。

新年快到了,建议同修给非法关押的同修寄贺卡、寄明信片问候关心一下吧!起到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海外同修、远隔千里的外省大陆同修一样可以寄的。到被迫害同修家中探望一下,送些台历、新年晚会。我有一次去多年前就被迫害离世的同修家中,看她家墙上还贴有毛魔头的像,她丈夫还在看常人殃视,看得出很少有同修去看望过。

写出这些情况来,结合本人及其他受迫害的同修经历,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只是提醒同修,有些事是有些同修未曾经历过的。世人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因为少,故弥足珍贵!耶稣在十字架上受难的时候,有一个同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盗贼只是替耶稣讲了句公道的话,都有福得很了。看着杀人放火、强奸妇女你要不管,不是什么好人,更不配当个修炼的人了。师父的法是要我们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去实修的。

成文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