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 吉林榆树市邓丽娟又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五年八月,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和陈秀云去敦化市串亲戚讲真相发资料时,被监控录像定位跟踪,被敦化市红旗社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动用酷刑逼供,邓丽娟的头发被薅掉一大把。据悉,邓丽娟被迫害的昏死过去后,恶人往身上浇凉水,才苏醒过来。

两人又被延吉市公安局警察给带走,陈秀云被放回,邓丽娟继续遭非法关押迫害。邓丽娟的老父亲去要人,没能要回来,也没能见到女儿。

邓丽娟的丈夫郑福祥在长春苇子沟、奋进、朝阳沟劳教所,受尽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酷刑折磨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当时邓丽娟被迫流离失所,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儿子才十三岁,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后来不幸车祸死亡……

邓丽娟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出生,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人,因为身体不好走入大法修炼,在大法中受益匪浅,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内就不翼而飞,一家三口在大法的沐浴下快乐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电视广播铺天盖地开始打压、造谣污蔑大法。邓丽娟和丈夫为了说句公道话,進京上访被遣返回榆树,公安局将他们关進拘留所,受非法迫害关押两个月后才被释放回家。那时家里只留下六岁的儿子一人在家,屋里破烂不堪,家里柴、米、油、盐什么都没有了,十分凄凉。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半夜十一点多钟,全家正在熟睡突然听到外边乱喊乱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家门被踹开,原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带领手下警员有马凯、李占民、张文革,司机卞二华等人非法闯入邓丽娟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进屋后不由分说把邓丽娟和丈夫郑福祥从被窝拽出来,就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当时把孩子吓的大哭。他们一边打一边叫嚣要废了郑福祥,一边往郑福祥生殖器上踢,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又拿出皮带(即腰带)抽打郑福祥足有二十分钟。

邓丽娟上前制止,他们不听,回首就朝邓丽娟打来,然后就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折腾完后把邓丽娟和郑福祥强行塞進警车关進榆树拘留所半个月后,又转到看守所十天,邓丽娟被送進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郑福祥被劳教三年。

邓丽娟劳教期满回家后,派出所还经常骚扰,邓丽娟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郑福祥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后,劳教所怕担责任,通知家属把人接回,于次日(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含冤离世。

丈夫郑福祥被迫害致死情况

为了揭露江氏邪恶谎言,使无辜的百姓不受蒙骗,郑福祥两次進京证实大法,郑福祥第一次進京上访,被榆树市公安局非法关押二个多月,第二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满身疥疮身体极度虚弱的他,回家不到半年,身体还没有恢复,因二零零二年三月长春大法弟子利用有线电视插播大法真相,在吉林省全面疯狂抓捕大法弟子中,被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及手下恶警夜闯郑福祥家,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恶警将窗户砸碎,跳进屋里,把郑福祥一顿毒打,拳打脚踢郑福祥头部、胸部、小腹、后背等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当时郑福祥被打得躺在地上,喘气费力,被绑架到青山乡派出所,塞到铁椅子里又是一顿毒打。恶警伪造了一份不符合事实的“罪证”,将其送到榆树市公安局进行迫害。公安局国保大队石海林等一伙恶警用电棍电、用拳脚猛击郑福祥的胸部及腹部等多种酷刑迫害,并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郑福祥。在拘留期间,郑福祥仍遭受各种酷刑迫害,郑福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等迫害,拘留所恶警强行灌食,将手指粗的胶皮管从鼻孔插入胃里,灌的都是浓盐水。

郑福祥在拘留所被关押半个月后,又被转到榆树市看守所进行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進一步迫害。

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教育五大队新生班一中队,郑福祥一進屋就有六、七个刑事犯围上来,问他炼不炼,郑福祥毫不犹豫的说炼,紧接着就是一顿毒打,满脸花、窝心拳、脚肘子、耳光、用拳头猛击头部,用铁管子打背部、腰部,当时就打得不能动,喘不上气来,恶警和刑事犯还说是装的,还用电棍等酷刑。打完之后,恶徒将郑福祥衣服扒光说是检查,看看身上有没有经文等,满身伤痕累累,搜完之后,由刑事犯领到洗澡室把门关上,四、五个犯人给洗澡,弄两大塑料桶凉水,用脸盆一盆一盆的往身上浇凉水,从头上开始浇,边浇边问:“你还炼不炼了,转化得了,免得受皮肉之苦。”郑福祥说炼,暴徒又是一顿毒打,打完接着浇凉水,直到水浇完,身上被冰木了,犯人打开窗户说通通风,身上干得快。

当时正是初春,郑福祥冻得直哆嗦,一个多小时后才让穿衣服。暴徒们并威胁说:“炼,我们就天天打你。”回到监舍,郑福祥被迫头顶着墙,手抱着头,两腿下蹲,膝盖并拢不动,蹲完后恶徒叫他坐在塑料小板凳上,天天看污蔑大法录像。

就这样在五大队度过了十多天后,被转入六大队(农田队)。刚到六队,就听见法轮功学员被打的悲惨喊声。六大队恶警用警棍殴打、用拳脚猛击身体各个部位,然后将衣服扒光,用三角皮带猛抽全身,皮开肉绽之后,拿来盐面往伤口上撒盐,然后用手猛搓,痛苦万分。还用上绳大盘坐在水泥地上等多种酷刑。郑福祥被打成严重内伤,咳嗽,身体极度虚弱,每天还干着超体力的劳动,伤势日益恶化,高烧不退。

在二零零三年六月检查身体是肺结核,被隔离看管。劳教所让家属拿钱给郑福祥治病,家属要求保外就医,六大队恶警及劳教所不顾郑福祥的安危,置之不理。就这样在朝阳沟劳教所又度过了漫长的十个多月,郑福祥被摧残的奄奄一息,口吐浓血。劳教所怕死在里面承担责任,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通知家属将郑福祥接回。次日(四月七日)早四点郑福祥含冤而死,死时年仅三十五岁。

持续不断的迫害

郑福祥被迫害致死的当天,青山乡派出所所长恶警张德志还带手下开车到他家监视。邓丽娟得知丈夫不行了,急忙往家赶,也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派出所听说邓丽娟回来给丈夫料理后事,所长张德志又领着手下马凯等人气势汹汹的来到坟地欲绑架邓丽娟,邓丽娟为了不遭受迫害,又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邓丽娟和丈夫两年多没见面,死后连一张纸都没能烧上。丈夫走后,邓丽娟被迫流离失所,孩子没钱上学,十三岁的孩子,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生活的艰难、精神上的压抑,孩子心灵受到很大打击,如果爸爸活着,妈妈在身边关爱,该多幸福。他多么想能像其他孩子一样,享受母爱、父爱呀。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孩子在伤心忧虑中,不幸出车祸而死。

一家三口本来生活的好好的,只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只剩邓丽娟一人孤苦伶仃。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邓丽娟和法轮功学员李建华在泗河镇成顺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随后被泗河镇派出所和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榆树拘留所拘留迫害十天。

二零一五年八月,邓丽娟和陈秀云去敦化市串亲戚讲真相发资料,被监控录像定位跟踪,被敦化市红旗社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延吉市公安局警察给带走。邓丽娟的老父亲去要人,没能要回来。八月二十四日,邓丽娟父亲又去延吉要人,先去了公安局,大门都没进去,后来去看守所也没能见到女儿,带去的衣服都不让接收。

邓丽娟目前仍被关押在延吉看守所,现在天越来越冷了,也不知道邓丽娟有没有厚衣服穿,邓丽娟从家走时,穿的是夏天的单衣服。呼吁善良正义人生关注邓丽娟,让邓丽娟早日获得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3/丈夫被迫害致死-吉林榆树市邓丽娟又遭迫害-317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