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尊让我得到苦寻的答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我与大法的结缘,那真是师父苦心的步步安排:一次为别人买书而喜欢上了国学的哲理,一次因对疾病的绝望而走入宗教,一次对玛雅预言的好奇而开始对宇宙的探索……我意识到生命、心灵、宇宙、宗教一定有着某种深奥的联系,人类和宇宙在面临着变革,中国会有一位救世圣人的出现……可是再往下我找不到答案了。

直到二零一二年七月的一天,我遇到一位姐姐。她和我一起探讨宇宙和佛法,并推荐《转法轮》一书给我。当我读完了一遍《转法轮》,困扰我多年的谜团被解开了,我一直在寻找的答案终于找到了。于是,没有任何观念的阻拦,我随姐姐走入了大法修炼。

病业中看我们的正念

了解了疾病与业力的关系,大多数时候我都能够坚定正念,绝大多数的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但最难过的病业是痛经。于是,每当这时候我都不炼功,因为本来腿就疼,加上肚子疼,怕自己忍受不了。

但越怕疼越过不去。第二次,肚子依旧疼的不行,下班打车回家,進家里就倒進沙发里起不来了,姐姐在旁边静静地跟我聊天交流时,突然脑子里闪出一念:无论发生什么事,学法炼功都要照常。于是我做出决定,这回晚上多疼也坚持炼功。神奇出现了,那天晚上打坐时,不但肚子没疼,就连平时打坐会生疼的腿也没有疼……

再后来,正念就越来越足了。开始还会疼得刺激人心,但是我尽量不去动心:你疼你的,我不管你,排斥你……就这样疼一会儿自己就好了。从前这时不敢碰凉的东西,后来凉水洗衣服、吃雪糕也没有了人念的惧怕和担心,念正后,会意识到,这一切都是促成业力反应的外在因素,而实质上肚子疼根本和他们没有关系。

炼功修心,攻克一小时双盘关

由于修炼时间短,所以开始双盘很吃力,虽然有一次突破了四十分钟双盘,但到最后还是疼得差不多就拿下来了。同修姐姐有一天给我们很多同修分享了一篇西人大法弟子开天目看到师尊在我们打坐时为我们调整身体的文章,那几天可谓是我们共同突破的一个阶段。还有很多其他同修那几天也过来一起炼功,姐姐分享告诉我:他们哭也坚持了一小时;还有用绳子绑腿等等令人感动的场景,于是也下决心要盘一小时。

那天告诉其他在读法的同修看着我盘一小时,别让我拿下来。结果他们可真负责啊,我一受不了要拿下来,几个女同修支支哇哇就叫起来,本来疼得闹心,她们一叫更闹心,为了清静,我硬是坚持了一小时。这是我第一次双盘一小时的经历。说来可笑,但是这也是师父苦心的安排。

师父在《转法轮》最后写到:“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的确是这样的,有了一次双盘的经历,以后就有了信心。因为自己知道可以坚持一个小时,但后来的那段时间真的让人刻骨铭心,每一天打坐都那么钻心的疼,疼得涕泪纵流,更有甚者是闹心,从心往外地闹,象浑身里外都爬满虫子一样。有时真是难忍得不行,就想拿下来,但另一个正念还在反复告诉我:不能拿下来,一次想拿下来就次次想拿下来,不能开这个头。所以每天我想拿下来,我就心里不停地喊师父:师父,我不能拿下来……

这样天天疼,大概半个多月,一次大消业好几天过去了。腿居然没那么疼了,从此后,我跟姐姐一直相互支持着盘一小时。现在,很多时候自己还能达到入定的状态,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一样:“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也会感觉到能量场非常强。

权衡好学法与读书的关系

因为我是学文科的,从前特别喜欢看书。刚得法时,还每天规定自己要看常人书五十页。到了后来,意识到法是造就我们生命的根本,书可以不看,但是不看法就没法修炼,所以我逐渐将读法放在首位,一点点把之前执着喜欢的国学和宗教书籍都渐渐放下了。自己做的是文字工作,当工作中遇到困境时,偶尔也会动心:这常人书和大法书到底怎样去权衡?看还是不看?

后来随着读法悟到,修炼是很严肃的,不仅是不二法门的问题,修炼在另外空间是极其系统精密的演化过程,思想中稍微掺杂進了其他的东西可能就会影响修炼。书中带的全是信息,尤其到了近代,中共统治下的文化中充斥了太多不正确的观念,即便是传统的文化,也毕竟是常人的书,层次和大法还是相差很大的。所以我尽量去克制不看这些书。

但是,做广告写文案有时候也需要积累一些东西,那么我会有目地去搜集一些词句,或写作的方式,记下来。在真正用的时候,用起来非常自如,大法也赋予了我们很大智慧,思维渐渐就被打开了。

所以我悟到,学法不能走极端,不能说学了法,常人中什么都不学不做了,学生还要上学,科研还是要搞,出国还是要学外语,不能极端认为学法一切都不用做了,要最大程度符合常人。但,我们毕竟是修炼人,我们要把修炼看得最重要,常人中的功名利禄什么能长久?有什么比返本归真更重要呢?那么我们就要权衡好,最大程度不让这些常人东西、不好的信息干扰到我们修炼。如果说闲着没事干,我觉得看什么也没有比看法更好了。

保持清净心 苦断上网执着心

用了电脑这么多年,上网已经成了习惯和执着,看新闻、看贴吧、上微博,而且白天没事了,就上各个网上溜达。但是上网却是能带动很多人心,爱看新闻是好奇心、爱看网上争论是争斗心、各种社会新闻让人愤愤不平这是争斗心、网上到处充斥着淫秽不堪的东西还容易激发人的色欲心……各种东西就象各种魔爪一样在网上拽着人心放不下。

为此师父不只一次点悟过我,每次我要上网溜达,电脑就掉线,当时明白了,下次还想上;后来我自己就向姐发誓,我说如果我白天再上网,我就怎么样,可发誓几天就不发了……作为电脑时代长大的人,上网真是需要突破的一个很大执着。

那段时间,师父还点悟过我,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胳膊带着一堆蜘蛛网,上面还带着蜘蛛。我当时在梦里就开始悟:蜘蛛,就是执着,蜘蛛网,就是执着网的意思。我醒来就明白了,师父梦里告诉我,我太执着网了。师父就差显现到我跟前告诉我了,我还有什么理由还放不下呢?就这样,我彻底放下了上网心,也奇怪,我放下了之后,我同事就帮我把掉线的毛病找到了,电脑也不掉线了。

记得有两天,网络上什么信息都没有看,心里特别清净。突然那天感觉心特别轻盈,好象睡梦里在空中飘的感觉。状态异常平和,那段时间打坐总会迷糊、困,不过就在那天,打坐居然入定特别好,一点也没有困。

后来在《转法轮》中看到这样一段:“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你才能够真正的提高上来,打坐中你才能静的下来,能静的下来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我悟到,平时修炼中会出现不好的状态,其实都源于我们没有去掉的不好的心。

处处是假相,一切磨难都是关

从前我总觉得,法正人间越来越近了,这段时间我反而对家人越来越好,好象要把之前对他们的歉意都弥补回来似的。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开始反思“情”。放假期间我回老家,在路上手机被人掏了,那里面有全套大法书,还有我个人简历等一些资料,我开始还有点担心会不会有人拿了我的资料去告发我,但后来念又正回来了,希望拿到我手机的人能有缘认识大法,心就放下了。

离开老家时,妈妈要我回去后不管用什么电话都给她回个电话,好让她放心,我点头答应了,回来就买了一张新手机卡。下午四点多就给家里打电话,没人接,我以为家里人都在外面忙,可是到晚上六点多还没人接,我有点担心了,想再等会看看,等到八点多还没人接,晚上十点多依然没人接……我心里发毛了,我们家从来没有全家空的情况,会不会是我担心的事发生了,他们按照我的简历找不到我,结果找到我们家,一家人会怎么样……可是天又已经黑了,我怎么办呢?我去哪儿找他们呢?我急得法也看不進去了,忍不住哭了……

姐姐告诉我说:大法弟子不会有事的,关键就是念正不正,放下怕心说不定一切都没事了,然后让我背师父《洪吟》诗词中的《怕啥》。 我走到师父法像面前,合十,一直在背《怕啥》,眼泪还在往下掉,足足背了半个小时,心渐渐平复了,我反复在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相,我该学法就学法。然后姐姐就给我讲了吕洞宾成仙的十大考验,有一大考验就是他有一次回家后看见全家人都死了,但是他依然能做到不动心,等到要出殡的时候,结果一家人都复活了。

第二天一大早,姐姐突然想提醒我,是不是电话出故障的问题,让我打故障报修电话。上午故障报修员就给我打电话,说去我家看一看,不一会儿家里电话打过来了,听到妈妈说话了,果然是电话出了故障,我妈妈在家也急得够呛。原来这一切果然是假相,是考验的,看我们能不能彻底把对“亲情”的执着放下。

通过这件事,更让我领悟到了,修炼人在常人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相,都有考验我们的因素在里面,都是我们需要过的关,有我们需要放下的东西在里面。当我们真正能把心放下时,一切都不会有事,当我们抓住执着不放时,旧势力就会抓住我们的执着制造更大的磨难。

不走极端 保持好形象证实法

从前自己喜欢化妆出门,穿着也比较讲究。学一段法之后,觉得人的外面只是一层人皮,不必要过多执着和装饰,修心才最关键。所以到后来,渐渐不那么爱买衣服了,不化妆了,配了一个大眼镜,别人看了都说活脱脱的“丑女无盐”。

那天,同屋妹妹买了一件很漂亮的大长裙,因为她想买另一件就想卖给我,我一试,大家都说好看,我也就自然收下了。那天去另一位同修阿姨家,阿姨说,这裙子穿得很漂亮,应该打扮漂亮点,不能让人感觉我们学大法了,一个个怎么都不知道打扮收拾了,穿个黄胶鞋也不象个样子了……我连说是。

回来后,我就在想“心中无鹅腿,吃了也无妨”,不怕你收拾漂亮,关键是执不执着,另外,打扮得是不是端庄大方,是不是个大法弟子样,不能象现在那些常人一样,美丑不分了。此后,由开始淡妆出场,穿上了高跟鞋,职业裙,看上去还依旧那么青春阳光。我想,这么出去讲真相,别人一定会说,学法轮功的看着挺有气质啊,也不象电视说的精神都不好了那样啊。

修去争斗心 修出大忍之心

我在常人中,“不让人说”的心、争斗心是很强的,在修炼中,是我要突破的一大关。这里分享一个和同事过关的经历。

同事A是一个做事很严谨的人,所以在工作配合上每一个细枝末节都会和我深究。但由于我当时这个“不让人说”的心很重,所以她在和我配合上就会表现出说一些我不爱听的话,刺激到人心。

开始时是很难忍受住的,明知与她争辩不对但就是很难放下这颗心,那天,心里觉得委屈,眼泪往下掉,恨自己过关怎么就这么难。但难受之后还会冷静去反思怎样下次做好,于是下决心,心里过不去,嘴上也要忍住(还没有做到“根本不放在心上”的状态)。不过,当我有这一念出现时,发现她后来对我的态度又变得平和了。

修炼是反复的过程,并非这么简单。不知哪天,同事A又回到原来的状态了,这次我没有那么激烈,但是心里还是翻江倒海地难受,虽然这样,我说的话是正面的,发现她的态度也转变了。就这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境由心转,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有颗不好的心促成的。反过来,如果没有外在这个环境去修炼,我们也就没机会提高心性了,想到这,我突然觉得我的确该谢谢同事A,没有她,我怎么能意识到自己这颗不好的心呢?

就这样一步步转变着自己,后期随着学法,争斗心变得越来越弱,同事A对我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和她竟然成了很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吃饭、下班,当然我还会不断给她讲真相,她对大法的态度也在一点点发生着改变。其实我知道这些业力都是我自己的难,而在我决心去掉它时,师父帮我消去了很多很多,感谢师尊。

学贵有恒 坚持早起背法

在这段时间的修炼中,自己能一步步去掉人心,最关键的还是法所起到的力量。虽然每天工作下班都很晚,自己的时间不那么多,但是我尽量早起,在上班前多看。

近来,邻居学法小组每天早上三点半起来炼功,五点开始背法,一直背到九点,姐姐每天很早就过去了,想着他们早早都学法,我还赖在床上睡觉,感觉非常惭愧,于是我也下了决心,每天五点准时到邻居那坚持背法,这样,从前每天早上最多背三段。

有一句话说的好,修炼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而日有所长。通过背法,确实让自己的心性有了很大提高。从前在面对矛盾时的状态,是明知不对,却没有能力控制住自己的执着心,当背诵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的心境变得越来越平和,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

从前很强烈的争斗心变得少了很多,包括其他的心也都自然而然变得越来越淡了。原来,只要坚持学法,精進地同化法,一切师父都在帮我们做。

多学法 正念足 多救人

在不断学法中,清晰了现在的正法形势,中国人将面临的危难,所以我毅然走上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道路,每天坚持打真相电话、定期出去发资料、和身边周围遇到的有缘人讲真相。我现在做的新项目是直拨电话三退,现把过程中的一些心得分享给大家。

打直拨电话更能感觉出与修炼状态的关系:说话时的心态是否纯净、面临挫折时是否动心,而且当我们有不好的心时,会通过对方的状态反映给你。那段时候总上网看到邪党一些不好的新闻,争斗心很强。接电话的人,很多都在和我抬杠。从对方也能看到自己要修去的心。所以白天更要保证多多地学法,有一个好的状态去救人。

有一天,有个人听到真相后说:“你不怕我举报你吗?”我说:“我完全为了你好,什么都不图,希望你被救度,你能接到电话一定是个善良的人,你也一定不会这样做!”我抱着很强的正念就解体掉了对方不好的因素,他后来还说了自己其实曾经也看过《转法轮》等等,并与我進一步交流了。

在救人中,旧势力也会干扰。有段时间每次打直拨电话时,身体就会出现病业的假相,于是我心里发出一念:“求师父加持我,不许旧势力干扰我救人。”那天肚子特别痛,状态不好,但奇迹的是,在我打电话过程中,却丝毫没有难受的感觉了。感觉师父法身无处不在,呵护我们走着每一步。

以上是我修炼以来的心得感受,由于层次所限,有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希望自己的经历会对那些新走進来的同修们有所帮助,整体圆容提升,做一个师父合格的弟子,不辜负师尊的洪大慈悲,兑现誓约,完成使命,圆满随师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