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合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2014年,在中共邪党的操控下,合肥市“610”、公、检、法相互勾结,继续对合肥市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非法判刑等迫害。尤其是在10月份,合肥市国保、派出所、街道联手一起出动,大面积的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之后关押或送洗脑班迫害。

以下是2014年合肥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事实:27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5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2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10位法轮功学员被关洗脑班。

一、重点迫害案例

案例1、郭晓健被非法判刑三年

2014年1月,郭晓健在家里被恶警强行绑架,后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三年,现被关在宿州监狱。郭晓健坚定信仰修大法,在法庭上,她是自己给自己辩护的。

案例2、王光跃被非法判刑三年

2014年3月15日,合肥师范学院法轮功学员王光跃,因发短信救人,被绑架到合肥市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后,因证据不足被放回,王光跃从看守所出来上班,同事欢腾一片,可见中共邪党干的事就是不得人心。

2014年5月14日上午,王光跃正在给学生讲课,又被莲花派出所警察绑架。2014年11月5日,在合肥市中级法院,王光跃被高新区法院的法官非法庭审,因邪党法官用错了所谓的程序,不久在高新区法院又重新开庭。随后,王光跃被非法判刑3年,不服已经上诉。

案例3、纪淑珍持续遭到骚扰

2014年元月9日左右,宿州监狱和合肥市六一零、政法委、三里安派出所、街道等一、二十人到红皖家园,在纪淑珍家里进行讯问,并翻抄她的房间。恶人说:“你还在搞,我们要把你收监。”第二天,恶警就把她带去检查身体,结果是半个心脏不工作、脑梗阻。

两天后,宿州监狱恶人催着要快办,还打电话告诉纪淑珍丈夫,让他去找合肥的恶人接收。纪淑珍因被非法关押在宿州监狱,身体遭到严重损害后,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她一直被当地恶人监控,一次,街道来人“看”纪淑珍,纪淑珍给来的人讲大法真相,结果这些被中共蒙骗的人把纪淑珍讲的话全偷录下来了,作为继续迫害纪淑珍的所谓“把柄”。

案例4、王光辉被包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王光辉是安徽省社科院的科研人员,40岁左右,2014年3月中旬,被合肥芜湖路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关押在合肥市看守所。据说恶人要他写什么,只要他写了,就放他出来,不写就判刑。后来王光辉已被包河区检察院批捕,王光辉是单位里公认的善良人,人缘关系非常好,被绑架后,单位里的同事都盼望他赶快出来,但有关他目前的情况依旧不明。

案例5、程建利在宾馆炼功 遭合肥国保构陷

2014年5月18日晚,山西临汾法轮功学员程建利到合肥市出差,在宾馆炼功时,被合肥瑶海区国保大队一个姓罗、一个姓万的人绑架。合肥的国保恶警积极构陷材料,企图通过法院对程建利实施判刑。负责案子的是合肥国保大队的卢××,最近案子被国保第三次补侦送到检察院,检察院负责案子的一个女办案人丁××。目前,程建利仍被非法关押在合肥。

案例6、王先文被迫害的事实

王先文,男,合肥市肥西县上派镇法轮功学员,王先文把法轮功真相年历贴在自己房间对外窗口上,从窗口经过的人都可以看到。2014年7月8日晚上,肥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7、8个警察进到肥西县上派镇幸福园小区法轮功学员王先文家搜查,抄走《转法轮》一本,光盘十一张,储存卡一张,护身符六张,真相传单两张,明慧网年历一张。警察在小区盘查王先文时,王先文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两个民警殴打。后被抓到派出所,又被一恶警殴打。王先文被拘留15天,于2014年7月24日释放。

案例7、李菊芳自述被迫害经过

我叫李菊芳,是合肥市肥西县燃料公司退休职工。2013年4月11日下午,我带着一包真相小册子去探望住在粮食局的老朋友。因为讲大法真相被他儿子举报而遭到警察绑架。在派出所。警察从我包里翻出来一大堆法轮功真相小册子。他们开始盘问我,我都回答:“法轮大法好。”查到晚上11点左右,他们把我的两个儿子带来,我的儿子说:随便处置吧。二儿子是重度残疾人,被放回家。然后,两个女人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叫我把衣服脱了,进行搜身。最后,警察用车把我和大儿子送到一个宾馆里的洗脑班,大儿子把什么情况都说了。“610”头目盘问我时,我只讲:“法轮大法好。”“610”头目、国保大队长、王书记,还有一个派出所女的整天看着我。

后来,他们又找来两个犹大对我“转化”,我把耳朵塞起来不听。他们不准我炼功,不准发正念,不准跨出门。4月22日,我被带到派出所的一个房间照相,并被强制按手印,最后被放回家。从那以后,我就上了警察的黑名单了,国保大队长说:“你上哪,我们都知道。”我上街散真相材料,他们打电话给我儿子:“你老娘又出来了。”怂恿儿子骂我、骂大法。

2013年9月,合肥“610”、国保警察闯到我家骚扰;几天后,“610”又来三人到我家拍照;2014年3月初,“610”人员与国保大队长又闯到我家。中共警察这种长期持续的骚扰,对我家及家人生活造成极大的伤害。

二、部分绑架、骚扰、关洗脑班迫害案例

◎ 2014年5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合肥市法轮功学员郑琼,被恶警从做生意的银河三楼档口带走,现场抢走了真相资料和书籍以及钱币真相印章,被非法关在包河派出所。派出所恶警不让家属见人,说是市刑警队和国保大队的恶警在派出所内执行所谓的公安部督查案件。

◎2014年5月18日下午到晚上,合肥法轮功学员刘希兰、黄宇平均遭恶警非法抄家,他们的电脑、手机等可能都被警察搜走。刘希兰被关押在合肥螺丝岗看守所,7月底,她被非法批捕,主办此案的是瑶海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2014年5月22日下午2点左右,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汤菊章在瑶海区潜山路遭610不法人员劫持,一度下落不明。

◎2014年6月30日,合肥市中铁四局建筑公司退休职工胡文学(男,60岁),在合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派出所被绑架。

◎2014年上半年,合肥江汽集团职员张飞(音),合工大研究生,直接对来厂办事的警察讲真相、劝退,遂被该恶警绑架。

◎2014年7月17日晚上,合肥市肥西县上派镇法轮功学员王大年(60多岁)和老伴曹凤英(60多岁)被恶人从家中带走,家被搜查。曹凤英第二天放回家中,王大年被关进洗脑班迫害。

◎2014年7月,肥西县二十埠法轮功学员张翔宇(20岁左右),被警察非法抓捕,与王先文非法关在一起,后被放回家。

◎2014年7月2日8时,六安市法轮功学员聂登莲(女,现年五十九岁)带着孙子去合肥火车站买票,途中讲法轮功真相,被皖西学院两个大学生举报,被火车站派出所警察关押,下午被送洗脑班(孙子被关一上午),家人去不准见面。

◎约2014年8月5日至8日,合肥法轮功学员刘老太姓名是刘传萍(音)被恶警非法抄家,警察抄去一些资料和复印机等物品,刘老太被非法拘留15天,出现病业,吐血,遂被以取保候审的形式放回。安医附院的法轮功学员顾敏珍之后第二次被警察骚扰。刘传萍2008年得法。据说这次是在外面讲真相,被旁边的便衣看到,随即被绑架。

◎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刘锡兰,女,50岁左右,长时间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青枫苑宾馆洗脑班迫害,具体时间不详。

◎2014年10月21日起,合肥市国保、公安局绑架水利厅附近法轮功学员老胡、老耿、老周、小张、卢娜5位女法轮功学员在一路同行连锁酒店洗脑迫害。这次绑架是合肥国保特务跟踪多日,短时间就把老耿等学员家抄了,还对老丁、老关、小吴家骚扰。参与这次绑架的是合肥市国保大队、芜湖路派出所、双河(音)派出所、肥西县公安局等邪党单位。

◎合肥法轮功学员吴伟明因拒绝与合肥芜湖路派出所、芜湖路街道相关人员见面、写保证、交书及照相,被多次骚扰,非法围捕三次未遂,并以停发退休工资为要挟。据悉,已从8月起停发吴伟明工资。相关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马玉兰、余美秀等。

◎2014年10月21日晚,有个女的在合肥法轮功学员吴志华家门外敲门,说是收电费的,吴有些疑惑,这么晚收什么电费,没开门,女的在外面叫嚷,又不是收你一家,干嘛不开门,吴还是不理睬,不一会,家里突然断电,应该是他们在外面拉了电闸,吴更加确定,这帮人来路不善,见敲不开门,这帮人后来悻悻而去,第二天就传出附近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或绑架。

◎2014年10月30日上午,吴伟明在省立儿童医院门口被芜湖路派出所和芜湖路街道的恶人3辆车十几个人绑架走。很可能被抓去一路同行商旅酒店的洗脑班。吴为民曾被恶人四处搜捕、并被非法扣退休金。

◎合肥手表厂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史先珍,自从2013年4月在外面讲真相被恶人诬陷,被合肥城东派出所绑架。当晚恶警以送她回家为借口,在老人家非法抄去一些大法书、资料等。后来每逢所谓“敏感日”,派出所、街道人员都要打电话或上门骚扰,恶人们还采用株连,经常骚扰其儿子,打听史先珍的行踪,通过其儿子控制她,叫儿子把她管好,不要出去活动、讲真相等。

结语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已经15年过去了,目前迫害已经是穷途末路,在即将被清算的背景下,中共邪党在合肥挑起新的迫害,其企图就是拉更多不明真相的警察、官员参与迫害,为其垫背陪绑,从而得以苟延残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