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江泽民 为母亲和无数像我母亲一样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我的母亲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开始炼功之前,妈妈的脾气非常暴躁。在教育我的时候,总是三句话不对就开始大吼大叫,甚至还打骂。她的身体也非常差,家里堆满了各种药品和补品,看了好几个比较有名望的医生都无济于事。自从炼法轮功之后,妈妈严格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时时处处都与人为善,对我再也没打骂,即使我犯错也和颜悦色地与我讲道理;她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好。

原本我们是一个幸福和睦的三口之家,然而自从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们一家的幸福生活就变得支离破碎。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开始打压法轮功,接连好几个月在电视上铺天盖地的污蔑宣传。妈妈为了伸张正义,毅然走上了上访的道路。有一天,家里来了几个陌生人,抄走了大法的书籍和资料;还抢走了家里的现金;克扣了爸爸的工资;妈妈被停职待岗了,行动受到了监视,不能随意离开居住的区域。

随着打压的进一步加剧,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压迫,经济上变得非常拮据,身边的人也带着非议的眼光与我们渐行渐远,我在学校的学习与生活也受到了影响。

二零零零年,妈妈为了法轮功的清白又一次去北京上访,然后就杳无音讯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她到达北京后被警察抓住关进了看守所。几个月后,妈妈从看守所回来,人变得非常憔悴,整整瘦了好几圈,身体上满是伤痕。妈妈身体恢复后,告诉我们她在看守所里遭到了酷刑,那些不择手段没有人性的暴力摧残,让我们听了都心痛的流泪。

二零零零年底,妈妈去城里办事,却一直没有再回来。我问爸爸:妈妈去了哪里,为什么过了好几天还没有回来?爸爸沉默了。我隐隐感到妈妈或许又被抓了,我又变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了。那时候我才十三岁,又是个女孩子,正需要妈妈关怀的年龄。

爸爸变得越来越沉默,我也非常想念妈妈。几个月后我们终于得知了妈妈的音讯,她被关押进了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初,妈妈在看守所因绝食而被狱警强制灌食,导致肺部损伤,不停咳嗽,但是公安局还是把妈妈送到了劳教所。

劳教所的工作人员对妈妈的身体不管不顾,以致病情恶化,咳嗽变成了咳血。爸爸几个月后去探监才知道妈妈在咳血,当即要求到医院检查,一检查才发现是肺癌,而且已经到晚期了。妈妈从劳教所回来的时候已经生命垂危,奄奄一息。

妈妈虽然回家了,行为上还是一直受监视,相当于软禁,公安还时不时到我们家探视。但妈妈很坚强,通过炼法轮功身体又恢复了健康,我们非常感谢大法给了我妈妈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三年,妈妈的身体刚恢复好一点,又被无故抓进了本地洗脑班,我爸爸到洗脑班看望妈妈,怒气冲冲对六一零办的人说:“她是肺癌晚期病人,如果她有什么事,你们谁敢负责?”半个月他们才把妈妈放了。

二零零四年,妈妈又被绑架到劳教所,在长达一年半的劳教时间里,再次经历了各种酷刑的折磨。

江泽民因一己之私迫害法轮功,对这些善良的修炼者施以惨无人道的酷刑,视生命为草芥,所以我要起诉江泽民!为我母亲和那千千万万的像我母亲一样的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