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看守所恶警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发表了《曝光辽宁丹东看守所的罪恶》一文,揭露丹东看守所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血腥勒索在押人员的恶行。丹东看守所王晶、温志韬、李彤、郎振山、王艳秋、张丽、宋瑞敏等人继续昧着良心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有范玉芹、王娥、辛桂琴、王雪梅、卢俊、金彪、姜凤丽、刘慧英和一名赵姓学员等,正在遭受各种手段的迫害,有的生命出现危急状态。以下列举近期丹东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典型案例。

一、六十三岁的范玉芹每天被强灌不明药物

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范玉芹,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被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刘勇、丁锋和桃源派出所指导员张国选等人绑架到丹东看守所,现已被迫害致血压高达210以上,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拒绝释放范玉芹,每天给范玉芹灌不明药物。范玉芹拒绝服用这些药物,每天被警察强行灌药。范玉芹血压已经高达200多,生命危急。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范玉芹与丈夫孙忠仁、儿子孙姣一起在家中遭绑架。当日范玉芹被迫害血压升至200多,被放回家;孙姣两天后被放回家;孙忠仁被振兴区公检法诬判四年,投进监狱。范玉芹被绑架后,精神受到巨大刺激,她被放回家后,因为又遭骚扰,承受不住精神刺激,自己不敢呆在家里,被迫躲到别处。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警察却说范玉芹是“在逃犯”,并以他们蓄意捏造的罪名将范玉芹非法起诉。

二、王娥病重 仍被看守所劫持 生命危急

丹东汤池镇集贤村法轮功学员王娥因病重(子宫肌瘤失血严重)已被监狱退回多日,丹东看守所与丹东振兴区公检法不放人,王娥生命垂危。

王娥,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上午在集市上花真相币时,被丹东市振兴区汤池镇派出所警察王海滨、张伟等人绑架。王娥被绑架后遭逼供,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王娥在被拉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胁迫丹东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定点医院)强行体检后拉回来时,家人看到王娥疼痛得在车里打滚。警察不理不睬,还说是装出来的。

王娥在这种身体状态下,被警察直接送进丹东看守所关押迫害。因王娥一直不配合迫害,警察王海滨、张伟等在丹东国保支队和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的指使下,将王娥单独关在丹东看守所的小号里酷刑折磨。家属后几次去丹东看守所要求见人,均被拒之门外。

王娥被非法秘密判刑,强行秘送辽宁女监,王娥因病情危重,身体状态危急而被监狱退回。丹东振兴区公检法至今仍不放人。

三、六十一岁辛桂琴口吐鲜血 仍被看守所劫持迫害

丹东振兴区滨江路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辛桂琴,二零一四年九月被绑架,被元宝区公检法枉判一年。近日家人得知辛桂琴已被迫害得口吐鲜血、晕倒、眼睛视物不清,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辛桂琴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号上午,在丹东元宝区兴东派出所附近,将神韵晚会光碟发给了警察徐胜利,徐将其恶意举报、绑架,后辛桂琴被丹东国保支队警察杜国军、毕克山与兴东派出所的王欣、石庆和等六名警察非法抄家。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被丹东元宝区公检法诬判一年。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家人得知元宝区与丹东看守所欲将生命处在危急之中的辛桂琴送往辽宁女子监狱。辛桂琴目前情况不详。

四、滕秀玲失去语言能力 看守所开假证明 强行送进监狱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午,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滕秀玲在丹东市内金元宝商场购物时,被丹东国保支队流氓警察杜国军和元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日下午将滕秀玲拉到丹东国保支队毒打,导致滕秀玲抽风数小时。

下午五点左右,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高峰、徐永和与东港市大东公安分局多名警察将滕秀玲强行送进丹东看守所女所。副所长张丽将滕秀玲收押后,又对滕秀玲毒打,滕秀玲被打得抽风不止。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丹东看守所打电话给滕秀玲的丈夫,叫家人去看守所接见滕秀玲。接见之前,看守所警察交给滕秀玲丈夫一封信,此信是以滕秀玲的身份写的,字迹不是滕秀玲的亲笔字迹,警察说是别人代她写的。信中宣说滕秀玲不会说话的原因是看守所里有犯人自杀,给她吓的(意思不是迫害造成的),时间是从七月一日开始的。信中说滕秀玲在两个月中抽风抽了五次。接见时,滕秀玲的父母、丈夫、妹妹隔着铁栏杆见到了身体瘦弱的滕秀玲。滕秀玲双手颤抖,不会说话,无法与亲人语言交流,只能眼含着泪水望着亲人。

十一月初,看守所再次打电话叫家人去看守所接见滕秀玲。只许她弟弟一人进去接见。从警察嘴里,弟弟得知,自上次接见以后,丹东看守所连续几次将滕秀玲押送沈阳女子监狱,都因滕秀玲病情太重而被拒收退回。此次打电话要家人来看守所,是要家人掏三千元钱,说是给滕秀玲检查病用,她弟弟反问警察:“我姐要是没有病,监狱为什么不收她呢?”警察马上又改口,叫她弟弟到当地街道社区开证明信,证明滕秀玲被迫害之前得过“癫痫病”。如果能开出证明信,就给办“保外就医”。滕秀玲弟弟质问:我姐从没得过“癫痫病”,为什么要撒谎呢?我姐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从没吃过一粒药。她现在的身体状态完全是因为连遭警察暴力绑架迫害造成的,街道社区的人也没在现场,他们如何给证明?人给迫害成这样了,还想开假证明,找借口推脱责任?滕秀玲手伸出铁窗栏杆,颤抖的在弟弟手上比划着几个字:“我快疯了!”

警察勒索不成,企图推脱责任的阴谋也被揭穿,警察马上翻脸,冲着她弟弟叫嚣:你们不开证明,我们自己去开!几日后,滕秀玲的家人又去要人,看守所仍坚持要家人交钱、到街道社区开证明信,家人再次拒绝。

十一月二十六日,东港市法院与丹东看守所以非法手段再次将滕秀玲送进监狱迫害至今。滕秀玲至今仍未恢复语言能力。

五、郭运兰被迫害致脑梗偏瘫,被强行送进监狱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上午,郭运兰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报告给警察,东港市长山边防派出所和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将她绑架进丹东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将郭运兰起诉到检察院。郭运兰拒绝穿囚服、背监规,看守所三、四个女警一齐毒打她,导致郭运兰神志不清、失忆。十一月十九日郭运兰开始下身大出血,被送到丹东妇女儿童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东港市法院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将她放回家。东港市法院这边将其放回家,那边又将她非法通缉、监视居住。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郭运兰母女被长山边防派出所警察梁传伟骗到东港法院,说是给郭运兰“保外就医”,实际上是要给郭运兰非法判刑。刑事庭长李新田威胁道:你要是配合我们,保证以后不炼法轮功了,我们就给你轻判,你要是不配合我们,就得给你重判。郭运兰在巨大的精神刺激下,身体突然肢体不灵、神志不清。李新田等两男一女流氓法官,强行将郭运兰推上警车,女儿跟着跳上车。郭运兰倒在车座上,被拉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体检,医院查出郭运兰有严重的脑梗病症状,血压高达220,因此拒收。法官李新田等人,又将郭运兰返回东港市,在东港市中心医院伪造了一个假诊断,当日下午,丹东看守所配合东港市法院,将郭运兰关进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东港法院非法庭审郭运兰。郭运兰在肢体不灵的情况下,双手、双脚被铐着,戴着手铐、脚镣,被架到法庭。在场旁听的都是丹东市政法委、“610”、丹东国保支队和东港市公检法的人,据说辽宁省“610”也来人了。郭运兰家只有郭运兰女儿一人参加旁听。在法庭上,法官李新田问郭运兰:你认不认罪?郭运兰回答: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我有什么罪?李新田立即打断:好了,不要再说别的了,就说你认不认罪?郭运兰回答:我没有罪。随后,东港市法院以完全捏造的事实给郭运兰非法构陷诬判三年。据说原定给郭运兰判二年,因为杜国军给加的“逃犯”这个罪名,又给郭运兰加判一年。

八月二十一日,丹东看守所与东港法院合谋,在未通知家属、未给家人判决书的情况下,将郭运兰劫持到辽宁沈阳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六、刘品彤遭毒打

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刘品彤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在给世人讲真相时被前阳派出所警察绑架。丹东市公安局合作区公安分局与振兴区检、法两院勾结,给刘品彤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辽宁沈阳女子监狱。在丹东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九个多月的时间里,刘品彤累遭警察的残酷折磨。

三月四日中午,在丹东国保支队杜国军的指挥下,丹东市合作区公安分局警察刘品彤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一起从看守所拉出来,拉到合作区公安分局逼供,大门口的牌子上写的是“商务边防派出所”,楼内大厅的墙壁上写的是“开发区分局”。刘品彤被带进一间空屋子,三个便衣警察一齐对刘品彤拳打脚踢,扇她耳光,用脚猛踢她的腿,头发被揪掉许多。一边打一边用低级下流的语言辱骂大法师父,辱骂刘品彤,一气打了十几分钟。刘品彤被打得发出的阵阵惨叫声,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都听的非常清楚。刘品彤被迫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将刘品彤按倒在水泥地上,让她在冰凉的地上坐着,一名警察对着她大声吼道:“你将来被判的最重,因为你态度不好。我们不管你有多少光盘,就是没有,我们可以给你加上!”刘品彤被暴力毒打时,丹东看守所被称作“郎队长”(黑脸,四十五岁左右,小眼睛)的警察同时在场。七月十七日,律师第一次会见刘品彤时,刘品彤将自己早已写好的控告信交给了律师。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刘品彤被关进丹东看守所以后,每天被强迫干奴工长达十三、四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刘品彤因拒绝干奴工而被警察残酷毒打。一天,警察艾莉和何延婷二人将刘品彤带到看守所里一间没有监控的屋子里暴力殴打。打完后,警察艾莉得意地说:“我打你,让你身上没有伤,这里没有监控,你能怎么样?”艾莉当时已经怀孕,还挺着个大肚子。刘品彤被送回监室后又接连罚站。

到了晚上,警察又不让刘品彤睡觉,每天晚上都要刘品彤站岗。其他在押人员每晚只站岗一个小时,警察强迫刘品彤站两个小时,而轮到刘品彤睡觉时,警察又指使犯人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把她叫醒一次,以此来剥夺她的睡眠。长期的折磨,使刘品彤越来越难以入睡。刘品彤每晚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前后,警察借犯人之间打架之机,故意找茬儿,将刘品彤弄到一间屋子里,用绳子将她的四肢固定绑在床上三天。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刘品彤将自己遭受的迫害写控告信给上级有关部门,控告信交出去后,被看守所非法扣押。

因反复遭受警察毒打,导致刘品彤经常出现头昏、脑袋胀痛、肢体麻木、失眠等,后被带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拍片子检查,查出刘品彤的颈椎有病,刘品彤请律师转告家人到丹东振兴区医院把颈椎拍照的片子要出来,那是丹东看守所警察残酷迫害刘品彤的罪证。

有一天,警察何延婷叫监室里被关押的人每个人写一行字,而且对孙秀华和刘品彤二人特别提出要求:不许写法轮功的内容。刘品彤拿起笔,端端正正写下八个大字:“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何延婷对刘品彤大发雷霆,刘品彤理直气壮地说:“我写这句话没有坏处,灭的是邪恶。”何延婷大叫:“这是法轮功的内容!你给我出来!”孙秀华大喊一声:“不准迫害大法弟子!”何延婷被震住了,马上改口说:“你们俩都蹲着!” 警察何延婷强迫刘品彤、孙秀华蹲了一个上午。

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孙秀华被迫害关进看守所以后,因不顺从邪恶,遭警察残酷殴打。孙秀华被非法劳教之前的那几天与刘品彤关在一起。警察指使犯人殴打孙秀华,夹控、监视刘品彤与孙秀华,不许她俩搭话。有一次,看守所来一个男警察,犯人管他叫所长,刘品彤站起来,上前跟他讲大法真相,并向他提要求不要再安排犯人来夹控大法弟子,剥夺大法弟子之间说话的权利。

结果从那天起,警察指使牢头剥夺刘品彤睡眠,每晚逼迫刘品彤站岗两个小时,刑事犯人每晚只站岗一个小时,白天还要照常干活儿。轮到刘品彤睡觉时,警察又指使犯人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把她叫醒一次,搅扰她,不让她睡着,使刘品彤越来越难以入睡。刘品彤每晚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孙秀华和刘品彤配合,绝食两天抗议迫害,最后抑制了邪恶,不再叫刘品彤站岗两个小时了。同年五月十三日,刘品彤因反复遭受这些警察的残酷迫害,导致长期便血,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刘品彤在病危状态下,被丹东看守所警察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七、孙秀华在丹东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孙秀华被送进丹东看守所之后,与东港刘品彤关在一起。每天被强迫干十三、四个小时的奴工。孙秀华拒绝背犯人监规,女警察叫何延婷指使叫韩雪的年轻恶人犯人毒打孙秀华,扇她耳光。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是犯人能够得到一点自由的时间。孙秀华不背监规,警察就不让全监室的犯人休息,让犯人怨恨孙秀华。

孙秀华与刘品彤关在一起以后,警察指使犯人夹控、监视孙秀华和刘品彤,不许她们搭话。因反迫害,经常被警察何延婷罚蹲。

八、韩春龙遭长期野蛮灌食 酷刑迫害致残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警察杜国军伙同振兴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润龙,带领站前派出所于铁民、王志等六、七名警察非法闯入丹铁大厦的房间里,暴力绑架沈阳法轮功学员韩春龙和陈新野,残酷毒打两名法轮功学员,对二人刑讯逼供、暴力毒打、往韩春龙的脸上喷辣椒水、强迫在空白纸上按手印等,非法抢劫二人几万元的财物。指挥四道桥派出所对陈新野、韩春龙刑讯逼供,拳打脚踢、扇耳光、六、七个警察群殴、喷辣椒水……韩春龙被打得至今两耳失聪,血压191,心律130。

韩春龙被关进丹东看守所后,绝食抗议迫害,在警察王晶指使下,看守所警察对韩春龙强行野蛮灌食。警察将他手脚被铐在铁窗上方的铁环上,睡觉时四肢被固定铐着不能动弹,鼻孔里被插着塑料管每天二十四小时不拔下来,尿管是直接插到尿道里也是二十四小时不拔出来。韩春龙被迫害致肾功能不全、肾盂积水、输尿管口撕裂等严重症状,将韩春龙折磨得奄奄一息,送进医院住院抢救,病情稍缓,又给拉回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此期间,勾结振兴区检察院、振兴区法院,伪造颠倒黑白的鬼话与莫须有的罪名,给韩春龙与陈新野非法判刑四年,在韩春龙身体出现高危状态、监狱退回不收的情况下,警察杜国军继续操控丹东看守所使用非法手段再次将他送进监狱迫害。

九、警察为捞取个人名利 充当迫害好人的打手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丹东看守所警察王晶一直摇旗呐喊,冲锋陷阵。十五年来,她因为迫害法轮功表现突出,多次受到中共的“表彰”和“嘉奖”,成为中共标榜的流氓打手,几年前爬到了看守所所长的位置。

丹东看守所关押人员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因各种原因触犯法律的普通人;另一种是修心向善做好人、维护宇宙真理“真善忍”的善良法轮功学员,后者在此遭受的迫害要远远超过前者。

在警察王晶、温志韬、李彤、郎振山、王艳秋、张丽、宋瑞敏等不法之徒的疯狂掠夺下,丹东看守所已经变成了中共贪官疯狂敛财、剥削在押人员劳动力、非法诈取在押人员钱财的地方。是透视中共暴政的流氓、腐败与邪恶的地方;是中共践踏法律、侵犯人权、虐杀人性、残害害人的地方。

据核实调查,丹东看守所警察对法轮功学员,乃至所有在押人员的迫害手段,大致有以下几种:

1、人格侮辱

在押人员每天都被迫穿着小马甲(罪犯的标志),晚上睡觉时必须仰卧,两只手必须放在被子外面,必须将小马甲叠成方块形,放在身体盖着的被子上面(嘴巴下面部位),睡觉翻身马甲掉下来都要受惩罚。在押人员白天干活儿,晚上还要轮班站岗监督。被警察辱骂、拳打脚踢视为家常便饭。

2、污浊的环境

看守所的每个监室要关押二、三十人,加上在室内干活儿,每天长时间的干活儿,卫生环境、身体健康状况不言而喻。当然,有人去检查、视察、考察、取经时,他们要下功夫收拾、整理、伪装,还要造假。

3、超负荷的劳役

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洗漱后就开始干活儿,到六点半吃早饭。每顿饭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还得接着干活儿。在押人员每天从早到晚的正常劳役时间(除去吃饭的时间)在十三、四个小时。晚上加班加点儿的时候就要干更长时间。每个人都要规定劳役定额,完不成者要加罚:多数罚钱;或增加劳役定额,不让睡觉接着干活儿;或不给饭吃;或酷刑折磨。

4、非人折磨

酷刑折磨有几种:普遍的手段是把人的两手用手铐吊铐在窗户上,脚尖着地,连续几天几夜;或者把人的四肢用绳子绑到木板床上,固定不让动弹,连续几天几夜,拉尿在床上;或者暴力摧残,打得遍体鳞伤;或者电棍电击等等。

5、巨额勒索

在押人员每顿一个馒头,一碗汤。没有米饭,也没有其它主食。汤其实就是水,因为汤里没有菜,也没有别的东西。更没有炒菜。如果谁想吃炒菜,哪怕是一盘普通的萝卜菜,也需要人民币二十五元以上。而今年丹东地区萝卜价格每斤在二角五分至三角之间。大批量购买,价格还要便宜。普通日用品与食品要比市场正常销售价格高出一倍还多。

6、奴工产品

在押人员每天被强迫干劳役加工的产品都是出口产品。什么活儿都有。比如:搓棉签、做服装、做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做祭品和其它种类的活儿等。下面只说几种主要的。

1)搓棉签。与丹东看守所合伙牟取暴利、榨取在押人员劳动力的这家棉签厂在丹东。往丹东看守所运送棉签的那辆棉签厂的车牌号是:辽LF24728.搓棉签对环境的污染是非常严重的。棉花絮从口、鼻吸入,对人的身体危害极大。而且在押人员整天坐在屋里,每天都被强迫连续搓棉签十几个小时。每天在押人员的鼻孔都是黑的,都是棉絮灰尘。包括辽宁各所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等,都在干这种活儿。这些棉签很不卫生,一般都出口韩国、日本或其它地区。

2)做服装、钉扣子。丹东看守所另有一种常年对外加工的活儿就是给服装厂做服装。服装出口韩国。往丹东看守所运送布料和服装的服装厂车牌号是:辽FE0869。

3)做工艺品。工艺品种类很多,大部份是做塑料花,或粘花。因为这种活儿劳动工具简单,但是塑料与胶所散发的气味呛人、熏人。人熏得头昏脑胀,眼睛都睁不开。而且一天十几个小时待在这个狭窄的房间里,对人身体的伤害是最大的。

4)串珠子。这是他们常年干的另一种活儿。这种活儿接连着干,人的眼睛是受不了的。因为被串的珠子都是很小很小、看不上眼、针眼儿很小的珠子。

7、不法商、警察与监魁互相勾结

其实,丹东看守所与中国大陆其它关押部门这些非法、违法活动是在中共恶党的保护下公开干的,你上哪儿去也告不赢。为什么?因为不法商、警察与中共恶党各级监管部门的头目都是串通一气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部门从在押人员、犯人身上榨取的钱财当然也要分赃给他们的上司。而且辽宁省各所监狱、看守所与监管部门联网,有什么事情他们都是互相沟通的。比如:哪天上司或恶党头目要来,事先就通知他们,叫他们就装模作样地赶快把奴工活儿都收拾起来,一切都掩盖好、伪装好。这已经是他们通用而且得到保护的伎俩。所以,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丹东看守所都是公开干的、得到恶党支持的。

辽宁丹东市政法系统参与迫害的相关部门、人员
丹东看守所
王 晶 所长,宅2885068,办公6250326 ,手机13050397788、18840500006
温志韬 政委,宅4133899,办公62503185 ,手机13842517800 ,虚拟:658037
李 彤 副所长,办公6250318,手机13050368141 ,宅2133528
郎振山 副所长,办公6250324,手机13841516691,宅2165633
材料内勤:6250317, 值班电话:6250324

丹东女子看守所女所
王艳秋 教导员, 办公6250327,宅3130707,手机13841510707, 虚拟655176
张 丽 副所长, 办公6250324,宅3161061,手机13942558277 ,虚拟656282
宋瑞敏 副所长, 办公6250324,宅2161101,手机13942556566, 虚拟656876

下载丹东地区各市、县、区公安系统人员变动情况(154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