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刘东雪被迫害致死 儿子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河北保定市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刘东雪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被迫害致死,当时刘东雪的妻子在劳教所遭受迫害,刘东雪儿子刘纪蒙才二十岁左右。

二零一五年六月底,刘纪蒙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刘纪蒙在控告书中说,“因为父亲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每天遭到犯人和警员残酷的折磨,全看守所的人都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知有多少次把他关进一米左右的铁笼子里,上面露着头、卡着脖子,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而且犯人们还把笼子踢翻让笼子来回翻滚。”

下面是刘纪蒙陈述的部分控告事由:

我叫刘纪蒙,我的父亲刘东雪和母亲范淑引因修炼法轮功被江泽民残酷迫害,父亲二零零一年 五月二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刘冬雪生前照片
刘冬雪生前照片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我父亲刘东雪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到保定关押在满城县看守所遭受非人的折磨,白天被强迫高强度劳动,晚上在地上睡觉,不让他炼功。因为父亲炼功,看守所从所长到管教几乎每个人都打骂过他,用竹竿抽他。他打坐时,恶人就打他的腿;抱轮时恶人就打他的手和胳膊。有一次父亲抱轮时,恶人就把他吊起来,坚强的父亲脚朝上头朝下仍然坚持抱轮的动作!警员还指使号里的犯人打骂他,穿他的衣服,花他的钱,不让他吃饭。犯人们把他的头往墙上和暖气片上撞。

结果父亲被折磨得瘦弱不成样。公安局“610”伙同看守所赵洪祥为了达到让父亲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利用恶警和犯人变招的打他,经常打得他新旧伤痕不断,他穿的上衣经常衣袖被撕下来,衣扣被拽下来。有一次,看守所的副所长拿起一块三合板照父亲的头上打去,把他的头打破了,把他的一只耳朵拉成了两半!

看守所所长赵洪祥指使同号的犯人打他骂他,侮辱他,在他的身上抹大便,让他吃大便,用蛇咬他,还把他的衣服扒光,让他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当同监号的犯人和父亲熟了、不再折磨他了,所长和管教就又把父亲调到另一个监号,到了新的监号又是同样被折磨一段时间。就这样调来调去,把看守所所有的监号都调完了,父亲被折磨也不成样子了。

父亲被非人折磨了一百五十多个日日夜夜,最后绝食抗议才被释放回家,还被勒索钱财三千多元。当我们见到了父亲都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脱了相,瘦的不成样子,连我母亲都认不出父亲来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镇政府的王文菊来我家,骗我父亲到满城说点事,这一去就没回来,四处打听才知道父亲被骗到满城县党校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父亲被扇耳光。双手紧紧铐在暖气管上,两手肿得象馒头一样。就这样,父亲又被折磨了八天。回家后,被王文菊勒索了一千元钱。并把家中的大法书,录像带等抄走。

母亲去要人,也被非法扣押,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写保证书,非法关押了九天才放回家。回家后,每天都受到县公安局、镇政府、派出所的监视并且闯进家里来骚扰。

二零零零年腊月初八晚上,县国保大队的张振岳、神星镇政府及派出所的一群人非法闯入我家,把父亲和母亲绑架,父母亲分别被强行塞进两辆汽车里绑架到神星派出所后又被绑架到满城县公安局分别关押在不同房间。我母亲被国保大队长赵玉霞非法审讯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母亲被戴上手铐,强迫干活,母亲以绝食来抗争,十一天后,母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我又被勒索了四千元钱后才把母亲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日,母亲正在干农活,县国保大队的张振岳、神星镇派出所的许武斌(此人已恶报身亡)以叫母亲去见父亲之名把母亲骗到县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

第二天(四月一日)早上,我母亲和五位大法弟子被五花大绑,双手反铐被推上警车,后面还有好几辆军用卡车,警车和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大法弟子身边站有两个头戴钢盔,手拿二尺长尼龙绳的武警,一个武警威胁母亲说,“你要喊,我就勒死你,可是我们也不愿这样干。”一路上警车鸣笛,阴森恐怖的被拉到县剧场外的广场上,对我母亲和刑事犯一起宣判,母亲被非法劳教二年,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遭受迫害。

父亲被神星镇派出所抓走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在看守所父亲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警员唆使犯人每天从监号里拽着父亲的两只手,身体擦着地往外拉,一直拉到院外,然后再由几个犯人惨无人道的给他灌食,插管时更使人难以承受,经常插得他鼻口流血,痛苦不堪。因为父亲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每天遭到犯人和警员残酷的折磨,全看守所的人都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知有多少次把他关进一米左右的铁笼子里,上面露着头、卡着脖子,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那种痛苦没有语言能形容,而且犯人们还把笼子踢翻让笼子来回翻滚。

可怜的父亲三个月后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神志不清,体重只有六十来斤,满城县“610”和看守所互相勾结,怕担责任,又把父亲非法转押到冀中监狱,冀中监狱怕他出现生命危险,又把他转到唐山监狱进行迫害。在此期间,父亲仍以坚强的意志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唐山监狱通知家人把父亲接回,当时家人接父亲的时候看到他仍被铐在监舍的床上,身上几乎一丝不挂,人已经瘦得脱了相,体重不足二十五公斤,无法辨认还是以前的父亲。次日清晨,我的父亲在遭受了无数的残酷折磨下被迫害的离开了人世。

母亲在劳教所,对父亲的去世毫不知情,亲属为了让她回家给父亲办丧事,给劳教所哀求了六个多小时,由亲戚做担保,才准许母亲回家,母亲回家后看到的是父亲冰冷的尸体。

就是这样,母亲也没有被无罪释放,继续被劳教所迫害。剩下我一个,无依无靠,孤苦伶仃,艰难度日。

是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我一家深受其害。江泽民非法成立了“610”办公室,其权利高于中国的所有法律,对修炼法轮大法学员非法抓捕、关押、洗脑、劳教、判刑、送精神病医院、酷刑折磨迫害致残致死,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取暴利。因此江泽民犯下了违反《宪法》和触犯《刑法》的多种罪,以及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特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江泽民的罪行提起公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