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和感恩

更新: 2016年08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要有一颗感恩的心,信师信法的心,才能在正法时期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做三件事中提高上来。

1、感恩

我在看《忆师恩》时,被师父对每一位弟子的慈悲救度中所付出的、为弟子们所承受的一切感动的泪流满面。我自己在得法后就遇到四次大难,都是师父把我从死神的手里救了出来。而且在我得法前也是遇到四次生死大难,我险象环生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修炼后我才知道,那四次大难中也是师父救了我,因为很早以前师父就在管我了,这是我能感受到的。我感受不到的在另外空间,师父把我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都替我承担了,那个罪业的痛苦也是师父承受了。师父为每一个真修弟子所做的一切,倾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出来。

对师父的感恩是每一个弟子对师父所必须做到的。没有感恩的心,就没有了对师父的信,没有对师父的正信、百分之百的相信,就不会对法理有深刻的认识,那么在证实法时就会有人心,就会有漏,邪恶就有隙可乘。弟子时刻保持对师父救度的感恩,才能不断的升起对师父的正信,对法的正信,就会不断的努力学法,法就会给我们增添正念,不断的打开我们的智慧。有感恩的心,就要知恩图报,弟子对师尊的苦度虽无以回报,但在修炼中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证实法中多救人,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才是弟子的本份。

然而前些年在反迫害时,不知道对师父有救度之恩進行感恩,在邪恶迫害时还用人心对待师父,在邪恶迫害严重时,又反映出来怨恨心,抱怨师父怎么不管我呀等等。没有了正念,没有了正信,哪里还有感恩?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我在鸡西监狱受迫害,在矿井下挖煤,被大石头砸在身上时,我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没有想起师父,只是对死亡有些恐惧和悲伤。当一块几百斤的石头又开始往下掉,快掉下来一半时,我想起来救我的两个刑事犯人,不能让他们伤着,我就喊:“不要救我了,你们快走!”当两个犯人要离开时,奇迹出现了,这块大石头掉下一半时悬在那里了。当把我从大石头底下救出时,只是右脚脖子断了,其它部位没伤着。我这种情况百分之八十是死,百分之二十是瘫痪。在关键时刻,我没有想到师父、没有想到法,仅凭着修炼这些年积淀的一点为他的心(也是法中讲的),慈悲的师父却再一次救了我。事后我也没有站在法上衡量衡量,师父为我承受了那么多,我却没有一点感恩的心。

感恩不是常人表面的词汇所能表达的,是有深刻内涵的。修炼层次、境界升华后,对师父的感恩也会更加深邃。随着我们修炼的提高,当我对师父为弟子们所做的一切更加清楚之时,我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唯一能做的只能用一个修炼人的心对待师父,用心做好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2、信师信法的本身就是正念

对师父的坚定程度,决定了正念足与不足。在这些年证实法的过程中,同修们都有深刻的体会。如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下午,我骑着摩托车在高速路行驶时,被大客车撞飞三、四米高后摔在水泥路上,在落地的一瞬间,先喊了两声:师父!师父!我就坐起来了,只是皮肉有些瘀血,骨头哪也没坏,可摩托车被撞的粉碎,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交流文章中有两个同修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恶警打同修时,这位同修马上向师父说:“师父,他打我,”马上恶警就不打他了,当晚同修就回到了家。

在邪恶最疯狂的年代,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时,谁能在关键时刻想起师父、想起法,并且坚信师父,谁就不会遭到迫害。师父讲过:“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许许多多的同修在邪恶迫害时想起了这句话,都会正念闯关成功。人心一上来,就会心生疑惑,邪恶马上抓住你不放。

对师父的正信主要体现在,认真学法在法中正悟,不断的指导自己在实践中修炼,每一关、每一难都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做任何事情都得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在各种环境中,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正念就升起,有了正念,才能勇猛精進,完成好我们自己的史前大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