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公务员遭诬判八年 女儿代母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一日】关玉芹原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政府人事干部,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八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受尽折磨。

关玉芹的女儿刘畅于2015年8月18日代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母亲及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要求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制止这场迫害。

以下是现年58岁的关玉芹叙述自己修炼大法的美好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我叫关玉芹,今年五十八岁,被迫害前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政府人事干部,未修炼法轮功前百病缠身,最严重的是过敏症。过敏后眩晕、喉头水肿,几分钟之内就会窒息,多次出现生命危险而送入医院抢救,几乎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而且还查不出过敏源。我老伴有严重的胃病和神经衰弱。家中收入省吃俭用的也仅够维持温饱和治病。每个月都要与医院打交道,药不离口,医生护士们都把我们当成常客了。为了找名医治病还经常在三九天成宿的排队挂号,生活苦不堪言。

一九九七年,在我母亲的介绍下,我们一家终于喜得大法,从此身体健康,再没生过病,告别了医院和药罐子,过上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生活,不仅家庭条件一天天好起来,而且也给单位和国家省了不少的医药费。

我以前由于身体不好,心情也经常烦躁易怒,虽然体弱但特别争强好胜、还特别爱生气。修炼后,我知道了做好人的道理,努力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做事为别人着想,不争不抢,乐观向上,生活变得从容快乐。同时无论是身体状况还是精神状况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十八年以来没得过一次病,身体特别好,还比同龄人年轻。身体好了,我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奉献在工作岗位上,因修炼法轮功后以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做事,工作任劳任怨,曾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与同事和睦相处,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及上级单位的一致认可。在家庭生活中,孝敬老人,爱护子女,我们的家成了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江泽民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后,在二零零零年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派出所的片警到我家骚扰,逼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要求我们上交法轮功书籍,不允许再到户外炼功。当时他们就收走一本大法书籍(后被我要回),之后又屡次到我单位进行骚扰恐吓。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五点左右,下班后我正在家中休息,突然接到单位门卫同事打来的电话,谎称镇政府书记王敬东找我有事,要我去单位一趟,结果在途中我被南岗区政府“610”宋立洲指使的南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王岗镇派出所警察宋成哲等人绑架。而后,国保大队大队长王立国和王岗镇派出所副所长方洋等人又撬坏我家防盗门,绑架了我老伴刘德君,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数码相机、移动硬盘及现金13000多元还有数张银行卡等财物。

我老伴刘德君被非法拘禁在南岗区看守所一个月。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南岗区公安分局对我实施非法批捕,期间我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五、六月份,我妹妹和我女儿为了营救我和老伴,到南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要求他们提供非法抓人的法律依据并无条件放人。国保大队办案人张绪民等人不但对家属的提问不回答、推脱、回避,还对家属进行驱赶,见家属不走,就大声呵斥、威胁恐吓、态度蛮横、辱骂、推搡甚至抬手要打,最后将家属推出门外,将门反锁,拒绝接待。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上午,我女儿到我的单位王岗镇政府门前请求单位领导帮助营救我,镇领导为保住官位,怕受到牵连,不但不提供帮助,反而报了警,使我女儿也遭受绑架和拘禁。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对我进行了非法庭审,冤判八年。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我被从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和十三监区期间都曾被强迫做奴工劳动。在十三监区的主要劳动内容为装牙签、撮棉签、叠卡袋等,劳动时间长、强度大,对年轻人来说都无法承受,更别说是像我这样曾经百病缠身的年近六十的妇女。狱警态度蛮横,在利益的驱使下,完不成任务是不让休息的,同时可能会面临更加严重的迫害。在我身体出现严重病症的情况下,仍然让我长时间超负荷劳动,经常从早到晚在车间连续工作十个小时以上。把我迫害成脊柱侧弯,脖颈处出现鸡蛋大瘤状物,呼吸困难,吞咽有阻滞感、气短,进食后恶心呕吐,全身乏力,站立时有抽搐。经哈尔滨医大二院诊断为甲状腺双侧叶多发囊实性团块(左侧叶、右侧叶达6.2cm),双颈部多发淋巴结肿大,结节性甲状腺肿,亚临床甲亢,基本丧失劳动能力,易引起器质性心脏病和肌肉萎缩。但十三监区大队长戴莹、副大队长牛翠松及包组狱警朱伟红强烈阻止我办理保外就医,并要求我家属支付医药费两千多元。与此同时仍然强迫我持续不断的进行这种奴工劳动。

如今整整五年过去了,期间我的公公和婆婆在两年间相继去世,我女儿因我被迫害而放弃原本很好的工作从外地回哈营救我,我的所有亲朋好友都和我一同承受着精神煎熬。

我家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个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遇的冰山一角,更多世人难以想象的酷刑杀戮也一直在暗中进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行空前绝后,人神共愤。鉴于此,特对江泽民提起刑事控告,要求立即将他逮捕并公开审判,为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伸冤,为我们的师父恢复名誉,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1/哈尔滨公务员遭诬判八年-女儿代母控告元凶江泽民-317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