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同大法好 辽宁凌源市百姓得善报(1)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中国人称自己的家园为神州,自古以来,中国人就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特别是大法洪传以来,心地善良,认同大法好的百姓得福报的例子举不胜举;相反,敌视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之人遭恶报的事例也很多。本文仅以辽宁省凌源市部分事例加以说明。

一、认同法轮大法好,神佛护佑得福报

1.初生儿度过生死关 全家感恩大法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我妻子在凌源市医院产下一男婴。当时已经超过预产期近二十天,孩子出生后出现严重窒息,周身苍白。经紧急抢救总算能够呼吸了,却没有体温,只能放入保温箱中监护救治。

不仅如此,孩子的心脏有杂音,不会哭,不会吃奶,不排大、小便,必须插鼻管,每次只进一毫升奶水,有时甚至连这一毫升的奶也消化不了,从他的胃里还吸出了血凝块。

经医生诊断孩子患有:窒息、先天性心脏病、消化道出血、肾功能衰竭、消化道畸形、吸入性肺炎(羊水浑浊,有胎粪)、大脑缺氧等七种病,其中任何一样病都可能置这孩子于死地。医生说,他已无回天之力,建议马上转院。

看着这个来到世界上仅仅几小时的小生命,竟要遭受这么大的磨难,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十月怀胎,谁能舍得就这样放弃?转生到我们家也是缘份吧,绝不能看着儿子就这么走了,我要尽全力救回他的生命。

我和妻子怀着最后一线希望前往朝阳二院。检查结果与凌源市医院的诊断相同。主任医师摇摇头,惋惜又无奈的说:“我从医这么多年,没见过病得这么重的婴儿。”又说:“就算你们花十万二十万给孩子诊治,恐怕也是得不偿失,即使活下来,日后只能靠经常输血和透析维持生命,严重缺氧的婴儿很容易得脑瘫。再说孩子太小,怎么能经得起折腾呢?”

医生的话象一瓢凉水,直直的从我的头顶淋到脚跟,浇灭了我心里最后的希望。望着奄奄一息的孩子,我和妻子的心里充满了悲凉,只好拖着踉跄的脚步抱着孩子回凌源进行保守治疗。

炼法轮功的大姨听到消息来到了医院。我记得她以前告诉过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事。只是那个时候我一门心思认准医疗和科学,现在却是走投无路了,也只好试试。但心里却很怀疑:念几句话怎么就能治病呢?大姨又耐心地开导我:大法是佛法,念这九个字就象持咒,可以得到大法师父的保护。她列举了许多大法中的神奇例子,增强了我尝试默念“法轮大法好”的想法。

我坐在儿子身边认真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师父救我孩子一命。就这样贴在儿子的耳边念,往返医院与家的路上念,甚至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默念这九个字。

到第十二天的时候,不知怎么孩子鼻子上的插管被弄掉了,却还能平稳呼吸,周身也有了血色,接着排出了大小便。渐渐的,孩子学会了吃奶,饿了会哭,饱了就会睡。这时医生就把所有药都停了。

眼看着濒临死亡的孩子在短短的半个多月就成了健康的孩子,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在孩子十五天的时候,我特地又把他抱到朝阳做了第二次全面检查。结果各项指标和化验结果完全正常!

好消息传回了家里,我的父母在电话那边哭了,并大声说:“要感谢法轮大法呀,是李大师救了我孙子的命!我们在家里给李大师磕头了!”

在这一刻我彻底服了: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是最高的科学。我们全家都感恩法轮大法,感恩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

2.儿子支持大法 多次遇险无恙

在中共对法轮功多年来的疯狂迫害中,我的儿子从来都没有被吓倒过,一直站在正义的一边。尽管我几次被绑架、关押,他也从不怨我一句,这样他也从大法中得到了福报,多次遇险都是在大法的神奇保护下有惊无险。

突然一股力量抱住他

有一天儿子去赶大集,在横穿马路的时候,没有想起来看看两边来往的车辆,就横穿马路想跑过去,刚跑出三步远,突然有一股力量就将他抱住,跑不出去了,他身子硬生生的停住了,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飞驰的轿车在离他身体很近的地方停住了。

车里的司机没出来骂他,闭着眼睛半天不说话,那司机真是吓坏了,半天没动静,过了五、六分钟,才慢慢的把车开走了。可能当时那司机连骂他一声的力气都吓没了。

儿子自己也吓出一身的冷汗来,要是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后果不堪设想,也不可能在快速行驶的轿车面前平安无事的。

刀片乱飞就是不伤他

二零一一年,他去沈阳的一个塑料厂打工,他干的活就是把一些塑料袋子还有遮荫网一类的用机器打碎,机器类似于玉米粉碎机,内部有五片刀片,两边各有一片固定的刀片,固定在轴上,通过转动粉碎。

一天,他正在粉碎塑料,机器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出现故障,五片刀片打在了一起,那么高的转速,直接把上面的大盖崩开了,紧接着,所有的刀片全部粉碎了,变成了一把把小飞刀,象开了花一样乱飞,而且他当时就站在机器旁边。因为他正在往里面填料,所以当时的处境很危险。可是神奇的是,没有一个小飞刀飞向他,都好象在躲着他乱飞。

儿子回家后跟我说:“妈,如果没有大法保护我,不知道有多少小飞刀飞向我的身体,当时都得被飞刀把身体扎伤了,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谢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

铲车底下脱险

二零一二年,儿子去河南的一个厂子打工。一天他开着电瓶车干活,正常行驶的时候,车突然断电,他低头查看原因,没有注意前方,然后他听见装载机跑动的声音,一抬头,装载机的大铲子已经到了他的头前了。

他当时就懵了,仅剩的一点清醒还在想是趴在电瓶车上还是跳车呢?这时一股力量拉着他就往侧面飞,他的脚也象被控制一样,一蹬那个刹车,一下就飞到了车旁边去了,然后就听到“咣当”一声,电瓶车被撞坏了。儿子吓出一身冷汗。

半天后蛇盘疮好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的一天中午,儿子躺在床上睡觉,我突然发现他的胸口有三个小豆粒大小的小疙瘩,已经破皮出脓了,而且围着腰部已经长了半圈小米粒大小的小疙瘩。我问他:“你这身上是什么东西?”儿子起来说:“妈,你看后边还有,已经到半圈了。”我说:“这就是蛇盘疮那东西,你不疼吗?”他说:“怎么不疼,感觉骨头都疼,已经三天了,我没吱声,我想我一个大小伙子害怕这点小疙瘩?结果越来越疼,我没告诉你,我现在浑身发冷已经三天了,骨头都是疼的,疼的我一个劲的打冷战,真是难受极了。”我告诉儿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的快。

到了晚上,所有的脓包都瘪了,皮干了,骨头也不疼了,肉也不疼了。这神奇的一幕让我儿子感到既吃惊又高兴。他说:“妈,我早点告诉你这事就好了,这大法太神奇了!半天后蛇盘疮就好了!”

3.生死瞬间的见证

面对生死,人类无法抗拒,但是我面对突如其来的灾祸,在命在旦夕的一瞬间,靠神奇的一念,使自己死里逃生。

我今年五十五岁,在辽宁凌源某公司做装卸工。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早八点,我被派去卸一辆长厢大卡车上的钢筋,我负责挂钩。此时吊车也已经停在了卡车的前方,我迅速上车,将一捆六吨重钢筋挂上了吊车的大钩,因大钩是歪的,挂上后,钢缆绳也自然拧着劲儿,当时也没理会。这时车下的指挥员晃动小旗,吹哨,指挥吊车起吊,谁知钢筋刚被吊起一米多高时,突然转了个半圈,缆绳扭着的劲儿松开了,可是钢筋却直冲我撞来,一下子就把我撞挤在卡车的护栏上,顿时眼前漆黑,气也上不来了,在那一刻我想起了“法轮大法好”,就这一念死神离我远去。

在场的工友们大呼小叫的喊着我的名字,就爬上了卡车,他们都以为我死了。可是我还活着,头脑非常清醒。

工友们都喜出望外,纷纷说道:这一万多斤的钢筋把大哥挤到那,你想那会是啥后果?另一名工友说:“那种情况,还不得把人挤烂了,可是大哥都没事!那都是因为大嫂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嘛。”

在大家的议论声中,我很快的被送往市医院急诊室,经检查,肋骨折两根,胸部被划了几道血口,内脏及其它部位一切正常,这一结果令大夫和工友们都很震惊,都说:“神了,明天咱们都让家里人修炼法轮大法吧。”我说:“你们就常念法轮大法好吧!”

我没住院在家卧床七天后,就能下床活动自理了,养伤期间没跟单位提出过任何经济补偿和要求,这也是我妻子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耳濡目染的明白一些道理所致吧。

4.有神佑护

王清,男,今年五十六岁,家住凌源市头道河子。二零零五年冬,王清住的村子来了几位农电局的人,跟村里干部商量要把全村的旧水泥电杆全换上新杆,要求包工。于是王清便与村上的几位老少爷们把此活包了下来。

要把旧电杆挖出,每个坑必须一、二米深,活计又危险又辛苦。当王清满头大汗的挖完一个坑,正要跳上坑沿时,突然听到头顶上方“嘎巴”一声响,水泥杆断裂,眼看着下半截子电杆直冲王清压下来。就在这当口上,只见上半截电杆顶向下半截电杆,将倒向王清的下半截子电杆反弹了回去,随着重重的响声,两个半截子电杆落到地上,在场的人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待回过神来之后,看到王清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坑沿上,毫发未损。

大家跑过去纷纷道:“今个可开了眼了,你小子有神相助,要不然这事谁也躲不过!”其中有一个侄子辈的年轻人说:“你们只说对了一半,他家婶子是修炼法轮功的,大叔是借了法轮功的光,是人家李大师救了他!”大伙一听这话都“嗯”了一声,立刻明白了,人们静静的站在那里,从眼神中、从心中升起了对法轮大法的敬佩,和对李大师的感恩之情。此事传为佳话!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