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少敏被非法判七年半 邻居举报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魏少敏的邻居、六十五岁的蔡伟实名向最高检察院提交了为被诬判七年半的魏少敏请愿的信,同时举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魏少敏,法轮功学员,女,现年七十四岁,住辽宁省抚顺市李石开发区,退休。曾因炼法轮功被多次迫害。

蔡伟在请命书中详述了自己为魏少敏请命的理由和事实:

1、我是法轮功亲身受益者

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大肆迫害,我于二零零零年没法炼了。二零零七年我患严重糖尿病达到晚期,全身并发症一齐发作。当时我脑干梗塞,皮肤溃烂(因为免疫力低),难以吞咽(已不会吞咽动作),呼吸困难(肺脏衰弱),靠鼻饲、氧气等管子维持,下巴一天掉很多次,舌头也烂,抽成一块肉疙瘩,胳膊、腿都不听使唤,卧床不起,小腿溃烂出脓血疮,眼睛不会睁、合,口、唇都是血口,手没皮露肉。内脏就别说了,都坏了。每天光内服药就二十五次(按列表服用)。我被辽宁省权威(医大)医院及脑血栓专科医院判了死刑,医院不留我了。

回家后,我在一天下午看了两小时《转法轮》,第二天凌晨家人给我量血糖值时,我看到丈夫全身一振!喊到:这功神了——6.1!由我原来的血糖值30多降至血糖的标准值6.1!是神迹!就这么神奇!谁修炼谁受益!请参见文章《读四十页书 重症糖尿病患者康复》。

是法轮功给了我又一次生命,我永远感恩法轮大法与我慈悲伟大的师父。法轮功教人道德回升,健康人的身体!救人于苦难。现在人吃的毒米、毒面……谁能没病?得了病都不好治。可真正修炼法轮功就能消灾解难,对国家、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氏小人却出于妒忌不择手段的残酷扼杀。

2、我对魏少敏道德与行为的巨变的见证

例一:初识魏少敏

我曾是魏少敏的老邻居(过去的冤家对头)。那是一九八八年或是一九八九年,大家都刚刚搬进新房,还没认识就对她没好印象。就发现这位邻居太可恶了。那时候她每天也不上班(不知道她是因有病还是不缺钱),反正天天就坐在床边(象一堆肉)拍着腿吼着唱,嗓门粗而大:评剧、京剧,老歌、新歌、秧歌各种唱,唱得很难听。不管什么时候,她不困就唱,不管别人烦不烦。不好听也得听。她不高兴就嚎啕大哭,连喊带叫的。邻里谁也不敢理她。她住五楼,我在四楼。

我家新装修的房子,一上来就被她家洗澡水泡了。从浴池漏到餐厅,漏过餐厅漏至卧室,顺楼板滴水。我上楼告诉她一下,没想到她一点不客气,站门口把脸一扬,白眼一翻,蹦出四个字:“那没办法!”哎,邻居住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不讲理也没法掰脸,他们家能注意点就行吧,忍气吞声吧。可是,他们家根本不注意,还是照样漏(还不是洗淋浴,是大浴盆漏)。后来我找他们商量:“我出钱给你家卫生间重新做防水行不?”可她把头一扬说:“不——行!”就这样一晃几年过去,三天两头漏,不滴头上就将就吧。

例二:再识魏少敏

好象是一九九五年春,他们家不漏了!她也不吼唱了。我偶然见到她,她不那么牛哄哄了,臃肿的一身赘肉(病态)也没了,走路满轻盈,腰板挺拔(五十多岁的人,头顶着五十斤面,手提十斤油一口气上五楼!我没看见,听我们片警说的)。渐渐我发现她每天三~四点起早去东北方向,来来回回总是扛着把竹子大扫帚,就经常跟上去默默观察。发现她天天起那么早,原来是去把抚顺石油三厂文化宫门前的整个活动场地清扫得干干净净。

当时石油三厂文化宫门前场地约有一千五百平方米,每天傍晚有扭秧歌的、跳舞的、看热闹的、做买做卖的、买卖烧烤的、方便盒面、汤汤水水油脂麻花、各种小吃……到第二天早地面脏得下不去脚,她每天打扫近两小时。冬天下很厚的雪,也都是她一个人清扫。她这样默默的一如既往的做着,天天如此。没有谁曾在意过她——一个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着自己,照亮着别人的老太!天亮了,人们络绎不绝的来了,炼功、晨练,进行着各种活动,没有人想到她。她的高尚品格与行为,我看在眼里,感动在心上。她以单薄瘦小的身躯的付出,换得了诸多人们的受益。她的了不起是我当时做不到的。

我开始对她转变看法了,开始和她搭话了(以前我们见面不说话)。通过沟通我知道她是修炼法轮功才改变了她。我发现她说话和气、礼貌了,很仁义,她变善良了!心里、眼里有别人了。这是什么功啊?怎么这么厉害?竟把那样一个横行霸道的恶人改变成这样一个超常优秀的好人!由此我也走入法轮大法修炼!那时抚顺石油三厂文化宫炼法轮功的一百多人,甚至最多时近二百人,人人都受益多多。

直到一九九九年秋以后,直到有人用胶皮管子将冷水浇到我们身上,身上毛衣湿透,我们才因为不想惹执行人员(包括警察)生气才离去。我们离开了石油三厂文化宫,从此这群尊崇“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剥夺了合法的信仰权与自由活动等权利,这是江泽民集团灭绝政策的非法实施的初幕。这一晃就是血泪斑斑的十六年啊。

3、魏少敏多次被迫害的事实

1、二零零一年魏少敏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抚武家堡劳动教养院洗脑班关押三个月,进行迫害。

2、二零零七年,魏少敏因为对世人讲真相被抚顺新华派出所绑架,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迫害三年。在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五分队遭到队长张卓慧(三十岁左右)的毒打。不让说话,限制上厕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次在饭厅囚徒相丽华随随便便没有任何原由把魏少敏的嘴捂住并按倒在地,欺侮她,狱警过来把魏少敏带到楼上“收拾”,当时魏少敏血压高达240mmHg!恶警张卓慧、张君还对她进行迫害,用开口器往她耳朵里灌药水。恶警骂师父和大法,魏少敏只能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用宽胶带把她的嘴连带鼻缠着,侥幸有一丝缝,否则差点憋死。恶警张君还拿大法师父的法像(框)打魏少敏,她嘴被打肿起老高,满身多是药水,胶带已经拿不下来,用剪刀把头发剪掉才拿下来。平日里迫害是经常的,这里不细述。这是马三家教养院的恶警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老人迫害的真相片段,这都是江泽民造的孽。

3、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魏少敏在向路人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李石派出所绑架,非法判刑四年(法轮功学员救人!有功无罪),因病被拒收“保外就医”,被非法索去二万元。

4、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抚顺市顺城、新抚等地区警察绑架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魏少敏(与四人在屋里看书被绑架)。顺城分局国保支队焦臣带队,已知抢劫物品折价至少值二万五千元。其中人民币近两万元,港币将近一千二百元。魏少敏的工资折被抢走至今不能开资。当时被关押在抚顺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七月被顺城区检察院批捕,案号[2014](107),魏少敏老人被非法关押在南沟看守所(新女号203)。抚顺市顺城区法院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在抚顺市南沟看守所第一审判室又开庭。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六位法轮功学员戴着沉重的脚镣、手铐被带进审判室!连被关押半年的八十多岁的瘦小枯干王家国老人都被戴上沉重的脚镣、手铐;东北的冬天非常寒冷,零下三十多度,下了一夜的大雪。

七十四岁的魏少敏老人竟穿着露脚拖鞋被带上“法庭”。当魏少敏回答律师问题时,话没说完就被两名法警强行拖走。人们啊,扪心自问她惹着你们谁了?她只是说真话告诉人们真相,是为人们平安而做,她没有罪!

5、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对抚顺市七位法轮功学员下达判决书,其中魏少敏判七年半,审判长是顺城法院的车全忠法官。其中有学员上诉到抚顺中级法院,最终中院维持原判。中级法院审判长:邱忠翠法官,于红滨,赵威。

如今七十四岁的她患病了,头上长了肿瘤加上血压太高,医院治不了监狱拒收。又被押回看守所;她连基本人权都没有。形象:一个瘦骨嶙峋的小老太,满脸皱纹,剃着光头,头上顶个肿瘤,天天在众人面前,被人呦来呵去,真比让死去都难!可是她犯了什么法?她只是在大灾难发生前,为众生平安啊。你可以不信(可这是真的),迫害为啥?法官大人您说?

江氏的犯罪给魏少敏的家人带来了灾难;她老伴江昆仑(不是修炼人)由于承受不住恐吓、忧愁、惊吓等各种打击:突然离世,家破人亡。还没一百天,魏少敏被绑架了,在开庭时。她九十四岁老父亲得知大冬天女儿穿着露脚拖鞋被押上“法庭”后,老泪纵横,伤心不已,呼:这个国家怎么了?做好人都不行啊……

魏少敏在经济、精神上都受到大的损失(人们看到她买来吃的胡萝卜只有小指粗,都买拔堆儿菜)。魏少敏聘请了正义律师上诉。据悉抚顺中法通知律师,将对本案不开庭宣判,要求律师递交辩护词,对律师要求开庭的请求没应。我为她发声!请给她相信做好人没错的理由,她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魏少敏被非法判七年半-邻居举报江泽民-316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